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北鬥武皇也不能表現的太差勁,他派出的人選,居然是白門一代天才白星,雖然只有神階八級,但他表現出來的氣勢一點也不輸給神階級。

至於西雲霸王,雖然天靈將久久沒有歸隊,當他並非無人可用,這一次追隨他而來的還有二十多位靈將,在永恆爐修養的時日,他們的靈魂有了共通的性質,可以融合在一起,成為不輸給天靈將的最靈將。

這一仗要打得好,先鋒就得開一個好頭,成敗事關士氣,龍不二、赤三魂、白星、最靈將同時一躍而出,衝擊向州大陸的海岸,勢要打破這道防線。

「蠢貨,州大陸的土地,還沒有誰擅長過,你們也不會是這個例外。」州大陸的各路高手也紛紛應戰,沖了上去,勢要阻止對方任何一人踏進世上最強的地方。

雙方很快就在大海上碰頭了,在西南大戰時還是神階一級的龍不二,現在更是成為半超然,力量比之前提升了一千倍不止,一點也不輸給妖王和天靈將,隨手一擊就能引動天地震蕩,威力不可想象。

可惜龍不二碰上的對手也非同小可,同樣也是半超然雷霆門的掌門雷滅,一拳對一拳,一腳還一腳,你來我往,打得難分難解。

「好傢夥,有兩下。」雷滅哈哈大笑,他好久沒有大打出手了,現在碰上同級別的對手,亢奮異常,雙拳激發體內所有的雷電,大的難以想象,鋪天蓋地的電流,籠罩整片戰場。

龍不二也不敢怠慢,使出天轟雷震第十八重天,吸納天之氣,化為己用,引發天宇雷電,對抗雷滅自身的電流,兩人再度硬碰起來,雷拳對雷拳,轟的電流狂劈四周,令人驚駭色變。

「吸納天之氣,確實不同凡響,但藉助外力,始終不如自己的可靠。」雷滅不是吸納電力發動攻擊,而是自己產生雷霆電勁,更加穩定,操控更加隨心所欲,一拳雷勁甚至蓋過了天雷滾滾,逐漸壓制了龍不二。

硬碰下去不是辦法,龍不二改變戰略,改以天之氣推動的武學天決來攻,一腳提出天獨步,一個人在同一時間提出腿法,角度、力度、變化、都匪夷所思,一般情況極少又人能抵擋。

但雷滅不是常人,不能以常理來推斷,全身的電流組成一張電網,將防線封住,嚴嚴實實,別說龍不二提出腿法,就是十種也無濟於事,這種電網防禦是沒有死角的。

龍不二的進攻非但沒有效果,反而被電網彈了回去,心一陣錯愕,果然州大陸人才濟濟,不是好惹的。

「怎麼就這兩下,別怕浪費力氣,有什麼招數儘管使出來吧,我接的住。」說歸說,雷滅表現的無比認真,將大量電流集,爆發出驚天動地的雷勁,形成一道電柱,衝天而起,打穿天空,轟向了宇宙,具有毀天滅地的威力。


面對強敵,龍不二心知不妙,必須動用全部的本事,天轟雷震十八重天之後,發動風雨雷電的威力,大風呼嘯萬里,大雨磅礴,雷電交加,將自然界搞得失去平衡,可怕的景象一點也不輸給雷滅。

另一邊,白星陷入了苦戰,利用大海吼掀起的海浪,推動拳勁,衝擊防線無果,被州大陸三位神階級的高手給阻擋了下來,更是以十倍的力量反擊,差點要了白星的小命。

赤三魂一個人轟出三股神階級的力量,卻要面對七個神階級的敵人,即便他再能打,也不是對手,已經被轟的鮮血狂噴不已。

最靈將和另一個半超然對上,按照道理他不輸給對方才是,可是畢竟是靈魂合一,並非完美合一,還有一定的缺陷,無法發揮真正的本事,所有處處受到壓制,落了下風。

開場的戰鬥已經一覽無遺,州大陸人多勢眾,佔據絕對的優勢,他們甚至只動用了三分之二的人馬就阻擋了龍不二、赤三魂、白星、最靈將的步伐,最最糟糕的是,其他們門派的高手還在陸續趕到海岸線,將防線進一步加固,再這樣下去,即便西雲霸王、南星一帝、北鬥武皇聯手也不是這麼容易就闖過去的。

