膝下無子多年的人忽然有了一個兒子,對喬宸肯定也會非常重視。

「對了,晚上白夫人約了我們一起吃晚飯。」喬綿綿想起和白夫人約了晚上吃飯,跟墨夜司說,「你今天能不能早點下班?」

「白夫人約了你吃晚飯?」

「嗯。」

「看來,白夫人真的很喜歡你。」墨夜司眼眸眯了下,眼裡多了些深思,「綿綿,你有沒有想過一件事。」

「嗯?什麼?」

「如果白夫人真的覺得你有可能是她女兒,想要和你做親子鑒定,你願意嗎?」

白家找女兒找了十多年。

遇到任何一個像他們女兒的人,肯定是要想著法子做鑒定的。

「親子鑒定?」

「嗯。你願意做嗎?」

喬綿綿認真想了下:「沒問題啊。他們要做那就做啊,反正也就是抽我一點血,又不是多麻煩的事情。白夫人找她女兒找了那麼多年,我能理解她的心情的。」 「那要是……」

「嗯?」

「鑒定出來,你們真的是母女,你怎麼想?」

喬綿綿頓時就愣住了。

她都沒想過有這樣的可能性。


哪怕喬家已經出了一個墨家的孩子,她也沒想過她會不是喬家人。

「算了,你還是別想了。」墨夜司看她一臉獃獃愣愣的表情,伸手揉揉她的頭,「反正不管你是喬家的,還是白家的,現在都已經是我的人了。」

「白家千金也好,喬家女兒也好,都是我的寶貝。」

喬綿綿:「……」

猝不及防的,她又被撩了。

墨夜司這個男人真的太會撩,也太會說甜言蜜語了。

*

晚些時候。

墨夜司提前下班,跟著喬綿綿一起去買了點禮物,然後便驅車去往白家。

四十分鐘后,白家宅院。

管家出來接的人,一邊恭敬的迎著他們往裡走,一邊說:「夫人說今天晚上要親自下廚準備幾道菜,這會兒還在廚房呢。所以安排我出來接墨先生和喬小姐。」

墨夜司將禮物遞過去:「白夫人也太客氣了,怎麼還親自下廚了。」

管家馬上將禮物接過來,猶豫了下,又笑呵呵的說道:「墨先生和喬小姐才是客氣了,不過是來吃一頓便飯,用不著準備禮物的。夫人平時極少下廚的,今天也是因為心情高興。」

「喬小姐和墨先生還不知道吧,我們夫人找了十多年的女兒,終於找回來了。」

管家說起這件事情,臉上並無太多喜色,

彷彿只是在正常轉達。

管家在白家也待了幾十年了,早已經將白家視為自己的家。

本來尋找了十多年的小姐終於和夫人他們骨肉團聚了,他應該感到高興的。

只是……

一想到那位剛被認回來的小姐,管家眉頭就蹙了下,眼底閃過了一絲不喜。

也不過才半天的時間,相處下來,他便覺得剛認回來的小姐不是個好相處的。

脾氣秉性,都不怎麼好。

才剛認回白家呢,就把千金小姐的架子擺出來了。

指使著下面的人為她做這做那。

縱然她本身便是白家千金,有權利那樣去做。

可是,就連夫人老爺和大少爺都不曾用那麼不尊重的語氣指使過誰,她一個剛剛被認回來的,竟然就拿他們當下人看待,言語中一點尊重都沒有。

言行舉止,實在是讓人喜歡不起來。

他都看出來了,夫人肯定也是不怎麼喜歡她的。

只是想著這十多年的虧欠,到底又是自己的親女兒,所以也只有忍著。

剛才夫人還把他叫到一邊,跟他說他今天委屈了,還說什麼安心小姐這十多年都在外面長大,言行舉止有不妥當的地方也是正常的,讓他多擔待著點。

「白伯母找回自己的女兒了?」乍然聽到這個消息,喬綿綿驚訝的睜大了眼。


墨夜司也是一怔,眼眸眯了下。

「是啊。」管家說起喬安心,語氣淡淡的,「忽然就找到了,做了親子鑒定,確定了是白家的骨血了。不過呢……」

管家語氣稍稍一頓,眉頭又蹙了下:「這位剛尋回來的小姐和我想象中差距還挺大的。 「拔箭么?」

「拔。」

恍惚間,秦崢似乎聽到有人在說話,有個聲音很熟悉,然後心口一陣劇痛,意識再次模糊。

「這麼厲害的弩箭從這個位置上直接射穿心脈,照道理說這人應該死了,但是……」天魂境內素有神醫之稱的楊胥看著床上這個赤身趴著的男人,看著男人背後開著的大洞,出現了成名之後的第一次困惑。

