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叫了大半天,也著實是累了些,銀寶肆無忌憚的開始睡了起來。

七七等了半天不見九叔叔回來,都有些困了,這時候有人過來了,看到九叔叔被抬了回來,也是嚇了一大跳。

自己幾乎都快沒忍住,想到現在的身份,七七立馬走過來,臉上的關切神色給壓了下去,畢竟他現在雖然跟了這陳鋒,可是沒感情啊,她不能演的太過。

「他怎麼了?」

七七的聲音沒有一絲的感情,冷冰冰的,彷彿這陳鋒就是一個陌生人。 別看雪魅、風飄飄和雨羅麗強悍的不像話,但是在葉紅魚面前,一個個全都底氣不足。

沒辦法,誰叫人家葉紅魚天才了得呢?

二十一歲,浮生四重,這等天資,讓其他妹妹只能仰望,連比試的心理都生不出來。

再加上葉紅魚的美貌,的的確確更勝一籌,上清之花可不是浪得虛名的。

所以葉紅魚一來,都不用說太多話,三個妹妹便垂頭喪氣的敗下陣來。

「葉紅魚,你不是已經比武招親了嗎,怎麼還來搶蕭讓?」

「對啊,我們的親哥,都已經被你迷得神魂顛倒的,你還來招惹蕭讓?」

「你這是讓蕭讓和我們的哥哥比啊,你安的什麼心?蕭讓他能是五公子的對手嗎?」

三個妹妹都在質疑葉紅魚。

「這是我和蕭讓的事情,不勞你們費心。」

葉紅魚微微一笑,簡單的一句話就打發了三個妹妹。

「蕭讓,可否借一步說話?」

葉紅魚又看著蕭讓。

「好。」

蕭讓想了想,點點頭,雖然都是要嫁給他,但是葉紅魚看起來要比其他三個妹妹靠譜多了。

「蕭讓,你這就拋棄我們了嗎?」

「你這個喜新厭舊的傢伙,也不過是一個俗人!」

「哼,一夜夫妻百日恩,你竟然半點情面都不講,我恨你!」

三個妹妹一看蕭讓要跟葉紅魚走,登時大急。

蕭讓才不敢接話,展開修為,騰空而起,和葉紅魚一塊飛走了。

「葉紅魚,讓我娶你,是什麼意思?」

天空之上,蕭讓便急不可耐的問道。

「你也知道比武招親吧?」


葉紅魚反問。

「知道。」


「家族讓我嫁人,可是我現在還不想成親,但是我無法左右這件事情,我沒辦法取消比武招親!哼哼,難道舉行比武招親,我就一定任他們左右嗎?」

「雪山、雨帝、風清揚,你不想嫁給他們,所以你想找一個人,打敗他們三個,之後,再讓這個勝利者放棄娶你。」

蕭讓明白葉紅魚的意思了。


「沒錯,蕭讓,我找這個人已經很久了,但那可是五公子啊,想找一個能夠和他們匹敵的,實在太難,直到你橫空出世。」

葉紅魚繼續往天空上飛,一直飛到高空,飛到雲彩之上。

兩人便在這雲彩上談了起來。

「你也說了,那可是五公子啊,你真的相信我能夠打敗他們?」

蕭讓聳聳肩,對葉紅魚的說法不置可否。