面對如此情景,西雲霸王不由感嘆不虧是州大陸,最強的大陸,才展現了實力的一部分就讓自己感覺到了壓力,當年末世之戰,即便沒有其他四塊大陸,相信以州大陸一擊之力都有可能擊退深淵地獄的妖魔鬼怪。

「怎麼辦,州大陸的人愈來愈多,而我們的人快堅持不住了,再這樣下去,我們連踏進這片土地都有難度。」北鬥武皇泛起冷笑,一個意味深長的眼神已經表達了他意圖,那就是直接硬闖過去。

對此南星一帝聳了聳肩,表示自己完全沒有問題,這一刻他在也等不及了,他要挑戰真正的強。

三位超然存在心意想通,達成共識,開始釋放他們的氣勢,頓時以他們為心,龐大威壓籠罩而下,遠本受到戰鬥影響而波濤洶湧的大海也平靜了下去,天空安靜,萬物臣服,就連交戰的所有人感覺到了有點透不過氣來,好像五臟腑都在受到壓迫一樣。

神階八級,神階級的人根本無法承受三位超然存在釋放的威壓,一個個紛紛跪倒了下去,即便他們如何不甘心,也要乖乖倒下,這就是力量上的差距。

就在這一刻,原本明亮的天空,陽光普照之下,突然暗了下來,炙熱的陽光居然沒有了光芒,萬物死寂,可怕的徵兆。這些沒有任何道理就發生了,只因他的到來,將白天化作黑夜,帶來絕望和恐懼,無與倫比的威壓,冷漠的氣勢州大陸超然存在,被譽為超然存在第一人,前來阻擋西雲霸王、南星一帝、北鬥武皇的進犯。

「來了嗎,真正的敵人!」三塊大陸的超然存在緊盯這天空不知何時現身的身影,全身不由緊繃了起來,關於這個人的傳說有很多,但都無法將他概括,但是有一點是可以肯定的,超然存在第一人的頭銜實至名歸。(未完待續請搜索樂讀窩,小說更好更新更快! 霸王之城的戰鬥早就結束,安洛、安傑等人也感覺到了從州大陸那邊傳來的氣息,極為強大,令整個世界都充滿了不安,三位超然存在聯手挑戰州大陸,到底會引發什麼樣的戰況,會不會打得天塌地陷,時空扭曲,令萬物走向毀滅。

不多這種事想多了也是白搭,如果真得如此,就憑自己這點能耐也阻止不了,所以安傑將注意力放在了戰敗的天靈將身上。

一想到本卡丹、里格斯、卡蘭傑洛、教皇聖羅德的血海深仇,所有人都無法平靜下來,在場每一個人都嘗試擊殺天靈將,除了報仇雪恨,更是擔心一旦對方恢復元氣,就會兇猛的反撲,到時候倒霉的就是自己。

安傑連續以暗黑電斬攻擊了好幾下,都沒能將對方擊殺,歸元心氣在生死關頭總能將對方從鬼門關拉回來。

「到底是半超然,擊敗他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要擊殺他更是難上加難。」安洛也用了好幾種方法來折磨對方,既然他們要置自己於死地,那也別怪自己不客氣了。

天靈將雖然深受其害,但沒有放棄,歸元心氣恢復速度驚人,他絕對有反撲的機會,到時候就是所有人的末日。

就在安洛、安傑犯愁,沒辦法處置天靈將的時候,一個身影輕飄飄而落,猶如乘風而來,飄逸無比,一身黑色長袍隨風起伏,高深莫測的目光,更有一種能洞悉一切的睿智。沒有釋放任何強大的氣息,但給人的感覺就是敬畏。