「什麼但是。」林希羽沉著臉,臉上罩著的是一層又一層的寒霜,雙手緊緊捏拳,指甲已經刺到了肉里。


她的腳邊放著一個瓷盆,裡面盛著的儘是鮮紅的血液。

「但是他的心脈在受傷的那一刻,似乎被什麼神秘的力量修復了不少,最大限度的減少了心脈的損傷,剛才的那些血,都是拔箭造成的新傷。」

楊胥撫了撫嘴唇上的一撇小鬍子,沉思了片刻又說,「據不才所知,即使是歡喜閣的大歡喜手應該也沒有如此厲害的效力。」

林希羽心裡自然有數,怕是秦崢的那種神奇的恢復技能,心下稍定,「你就說,他有事沒事。」

「放心吧姑娘,不過老夫需要安靜的治療環境,你看……」

林希羽會意,從懷裡掏出了一袋金幣放在了秦崢的手邊,「你若是治不好,我就砸了你這神醫的牌子。」

說罷,她轉身徑直走了出去,一路走出了神醫院,剛巧遇到聞訊而來的陳浪等人。

「林姐姐,師傅他怎麼樣了。」可可的眼睛在路上已經哭腫了,一看到林希羽便撲上來詢問,陳浪幾人也是滿臉的焦灼。

「他在裡面,還沒醒,楊胥在給他治。」

「哦,好。」聽聞此話,眾人趕緊往屋裡走去,唯有風鈴兒發現了林希羽的不對勁,疑惑輕問,「你要去哪兒?」

「抓人。」林希羽不理會風鈴兒的驚訝,頭也不回的朝天魂學院的方向走去。

……

「砰!」

此時的江璃剛剛吩咐完所有的事情,正在為秦崢兩人遇襲的事兒頭痛,只聽得砰的一聲巨響,院長室門就被一腳踹開了,滿臉煞氣的林希羽就這麼站在門口。

「林同學。」看到自己院長室的門被踹開,江璃也有些不高興了,「不管你是誰,請不要忘記這裡是天魂國境,而我,是你的校長。」

「我不想和你說太多廢話。」林希羽皺眉,「我只要你告訴我,上次摳霸的事,背後的黑手查出來沒有。」

林希羽來的路上仔細想了想,剛才那兩個人的目的顯然是她和秦崢兩人,而他們共同招惹過的人除了在茶亭已經死掉的小邪修以外,只有三伙人,一夥是石林鎮的小偷們,一個是墨無影,還有一個就是上次從他們手裡逃跑的王沁了。

那些小偷,量他們也沒這個膽,至於墨無影,他們的事還不至於下如此殺手,那就只有王沁了。

「那次的事自從王沁逃脫后,線索就斷了,我們也實在是想不出,一本說茶的書有何用,畢竟以茶入道可是絕無僅有的一例啊。」

江璃臉有些紅,這麼長時間,一點線索都沒有查到,確實是他們辦事不力。


「以茶入道……」林希羽眼睛驟得一眯,她想她知道是誰了,她竟然看了這麼久的茶經,都沒有想到這一點。

她再次回到了神醫院,此時陳浪正坐在院子里望月亮,麴秀才在陪他一起望月亮。

往房間里望了望,秦崢還未清醒,風鈴兒和可可一起坐在床邊,正支著腦袋看著秦崢愣神。

而盼盼則是陪著小包子,一臉凝重地看著桌上的一支箭。

小包子看到林希羽,立馬抓起箭跳下椅子跑到她跟前說,「這次水很深啊。」?

