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好的,就這樣就想了,”楚風說完不等趙靜說話,已經躺在了,他貪婪的享受這這一切,趙靜看到楚風如此滿意,也高興的點點頭,“那楚風哥哥,我也去休息了,明天見!”趙靜還有寫戀戀不捨,遲疑着一步一步的退了出去,看着趙靜離開了,楚風終於可以安靜的休息了。

美好的時光總是那麼快結束,楚風被外面那灼熱的陽光照在身上,才感覺到天已經大亮了,新的一天開始了,一切都開始了,楚風,聽到屋外已經有啦動靜,知道趙雪和趙靜已經起牀了,也就不敢在睡了,楚風習慣早起,他們晨練是楚風一個不可缺少的環境,要不是昨天睡得太晚了,楚風是不會有今天這樣的現象的。

楚風迅速穿好了衣服,向外走去。剛剛打開門就看到趙靜那的,白嫩而柔軟,一個吊帶背心根本擋不住身前的,那迷人的樣子,讓楚風覺得渾身發軟,昨天晚上看到的就是這樣,但是趙雪多出了一個睡衣,看不到胸前的,現在那線條更讓楚風把吃不住自己。

看着楚風突然出來趙雪也有些驚訝,但是還是很溫柔和自然的和楚風打招呼,“楚先生住的還習慣吧?”楚風點點頭,但是眼光還是在趙雪的胸前看來看去,他多想一把將他抱過來,這身材和趙靜是完全不一樣的,趙雪有一種成人的沒,讓感覺完全是兩個概念。

趙雪的一舉一動都散發這成人的美麗,那一點一點都有這高貴的氣質,讓楚風覺得這個女人就是他心中的女神,他已經挪不動步了,看着趙雪在他身邊走過,他的目光一直護送到趙雪消失在自己的視線當中,那中感覺讓楚風下面走火,險些流出鼻血來。幸好趙雪沒有回頭看楚風的舉動,要是回頭一定會驚訝的,這個男人已經讓他完全征服了。

楚風對趙雪越來越迷戀了,現在楚風對自己來到這裏越來越覺得明智了,這裏真是個令人神往的地方啊,他開始喜歡上這裏的,開始對趙雪迷得神會顛倒了,好像趙雪就是他生命中的另一部分,是他守護的女神,是他等待的紅顏知己。

趙雪的名字就深深的印在了楚風的心中,讓他時時刻刻都難以忘懷,看着趙雪走遠楚風有些失魂落魄,傻傻的站在那裏,不在移動。“楚風哥哥,你在幹什麼?怎麼傻站着啊,”趙靜伸着懶腰從她的房間裏面慢慢的走了出來,趙靜看在楚風在原地發呆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聽到趙靜的責問,楚風才從剛剛的陶醉總清醒過來,他看看眼前的趙靜,有些傻傻的說“啊,沒事,靜兒你起來了!”趙靜用力的點點,“楚風哥哥,昨天休息的好嗎?”趙靜關切的問道,楚風也點點頭,微笑這看着眼前的小美女,心中突然一絲愧疚掠過心頭。

楚風不知道心中到底是喜歡誰,到底是白如雲還是趙靜抑或是趙雪,楚風覺得自己越來越像個花花公子了,他畢竟還年輕,控制不住自己的心性,但是行對趙雪還是那樣的念念不忘,但是趙雪直到現在還在叫他趙先生,他的心中很不舒服,他覺得和趙雪的關係很近,但是她的稱呼,卻覺趙雪在拒人於千里之外,不個他半點機會,楚風的心裏萬分的失落。 “楚風哥哥,我們走吧,去吃飯,我大姐做的飯可好吃了!”趙靜不等楚風回到,拉着楚風的胳膊就向前方纔廚房走去,趙雪仍然穿着那讓楚風心動的小吊帶,在廚房裏面忙裏忙外,剛剛看到趙雪,楚風就不自覺的將胳膊從趙靜的手中掙脫,好像是覺得在趙雪面前和別的女人拉上對趙雪在感情上都是一種欺騙,趙雪倒是沒有半點察覺,妹妹有了心愛的男人,她本該爲妹妹高興的,但是想到自己和黃宇那悲慘的愛情,只能這樣苦苦的相守,心中不由的一震苦痛。

看着趙雪那讓男人羨慕的身材,那心動的樣子,楚風那裏吃的下去飯啊,他的目光一直沒有離開趙雪的身體,總是在不住的看,那眼前的,讓楚風的心開始不斷的遐想,趙雪已經讓習慣這種成爲男人心中女神的感覺,他已經不在乎男人那變了色的目光對自己觀察。