「哈哈,淩前輩你也來的太晚了,我們都打完了,你才現身收拾殘局。」安洛笑著打哈哈,臉上愁容不在,因為他知道一旦淩出現,那麼一切難題就能迎刃而解,簡單來說,就不有人來收拾天靈將了。

「你們做的很不錯。幾個人才神階八級。就能擊敗半超然,這樣在戰績,只怕連年青時候的我也做不到。」淩淡淡一句讚歎就是對安洛、安傑、艾、喬西亞最大的肯定。畢竟是從超然存在嘴裡說出來的話,絕對有分量。

這下天靈將有些慌了。其他人拿自己沒辦法。但是這個淩就動一動手指就能要了自己的命。暗想莫非今日自己真得走到頭了。

看到天靈將這麼緊張,淩知道他在想什麼,淡淡說道:「你放心。我不是來對付你的,我還沒打算和西雲霸王為敵,我這一次來是要保你。」

聞言,所有人都震驚了,安洛和安傑有點無法接受,天靈將可是敵人,西雲大陸被搞成這樣,死了那麼多人,有很多血海深仇還沒和他算,怎麼可以就這樣放過他。但是這是淩前輩的意思,所有人不光尊重此人,更是相信他這麼做有一定的道理。

就連天靈將也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自己居然可以大難不死,如果是淩出面保自己,那麼性命就高枕無憂了,可問題是沒有任何緣由,淩為什麼要來出面保住自己,其會有會有什麼貓膩。

只見淩淡淡一笑,充滿了一點詭異,頓時讓天靈將確信對方絕不是簡單的伸出友誼之手,一定有什麼大的陰謀。

「要殺便殺,悉聽尊便。」天靈將嘗試不領情,想試探一下淩到底打什麼主意,可是看到的是淩一臉不屑的樣,說道:「我讓你活著,絕不是怕了西雲霸王,也不是向西雲霸王示好,而是你身上有一些東西,是我敢興趣的。」

聽了這話,天靈將心裡發毛,和自己想的一樣,淩保住自己果然是別有居心。而安洛更是誇張,正在胡思亂想,到底淩要對天靈將做什麼呢,一個男人能對一個男人做什麼呢?是不是有點不太好啊。

自然淩釋放一點殺氣,作為警告,就斷了安洛腦里那些亂七八糟的想法,乖乖回到正題上。

「淩前輩,我不知道天靈將還有什麼用的,我也尊重你,但是本卡丹、里格斯、卡蘭傑洛,還有很多很多人的仇,我是一點都沒有忘記。」安傑和喬西亞表現的很堅定,畢竟雙方的血債實在太大了,不殺天靈將,他們誓不罷休。

「放心,我不是要阻止你們復仇,只是這一次還不是時候。」淩這段時間也注意西雲大陸的一舉一動,也清楚知道在安傑和喬西亞身上發生過什麼,所有他沒有理由勸阻他們復仇,甚至會出手相助,幫他們一把,但天靈將身上隱藏的秘密比復仇更加重要,淩希望他們以大局為重。

聽到淩要打探天靈將的秘密,安洛和喬西亞頓時沒有了異議,尊重淩的決定,相信他這麼做一定有他的道理。

而天靈將知道淩要打什麼主意的時候,臉上慌張無比,就像受到了莫大的驚嚇,吼道:「淩你別亂來,霸王不會允許別人知道過去發生的事情,那怕是一點點也不行。」

「對不起,我無法忍住好奇,我真得很想知道在過去到底發生了什麼事,西雲大陸的英雄,以生命和鮮血捍衛家園的你們,為什麼會變成這個樣。」淩的話,不光驚動了天靈將,更是讓安洛、安傑、艾、喬西亞都十分的好奇,他們也很想知道事情的始末,唯獨聖菲斯臉上很不自然,有些難看,似乎想阻止,卻沒辦法只能幹著急。

就在淩準備動手探查天靈將記憶的時候,天空突然轟鳴聲不絕於耳,狂風大作,烏雲翻滾,強大主神氣息一個接一個,威壓如山,看樣是對淩做出警告。

這些安洛、安傑、艾、喬西亞又蒙掉了,搞不清楚狀況,西方諸神不是站在自己這邊的嗎,為什麼突然要阻止淩對付天靈將,怎麼搞得,像個牆頭草一樣一會兒往這邊倒,一會兒往那邊倒。