「其實我最滿意的人選是浪滔天,只是他在閉關,無法參加比武。除他之外,放眼上清,也只有你最有希望了,就算真不成,我至少反抗到了最後。」

葉紅魚一臉堅毅之色。

她伸手捧起了一團雲彩,放在眼前,愈發的美艷動人了。

置身朦朦朧朧的雲端,和如此傾國傾城的美女對面而談,這種體驗,蕭讓還從未有過。

「葉紅魚,對於你抗爭到底的精神,我個人還是很尊敬的,但是你好像忘了一件事情,你就那麼肯定我會同意?」

「首先,我並沒有參加會武的意思,當然,這不是說你不漂亮,事實上,你很漂亮,可抱歉,你還沒有吸引我。」

「再者,雨帝、風清揚他們,和我私交都不錯,尤其是雪山大哥,早在玉清的時候我們便已經認識,我才不會為了一個陌生女子和他們戰鬥。」

美人在前,雲彩之中,二人世界,此等景緻雖然迷人,可蕭讓還清醒,沒有被迷惑。

「蕭讓,你還少說了一點,如果你贏得了比武,但是最終卻不娶我,那便是打葉家的臉,打上清第一家族的臉!」

「身為上清第一家族,尊嚴不容褻瀆,你如此做派,葉家絕對不會放過你,就算我再怎麼努力,都阻止不了葉家對你下手。」

葉紅魚抿嘴一笑,又補充了一點。

「沒錯,所以,葉紅魚,你就別再繞彎子,有什麼條件,直接開出來吧,這樣做對我有什麼好處?」

蕭讓笑了起來,和聰明的女人打交道,就是爽快。

葉紅魚突然飛到蕭讓身前,臉上現出一抹紅暈,纖纖玉手玩弄著衣角,「蕭讓,如果你真贏了,我真嫁給你!」

「葉小姐,既然你決定了嫁給我,那麼現在就讓我親上一口,怎麼樣?」

蕭讓嘿嘿一笑,大手便向著葉紅魚肩膀上抓去。

「去,你這人,當真一點意思都沒有。」

葉紅魚一把打掉了蕭讓的手。

她從袖子里摸出一顆綠色的小瓶,隨手扔給蕭讓,「這是一顆續命丹。」

「葉小姐,只是一顆療傷丹藥的話,好像請不動我吧?」

「別急,這可不是一般的療傷丹藥,這是救命丹藥,這丹藥葯如其名,可以續命!任何人,只要心臟和頭顱還在,服下這續命丹,傷勢立即復原。就算人死了,只要神魂還沒有完全消散,服下此丹,便可以起死回生!」

「起死回生!」

蕭讓無法淡定了,有了這續命丹,可就相當於多了一條命啊!

當然,人死後神魂在屍體內停留時間極短,根據每個人體質不同,從幾息到十幾息不等。

這就決定了,續命丹雖然可以續命,但限制也極大,必須是死在自己眼前的人才可以救,而且蕭讓現在獨來獨往的,續命丹可以說就是雞肋。


但是,即便有以上種種不是,蕭讓仍舊是無法漠視這續命丹,因為,這丹可續命!

沒錯,續命丹不可以救自己的命,也沒錯,他現在是獨來獨往,可是他珍重的人太多了。

蕭琦雪、蕭遠山、麻涼姑、傅柔指、秦紅丸、關山玄機,這些人,蕭讓是說什麼也不願意他們死去的。

一顆續命丹,便對他們的生命有了一絲絲保證,哪怕這保證很微小,蕭讓也不願意放棄!