趙靜開始狼吐虎咽的吃着,趙靜對大姐是手藝相當滿意,昨天晚上他就沒有吃飽,今天更是要吃回來,趙雪看着妹妹的樣子,不由的笑了,“靜兒,你也不注意點形象,楚先生還在呢!”讓趙雪一說,趙靜有些不要意思,臉有些紅的看着楚風,她只有在姐姐們的面前才這樣不注意想象的,由於她在心中早已不把楚風當外人了,也就沒有多想,讓趙雪一點,那臉曾的紅了。

趙雪看着小妹妹那臉紅的可愛,笑的在他臉上輕輕的掛了一下,露出了一絲詭異的笑容。“楚風哥哥,你倒是吃啊,”趙靜這才發現楚風並沒有想他一樣大口的吃,只是在靜靜的等待着什麼,看着趙靜和趙雪的舉動,趙靜催促到。

楚風覺得見到趙雪後,自己的心就無法平復,總是那樣的激動,就像是吃了興奮劑,什麼也幹不下去,就是想看着眼前的趙雪,趙雪真是有一種迷人的魅力,楚風也是第一次近距離的看趙雪,趙雪的眼睛清澈如一汪清水,臉如奶酪讓人總想用手觸摸,讓中揪心的痛,讓楚風坐立不安,幾乎就要瘋狂了。要不是有趙靜在場,也許楚風就會行動了。

趙雪吃的並不多,她更想將這個私人空間留給妹妹,讓妹妹和她心愛的人多有一點獨立的空間,妹妹的愛情是她最爲之羨慕也爲之興奮的事,她匆匆的站起身來,身體又一次在楚風面前顯露,好像是有意要跳動楚風的心,楚風再次傻傻的盯着趙雪,已經忘了失態,好像一個花癡,那樣子完全失去了他往日的風采。

“楚先生你們慢慢吃,靜兒你們吃吧,我先走了,”趙雪就像是一陣清風,從楚風的面前飄過,楚風微閉着雙眼,體味那空氣中甜蜜的氣息。“吃吧,楚風哥哥,是不是這飯菜不和你口味啊,”趙靜關切的對楚風說,楚風覺得趙靜對自己越好越的對不起她,好像就不該對自己這樣好,就想自己已經是一個有家室的人了,對這種禮遇根本無法承受一樣,有些受寵若驚的樣子,有些不敢接近的樣,楚風支吾着“沒有,吃吧,”開是不知道是什麼的,胡亂的將趙雪自制的三明治向嘴裏填。

“楚風哥哥,味道怎麼樣?”趙靜不放過每一次想楚風炫耀的機會,他看着和楚風吃先去,就不停的問,“好吃,”楚風還沒有咽利落就說的,就像是個傻姑爺只知道吃不知道說話一樣,趙靜不由的笑了,“我大姐還說我,沒有吃相,你看你懂吃成什麼樣子了”說着趙靜用紙巾給楚風將嘴角溢出的奶酪擦去。

楚風笑笑有點想躲開,但是有怕傷了趙靜的心還是沒有躲開,看着趙靜完了那個親密的動作。楚風笑笑,沒在說話,氣氛變得有些尷尬,讓趙靜覺得有些不自在,“楚風哥哥,快點吃啊,吃完我們出去玩!”趙靜打破了這個尷尬的局面,楚風點點頭。

楚風突然覺得眼前的美女也一樣是光彩照人,讓楚風也很心動,不是和趙雪對比,趙靜覺得是美女中的美女,只是她沒有趙雪那成熟的魅力,如果她在長兩歲會更加有的光澤。“楚風哥哥,吃啊,你總看我幹什麼啊?”趙靜有些害羞的說,看趙靜那害羞的樣子,楚風更是怦然心動。尷尬的笑笑,接着低下了頭。

趙靜對玩,從來都是沒有夠的,他不在吃了,看楚風也吃不下去了,“楚風哥哥,我們走吧,今天我要出去玩,快點啊!”不等楚風說完,趙靜已經拉着出風向外走去了。楚風也不想在吃了有些尷尬的吃不下去,看趙靜這樣着急也就順勢和趙靜離開了這裏,向外走去。

總裁的專屬婚約 ,她和快就要去英國了,要不是因爲趙靜綁架的事,他是不會回來的,現在趙靜已經安全了,而且還有自己喜歡的人相伴左右,這個當姐姐的也該放下了,趙雪也是個工作極其認真負責的人,當然不會讓自己手中的生意就這樣流逝了,這幾天時間趙靜不會在打擾自己了,自己可以和黃宇好好的聊聊天了,想着自己訂的親事,心中就覺的不是滋味。爲什麼自己的婚姻就是包辦的,而妹妹們都是自由的啊,自己難道是生在新社會長在舊社會的特殊人嗎?