天靈將也一臉茫然,什麼時候,西方諸神對自己這麼好了,記得上次還打得你死我活,現在就要來搭救自己,變化也太快了,自己還不能相信,總覺得不對勁,會不會刻意安排好的一齣戲。

淩望著天空,無視西方諸神發出的告誡,整個人淡然出塵,說道:「你們愈是這樣,愈是驗證了我的想法,你們也應該清楚你們阻止不了我的,如果再我搗亂,等我知道真相之後,就全部抖出去,我說到做到。」只聽淩的話音剛落,天空瞬間就恢復了平靜,西方諸神們收斂了氣息,不再和淩對著干。

瞬間,天靈將一下又陷入了絕望,他不太喜歡西方諸神,但現在誰能幫助你,他都喜歡,都歡迎,可惜最後這些西方諸神還是變卦了,立場真不堅定啊。

「好了,我們馬上開始吧,你現在負傷,抵抗力很弱,而西雲霸王現在忙得很根本救不了你,所以還是乖乖聽話。」淩一邊說,一邊開始活動筋骨,做點熱身,其實就是想給對方製造壓力和恐慌,削弱他的意志。

要探查對方的思維和記憶,不是這麼容易的事情,力量愈強,意志也就愈強大,具體到天靈將這樣的半超然,意志強的難以現象,設下重重心防,即便安傑發動黑暗大腦和星舞的精神入侵,也只能對他造成一部分影響,產生一點幻覺,卻無法突破他設下的重重心防,尤其是最大的秘密,要攻破這樣的心防,絕非易事,就算是超然存在也不一定能辦的到。

但的情況不一樣了天靈將負傷了,現在很虛弱,大腦昏昏沉沉,意識模糊,正是一個絕好的時機,淩自然不能錯過,不然要等到猴年馬月才能知道這個大秘密。

西雲大陸需要一個很好的統治者,要關心民生,懂得仁政,知道怎麼樣的發展才是有利的,但現在的西雲霸王一味暴政,剛愎自用。只會給西雲大陸帶來傷害,讓西雲大陸的民眾受苦。但是和西雲霸王正面衝突,不是明智的決定,要通過打敗他來解救如今的西雲大陸,根本就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淩想到的唯一方式就是通過過去發生的事情,來了解西雲霸王內心深處的弱點,然後加以攻克。

看著淩一步步走過來,天靈將慌亂起來,使勁掙扎,就是沒辦法動彈,即便是末世之戰他經歷生死考驗也沒有這樣失態過,大聲吼道:「淩,你別亂來,過去的事情,絕不是你能夠看得,這是西雲霸王的大忌,你一定會後悔的。」

「對不起,不看的話,我的好奇心得不到滿足,你會寢食難安,這樣我會更難受,寧願和西雲霸王好好打一架來的痛快。」淩這麼一說,安洛和安傑很想給他鼓掌,到底是超然存在啊,說話都這麼有底氣,老天不怕地不怕,想怎麼做就怎麼做。

只見淩將手放在了天靈將的額頭,一股奇特的力量開始侵入,瞬間就讓慌亂的對方給安撫住了,兩眼茫然,呆楞在原地,就像失去了靈魂一樣,而他的心防也在被一層層破解,過去發生的事情正在一一呈現。(未完待續請搜索樂讀窩,小說更好更新更快! 兵刃交鋒,凌厲的氣勢威懾四周,強大的力量衝擊,毀滅一切,交戰的雙方令風雲變色,萬物扭曲。

這是一場漫長的戰鬥,一男一女打了三天三夜終於分出了勝負,風停了,大地肅然,一縷縷光芒重現,一個輸得不甘心,一個贏了也不感到高興。

「蒂麗雅何苦呢?難到權勢對你真得這麼重要。」男輕輕嘆了一口氣,顯得很無奈,他贏了一場毫無意義的戰鬥。

「別拿一副勝利者的口吻對我說話,不要以為這樣就能擊敗我。」女很頹然,半跪在地上,以寶劍支撐這一仗她輸得徹底,卻無法改變倔強的個性,她的眼神沒有放棄,只要有機會她一定捲土重來。

