若晴對著手機啵了一下,便笑嘻嘻地掛斷了電話。

這個女人,總能輕易撩動他的心,輕易就能掃走他的勞累。

有了她,他再累,都覺得是值的。

放下了手機后,戰博抬頭望向已經自顧自地在他對面坐下來的趙其,那張臉就像變魔法一樣,很快就回復日常的冷漠。

連眉梢上的那點溫柔也消失得無影無蹤。

不愧是戰爺。

收放自如。

趙其在心裡贊了戰博一句。

「找我,有事?」

戰博聲音低沉又冰冷,問著趙其。

他和趙其打小認識,算不上朋友,但非常熟悉。

「戰爺和慕二小姐相處得很融洽。」

趙其答非所問。

戰博神色冰冷,「趙其,你如果是來打探我夫妻之間的事,請你現在就離開,別浪費我的時間。」

「說一句也不行。」

趙其抱怨。

「與你無關,你說什麼?」

「如果不是……我有希望成為你的大舅哥。」

戰博冷冷地道「趙雅舒喜歡做夢就算了,你堂堂趙氏的當家總裁,也如此喜歡做夢,趙其,小心趙氏敗在你手裡。」

他從來就沒有愛過趙雅舒,也不曾給過趙雅舒任何承諾。

一直以來都是趙家一廂情願,哦,他家的長輩也有幾分動心。

畢竟在江城,只有趙雅舒的身份地位配得上他。

趙其「……好吧,是我說錯話了,你別生氣。」

放棄戰博的人是自己的妹妹。

現在再說什麼都是虛的。

趙其坐正身子,直視著戰博,問道「戰爺,你是替你岳家出氣嗎?」

「是又如何?」

趙其一噎。

慕氏是戰爺的岳家公司,趙氏針對慕氏,搶慕氏快要談妥的項目,讓慕氏受到了損失,戰博要替岳父出氣,理所當然的事。

「戰爺。」

趙其笑了笑,說道「我之前是不知者不罪,現在知道了,也沒有辦法讓時間倒流改正過來,咱們兩家雖不敢說是世交,卻也相安無事,咱們打小便認識,不是朋友卻也非常熟悉。」

「我們趙氏從來沒有與你們戰氏作對的意思,你看看……能不能收手?」

趙其保證地道「我保證不會再對慕氏出手。」

在他們趙氏還沒有足夠的能力壓倒戰氏的時候,他都不會再動慕氏。

「趙其,我發覺半路攔截別人談著的項目,挺有成就感的,又能為公司帶來效益,我不想收手呢,怎麼辦?」

戰博的話讓趙其氣得差點吐出一口血來。

「怪不得你那麼喜歡截我岳父的胡了。」

戰博補充的一句話又讓趙其深感無力。

說到底,戰博都是替慕氏在報復他們趙氏。

趙氏現在是腹背受敵。

戰氏和明氏,對著他趙氏,火力全開。

他來找戰博,戰博還肯見他。

他去明氏找明楓,那該死的桃花眼,竟然不給他面子,連見都不見他!

氣死他了! 一群鬼修!

另三面的鬼族亦飛速圍攏。

薛通幾乎是迎面直衝,敵方符籙法術如雨噴射而來。

赤發鬼王、輔將,鬼侯鬼使,遠程攻擊手段悉數朝薛通招呼。

薛通一把捏碎四張金甲武士符,弩舟彈射而起。

金甲武士宗師之級,手中闊劍剛揮出一半,數丈高的巨軀,便在如海的攻擊中炸成了粉末。

金光塵粉中,薛通衝天躥起,弩舟上重重一蹬,似神鷹飛撲,掠至鬼王一隊頭頂,玄凜鎲向下全力轟擊。

地級二品法寶!

如山鎲影厲嘯,隊伍中心開花。

數道黑影瞬間撕成碎片,餘波將臨近鬼修一卷而入,殘肢斷臂雨點般墜落。

鬼王及輔將,間不容髮之際躲開,撿回一命。

以一對多,講究打亂隊形,憑快攻猛攻致勝,赤發鬼王一隊散亂,再也無法合力攻擊。

薛通六劍出動,朝最密集處斬去,風遁術人影一晃,迫近鬼王輔將。

闇黑鎲鋒流星趕月,跨越十餘丈空間,將輔將轟成了碎肉。

三面包抄的鬼修,已與赤發呈匯合態勢,薛通不再戀戰,收回六劍,御風飛行。

跨上空中飄零的金弩舟,疾速離去。

「死這麼多,你們追還是不追」

鬲州四王彙集,赤發哇哇大叫,三十屬下死了大半,連輔將也丟了性命。

鬼族卻未追趕。

薛通的法寶、凌厲的殺招和遁速,令人震驚。

「姓楊的跑了,同伴呢尤其唐經龍。」

「或藏在石嶺左近。充當後援。」

「搜!」獸人鬼王說道。

鬲州七王,獸人鬼王排名老二,與三四五的吊睛、赤發、棕牙同赴田嶺,以期一舉剿滅薛通。

赤發心雖不甘,亦無可奈何。

「嗖!」

一道青光,獸人鬼王剛輪起銅錘,隊外側一名鬼侯已腦袋開花。

百餘丈外,薛通持龍牙鐵胎弓,一箭射穿先天級鬼修。

「除非滾回鬲州!」薛通暗罵。

他焉能容忍鬼族東搜西找。

隊伍頓亂,混亂中又一鬼侯,後背中箭,滾落山嶺。

「烏合之眾,誰敢來決一死戰!」

薛通渾厚的身音穿透雲層。

喝罷連發三箭。

他法寶級金剛箭僅二十支,但青羽箭數百,誅殺宗師以下鬼修,可謂箭無虛發。

「速去石嶺,本王與赤發斷後!」

獸人一個大跨步,一錘掃飛青羽箭。

鬼族湧向石嶺,隊末是獸人和赤發。

但防箭比射箭難逾十倍,薛通繞開隊尾,側面又速殺數人!

薛通越殺越近,幾乎人人可見。

如此一來,低階鬼修豈敢再動,皆緊盯薛通,戒備冷箭射向自己。

「殺!」

獸人鬼王再也無法容忍,眾目睽睽,鬼族死傷不斷,四大鬼王若繼續畏縮,顏面安在!

「當心地級法寶!」赤發不確定鐵鎲品級,大致知乃地級。

獸人、赤發一左一右,撲向薛通。

「怎麼也得殺掉一個!」

薛通直衝,目標獸人鬼王。

他捏碎三張符籙,蟒靈及兩具金甲巨人,護住赤發方向。

赤發鬼王低嚎,手中飭刀烏光綻放,揮掃而出。

飭刀厚背即達九寸,刀重三千斤,赤發一隊傷亡慘重,鬼王憤怒一斬,刀鋒似惡浪咆哮,一卷而出。

金甲武士、三頭蟒攔腰斬斷。

召喚惡靈無懼生死,蟒身切斷的剎那,三口齊開,吐息進攻。

百年來,三頭惡蟒緩慢成長,雖未至二級,但攻擊已達宗師中期之力。

薛通身側的五龍盾,五龍噴焰,迎擊飭刀。

炎火在刀鋒中寸寸散裂!

薛通的五龍盾,防護非當日可比。

內蓄法力愈純,盾牌防護愈強。

Related Articles

薛薴真想把車就停在路邊,一腳把他踢下去。

韓九江目的已經達到了,他就想多看看薛薴,...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