腦袋一片混亂的徐清風看了看被困在天火大陣中的凌莫邪,眯了眯眼睛,說道:「看來這次也得不到什麼有用的消息了,我就先回去了,希望翻翻卷宗能找到些線索,」

說完,轉身便離去了,而那些黑衣人卻沒有絲毫的擦覺,

凌莫邪突然感到一陣不自在,似乎被人窺視的感覺,憑著感覺轉身一看,卻也沒有看到任何的人影,便只當是自己感覺錯了,

而那黑衣人頭領對這一切完全不知情,只是看著大陣中的凌莫邪,冷笑著說道:「小子,現在就讓我來教教你,做人呢,還是不要這麼天真的好,難道你以為消滅掉那幾條火龍就沒事了嗎,哈哈,」

凌莫邪在天火大陣中,聽到黑衣人的話,卻看不到人影,只能謹慎的皺了皺眉頭,冷哼一聲說道:「有什麼本事就儘管使出來好了,你們最好是殺死我,不然……你們一個都逃不了,」

「哈哈,你們聽到了嗎,你們聽聽,這小子說要讓我們一個都逃不了,哈哈,笑死我了,」那個黑衣人頭領哈哈大笑著說道,手中又準備動作,顯然是要再次對凌莫邪發動攻擊了,

而黑衣人頭領身邊的幾個黑衣人,聽到黑衣人頭領的話,也恭維的說道:「就是,逃,我們為何要逃,現在被困在大陣中的可是你,」 「是嗎,」凌莫邪聽到幾個黑衣人不知從何處傳來的猖狂的笑聲,淡淡的低聲說道,看著瞬間再次不斷出現的火龍,竟然比上次還要多出兩條,

原來如此,在這個大陣中,火龍是可以無限出現的,是嗎,凌莫邪目光深邃了幾分,但臉上還是沒有膽怯的神色,心中長長的嘆息了一口氣,看向了自己的仙仆面板,

因為系統的存在,不管在哪裡,他都可以召喚他所有的仙仆,之前因為想著不管怎麼說,小熾還是個孩子,因此也就沒有帶他來,要是早知道會陷入天火大陣,凌莫邪肯定會帶他同來的,

不過……凌莫邪淡定的看著天火大陣,以及那幾條向自己襲來的火龍,現在也不遲,

凌莫邪心中輕嘆一聲,意念點在了仙仆面板中小熾的頭像之下,

「叮,你將召喚仙仆洪熾來到身邊,確定|否認」

這還用說,當然是確定了,凌莫邪瞬間堅定的點擊在了那確認按鈕之上,

便見到小熾的頭像下出現了一個進度條,還好,那進度條走得很快,凌莫邪只看到眼前突然出現一團火焰,那火焰幾乎是瞬息功夫就化為了只到自己腰高的小熾,

此時的小熾手中拿著一串兒糖葫蘆,這是所有零食中,他最鍾愛的,迷茫的睜著眼睛揉了揉說道:「老大,你找我有事啊,這什麼情況,」

而躲在暗處的那幾個黑衣人,本來看到御耀面前突然出現的火焰,還以為他要發大招了呢,還擔心了一下,看到那火焰化為一個小孩兒,都哈哈大笑起來,

而御耀聽著那刺耳的笑聲,卻是並不放在心上,沒有理會那幾個黑衣人,只是對著小熾吩咐道:「破除這個天火大陣,”

小熾仍然是一副迷茫的神情,獃獃的舉著自己手裡的冰糖葫蘆,疑惑的說道:「什麼,大陣,我又不會破陣,」

凌莫邪看了小熾一眼,想起東方思雨死前的話,眼神中流露出一絲憂傷,聲音低沉的說道:「你是火靈自然會控火,而這大陣,只需要你奪得所有火焰的控制權,天火大陣,頃刻可破,」

黑衣人們並不能聽到大陣中凌莫邪與小熾的談話,但能看到他倆張嘴說話,

見到凌莫邪死到臨頭,還有心思與那小孩兒聊天兒,那黑衣人頭領嘴角浮現出一絲冷笑,低聲說道:「好了,現在就讓我來結束這一切吧,門主吩咐的任務終於可以完成了,」

說著,便運轉靈力,操控起天火大陣來,

大陣之中,溫度陡然上升,已經出現的那幾條火龍都向著凌莫邪衝過去不說,還不斷出現各種各樣的火龍,都向著凌莫邪和小熾熱的方向快速沖了過去,

火龍凝聚的速度很快,不過片刻功夫,大陣中幾乎所有的空間都已經被火龍充滿了,全部咆哮著向凌莫邪衝過去,這才叫是天羅地網,躲無可躲啊,

而凌莫邪,即使面對這樣幾乎是能讓自己被置之於死地的攻擊,也沒有慌亂,信任的看了一旁已經恍然大悟明白過來的小熾一眼,轉頭看向那些火龍,輕輕的說道:「小熾,該你表演了,」