「我從來沒想過要和你爭什麼,是你行事太過偏激,我出手阻止只是不想你一錯再錯。」伊魯卡一臉無奈和苦澀,甚至眼神還有一絲哀求,希望自己曾經心愛的女不要再胡鬧下去了,不然自己真得不知道該怎麼辦。

「別說了,伊魯卡你根本就不了解我,不了解我的過去。」蒂麗雅一臉憤然,厲聲質問起來,再她眼裡,眼前的男只會說一些沒用的話,她是一個字也聽不進去。

沉重嘆了一口氣,伊魯卡露出了凝重之色,說道:「我打聽過你的過去,你出生在一個大世家,過著優越的生活,有著極高的天賦,被寄予厚望。可是有一天,來自四面八方的敵人毀掉了你的家族。奪走了你的一切,你是你家族唯一倖存的人。」

「當時,你只有七歲,孤苦無依,到處漂泊,忍飢挨餓,露宿街頭,什麼苦難都經歷過,而支撐你的,讓你頑強努力活下去的就是復仇。你要那些毀掉你的生活和家族的仇家一個個受盡折磨。飽受痛苦而死。為此你可以不惜一切代價。」

伊魯卡的話,彷彿觸動了蒂麗雅內心,她不再抗拒,不再倔強。不再充滿敵意。而是怔怔望了過來。看著伊魯卡的眼睛,等著他說下去。

只聽伊魯卡輕輕了嗓,繼續說道:「你被一個組織收留。接受嚴酷的訓練,被培養成殺手,但你沒有被這個組織所掌控,而是反過來利用美貌和手段,贏得組織首腦的青睞,最後將組織吞併,成為你復仇的一張牌。」

「接下來的事,我不想多少,你復仇之路開始了,你滅了一個世家又一個世家,侵吞他們地盤和財富,一步步擴大你的勢力,最後搖身一變成為西雲大陸最強的世家。」

聽完伊魯卡所說的,蒂麗雅只是發出一陣冷笑,帶著幾分嘲諷,說道:「你知道的還不少,可是你知道又如何,你根本不了解我經歷了什麼,我只知道要生存在這個世上,我就要成為最強的那個。如果不是最強的那個,隨時都會被人所吃掉。」

「蒂麗雅你的只對了一半,如果你不是最強,而最強的我並不稀罕吞併別人,那麼你什麼也不用擔心。」語畢,伊魯卡臉色逐漸沉了下來,變得很肅然,厲聲說道:「還有一件事,不能因為你經歷過,就把這些發泄在那些無辜的人身上,你的復仇早就結束了,你的仇家一個都不再了,你可以收手了。不要為了那麼一點野心就搞得生靈塗炭。」

「你說這些被我消滅的人無辜。」蒂麗雅冷笑連連,說道:「是的,在被我吞併的二十多個世家,有七個和我無冤無仇,但是我敢肯定一件事,一旦我變得虛弱,他們也不會放過我,他們只是還沒有等到這個機會,弱肉強食這個道理真是走到哪裡都行得通。所以既然他們會這麼做,那麼我也不客氣了。」

聽了這話,伊魯卡長長嘆了一口氣,事已至此,他已經確定和蒂麗雅做思想工作是做不通,只好放棄,希望哪一天會遇上一個人或者一件事可以讓她幡然醒悟過來。

良久之後,蒂麗雅恢復了氣力,就此離去,頭也不會,感覺在她的心根本就沒有伊魯卡的位置,這讓期待已久的伊魯卡感覺一陣失落。

就在這個時候,天靈將來了,一臉笑呵呵來到伊魯卡身邊,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道:「你是西雲大陸第一人,別這樣愁眉苦臉的,你要知道你這種實力的人從來不缺女人,要多少有多少,何必在一顆歪脖樹上弔死。」