楚風已經被趙靜拉着走下來了樓梯,“楚風哥哥,你今天想去那裏玩啊,我帶你去!”趙靜的話讓楚風覺得,有點不正常,自己只是個保鏢,怎麼讓他感覺趙靜到像個司機,自己像是個老闆的樣子了,他還是不習慣這種換位,“靜兒,你去那裏我跟你去那裏!”楚風的話讓趙靜不由的臉一紅,楚風一向大大咧咧的根本沒有想過這樣和女孩說話,近似於向她表白。

“那好吧,今天去白虎溝吧,那裏的景色美,好吧!”趙靜像是徵求楚風的意見,更像是預謀已久的樣子。楚風跟着趙靜一起上了車,“楚風哥哥,你去過白虎溝嗎?”楚風搖搖頭不要說去過了楚風還是第一聽到,他很少出遊,在山林景緻很美,但是,他基本上沒有時間去欣賞,也沒有那個心情。

“太好了,白虎溝很美的,今天我帶你玩過痛苦,那裏有捕魚的地方,你會捕魚嗎?”楚風覺得和趙靜一起生活,完全是另外一個是世界,一個完全讓他不知道的世界,好像自己和趙靜根本就沒有在一個空間,楚風一直是一個苦行僧的形象,而趙靜是那樣的會像是生活,她的生活一直就是修身養性,這樣生活的人真的給人一種高不可攀的感覺。讓楚風覺差距很大。

楚風有搖搖頭,趙靜好像想把一切美好的東西,都過展現給楚風,讓他快速成爲和自己一樣的人,讓他快速融入自己的生活,他發動了車子向着城郊的白虎溝飛奔而去。

白虎溝是w市城邊的一個自然景區,那裏的精緻非常迷人,但是由於行路太遠,並不是很熱門的景區,很多人都不願意走那麼遠去出遊,趙靜也只去過一次,趙天宇覺得那裏太危險,要是有什麼事根本估計不過來,現在好了,有了楚風這個貼身保鏢,趙靜的行動自由多了。

她對現在的情況相當的滿意,如果要是早點認識楚風哥哥就好了,趙靜一直這樣想,那自己就不會錯過那麼多的大好年華了。自己就能隨心所欲的四處去玩了。

但是想想也還算滿意吧,現在只是年齡不大,這美好的青春還有的事,現在讓趙靜發愁的事,明天去哪裏玩,先的趙靜已經將自己的計劃都設計在了玩上,他不能放過和楚風一起遊山玩水的機會,他是一個最喜歡玩的人了,他看着兩個姐姐爲了生意四處東奔西跑的,雖然家裏還沒有想讓自己也去跑生意,但是那也是早晚的是,想着是最好的時光,一定進了公司,自己就不在想現在這樣一個幸福自由的小鳥了,就是關在籠子了的小鳥了。

用趙靜的話說就是有花堪折直須折,莫待無花空折枝啊,現在要好好的享受了,她的初速已經提起來了,這種感覺就像是風馳電掣,她喜歡這種奔騰的感覺,就想是飛,這樣能帶着她的心自由飛翔,他看着坐在一邊的楚風也很享受的看着外面的一切。趙靜每當看到楚風都有一種說不出的歡喜,好想無意中撿到了寶貝一樣,總要不停的看着,生怕她一不留神,這寶貝就沒有了。楚風可以算是趙靜最留意的人了,她還是第一次對一個人如此認真呢。

楚風也覺得趙靜已經把自己當做了他生命的全部,那無微不至的關心,出出的呵護,都讓楚風感覺的了無比的溫暖,現在的楚風有些猶豫,自己真的愛上了趙靜嗎,如果不愛趙靜,那自己將如果報答這個對自己如此關愛人呢。楚風不有的想趙靜看着,放心趙靜的目光也掃地了,楚風那張英俊的臉上,這兩目相對的瞬間讓楚風和趙靜都像是觸電了,好像彼此都看穿了對方的心意,就是誰也不願點破它。

趙靜覺臉上發燙,有一種說不出啦的幸福感覺,這個家中的小公主,還是第一次有人讓他這樣魂牽夢繞,好想一下就長大了很多,從一個年幼無知的孩童,一下子就變成了一個亭亭玉立的少女,他的心一直放在楚風的身上,楚風也不好意思的將頭扭向了窗外。

