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亥道。

散會了。

御書房中只剩下黃月英一人沒走。

「陛下,人家把安排的事全搞好了,是不是要給點獎勵啊!」

黃月英微笑道。

胡亥看向黃月英,真TM的漂亮,火爆到極點的身材,會令人血脈賁張。

「月英,要什麼獎勵?」

胡亥微笑道。

「陛下,這段時間人家一直呆在實驗室埋頭幹活,您也不來看人家,

好長時間沒與陛下親熱,是不是應該給點補償。」

黃月英道。

「在這裏,還是寢宮。」

胡亥道。

嘻嘻!

「在這裏方便嗎?人家還未體驗過書房中滋味。」

黃月英道。

胡亥起身,把書房中門關好。

征伐!

不停的征伐!

二個時辰,胡亥、黃月英結束了。

「月英,謝謝你!」

胡亥道。

「為什麼?」

「月英,你為帝國研發出那麼多新技術出來,不僅增強秦軍實力,對百姓也有好處,你功不可沒。」

胡亥道。

嘻嘻!

「陛下,既然如此,那就好好愛人家吧!」

黃月英道。

嗯!

「陛下,你講的那個蒸汽機,微臣弄了好長時間,效果不太好。要是有資料就好研究。」

黃月英道。

「月英,資料暫時沒有。那個事,閑來沒事時,你可以考慮下,不用太當真。」

胡亥道。

系統商城中有資料,可是價格太昂貴,胡亥根本買不起,就算一年屯下來的國運點累加,也不夠兌換。

100億點國運值。

比什麼都昂貴。

「好吧!有時間我再考慮下,不過,那東西真的是跨世紀的技術?」

黃月英道。

「月英,蒸汽機確實是跨世紀的東西,一旦出現,會徹底改變我們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

胡亥道。

嗯!

「我知道了。」

黃月英道。

。 阿天用最快的速度跑回大堂拿來了一盞油燈,然後匆匆跑回到他娘房間門口。

「自己進來吧。」阿天娘的聲音從屋內傳來。

阿天拿着油燈,走進了這間他已經多年沒有踏入過的房間。

在油燈的光芒照射之下,屋內的景象一一映入了阿天的眼中。

這個房間和他記憶中的一模一樣。

不同的只是這個房間里多了小時候沒有的檀香味。

檀香的味道很濃郁,自從他爹走了之後,這個房間里才有了這種味道。

雖然他一直都知道他娘有在屋裏點檀香的習慣。

以前路過他娘房門口的時候,也能聞到一股檀香的味道。

只是那時隔着一扇門,就算聞到了檀香味也不會覺得味道很濃。

直到今日走進他娘房中他才知道,這味道遠比他在房門外聞到的要濃郁得多。

阿天的視線不由自主的看向了床的方向。

因為光線太暗,離得又遠,阿天只能看到一個模糊的人影躺在他娘的床上。

想到那個人影的身份,阿天的心中一陣激動。

他三步並兩步的來到床邊,雙眼死死的盯着床上的人影。

這是一具已經死去多年的乾屍。

乾屍的樣子看着十分嚇人,很有拍恐怖片的感覺。

看到乾屍可怕的樣子,阿天心中的激動平靜了不少。

雖然知道這是他爹,可這乾屍的樣子,真的太嚇人了!

阿天長到這麼大,並沒有什麼機會見到屍體。

就算村裏有人過世,屍體也不會有這麼恐怖。

阿天感覺有些心裏發毛,忍不住退後了兩步。

「怕什麼,他可是你親爹,你不是一心想知道是誰害死了你爹嗎?

怎麼現在見到了你爹,你卻害怕了起來。」

阿天娘的聲音在他身後響起,嚇得阿天差點沒叫出聲來。

「娘!」阿天猛的轉頭,拉開與他娘之間的距離。

「娘,您不是說要告訴我真相嗎,現在可以告訴我了吧。」阿天平復了一下心跳,看着他娘說。

「放心,娘既然已經答應你了,就不會反悔。

看到那個柜子沒有?走到那個柜子旁邊去,把柜子打開,轉動裏面的花瓶。」

阿天雖然不知道他娘想做什麼,還是乖乖的走到柜子旁邊,然後照他娘說的,打開了櫃門,然後轉動了柜子裏的那個不起眼的花瓶。

直到轉動花瓶的時候,阿天才感覺到了異樣。

這個花瓶的轉動並不順暢,這種感覺好奇怪。

花瓶轉動之後,地上的木板突然往旁邊移動了幾分,地板上出現了一個正方形洞口。

洞口往下,是一排木質樓梯。

這裏分明就是一個地窖!