「續命丹的確不錯,但是作為條件的話,仍舊不夠,你也知道,雖然這丹藥逆天,但是能夠起作用的條件太苛刻,實際上的作用等於雞肋。」

雖然心中對續命丹意動,不過蕭讓表面上卻不動聲色。

既然是交易,當然要再為自己爭取一些利益,哪怕對方是個大美女。<

。 「他。。。王爺說他感染了疫病倒下了,要送回來休息,你要好生照顧著,這陳將軍可是王爺面前的紅人。」

小兵呵斥了一聲,自然知道七七的身份。

陳鋒又收了一名小館的事情早就傳遍了整個軍營。

「感染疾病?什麼病?該不會是傳染病吧。」

七七甚至還有些嫌棄的往後退了兩步。

內心卻是焦急的不行,不知道九叔叔是真病還是裝病。

「你敢詛咒陳將軍,不要命了吧。」

這士兵畢竟是王爺手下的,沒有跟陳鋒這邊的兵一樣給七七面子,一聲呵斥七七立馬哆嗦了一下,似乎受到驚嚇。

「我。。。我知道了,我會照顧好將軍的。」

七七立馬改口,好似受到了驚嚇和威脅。

士兵們送到就可以了,也不想多管,又警告一下這邊的人照顧好陳鋒,這才回去復命。

等這些士兵離開,七七確認都走遠了,這才立馬奔到了九叔叔身邊。


「九叔叔,九叔叔。。。。」

七七輕聲呼喊,終於可以握住九叔叔的手,滿臉的擔心。

沐北冥自然不忍心七七擔心,忽然睜開了眼睛。

七七見狀,也是差點喜極而泣,一個抽泣差點叫出聲來,然後沐北冥忽然搖了搖頭,示意她不要出聲。

七七隻好一下子撲到他的懷中,表達自己的關切。

沐北冥也是十分無奈,不過這會兒沒事,他倒是很樂意享受妻子的關心和親近。

七七也知道這營帳外面到處是士兵,不能太大聲,而且指不定專門有人盯著這裡。

於是只好裝作照顧陳鋒的樣子,出去打了一盆水,看了看四周的設防,這才拎著水和毛巾進來,裝作要給陳鋒擦拭一般。

「四周有四個近一些的,不過功力一般,聽不到我們這麼說話。」

七七壓低了聲音。

沐北冥看七七反應速度什麼的都挺快,也知道分析形勢了,也是十分的欣慰。

「九叔叔,你這是到底怎麼了?沒事吧?」

七七開始關心。

沐北冥輕輕搖了搖頭。

「沒事,我看到銀寶了。」

沐北冥知道七七定然已經因為銀寶的事情擔心著急了,畢竟銀寶應該是消失很久了,所以開口就說起銀寶,好讓七七放心。

果然,七七一愣,立馬目光詢問是怎麼回事兒,然後四處看著,在尋找銀寶的影子。

可是,失望的是,她沒看到銀寶。

「七七,銀寶不在這裡,它被抓了,你先別激動,聽我說完。」

說到銀寶被抓,七七明顯有些激動,沐北冥立馬拉住了她的手,讓她不要著急。

七七的確是心急如焚,沒想到銀寶是真的被抓了。

這敵人的陣營,到處都有危險,七七不擔心才是假的,但是她也相信九叔叔不會見死不救。

銀寶現在應該暫時安全了,不然九叔叔一定也會很著急的。

七七這麼想著,總算鎮定了一些。

沐北冥輕聲說了剛剛的事情,還有自己的分析判斷,告訴七七銀寶這幾日都不會有事,他也是裝的。 葉紅魚被譽為上清之花,可不僅僅是因為美若天仙、天賦無雙,她的智慧,也非同尋常。

蕭讓那話說出后,葉紅魚便是輕聲笑了起來,美目中的流光也愈發犀利起來,讓蕭讓剎那之間便產生了一個錯覺:莫非她已經看透了我內心?

「蕭讓,你不老實哦,在我這麼一個美女前面竟然還說謊。」

葉紅魚伸出纖纖玉手,放在自己的紅唇邊,虛虛指著蕭讓。

那神態、那眼神、那口氣,簡直太誘惑人了。

「葉小姐,你這可就冤枉我了,我這個人別的不敢說,就是憨厚老實,人送外號『誠實可靠小郎君』可不是白叫的,這一顆續命丹,真的不夠。」

「我的對手可是五公子啊,整個上清無人能敵的五公子!我可是拼了老命在為你的終生幸福而努力!」

「而且,我勝利之後,事情才剛剛開始,葉家可是上清第一家族啊,第一大家族對付我一個孤家寡人,我幾條命都不夠丟的,你這一顆續命丹,連風險費都不夠!」

蕭讓邊說邊將眉頭皺成了深秋里的菊花,以此來表達自己的為難。

「蕭讓,雖然你臉皮夠厚,但是你太不會談判了,你既然敢在這裡和我討價還價,便代表你對自己有信心。雖說我也想不出來為何你面對五公子和葉家還能有信心,但這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知道,你,已經意動了。」

葉紅魚紅唇一撇,美目中的瞳光,也化為不屑。

「葉小姐,不管你怎麼說,我現在是你唯一人選,要麼你滿足我,要麼交易作廢。」

蕭讓拼智商拼不過對方,乾脆豁出去不要臉和人家拼臉皮了。

「滿足你?」

葉紅魚突然又羞赧了起來,小手在那搓來搓去,羞答答的看著蕭讓,「人家還小,暖床的話,是不是太早了點?」




Related Articles

「謝謝…謝謝!」男子拉起孩子,突然停下了「對了…請問先生您叫什麼?」

「唔...我嗎?我叫楊寒。」「謝謝您,我...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