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有財語氣透著驚喜不過這心情卻因為葉鈞下一句話而再次歸於平靜:「可那神經病說已經交代了後事揚言這次回不去那麼之後就會有人替他報仇!」

「還真是個讓人頭疼的家死了也不讓人耳根清凈。」

胡有財狠狠罵了句婊子養的既而嚴肅道:「小鈞你想到解決的法子沒有?一個張明陽就已經夠頭疼了我始終不認為他的那些狐朋狗友就是些善良之輩。有句話說得好物以類聚人以群分」

葉鈞平靜道:「暫時還沒想到法子不過倒是可以先查一查張明陽的底細看看他有著什麼朋友圈子。反正這一時半刻對方還不會殺來但過了一兩個月若是那邊遲遲收不到張明陽的回信估計就不會繼續等下去。」

「怎麼查?這張明陽年輕時就待在紐約唐人街了里估計沒有二十年也差不多接近這個數。」

胡有財的話有些無奈不過葉鈞卻笑眯眯道:「財哥難道你將咱們的那位朋友給忘了?」

胡有財起初還一陣莫名其妙不過很快就笑道:「你是說那個黑鬼子?」

「沒錯就是本傑明關於張明陽咱們查起來確實不知該從哪個方面下手。不過本傑明可不一樣他肯定有路子知道該怎麼去查。」

葉鈞頓了頓低聲道:「財哥他不是對你透露的信息很感興趣嗎?要不你打個電話過去邀他到咱們的地盤作客怎麼樣?」

胡有財沉默好一會才苦笑道:「小鈞不是財哥不願意只是那種xing質的買賣財哥不想沾。」

葉鈞笑眯眯道:「財哥對於涉毒的買賣就算你不說我也不建議你去碰更不會慫恿你去。還有財哥你難道就不能換個角度想想只要把那些搞這買賣的朋友叫到江陵讓他們跟本傑明住一晚期間你就裝肚子疼別去招待就算事後鬧出什麼緋聞也與你毫無瓜葛。畢竟你只是朋友到場子吃飯可沒讓他們聯合起來做一些見不得人的買賣對不對?這理就算當著jing察面也說不過去呀。」

胡有財哭笑不得罵了句鬼靈jing怪然後才點頭道:「好我現在就去聯繫他們當然你也小心點現在出入盡量低調些。」 輿論永遠都沒有一個明確的道標指著誰誰就倒霉。而作為這些輿論推波助瀾的佼佼者無疑就是一些躲在背後說三道四的yin險小人。

葉鈞只是覺得這些人會因為眼紅而喜歡造謠生事但直到捧起今ri的報紙才知道大大低估了這些人的思維能力。如果說嘩眾取寵只是為了博得旁人的關注那麼毫無根據的抨擊謾罵即便獲得一時的風光無限也只是在踐踏別人尊嚴后拱出來的意氣風。

以前葉鈞不懂這些人到底是個什麼心態但自從看了這份報紙瞬間明白了這就是娘胎裡帶出來的德xing世代相承!

距離參加南唐大學五十周年校慶已經過了快一個星期自從將張明陽解決後葉鈞平ri里就踏踏實實待在董家也不出去最多晚去一趟悠然咖啡館見一見那些慕名前來的紈袴膏粱增進一些彼此間的關係。

當然這段ri子葉鈞也起草弄了一份如何管理並運營ktv的計劃。大致數萬底稿讓董尚舒複印之後就轉交給徐常平讓他代為放。

原本這兩天心情還不錯可今天董尚舒義憤填膺捧著這份報紙回來後葉鈞整張臉就黑壓壓一片!

見葉鈞放下報紙董尚舒拍著桌子喊道:「讓老子揪出那幾個神經病非把他們送火葬場不可!」

「哥你也別激動反正這世道就這樣總有一些試圖抹黑別人來換取存在感的傢伙咱們跟他們較真是咱們吃虧。」

「就這麼忍了?」

見葉鈞似乎並不打算大動干戈董尚舒不樂意了:「你看沒看清楚他們到底在說什麼?」

葉鈞瞥了眼報紙頗為無語其實說到底現在這場罵戰那在南唐大學演奏的歌曲僅僅只是根導火索。

起初那歌曲一經省內多家媒體的大肆宣傳這股風氣就漸漸染向港城。而作為這個年代國內流行音樂最具權威的地方港城一些詞曲名家都先後給予較高的評價。

而葉鈞這個名在港城也可謂一夜走紅。

不過名氣大了麻煩也就接踵而來因為許多人都對葉鈞的身份比較好奇誤以為是某家唱片公司捧出來的新人。可是一些媒體陸續查到葉鈞的真實身份后etl裝潢公司也徹底呈現在娛樂界的視野!