趙靜到是很喜歡這種感覺,他喜歡楚風那種有些害羞又有些冷諾的表情,她喜歡楚風的一切,在趙靜的心中楚風就是他的一切,他的最愛。“楚風哥哥,我交你開車把,好不好?”趙靜突發奇想,想叫楚風開車,這樣以後就能讓楚風開車她坐在一邊靜靜的看着他了。

而且趙靜覺作爲自己的男人一定要會開車,不讓將來到了趙氏集團工作,連車都不會開很沒有面子的,楚風到是很想學,看着這車他就覺得手癢癢,男人天生就對車有這一種愛,那種奔騰的感覺,坐車和開車是完全不同的,坐車是什麼也體會不到的,這樣有那種飛的感覺還是要在駕駛的位置上才行的。

而且趙靜和唐進的飆車,也讓楚風想到的震撼,真想自己也能馳騁一把,但是這四個圈的車,他現在還是買不起的,也就將這個想法,牢牢地鎖在了心裏,今天聽到趙靜說要交自己開車,簡直就是心花怒放,這種感覺讓他難以形容,他感激的看着先去的趙靜,那躍躍欲試的目光,讓趙靜覺得很高興,看着自己的行爲讓楚風很滿意,只有楚風高興,趙靜就會心滿意足。

“那好,楚風哥哥,我先看你看着這,一會等到了沒有人的地方,我就下車給你開,好吧,”楚風興奮的點點頭,他這那方向盤楚風有些情不至盡,趙靜好想天生就是一個老師的材料,一步一步的交楚風,楚風對這種東西領悟的想到快,很快就把那些常識性的東西記熟練了,“先是擦,掛,掰,按,送”楚風想老師回報這剛剛收穫的戰果。

“恩很好,將這幾個字給我解釋一下!”看着趙靜那有膜有樣的教着讓楚風覺得自己已經快出師了,“踩離合,掛當,轉向,按喇叭,鬆離合”“恩,楚風哥哥你太聰明瞭,你記住這些,你就能把這個車開動了,至於會不會撞車,那就看你的造化了!”

聽了趙靜的話,楚風被他逗樂了,“你這教出來的都什麼水平啊,裝不撞車還要看造化啊!”看楚風那不服氣的樣子,趙靜也不甘示弱的說:“對啊,你要是把剎車踩油門上,就撞上了啊,還有你要端正心態,不是我教的好不好,是你學的怎麼樣,俗話說的好,師傅領進門修行看個人嗎?我教的再好,學生不給力,我累死也白搭啊!”

楚風白了趙靜一眼,趙靜顯然沒有說夠,還在接着說:“有狀元徒弟沒有狀元師傅,你想我這麼高的水平,不懂是師傅交出了的,是我個人的修爲到了,是我的能力強,你懂不懂啊,楚風哥哥,我相信你,沒有問題的,不要給我這個師傅丟人哦!”楚風無奈的看着趙靜說個不停。

楚風看着趙靜如果加檔,趙靜接着說“奧迪r8在國內只有自動擋的,這車還是我從國外高價買來的呢,你要好好學習檔位哦,我一直認爲手動當的舒服,你要是學好了,我就給你提亮新車去!” 許你一世安穩,伴我流年 ,免費學車,爲了促進學習,老師居然投資這麼大。

這要是駕校都有這樣的正常,估計考本都要快上好幾十倍了。楚風想如果有機會去駕校可以給他們提提意見。這樣還能順便養活一個汽車廠呢。“楚風哥哥,前面我就下次,那裏人少,你上路試試吧!”聽說要他上路,楚風有些緊張,但是更多的是興奮。他的機會終於到了。

終於過了路口了,趙靜將車穩穩的停到了路邊“楚風哥哥,你來吧,”趙靜那溫柔的聲音,讓楚風覺得停到了天籟之聲,他慢慢的走下車,該自己小試牛刀的時候了,剛剛的成果馬上就要得到驗證了,楚風打開了車門上了駕駛的位置,那感覺一下子就變了,坐上後就覺得整個人都和剛剛不一樣了,好像自己成爲了一準備起飛的戰勝,要奔赴理想的康莊大道。

楚風按照趙靜剛剛教會的不在將車慢慢的啓動了,這條路上基本上沒有什麼這車輛,要是平常趙天宇是不會讓他的寶貝女兒來這裏的,今天是將趙靜交給了楚風看護,他才放心讓他們去玩,這裏的環境最適合練車了,楚風的車緩緩的從路邊駛入了公路。“好”趙靜在一旁爲楚風鼓勁。楚風聽到趙靜的鼓勵膽子也慢慢的大了起來。