聽了這話,伊魯卡有點哭笑不得,沉重的心情也稍微好了一點,笑了笑,說道:「好吧,我儘可能不去想她,陪我去喝一杯如何。」

「今晚我奉陪到底,喝多少都行。」天靈將很豪氣,拍胸膛一副大義凜然的樣,再度讓伊魯卡忍俊不禁。就在兩人準備找一家酒館坐下來好好喝個痛快的時候,突然天空一陣巨響,驚人的聲勢,貫穿這個世界。

伊魯卡和天靈將都看呆了,無法相信眼前的現實,天空被某股力量給破壞,裂開了一道口,黑暗充滿恐懼的氣息開始洶湧而出,令人不寒而慄,最後是一個個妖魔鬼怪探頭探腦從裂縫出來。

一開始不多,只是一兩個,一兩個出來,他們好像也因為剛剛來到這個陌生的世界而感到錯愕,沒辦法恢復平靜,直到良久之後,他們確認自己到了一個什麼樣的地方,逐漸露出了亢奮之色,開始咆哮,開始吼叫,尖銳刺耳的聲音響徹天際。

災難開始了,成千上百的妖魔鬼怪接收到信息,開始瘋狂湧出裂縫,撲向四面八方,他們有兇惡的外表,尖銳的牙齒,和鋒利的爪,他們眼神渴望著殺戮和鮮血,其大部分都是沖著西雲大陸而來。

慘叫、哀嚎、血腥的一幕在西雲大陸每一個城池,每一個村莊上演,來自深淵地獄的妖魔鬼怪就像很久沒吃過飯一樣,飢不擇食,見人就啃食,吞噬血肉,大口咀嚼,連骨頭都不吐。

只是短短的一天,就有成千上萬的性命遇害,但即便是這樣也無法填飽這些妖魔鬼怪的肚,他們到處狩獵,到處以人為食,所經之地,生靈塗炭,血腥無比。


自然西雲大陸也不會坐以待斃,各大世家採取了行動,帶領所有弟,武裝所有壯丁,開始抗爭,一支又一支軍隊成立,愈來愈多的人投入到戰鬥,保衛自己的家園。

當時的古術世家已經是第一世家了,對抗妖魔鬼怪責無旁貸,除了天靈將之外,伊魯卡還有其他靈將相助,總共三十位靈將,人數不多,但各個都是萬無一的好手,上下齊心,抵住了妖魔鬼怪至少十次的衝擊,每一次都讓對方有來無,全軍覆沒。

可惜的是,這樣戰績在西雲大陸真得很少,古術世家能做到,並不代表其他世家能做到,在經歷了第一個月的末世之戰後,數百世家僅剩下十個不到,如果不是龍族和魔獸及時參戰,吸引了大量的活力,只怕除了古術世家,其他的家族都將不復存在。

西雲大陸曾經也想過對外求援,可惜得到的回應是,東土、南星、北斗、甚至州大陸都遭遇了攻擊,這一次侵入人間的妖魔鬼怪實在太多太多,根本來不及應對,所有人都被打得措手不及。

就這樣,末世之戰爆發的初期,西雲大陸不光首當其衝,而且因為缺超然存在,實力不足,遭遇的死傷也最大,大到在一年間,人口減少了一半,連魔獸和龍族都付出了巨大的死傷。

再這樣不利的情況下,古術世家已經不損一兵一卒,僅靠伊魯卡和三十位靈將將自己所在的小鎮給守住,就像是一道銅牆鐵壁一樣,無論妖魔鬼怪如此衝擊,都巍然不動。

只是古術世家自保有餘,出擊就難了,他們已經受到了其他世家的求援信,明白情況緊急,如果再不施以援手,只怕僅剩的幾個世家也將一個個走向滅亡,到時候古術世家獨木難支,最終也只有步了他們的後塵。

思來想去,伊魯卡決定,帶領野靈將、陰靈將、陽靈將去援助其他世家,至於這裡,就交給天靈將和血靈將負責。伊魯卡相信,只要自己低調行事,那些妖魔鬼怪就不知道自己已經離開了,被蒙在鼓裡的他們,自然不會在經歷了那麼多死傷后,冒然發動下一輪進攻。