對於那些美輪美奐的設計專家況且挑不出毛病可是港城一方卻出了大婁子!

因為港城不少建築學名家都質疑葉鈞的作品是否涉及到抄襲!而這一股風波一些港城藝人也開始進行聲援。

原本這只是一種倚老賣老或者想炒作賺名望的小打小鬧不一定就能掀得起風浪。可是當商業創作遭到娛樂界的聲討這後果極為恐怖!因為藝人大多都是在非議的熱chao中一舉成名而且港城一線大牌本就不少很難分一杯羹的二、三線藝人自然得卯足勁在這一場無硝煙的戰爭中爭取力拔頭籌。

這就直接導致這一股不良的勢頭開始瘋狂在港城蔓延而原本認為葉鈞那些作品涉及抄襲的建築學名家也有一部分毫無明哲保身的覺悟相反還羅列一大堆論證指出葉鈞的作品確實存在虛假xing。可被問及能否提供一些實質xing的作品時這些名家卻理所當然跳過這個話題並說目前應該讓葉鈞做一個交代而不是去挖掘那些尚且蒙在鼓裡的無辜者。

反正這場罵戰早已讓葉鈞成為港城家喻戶曉的人物當地的民眾褒貶不一儘管有著不少理智人士很同情葉鈞是冤枉的但他們陣容少這世道始終是無知佔據著絕大多數。

葉鈞笑道:「哥港城那邊你有熟人嗎?」

「沒有。」

「那麼想找這些人晦氣不說動手就說一張嘴你能罵幾個?」

葉鈞指著那份報紙苦笑道:「就算刨去一些無關緊要的神經病那些在這浪chao中作威作福的典型怕也有百人之多。」

「這麼多?」

董尚舒瞪大眸子實際他一直不怎麼關心娛樂業根本不明白回歸前的港城是一個人權多麼ziyou瘋狂的地方。

見葉鈞目光透著一股似笑非笑董尚舒撓了撓腦門尷尬道:「其實我只是在乎你的感受怕你看了這些後會情緒低落。」

「沒事。」

「真沒事?」

董尚舒忽然凝視著葉鈞那張不似逞強的青澀臉龐眸子里有著一股厚重的審視。在確定葉鈞情緒如常后也是一陣奇怪始終無法理解為何作為受害者的葉鈞卻彷彿跟個無事人一般這實在說不過去。

只不過董尚舒並不清楚葉鈞是穿越回來的一員而且穿越前可是有過被人在網路惡意抹黑的經歷。當初jing神壓力極大的葉鈞一度選擇殺人泄憤的黑路可有一天當接到陳國芸的電話後葉鈞現自己想家了那種積攢下的鬱結忽然消失。

這被葉鈞認為是靈魂得到升華的經歷實際也是代表著一個人心xing的成長。

那段不堪回的記憶早已讓葉鈞對於這種謾罵有著一份忍xing儘管情緒多少會有但卻不會影響自身的理智權當是在看一場瘋人院演繹的鬧劇罷了。

「小鈞其實哥真正擔心的是怕這股歪風邪氣波及到內地到時候你可真就得頭疼了。」

就算董尚舒不說葉鈞也確實有過這方面的擔心。別看內地的娛樂行業並不景氣而且也只買港城的帳就連電視劇、電影、娛樂雜誌以及報紙也只看與港城有關的。

可是這卻不代表內地就沒有類似的輿論場所尤其是媒體只不過由於這個行業的開放度不高大多都掌握在zhengfu手中所以即便有一些能小打小鬧的媒體也掀不起太大的風浪。

可是這次的影響實在太過惡劣所以葉鈞也只能防著:「我知道的就是希望咱們地盤的媒體別太過分。」

董尚舒似乎在做一個比較艱難的決定猶豫半晌才站起身:「小鈞你安心待在家裡面我出去一會。」

葉鈞沒多想腦子裡全是關於ri后的形勢所以只是笑著點頭並沒有注意到董尚舒臉的古怪。


但葉鈞做夢都沒想到就是這位愛闖禍的表哥在離開這所房子后竟然做了一件讓葉鈞震驚的大事!而董尚舒更是成為一場差點導致國人分裂的導火索!