「嘿嘿,看我的吧,」小熾收起冰糖葫蘆,笑咪咪的看著那數十條幾乎是鋪天蓋地的火龍,語氣輕快的說道,

只見就在那些火龍即將撞到凌莫邪身上的時候,卻似乎被什麼阻擋了一下,所有的火龍都是齊齊停頓了下來,

黑衣人頭領一愣,這是什麼情況,那些火龍竟然不聽自己指揮了,心中閃過一絲疑惑,那黑衣人頭領加大了靈力的輸出,想要控制那些火龍繼續向著凌莫邪撞去,

但卻驚訝的發現,自己絲毫都已經驅動不了那火龍了,

凌莫邪雖然看不到黑衣人們,但此刻就算是想也能夠想到他們的表情,嘴角揚起一個邪肆的笑容,對著小熾使了個眼色,

小熾嘿嘿一笑,能夠感覺到黑衣人頭領不斷加大靈力的輸出,企圖奪取對火龍的控制,而小熾眼睛一咪,操縱所有的火龍,猛然轉頭,向著大陣四周撞了過去,

電光火石之間,火龍便已經全部撞到了大陣之上,黑衣人們只來得及做出一個驚愕的表情,

便聽到一陣巨大的碎裂聲傳來,火光四射,已經看不見大陣之中的情況了,

而此時的天火大陣之中,幾乎所有的地方都充斥著火光,一個三色火焰光罩,把凌莫邪籠罩其中,其餘的火光不得近身,

而小熾卻是全無顧及,就這麼毫無防備的站在火光之中,不管是熾烈的岩漿,還是升騰的火焰,都不能對他造成任何的傷害,反倒是讓他有一種舒服的感覺,小臉兒上掛著笑意,

「啊嗚,」小熾張嘴一吸,便見到天火大陣破滅后出現的所有火光,都向著小熾嘴中涌去,不一會兒,所有的火焰便都已經被小熾如同吃零食一般吞入腹中,

「隔,」小熾甚至打了個飽嗝兒,扶著自己的小肚子笑了笑,看向因為天火大陣破滅而暴露出來的黑衣人們,

「老大,這些人怎麼處置,」小熾轉頭對著凌莫邪問道,鼻尖兒還冒著一絲輕煙兒,

「還能怎麼處置,殺,」凌莫邪看向那些黑衣人,眼中露出仇恨的光芒,聲音冷冽低沉的對著小熾說道,

「哈哈,好,」小熾大笑一聲,全然沒有普通小孩對與殺戮的恐懼,身子一轉,便已經化為一道火光消失在凌莫邪身邊,下一刻,便已經出現在了那些黑衣人的上方,眼珠子一轉,最終大喝一聲:「熾焰火雨,」

便見到天空突然變得火紅,一朵火雲瞬間憑空凝聚在黑衣人們的頭頂上,那些黑衣人中還是有十來個元嬰境界的人,見到小熾這個「小孩子」竟然發出如此大招,都是愣了一下,隨後釋放全身氣勢,向著小熾壓去,