但是他的車上還是很慢,在路上也不走直線,搖搖晃晃就像是喝醉了就的醉漢在路面上畫着八字,一搖一晃的漫步前進。看着一旁的趙靜不斷的發出銅鈴般的笑容。看着楚風真的覺好笑。她已經忘了她學車時候的艱難,只覺得一切都應該是那樣的順其自然纔對。

趙靜爲了學賽車整整話了半年的時間,而且趙天宇爲了她的安全,還特意將哪條路買了下來,只讓他一個人在哪裏開車,那種感覺根本就不是在學車而是在享受,其實趙靜也想帶楚風去哪條路上學車,這樣就不會有半點安全隱患了,但是她覺得有刺激纔會更好玩。

也就在這並不寬的路上開始了他們的教授,楚風沒想到這個車在自己的手中根本就不像是在趙靜的手中那樣行動自如,他根本不知道怎麼去看後視鏡,也不知道怎麼拐彎,好想就是在學醉拳,在一旁的趙靜都快讓楚風給掂暈了,速度更是慢點像個牛車。

趙靜實在是看不下去了,一手握住楚風的手上,把握這方向盤,一邊對楚風說“楚風哥哥,給油速度太慢了,這那叫開車啊,給油!”楚風此時有點手忙腳亂的不聽指揮了,聽到趙靜說給油,也就不在想了,現在油門就是一腳,踩到太急了,車子一下子就向前衝去了,嚇得楚風一閉眼,他真的有點不之所錯,腳上還不停的踩在油門上,“楚風哥哥,別踩油門了,擡起了!”趙靜大聲的叫着。看着向路邊飛馳的車,讓趙靜一把給拉了回來。

楚風也不知道都是什麼了,腦子裏面一團漿糊,說不讓踩油門了,滿身就擡起腳,但不自覺的就踩下了剎車,幸好楚風和趙靜都繫了安全帶,就這樣身子還猛的向前撲去,車也被弄的熄火了,趙靜的頭髮都在慌亂中邊的披頭散髮的,臉色也變得蒼白了起來,活像個女鬼。

楚風也是驚慌未定,好像發生了什麼生死的經歷,讓他很久才換了過來,趙靜看着楚風那慌張的臉,不由的笑了,“楚風哥哥,你也有怕的時候啊,”楚風聽到趙靜的嘲笑有些不好意思,也慚愧的一笑,“沒關係的,楚風哥哥加油,你要自信,咱們接着來!”

楚風不得不爲眼前的這個小丫頭折服,剛剛的場面,沒想到他還敢讓自己接着來,看着自己真的還不如一個女孩嗎,楚風也更加的不敢想,也發起狠來,“好,大不了從頭在來!”楚風已經拿出了壯士斷腕的魄力,趙靜看着身邊的男人,那眼角眉梢的英氣都讓他癡迷。

“好樣的,楚風哥哥,加油,向前衝吧,我相信你一定行的!”聽這趙靜的話,楚風覺得有想點像是要把自己送上不歸路似地,楚風有些緊張的看着趙靜,沒想到趙靜更邪乎“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復還!”楚風不在碰方向盤了,他看着趙靜,想看看她到底是要幹什麼,讓楚風這樣一看,趙靜反而有些不好意思了。

趙靜好像是看出了楚風的意思,趕快解釋道:“不是爲了給你壯行的,你幹什麼這樣看着我啊,開吧,放心吧,有我在,加油了楚風哥哥!”楚風也不在看趙靜,有啓動了車子向公路上開去。這次楚風吸取了上次的教訓,車子開始比上次穩當多了,趙靜在一旁看着也滿意的點點頭,“楚風哥哥,孺子可教也!”楚風也有些得意。

“楚風哥哥加檔,”趙靜在一旁指點着,楚風也坐了一個完美的加檔做的,讓趙靜更加滿意,沒想到,楚風的領悟能力這麼前,真是讓趙靜刮目相看啊,“太棒了,”趙靜忍不住的叫到,“給油門接着加檔!快啊!”趙靜有幾分興奮,楚風也開始洋洋得意。

楚風在後車鏡中看到有一輛車從後面過來,讓楚風很是緊張,有聽到趙靜說加檔,他就有點不知所措了,後面的車的速度比楚風的車要快,就要超車了,趙靜有些着急,在路上開車一向是她超被人的車,那有被超車的到來,趙靜掃了一眼還是個破大奔,讓她更是心裏起火,踩油門啊加檔,他不斷的催促的。