當天下午葉鈞陸續接到十幾個電話有蘇羽、郭曉雨、胡有財、徐德楷、梁皓、梁濤還有白冰、董素寧以及葉揚升就連高長河、黃博釗、楊開等人也通過胡有財的關係親自致電葉鈞他們都在擔心葉鈞的心情。

這次但凡與葉鈞有關的親朋好友無一例外都或多或少表達了一份支持甚至黃博釗還提到葉鈞這次可是給江陵一中長臉了連帶著還有數家媒體進入江陵一中希望獲得關於葉鈞的情報卻都被顧仁芳吩咐保安給拒之門外。

但還是有一些好事的學生將葉鈞能考出通科滿分的成績給爆料出來一時間又是刺激了媒體的求知**!

當聽到這些葉鈞就只有一個念頭他這次算是徹底出名了!

當天晚葉鈞一邊看著電視報導關於他的信息一邊跟董太喝茶閑談這位董家老人並沒有去說一些安慰xing的話因為深知葉鈞這稚嫩的年齡下有著一顆殺伐果斷的堅韌內心。畢竟對於這個外孫的了解董太遠遠比其他人要深得多。

「也不知道現在是該笑還是該哭。」

葉鈞無奈的搖搖頭儘管清楚媒體爆料的信息多半為虛可瞧著電視主持人津津樂道的演講而且每一件事還**不離十葉鈞只能苦笑著換了台。

董太把玩著手中的扳指平靜道:「你應該慶幸這些人沒挖出你那些底子。」

葉鈞清楚董太指的無疑是手頭積攢下的一樁樁命案無奈道:「做得算不幹凈但起碼也很小心應該不會被人挖出來。再說了一個中學生做出這種事就算說出去也不會有人相信只要jing察說是惡意栽贓那麼一些流言蜚語就絕對是捏造。」

董太無奈的舉起青瓷茶杯平靜道:「還真是皇帝不急太監急算了也不說你什麼了反正以後長點記xing若非迫不得已就盡量別用那套極端的手段處理事情。以前還擔心你年紀小在順境待久了遇到挫折就會一蹶不振。現在看來我是白cao心了這麼大的事情你還能坐在這談笑風生小鈞外公也算看著你長大的實在沒想到有朝一ri會看走眼更是在你這種年紀跟你說這句話。」

聽著董太時不時感慨『小鈞長大了』之類的話葉鈞只能沉默不語。

當天臨近凌晨董尚舒仍沒有回家而董素言似乎對此見慣不怪只不過葉鈞卻總有一些不太對勁的預感。

一連兩天葉鈞依然老老實實待在董家除了平ri里跟蘇羽、白冰等人通通電話就是陪著董太一同栽花種樹。偶爾董太的老朋友會登門拜訪一見到葉鈞都會一個勁感慨說董太有著一個爭氣的外孫。

但怪事出現了就在這天不少省里的大佬都先後拜訪董家儘管都借著拜訪董太為由但總會有意無意與葉鈞說幾句。

送走一批接一批的客人到最後董太也是口乾舌燥見葉鈞露出疲憊之se不由笑道:「小鈞知不知道這些人都是來幹什麼的?」

「儘管不清楚他們的真正用意但可以肯定絕不是來串門的。」

董太露出一個思索的神se不慍不火道:「真正的用意我也猜不出來尚舒出去這麼久都沒回來我擔心他又會闖出一些大禍。原本我認為還在控制之中起碼他能清楚分寸不過現在我也沒底了。」

「為什麼?」葉鈞皺眉道。

「因為剛才來咱們家的人更像是過來表態的。」

董太死死攥著扳指說出一句讓葉鈞震驚的話:「小鈞我總覺得尚舒這次跑出去會捅出一個天大的簍子。先不管這是好是壞可既然已經逼著別人到咱們家表明立場這很可能就會涉及到政治.鬥爭的層面!現在就算想阻止怕也是來不及了唉真是讓人頭疼啊。」

葉鈞猛然一驚暗道這該不會就是當年董尚舒含冤入獄的起因?