他們就不相信了,小熾這麼一個小孩子,不可能有多高的修為,

而這個時候,火雨已經零落,如同紅色的小流星一般,不斷的向著黑衣人們疾射過去,而那些元嬰期的黑衣人們對小熾釋放的威壓,也並沒有得到他們想要的結果,

因為,此時凌莫邪已經來到了小熾身邊,元嬰後期的氣勢也向著那些黑衣人們壓去,直接抵擋了他們的威壓,

而且,凌莫邪也不可能就這麼閑著,意念瞬間移動到技能面板之上,「冰霜驟降,」

只見那黑衣人所在之處,地面突然開始凝結成了一片厚厚的冰霜,讓黑衣人們躲避火雨的速度都削弱了下來,並且,冰霜也不斷的對他們造成著傷害,這一下還真是水深火熱了,


「撤木成兵,」凌莫邪看著這些動作遲緩,不斷掙扎躲避的黑衣人,眼中沒有一絲憐憫,繼續對著他們施展著技能,

凌莫邪所會的所有技能被輪番施展而出,讓這些黑衣人忙得手忙腳亂,小熾也被這樣的凌莫邪嚇到了,疑惑的看了他一眼,突然想起什麼似的,問道:「思雨姐姐呢,」

「死了,」聽到小熾的詢問,凌莫邪身子一顫,隨後面無表情的看著那些黑衣人,聲音冰冷的回答道,

聽到凌莫邪的回答,小熾神色一僵,隨後臉上露出悲戚和憤怒的神色,眼中冒火的看向黑衣人們,

小熾眼中冒火可不是個比喻,而是真的冒出了火來,只見小熾身邊突然升騰起了三色的火焰,不斷的翻滾著,扭動著,似乎這些火焰也都憤怒了,


小熾低頭看著那些黑衣人,稚嫩的聲音憤怒的說道:「你們,該死,」

「轟,」隨著小熾話音因落,只見他身邊的三味真火瞬間如同火山爆發一般向著黑衣人們蔓延出去,很多黑衣人躲閃不及,直接死在了三味真火之下,

凌莫邪看到連小熾都這麼厲害,自己肯定也不甘示弱,神色冷冽,精神力全神貫注的盯著技能面板,已經不管是什麼技能,反正那技能一冷卻,就向著黑衣人們施展過去,

黑衣人們自然也不會幹站著讓凌莫邪兩人打,除了金丹期的黑衣人們光忙著躲避攻擊逃命了,元嬰境界的黑衣人們仍然有著餘力施展法術攻擊凌莫邪和小熾,

但此時的凌莫邪已經如同著了魔怔一般,已經不管不顧,甚至有時候都懶得躲避他們的攻擊,只是不斷的對著黑衣人釋放技能,

而黑衣人的法術雖然打掉了凌莫邪不少的生命值,但因為凌莫邪裝備了小型血池的緣故,生命值一降低到百分之五十之下,就被會小型血池自動補充回來,根本不用擔心,

而小熾更是,沒當黑衣人的攻擊要落到他身上的時候,他瞬間便已經化為火焰消失掉了,在憤怒的狀態下,他的所有屬性數值都會提升百分之二十,

越打,這些黑衣人心中便越是恐懼震顫起來,這兩個都是什麼怪物啊,一個中了多少攻擊,屁事兒沒有,一個怎麼著都打不著,

出雲國處於正道勢力的地盤兒中,邪道不敢派太過厲害的人過來,免得引起正邪糾紛,因此這些黑衣人也就是元嬰金丹期的而已,這一下,已經被凌莫邪和小熾嚇破了膽兒, 但凌莫邪和小熾卻也不可能因此而手下留情,隨著凌莫邪的技能和小熾的火焰在黑衣人中不斷的肆掠,這些黑衣人沒多久就齊齊去地府相見了,只剩下幾個元嬰期的,不過也都是傷痕纍纍,

一通發泄,凌莫邪喘了幾口粗氣,看著剩下這幾人,對著小熾做了個暫停的動作,向著那幾人走去,

聽到凌莫邪的腳步聲一步步逼近,那幾個黑衣人嚇得不斷的往後縮去,雖然他們是邪道中人,打起來也都是不要命的存在,但看到凌莫邪之前那幾近癲狂,連攻擊都懶得躲避的樣子,還是讓他們心裡發毛,

特別是,當看到自己的夥伴都一個個死在了凌莫邪和小熾手中的時候,

「說吧,你們到底是什麼人,為什麼要對我不利,我好像與你們沒有什麼瓜葛,」凌莫邪走到那幾個黑衣人前,垂眼看了他們一眼,淡淡的說道,

此時,他的心情也漸漸平緩了下來,這一通發泄還是有些作用的,

理智回歸,他也開始考慮起這些黑衣人為什麼要跟自己過不去,他不記得自己得罪過這些黑衣人,難道他們背後有人,

但是自己得罪的那些人,無非就是神武門,風家,龍家,這些黑衣人以風雲劍做引子,可見在自己來京城之前,他們就打自己的主意了,而在來京城之前,自己得罪的,只有風家,

「不用想了,他們是邪道的人,應該不是你得罪的才對,畢竟你跟邪道的人也沒什麼接觸啊,」這個時候,一個沉穩的聲音卻響了起來,

「呼,」凌莫邪一驚,看向那個聲音傳來的方向:「嚇我一跳,你怎麼會在這裡,」

說話的不是別人,正是凌莫邪以為早已經離開了的沉煙,上次解決了玄狐的事情,凌莫邪就以為這傢伙離開了呢,

「我,我為什麼不能在這裡,」沉煙有些不自在的說道,他確實離開了,但是它發現現在這年代,已經不是眾人敬神的年代了,雖然修為不高,但絕大多數的人都是修士,講究個逆天得道,