就是抱著這樣的想法,伊魯卡悄悄啟程,日夜趕路,去向一個危在旦夕的世家,那邊已經快堅持不住了,只剩下五十個不到的戰士,被圍困的平民也只剩下數萬而已,無論如何都要將他們救出來。

其實,讓伊魯卡下定決心,冒著巨大風險出擊的另一個重要原因就是,發出這封求援信的不是別人,正是蒂麗雅,她從來沒有這樣放低過姿態想自己求援,看來形勢一定到了萬分危急的時刻,她才不得不這麼做。

連蒂麗雅所在的第二世家都快支撐不住了,那麼其他世家豈不是更艱難,一想到這裡,伊魯卡就憂心忡忡,擔心西雲大陸的生死存亡。(未完待續請搜索樂讀窩,小說更好更新更快! 霸王之城內,淩正在全神貫注探查天靈將的記憶,已經看到了末世之戰的前期,西雲大陸慘遭滅頂之災,其他大陸也好不到哪裡去,到處都是生靈塗炭的景象。


那一幕幕慘絕人寰,讓淩恨不得回到過去,參與末世之戰,將那些妖魔鬼怪大卸八塊。

然而就在這時,意向不到的事情發生了,天靈將體內一股不屬於他的力量涌了出來,充滿霸氣和無匹的力量,吼聲如雷之下,揮拳對淩的行為做出反擊。

原來西雲霸王為防有人探查靈將的記憶,從而知道過去發生了什麼事,特意在他們的大腦設下禁制,一旦有人觸碰,就會觸髮禁制,自己留在靈將體內的一絲力量就會攻擊那些好奇的人。

只是淩並非一般人,一隻手牢牢按在天靈將的額頭上,令對方無從擺脫自己的控制。另一手正好騰出來硬接西雲霸王的一擊,結果一拼之下,兩個人不分上下,西雲霸王的一絲氣息化作的人形逐漸崩散,而淩的手臂也在發抖。

「好厲害的西雲霸王,居然這麼難對付。」只是交鋒了一擊,淩就知道西雲霸王的實力不俗,不愧是參與了末世之戰的超然存在,比極天一要略強一點。

虛驚一場,安洛和安傑剛剛看得心跳加速,哪裡想得到在天靈將體內還有這麼一股力量,當西雲霸王的一絲氣息湧出來化作他的形象猛攻像淩的時候,所有人都覺得這一次要功敗垂成了。可是淩還是頂住了壓力。將來勢化解。

如此,更加證明過去的事情非比尋常,西雲霸王十分介意有人知道,愈是如此,淩的好奇心就愈重,單手牢牢按住天靈將的額頭,集精神侵入對方的記憶深處,找出那一段往事。

※※※

末世之戰的西雲大陸,一座座繁華的城池成為廢墟,無論是你皇親國戚還是平民百姓。甚至是絕世強者都一樣。都要在這場戰役,遭遇妖魔鬼怪的迫害,只有奮力一戰,才有一絲希望。

西雲大陸第二世家所在的城池。原本是數一數二。人口過二十萬。繁華一時。然而在妖魔鬼怪連續的侵襲過後,這裡的人口不足五萬,戰士更少只有一千。其餘的都成為妖魔鬼怪的食物了。

不過妖魔鬼怪至今沒有攻克這裡,付出的代價也不小,為了挽回顏面,特意排出神階級別的將領來對付西雲大陸第二世家,其最強神階級就有五個,打算一口氣拿下西雲大陸,然後調轉槍頭去對付其他大陸。

一口氣對五個大陸發動進攻,更是將州大陸給惹毛了,來自深淵地獄的妖魔鬼怪已經意識到自己犯了一個多大的錯誤,他們低估了人間的實力,實際上在做夢一伙人之上,尤其是州大陸,可以說是全宇宙最強的一個地方。