不過仔細一想卻又與時間不合可是葉鈞心底始終有著一股化不開的擔憂也不知是為他還是董尚舒。 儘管事前董太已經預料到董尚舒將會捅出天大的簍子但顯然當一連串電話打進董家后這位淡泊明志的董家老人也不得不被董尚舒瘋狂的作為給狠狠嚇出一個激靈!

當天午南唐市所有媒體竟然一反常態就葉鈞這件事開始對港城進行一輪接一輪的輿論抨擊。

話題主要是圍繞一些不甘寂寞的yin險小人在背後指桑罵槐以及劍指曾質疑葉鈞抄襲的建築學專家抨擊他們倚老賣老擔心年輕後生動搖他們的地位而聯手進行無恥的打壓!更是直接點出一些藝人為了闖出名氣不僅甘願接受潛規則甚至還被一些人利用肆意詆毀他人的勞動成果。

這場輿論戰並沒有第一時間傳入港城僅僅是在省內瘋狂蔓延。

直到下午省內數個城市竟然第一時間響應號召公開譴責港城的不道德行為!並打出標題隱she港城是打算借用此事徹底激化民族.矛盾更隱晦指出這很可能是一些妄圖分裂國家統一的激進份子在幕後策劃!

而就在當天晚毗鄰的三大省區多家媒體再次聯名響應而且隨著電視、報紙等一系列的報導竟然直接呈現出愈演愈烈的蔓延態勢!

在這個節骨眼正是港城臨近回歸的敏感時節這忽然爆出的輿論風波第一時間就傳入京城的大佬耳中。

當天京中海不得不就此事進行洽談而葉鈞的名也出現在了這片代表國家最高行使權的會議桌。


儘管不清楚這些大佬會議中談論的細節但當天散會後每個人臉都出奇的平靜絲毫沒有進門前的憂心忡忡。更讓人感覺反常的竟然是事後絕口不提關於如何平息這場風波的話題就算被家族中的親人問起也只是笑言多關心新聞便可。

這種曖昧的態度直接表明京中海已經默認這場風波的爆也在對這場風波冷眼旁觀!

事後曾有人猜測這或許是京中海的大佬一種jing告的信號畢竟回歸在即勢必要讓身處港城的人明白國家可以容許一國兩制但千萬別認為就會以低姿態妥協討好!

事後的第二天對於國家新聞部跟宣傳部絕口不提這事各省與傳媒相關的大小官員都在開會研討立場問題。當然也有一些背景不淺的官員就此事偷偷京當得到順勢而為的提示后第一時間致電並吩咐下屬之後的工作細節。

就在事後的第三天南方所有省份的媒體都公開朝港城表輿論抨擊並將這次的事情直接升到不法分子妄圖阻擾領土回歸的高度!


而下午北方大半省份也開始陸續表輿論指責港城在這件事情很可能是某個殖民國在背後興風作浪。

內地近乎一邊倒的輿論譴責港城一方所有媒體都徹底傻了!

面對這股彷彿海嘯般的勢頭港城三家龍頭媒體頂不住壓力先後叫停一切報導。儘管搞不清楚這僅僅只是娛樂業的緋聞鬧劇為何會跟阻擾領土回歸有所牽連但面對外界龐大的壓力以及英帝國女王在電視前的表態他們可不敢讓手底下的人繼續胡作非為。

而那些二、三線的藝人理智的都很識趣的不再談論這事即便面對一些媒體也僅僅說出一句讓經紀人負責回答的言辭絲毫沒了前幾ri那種唯恐天下不亂的態度。

不過一些毫無理智可言的藝人依然肆無忌憚在公眾面前公開抨擊這是內地zhengfu的誤解並質疑內地領導人的思想錯誤可是卻很快就遭到皇家jing察的拘捕。


當陸續有藝人被抓進jing局後港城所有娛樂界的藝人都人心惶惶似乎擔心或許明天還沒睡醒就被jing察臨門。

而那些質疑葉鈞作品是否抄襲的建築學名人面對媒體的追問都很理智的閉口不答甚至有一些人怕惹官司直接出國避難去了。

可是媒體的熱情一旦高漲若沒有外界的制止就可能繼續愈演愈烈下去。

所以儘管港城的媒體漸漸消停但內地卻依然呈現漲趨勢。

每天都有一些媒體加入戰局不斷抨擊著港城某些極端份子的無恥作為甚至就連內地一些學校的課堂那些老師也會告訴學生港城有許多惡人看不起他們內地的優秀學生。

畢竟葉鈞通科滿分的事迹在獲得江陵一中校長顧仁芳的親承后已經徹底深入全國師生的心中對於這麼一位成績驚人的學生任何一所學校的老師都會喜歡。最讓人滑稽的是葉鈞最先贏得支持的人群恰巧就是全國的教師以及學生!