楚風的額頭上都冒出了汗水,楚風在趙靜的強烈催促下,開始踩油門加檔,油門也踩下去了,速度上來了,離合也踩下去了,但是萬萬沒有想到,忙中出錯了,楚風居然沒有掛上四檔而是掛了倒檔,車想後面就猛烈的開去,幸好候車看到了這個異常的景象,及時躲開了,想這前車用力的按了下喇叭。趙靜看着楚風,哈哈大笑起來,“楚風哥哥,你怎麼還倒着走啊!”

楚風有些不好意思,趕緊停下了車,前的車也停了的下來,司機憤憤的從車上下來,司機是一個彪形大漢,看哪個架勢,是要來找這個製造刺激的人動粗的,楚風到是不怕這個,就是覺得有點理虧,不想在惹事,趙靜倒是想是嫌熱鬧不夠大,“楚風哥哥,有人來挑釁,你還不快去幹掉他!這個你在行,加油,加油!”趙靜用手不斷的推着楚風。

楚風無奈的走下了車,剛一開車門,對面的大漢開口大罵“你會開車嗎?張沒長眼睛啊,你那兩個窟窿是出氣的嗎?”大漢看着是一個瘦弱不堪的男孩,也就更加的不在乎的咆哮起來了,這感覺就像是一個高中生和一個小學生的對抗,那眼神中充滿了不屑,好像在等這楚風帶着哭腔的哀求。

趙靜在裏面聽的真真切切的,她那裏受過這樣的氣啊,就是在家裏,也沒人跟這樣和他說話啊,趙靜有些憤怒啊,看着自己心愛的男人那樣的受氣,實在是看不下去,她在車裏按響了喇叭,示意楚風不要客氣,楚風看了一眼趙靜,有看向眼前的大漢。

“怎麼這,車裏還有不服氣的,叫他出來,有什麼啊,”那肥胖的身軀揮舞着拳頭,就要向楚風的車子走,“我第一次開車,有什麼不到的地方,您包涵,”楚風有些想息事寧人,不在起爭端了,但是大漢那裏肯讓步,用手在車的上砸了一下,“有錢人怎麼了,有錢人就了不起啊,我砸了你這破車你信不信。”楚風趕緊拉住了他的手。

此時的趙靜已經忍無可忍了,看着這的愛人,自己的愛車都受到了威脅,她打開車門從車身下來,向楚風大叫“楚風哥哥,幫我收拾他,打殘了我該他看病,沒關係,今天我看看是他命硬還是我命硬”楚風暗笑,這丫頭這是不怕事情大啊。還想將人家打殘了,口氣真不小啊。

對面的司機,看到一個漂亮的女孩,本想就此收拾,給美女留給好印象,沒想到這個美女,並不是來道歉的,是來挑事的,讓他很不滿意,“小丫頭,你要找打是不是啊”

司機向着趙靜的方向過去,好像是想嚇唬一下趙靜,有楚風在的趙靜,根本就不知道什麼叫怕,也迎着大漢向前走來,大有要魚死網破的架勢,楚風受到委屈也就罷了,畢竟自己理虧,但是想到趙靜自己是不能在忍耐了,他飛身竄到了趙靜面前,擋住了司機的去向。

“行了,差不多就行了,在要找事,你今天就別想走了!”楚風的話很平淡,也很有力度。趙靜一聽就急了“楚風哥哥,他剛剛打我車了,不能讓他走,他必須向你,向我的車道歉,不讓就打殘他,”說着趙靜揮舞這拳頭在楚風身後不斷的叫嚷着。

楚風無奈的看着了趙靜一眼,他不想剛剛來,就闖禍,畢竟這是是應爲自己而且的,對面的司機看到一個小丫頭,居然敢這樣猖狂,心裏很不是滋味,“看來今天不給你點顏色看看是不行了!” 司機趁着楚風不注意想楚風的胸前就是一拳,那將近二百斤的大漢狠狠的一拳正中楚風的胸口,趙靜緊張的身體一震,楚風倒是滿不在乎的,向大漢笑笑“你先動手,只就別怪我了!得寸進尺是吧!”楚風的話音剛落。楚風一反手,就將大漢一個金絲纏腕給扔了出去。