在連續輸了幾場敗仗之後,原始天魔、元祖天妖、元魂天鬼,亡靈天君決定改變策略,採取五個大陸逐一攻破的方法,先收拾掉最弱的西雲大陸。

於是儘管戰線吃緊,儘管各個戰區都要人員配置,但經過一番商議,決定將僅有的幾個神階級的高手派往西雲大陸,給他們的人物是,必須在一個人之內將西雲大陸給滅掉。

很快被調到這個地方的三位神階級妖魔鬼怪,制定了攻殺對方,將西雲大陸排名第二的世家擺在了一個目標,不二話,立刻率領全部的人馬殺殺了過去,一路燒殺掠奪,漠視生命,將一切都顛覆。

巧合的是,在蒂麗雅感覺力不從心,不得不增援的時候,敵人也來了,只是來的速度比伊魯卡等人快了一些,已經開始封鎖一切進入這裡的通道,確保一個不漏。

曾經宏偉繁華的一座城池,如今別破壞的滿目瘡痍,守在城頭的戰士一個個倒下,而妖魔鬼怪大量湧入,見人就啃食,管你男女老幼,高貴還是平庸,在他們眼只有一種,那就是食物。

蒂麗雅帶領所有人抗擊,單憑一把劍就砍下不少妖魔鬼怪,用他們血告慰無數英靈,以女之身,沖在所有人的前面,大大鼓舞的士氣,不光是戰士被點燃了鬥志,重新殺了回來,就連平民們也意識到生死存亡的時刻,誰也不能退縮,紛紛拿出各種武器抗爭,原本分崩離析的戰線重新得到的穩定。

戰鬥一下陷入了膠著狀態,人類的頑強,讓妖魔鬼怪頭疼不已,佔領每一寸地方都要付出代價。


就在雙方血戰不已的時候,伊魯卡帶領,野靈將、陰靈將、陽靈將殺了過來,開始了瘋狂的屠殺,一路所向,勢不可擋。

陰靈將猶如一股陰風吹過,弱一點的妖魔鬼怪一旦被陰風吹拂,靈魂頓時離開軀體,不由自主的飄走了,而失去靈魂的身軀只有乖乖倒下。

野靈將很狂,很野,打起來更是拚命,將一個個妖魔鬼怪撕成碎片,這才甘心,對他而言,撕裂一具身軀就像撕開一張紙一樣容易。

伊魯卡更是星火拳、步踏天下等古術疾發,一拳拳轟的妖魔鬼怪腦袋爆裂,身軀盡碎,一腳又一腳踩得他們人仰馬翻,哀嚎連連,吐了一地血。

由於伊魯卡帶領三位靈將的介入,戰爭的局面得到了扭轉,一邊是蒂麗雅帶領僅剩的人馬苦苦支撐戰線,而在另一半是伊魯卡和靈將們大開殺戒。

與此同時,看到如此戰況和死傷,三位神階級的金妖、黑魔、哭鬼有些坐不住了,他們的任務是來屠戮人類的,怎麼現在反而成了被屠戮的對方呢?這讓他們回去如何交代,不管對方是誰,都不能讓他或者回去。

一鼓作氣,金妖、黑魔、哭鬼同時殺向了伊魯卡,在這夥人就數他最強,只要將他解決,就是鎖定身軀。

而看到強敵來襲,伊魯卡不慌不忙,站直了身體來應對,並且沖著三位靈將吼道:「你們去救助第二世家,能救出多少是多少,這裡交給我,不必分心。」

野靈將、陽靈將、陰靈將聽命行事,他們相信伊魯卡的本事,相信他有足夠的實力來應對這一仗,對方三個神階級來勢洶洶,但絕不是伊魯卡這種半超然的對手。



Related Articles

人家又不會把‘我好打交道’這幾個字寫在臉上,我也很難辦啊。

要麼……您教我兩招,好辨認辨認別人如何?...
Read more

車上,曲筱雅的情緒很是低沉,慕詩涵坐在一旁也根本不知道該怎麼去安慰。

羅成閉口不言,心裏面也有一種莫名的煩躁。...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