「我知道,我就是來問你這個的,你們家,到底把這神侯弩箭賣給誰了。」

「你……你都知道了。」小包子的表情有些不自然,他也沒想到,傷害秦崢,並差點讓他喪命的東西,竟然是出自樞機堂。

「每支威力都堪比力侯全力一擊的弩箭,除了你們樞機堂的神侯弩,我想不出第二家。」林希羽說話的語調說不出的平靜,平靜到在場的每個人都知道,她在生小包子的氣。

與其說是小包子,不如說是在生樞機堂的氣。

這樣一來,盼盼第一個就不願意了,她往小包子身前一站,抬著頭,望著比自己高了一個頭還要多的林希羽努力地辯解道,「這事和少爺沒關係,神侯弩的許可權一向是由老爺親自管轄的。」

「盼盼,一邊去。」小包子皺了皺眉,對於盼盼的這種類似於「護犢子」的行為感到很不滿。

盼盼比他還要矮上些,哪有讓她擋在前面的道理?

「我來說。」小包子嘆了口氣,將盼盼扯到了身後,「這神侯弩算是我們樞機堂一件研製比較成功的武器了,經歷了數代人的不斷改造、精鍊,現在一把神侯弩五代的威力,可以抵得上十個力侯。」

「由於神侯弩的威力很大,而且製作比較精細,需要十分高級的工匠大師打造,我們樞機堂一年的產量也就在十把左右,不過據我所知,近兩年,我父親都沒有將神侯弩交易給其他勢力,而是作為了我們樞機堂自有的一張底牌。」

「至於這個……」小包子甩了甩手裡的那支箭,「我們每一代的箭支和上一代都會有所不同,這把弩箭並不是最新的神侯五代,而是老古董二代了,二代可是一百多年前的產物了,沒想到他們竟然保存的這麼好,不過我們樞機堂的質量真是沒的說,一百年前的東西竟然還能留有如此威力。」

小包子說著說著,語調竟然有些得意的飄忽起來。

「一百年前的二代?還記得賣給誰了么?」林希羽可不管質量不質量,她只想知道對手究竟是誰。

「你要是問我產量最為豐盛的三代四代,我可能還真不知道,但是二代當年一共就造了十把,其中確實有兩把在這天魂境內。」

「給了誰?」

「當時的天魂國國主,天生。」 管家語氣稍稍一頓,眉頭又蹙了下:「這位剛尋回來的小姐和我想象中差距還挺大的。喬小姐,墨先生,我們這位小姐因為一直在外面長大的,可能從小也沒特別教過她一些規矩禮儀。所以一會兒她要是有什麼做的讓你們不滿意的地方,還希望你們多多擔待。」

管家想起喬安心的那些言行,心裡很不放心。

他們本來也是白家的員工。

把他們得罪了,也沒什麼。

何況白家上下現在都知道這新認回來的小姐是個什麼樣的脾氣秉性了。

可外人不知道。

外人的包容性,也不會像他們這麼強。

今天來做客的,可是墨家的貴客。

管家很怕喬安心耍小姐脾氣,把這位墨家的二少爺給得罪了。

「不知道白姨剛認回來的這個女兒,是個什麼樣的人。我們從前見過嗎?」墨夜司詫異了幾秒,恢復常色,用尋常的語氣問道。

他總覺得,這件事情有些透著蹊蹺。

從白夫人跟白玉笙的種種表現來看,他們似乎都覺得喬綿綿才是他們白家遺留在外的家人。

參加晚宴那一晚,白家的女兒還沒尋回來。

也沒聽到他們說起過相關方面的事情。

可這才不過隔了一天的時間,人就給尋回來了?

這是不是也太快了點。

而且,白夫人今天還約了喬綿綿過來吃晚飯,如果她在這之前就已經尋回了她的女兒,那今晚的約飯又是怎麼回事?

這件事,似乎哪裡都說不通。

墨夜司心底一堆疑問,面上卻是不動聲色。

此時此刻,他對那位剛剛被認回白家的女孩更加好奇。

「她的養父養母都是小門小戶的人,墨二少您肯定是不認識她的。不過喬小姐應該是認識的。」

誘妻入懷︰帝少大人寵翻天

只知道墨家的二少爺找了個女朋友,是個女演員。

其他的信息,也就不大清楚了。

他想著喬安心也是娛樂圈的,一個圈子裡的人說不定就認識。

「我認識?」喬綿綿也慢慢從之前的驚詫中回過了神,聽管家這麼說,便好奇道,「誰啊?」

管家剛要開口,身後響起一個讓喬綿綿無比熟悉的聲音。





Related Articles

在一般人看來,就算是沒有動過,但以皇甫赫泰的修為,倒是看出了一點不同。

葉一鳴的位置變了,雖然微差十分的小,而且...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