“好樣的,好樣的,楚風哥哥好厲害,”站在楚風身後的趙靜不斷的爲楚風叫好,楚風無奈的看了他一眼。“我的大小姐啊,你能不鬧事了嗎。咱們走吧,別在惹事了!”楚風對這個美女已經有些頭疼了,沒想到他會這麼愛看熱鬧,真是唯恐天下不亂啊。


此時的趙靜好想還沒有看夠熱鬧,還是樂此不疲的看着那剛趴在地上的司機,笑笑對楚風說“楚風哥哥,你剛纔那招太帥了,有時間教教我啊,”趙靜學着剛剛楚風的樣子,笑嘻嘻的看着楚風,楚風無奈的點點頭,“靜兒,先走吧,我回去交你好不好啊,”

趙靜根本就沒有回去的意思,“就這裏教我吧,好不好嗎?楚風哥哥,”趙靜那嬌嗔的樣子,估計連她父母都沒有看到過。楚風也讓她真樣子覺得有些心癢,但是這畢竟是公路上啊,楚風有些發愁。

還沒等楚風說話,站在後面的司機,掏出了電話,不知道說了些什麼,然後有向楚風的方向走過了,楚風聽到後面的聲音,但是沒有回頭,還是和趙靜面對面的站在。“楚風哥哥,”趙靜緊張的對楚風叫到,她看到了那個司機手中舉起了匕首,楚風也感覺到有冰冷的東西貼近。但是他對這些根本就不在乎,他胳膊肘向後猛的一科,真好等在那胖胖的司機胸前,有一次將他從原地給陣了出去。要不是這個司機的身體素質好,只是說禁得住摔,不然早散架了。趙靜再一次換取起來,好想是北京申奧成功一樣的歡喜。

楚風練了這麼多年的武術,這樣給他叫好的,趙靜還是第一個,他也有些飄飄然,看來自己最適合的工作就是保鏢。他心中有一種滿足感,覺得多年了來的習武沒有白學,也算是英雄有了用武之地吧。


還沒等楚風高興多久,就聽到,不遠處來了和多車,那車聲越來越近,那個胖子已經興奮的從地上爬起來了,搖晃着那肥胖的胳膊,想那些車揮手致意,並將目光不屑的灑向了楚風和趙靜,好像在想他們示威,趙靜有些擔心,看着楚風,楚風的神態還是那樣震驚。

在他看來,打架人多少不是問題,問題是有沒有真正的告訴,想剛剛的胖子那樣的人打他只是一個時間的問題,就算是來個百八十個都不在話下。楚風輕輕的打開了車門“靜兒,看來是走不來了!”聽楚風說走不了了,趙靜滿意的點點頭。

楚風無奈的搖搖頭,對趙靜苦笑道“你在車裏等我吧,我過去先搞定他們在走”聽了楚風的話,趙靜好像變得興奮了,“好啊,好啊,楚風哥哥,我給你加油,一定要把他們全部撂倒,不要手軟哦,沒是打壞了我給他們看去!”那神態就像是挑事的。

楚風也沒在理,將車門關好,向剛剛那個胖子的方向慢慢的走了過去。他那不慌不忙的樣子,和那淡淡的笑容,讓胖子還是有些害怕,他看着車越來越近了,強裝鎮定,“你怕了吧!”胖子的話雖然是這樣說,但是自己的身子不斷的向後推。

楚風沒往前走一步,胖子就像是看到了瘟神一樣,身體發這抖,不斷的往後推着,在車裏的趙靜看到後的的車隊,不由的有些爲楚風擔心,他也出去了電話,準備這位楚風接應的工作。後面的車大概有二十多輛車。從上面下來的都是人,各個都拿着棍子,電棒一類的東西,趙靜有些害怕,她真怕楚風吃虧,這前後後代趙靜見到一看,大概有五六十人。

楚風倒是沒有覺的這些烏合之衆有什麼了不起,胖子想人羣中跑去,邊跑邊回頭看楚風,生怕他追上了,那肥胖是身體就像是一隻受了傷的野豬一樣。楚風不有的嘴角揚起了一絲笑容。

後面的人叫囂着對這楚風,好像是在楚風示威,他們沒有看到楚風剛剛的大樣子,對這個瘦不經風的少年有些失望,他們看看眼前的胖子好像爲他他的魯莽表示不屑,胖子此時還有些戰戰兢兢的,不敢正眼看前面的楚風,好像楚風的目光都是那樣的可怕。讓他膽戰心驚的。

“怎麼會是啊,”剛剛來人,不滿意的看着胖子,“你什麼小心點小子厲害的邪乎,真的,你們上吧!”胖子說完話,就想後面的車子躲去,好像是怕見到一身血,趙靜擔心的目不轉睛的看着楚風,生怕他有半點的危險。