因此,敬神的香這種物品,早已經淘汰了,

所以,它也就只有回到凌莫邪的身邊了,雖然也不知道凌莫邪的香是從哪裡來的,

「好吧,那你又是怎麼知道他們是邪道中人的,」凌莫邪看了沉煙一眼,對著它問道,心裡卻是思索著,沉煙這傢伙血脈不凡,要是能夠收為獸寵,想必也是極好的,

沉煙自然不知道凌莫邪對它打起了主意,聽到凌莫邪的詢問,聳了聳鼻頭不在意的說道:「這不很明顯的事兒嗎,他們體內運轉的又不是靈力,好了,這幾個只是小嘍啰,你也問不出來什麼,殺了吧,」

沉煙撇了那幾個黑衣人一眼,對著凌莫邪說道,那語氣平靜的,就像是想吃個蘋果,對凌莫邪說道:「你把這個蘋果給我削了吧,」


聽到沉煙的話,那幾個黑衣人臉上露出一副驚恐的表情,這個什麼靈獸,竟然會說話,還叫那人殺了自己,

於是,那幾個黑衣人連忙求饒:「別,別殺我,雖,雖然我們確實是小角色,但還是知道一些事情的,不然我們也不會來殺您,是不,」

那幾個黑衣人仰頭看著凌莫邪,臉上帶著討好的笑容,對著凌莫邪說道,

凌莫邪笑了一下,挑眉說道:「那還不快說,」

黑衣人們看到凌莫邪的笑容,身子一顫,如同見鬼一般結結巴巴的說道:「你答應我們,只要我們說了,就不殺我們,」

沉煙見那幾個黑衣人反駁了自己的話,卻是神色不爽的看了那幾個黑衣人一眼,但那幾個黑衣人此時全心放在凌莫邪的回答之上,根本沒有理會沉煙,

凌莫邪看了看沉煙,說道:「好,你們知道什麼就快說吧,有用的話,我就不殺你們了,」

聽到凌莫邪的話,那幾個黑衣人如蒙大赦,搶著說道:「有用,有用,我們的消息肯定有用的,」

「嗯,說,」凌莫邪點頭,


「不是我們要跟你過不起,要對付你的人是門主……」其中一個黑衣人剛剛說出這麼一句,便在凌莫邪身前瞬間爆體而亡,鮮血碎肉四濺,讓差不多已經習慣了這個殘酷的修鍊界的凌莫邪,也不由得一陣作嘔,

「這……」那幾個還沒來得及說出口的黑衣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臉上全是驚恐的神色,

「不行,不能說啊,門主不會放過我們的,」突然,其中一個黑衣人大叫起來,拔腿兒便向著遠處跑去,

「哼,我就說這些小嘍啰沒什麼用,問不出來什麼的嘛,」沉煙冷哼一聲,低聲說道,只是那聲音卻顯得有些奇怪了,

「彭砰砰,」沉煙話音遺落,那些黑衣人一個接連一個的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死了過去,

凌莫邪看了沉煙一眼,哪裡不知道是它搞的鬼,

見到凌莫邪望向自己,沉煙神色未動,無辜的說道:「是他們太脆弱了,我不過說句話而已,」

「走吧,你說得沒錯,看來從這種小角色嘴裡,確實是問不出什麼,」凌莫邪看了沉煙一眼,對著小熾和沉煙說道,

凌莫邪帶著小熾和沉煙回到京城已經是第二天傍晚了,來到城牆下,凌莫邪皺了皺眉頭,氣氛有些不對勁兒,

來往的行人都是神色匆匆的樣子,而且有的更是拖家帶口的,出了城門就往遠處行去,看那行色匆匆的樣子,是巴不得快點兒離開,不回來了,

「難道出了什麼事嗎,」凌莫邪皺眉,低聲說道,

「這還不簡單,大爺,這城裡出什麼事兒了,怎麼大家都往城外去啊,還這麼匆忙的樣子,」


聽到凌莫邪的低聲自語,一旁專註舔著手中的糖葫蘆的小熾,抬頭挑眉說了一聲兒,抓住一個白髮老頭兒就對著他問道,

白髮老頭兒本來感覺到自己被抓住,一甩胳膊就要走,見到是小熾這樣的小孩子,嘆息一聲,說道:「還是快跟你家人離開吧,城內倒是沒出什麼事兒,但風潛國的士兵都打到靈城了,看來出雲國是沒戲咯,還是那些宗門弟子好啊,完全不受影響,」