阿天從小在這個家裏長大,他從不知道在她娘的房間里原來還有這麼一個地窖!

這個地窖的出現,讓阿天感到有些吃驚。

「你想要的答案都在這下面,你自己去看看吧。」阿天娘的聲音緩緩響起。

阿天看着這個黑暗的地窖。

一眼往下望去,只能看到一片黑暗。

望着這一片黑暗,阿天心中的恐懼好像都被放大了。

他目光轉睛的盯着這個地窖,阿天本就不是膽小的人,可這個地窖給他的感覺非常不舒服。

就好像裏面生活着某種食人的怪物一般。

只要走入其中,就會被生活在黑暗中的怪物連皮帶骨的吃掉。

阿天深吸口氣,緩解了一下心中的恐懼。

到底還是想查明父親死亡真相的念頭佔了上風,他到底還是順着木樓梯下到了地窖內。

這個地窖不大,也就只有四五平左右大小。

在地窖里,有一張書桌,還有一個木架,木架上放着一些東西。

阿天的視線移到了另一個方向,突然映入眼中的畫面,嚇得阿天差點沒一屁股跌坐到地上!

阿天嚇得發出一聲尖叫,隨後扭頭就想離開地窖。

「你不是想知道真相嗎,真相就在地窖里,你確定要現在上來?」阿天娘不知什麼時候站在了地窖入口處。

阿天娘的房間沒有任何照明工具,唯一能照明的油燈又被阿天拿着。

站在地窖入口處的阿天娘,幾乎融入身後的一片黑暗當中。

「娘!他是誰?為什麼地窖里會有一具白骨?他到底是什麼人?為什麼會在我們家?」

阿天心中有太多的疑問。

他不知道這具白骨的身份,更不知道他為什麼在自己家的地窖里。

唯一能知道的,就是這具白骨八成和他娘有關。

阿天心裏很慌,他突然感覺,自己或許一開始就不該去追尋什麼真相。

這個真相,或許是他所不能承受的。

「她是誰?她就是你爹心心念念想要娶回家的女人。

她叫阿清,曾經她是我們村裏最美的女人。

無數男人為她着迷,發了瘋一樣想娶她進門。

阿清很美,哪怕身為女人,在初次見到阿清的時候,也會有一瞬間的恍惚。

阿清這個妖女,就是用自己的美貌迷得你爹神魂顛倒,甚至想扔下我們母子與她私奔。

最終你爹死在阿情的手上,也是他的報應。」

阿天娘居高臨下的看着阿天,臉上的神情隱沒在了黑暗之中。

「這不可能!爹再怎麼樣也不可能扔下我們和別的女人私奔的!」阿天難以接受的吼道。

「你爹就是一個忘恩負義賤男人,當初如果不是我救了他,他早就死了!

他竟然想扔下我們母子和阿清那個妖女私奔,我怎麼可能會讓他得逞。」

阿天娘不知道想到了什麼,突然發出一陣令人毛骨悚然的尖笑。

「娘……您是不是對爹做了什麼?」阿天覺得他娘現在很不對勁兒。

他又想到喬安所說的慢性毒,心中的那個猜測又更加確信了幾分。

「你知道嗎阿天,當初我和你爹成婚的時候,我真的很幸福,我覺得自己是這個世上最幸福的女人。

因為我得到了自己心愛的男人,我讓你爹永遠只屬於我一個人。

婚後,我以為只要我肯用心來經營這段婚姻,你爹一定會安心和我過日子,不會再想着阿清那個妖女。

沒想到你爹對阿清長情得很,成了親也不願意碰我,就連晚上做夢都在叫着阿清的名字。」

。 「很好,首先就恭喜在場的諸位都在規定時間內趕到了!」

Related Articles

他眸光微眯了一下。

溫栩栩一直在房間里大氣都不敢出一聲的待著...
Read more

「這白色火焰有這麼厲害么?竟然讓龍驕陽道友舉步維艱?」鐵頭皺起眉頭道

「想要知道這火焰的厲害不厲害,你們自己上...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