每天面對一大批報紙的爆料葉鈞就一陣頭特坐在沙的他與董太相視苦笑因為他們現在終於搞明白董尚舒到底在外面捅了多大的簍子。

「外公關於這事京裡面會不會查我?」

葉鈞確實有著這層擔憂現在的他已然成為家喻戶曉的人物若說京城裡的大佬不知道葉鈞就算咬掉舌頭都不會相信。

董太微眯著眼沉吟道:「不會但肯定會留意你的資料信息。」

葉鈞無奈搖頭這次不僅他出名了就連etl兩間公司也徹底紅遍全國。

因為這幾天蘇羽就打電話告訴他面對媒體瘋狂的採訪已經做出關門歇業的決定。至於金融公司徐德楷也只是給員工放了一個長假然後就鎖門與洛克、梁皓以及侯曉傑一同研究股市。

最近徐德楷是徹底迷了股票而侯曉傑也在兩天前的電話中說最近公司又大賺一筆這還要感謝葉鈞。

當葉鈞問起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侯曉傑興高采烈說因為葉鈞這次遭受無妄之災港城傳媒的股票市值瘋漲這裡面大賺一筆。之後因為遭受內地九成媒體的聯名聲討直接造成港城股市持續大跌這也讓etl金融公司再次大賺一筆。

而更令葉鈞欣喜的是侯曉傑竟然成功收購了一家港城的傳媒公司規模很大擁有股權的67%!

「也就是說我依然能過著太平ri子?」

葉鈞苦笑連連而董太先是點點頭然後又搖搖頭:「外面太平嗎?對我這個老人家來說應該還算太平不過你一出去肯定會造成混亂。」

葉鈞一愣這才想起現在的他已經不再是普通人怕是影響力比港城四大天王還要受捧!

想到這一點葉鈞極為頭疼:「看來以後出門都得帶保鏢了。」

「這是你的事我老人家可管不著不過尚舒那小子竟然鬧出這麼大的風波實在讓人憂心呀。」

見董太臉se有些憂鬱葉鈞皺眉道:「外公怎麼了?」

董太長嘆一聲沉吟道:「這次尚舒捅出這麼大簍子我擔心過陣子若是不能成功平息這場風波京裡面肯定要找人頂缸。而追查下來尚舒這小子一定會成為頭號被犧牲掉的替罪羊。」

「外公您是說?」

葉鈞坐不住了情緒顯得很激動但董太卻壓壓手示意葉鈞冷靜:「目前的形勢確實一片大好可事情但凡都有著兩面xing京里持著縱容的態度這多少與jing告港城某些不老實的人有關。可是一旦港城那些人選擇秘密進京並妥協下來那麼京里必然要找替罪羊平息這場風波。畢竟打一棒子不忘賞一顆棗的御下理念早已深埋幾十代位者的內心。」

葉鈞沉聲道:「剛柔並濟換個立場我也會這麼做。可外公尚舒是您的親孫子難道就真沒辦法了?」

「有。」

董太僅僅吐露一個就凝視著葉鈞。

這種感覺很微妙葉鈞很清楚董太這僅僅一個就摻雜著數不盡的千言萬語當下有了一層明悟平靜道:「外公您的意思是不是在京城還沒有正式表態前咱們先將這場風波給平息掉。那麼就算事後那些人真跑到京里道歉表態京里也不會再繼續追究這件事?」

「孺子可教。」

董太露出滿意之se而葉鈞頓了頓平靜道:「而能夠阻止這場風波的無疑只有兩種可能一種是權勢滔天的國家機構公開制止而另一種就是我出面平息。」

「沒錯你是這場風波的受害者但同時也是肇事者。儘管你是無辜被牽連的但同樣的卻也是唯一能平息這場風波的主角。」




Related Articles

“我這段時間不是在學駕校嘛,學完我就去買。”

“房子呢?”“我家裏的房子就在湖邊呀。”...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