那老頭兒嘆息著說道,

聽完老頭兒的話,凌莫邪與小熾對視一眼,靈城,他們來京城的時候路過了的,距離京城不過百里,看來情況確實是很嚴重啊,

我對東方思雨承諾過,就算是沒有寶藏,我也要保住出雲國,

凌莫邪神色肅然,在心中暗自對自己說道,看了看眼前巍峨的城牆,對著小熾說道:「我們不回京城了,現在就去靈城,」

說完,轉身便向著城門的反方向走去,進了京城也沒有用,而且,他實在不知道該怎麼面對出雲國王,畢竟把人家女兒弄沒了,

小熾雖然有些疑惑凌莫邪為什麼不回京城,但還是乖乖的跟著凌莫邪走去,至於沉煙就更無所謂了,現在它只想有口「飯」吃就好了啊,

來到一處無人的偏僻之所,凌莫邪立刻召喚出了自己的坐騎,小鵬,一躍站了上去,

因為是在修鍊界的緣故,坐騎也少了乘騎人數的限制,小熾沉煙紛紛躍了上來,小鵬便在凌莫邪的指揮下振翅高飛,向著靈城的方向快速飛了過去,

太陽還未完全落山,凌莫邪便已經帶著小熾和沉煙來到了靈城之外,遠遠的便可以聽到衝天的廝殺之聲,聲浪甚至震散了天上的白雲,

戰場就在靈城城門之下,無數各色的法術閃爍,喊殺聲此起彼伏,士兵們修為都在開光期左右,小軍官也不過金丹左右,但大帳中的將軍們可就沒這麼好對付了,出竅分神都有,

「怎麼辦,老大,要不咱們還是別參合了吧,要是他們的大將一出手,我們就玩完兒了,而且光是以我們的力量,也根本沒辦法阻止……」

小熾站在小鵬的身上,仰頭對著一旁的凌莫邪說道,雖然他對東方思雨的死也很憤怒,但是,這樣的情況下,他還是很冷靜的,

「不,沒做過怎麼知道沒辦法,我不會讓出雲國消失的,」凌莫邪雙手緊握,低頭看著戰火連天的戰場,靈城的士兵節節敗退,已經退守城牆了,沒有意外的話,入夜便會被對方打下來,

「嘿嘿,我可以幫你這一次,不過嘛……」

一旁的沉煙看著下方的場景,不慌不忙的對著凌莫邪說道,

他對東方思雨不是很熟,自然也沒有要保護出雲國的yuwang,此刻是淡定無比,

「你,」凌莫邪懷疑的看了沉煙一眼,說道:「你現在的修為,也不過才元嬰期左右吧,你能有什麼辦法,」

聽到凌莫邪懷疑的話,沉煙白了他一眼,說道:「難道,你往了我的身份了嗎,修為可不能代表我全部的力量,」

「你又什麼要求,」聽到沉煙的話,凌莫邪愣了一下,最終選擇了信任,對著沉煙問道,他可不相信沉煙會無緣無故的幫忙,

而就在小鵬停滯在戰場高空,而凌莫邪與沉煙交談的時候,風潛國大將已經注意到了天空盤旋的小鵬, 「刷,」那風潛國大將運轉靈力,對著凌莫邪他們便是一陣流利的彎弓搭箭,只見無數火紅的火焰箭支密密麻麻的向著小鵬疾射過來,一時之間,倒是十分壯觀,

「快說,你有什麼要求,我都答應了,」凌莫邪看到漫天火箭向著自己的方向飛射過來,臉色一邊,急切的對著沉煙說道,




Related Articles

可季柚怎麼會?

她見鬼了? 顧安微微歪頭,眼睛眨了兩下,...
Read more

「你是在跟我說話嗎?」那人萬分驚愕地看著方向前。

方向前撇了撇嘴,香蕉個兒八辣,今晚這是趕...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