楚風向車內微笑的點點頭,好像是讓趙靜放心,但是無論怎麼做,趙靜的心都懸在了嗓子眼,前面的人羣已經想楚風的方向走來,他們好像是特意走到很慢,想讓楚風有些心理壓力,但是楚風久經大敵,這點陣勢對他來講更不就不算什麼,根本就沒有把他們放在眼中,好像吃飯一樣稀鬆平常,但是他的行爲到是讓車裏的趙靜很是擔心,她甚至閉上了眼前,不敢在看。

趙靜不知道該這麼幫助,自己的楚風哥哥,她已經打點話求援了,她知道保鏢和很快就來,但是他仍然擔心,哪怕楚風有半點閃失,他都會很擔心的。趙靜現在有些後悔了,不敢讓楚風哥哥以身犯險,剛剛要不是自己一個勁的挑事,也許不就不有現在的場景了。現在說什麼都晚了,他現在能做的就是老老實實的在車裏坐着,靜觀其變啊。

趙靜看一羣人打在一起,趙靜不由的閉上眼前,他不忍心在看下去,生怕楚風有什麼危險,但是還是忍不住自己的好奇心,當他睜開眼前時候,發現楚風已經佔領上風,別看周圍的人很多,都圍着楚風,不敢往前衝,楚風就像是下山的猛虎,周圍的這羣不能算狼的傢伙不斷的向後退,有幾個已經躺在了地上。楚風並沒有下狠手,只是想教訓他們一下就走,但是這些人仗着人多,不想栽這個面子,硬扛着,但也不敢在向前走一步。

楚風就想是在自己的身邊花上一個防磨圈,周圍的人都不敢靠近,在車了的趙靜看到外面的情況,高興的差點蹦起來,不小心還將手搭在了方向盤上,“哎呀!”趙靜疼的直叫喚,但是看到外面的情景他的疼痛感減輕了不少,好像楚風的行爲有麻痹神經的作用。

楚風的臉上沒有半點表情,就像是一個冷酷的殺手,看着周圍的人羣,他的表情這些人更將驚慌未定,就在這是後面車上的胖子,看到了眼前的一幕,不有的大爲驚慌,他發動了車子,開車就跑了,人羣中有人高叫着“他都跑了,我們還給誰賣命啊,現在還不走等什麼啊!”

楚風那冰冷的臉上露出了一絲點點的笑容,人羣就這樣在他眼前聚集,有這樣在他眼前迅速的消失了,這一切都是這樣的來去匆匆,趙靜看到人羣想洪水一樣飛快的散去,趙靜也走出了車門,想楚風飛奔而去,“楚風哥哥,楚風哥哥!”楚風那張冷似冰霜的臉上終於露出了甜美的笑容,“楚風哥哥,你沒事吧!”

趙靜飛奔到了楚風的身邊,一頭就扎進了楚風個懷裏,楚風覺的渾身發熱,手真好碰到了趙靜那圓潤的,不那經意的感覺,讓楚風覺手好像是放入了棉花裏面,趙靜的身體顫抖了下,但是沒有做出任何放映。楚風也衝那沉睡中甦醒一樣,他才感覺到自己的手放錯了位置,臉刷的一下子紅了,“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楚風有些發慌,趙靜什麼也沒有說,還是樓主楚風的脖子不肯撒手。

這時候,聽到後面又車的聲音,楚風趕快將趙靜拉到了自己的身後“不服在來啊!”楚風已經做好了一切戰鬥準備。, “楚風哥哥,不用緊張,他們都走了!”在楚風身後的趙靜慢慢對楚風說道,楚風看着前面來的車子,還是有些不放心的,死死的盯着前面的車隊,“楚風哥哥,真的不用緊張的,那些車隊是我叫來個你幫忙的,沒想到你的速度太快了,他們來晚了!”趙靜露出了迷人的笑臉。此時楚風才知道剛剛的場景還是把趙靜給嚇到了,雖然他一直以一直輕鬆的姿態起展現無所畏懼的勇猛,爲的就是讓他不要擔心,看來還是沒有做到。

車隊在楚風和趙靜的面前停了下來,爲首的叫是在趙靜失蹤後一直尋找她的那個保鏢,楚風不有的多看了兩眼,覺得這個人的實力,還是可以的,至少比剛剛的那羣飯桶強的多呢,而眼前的保鏢讓楚風看到覺得渾身發軟,但是還是走向了趙靜,“三小姐,你沒事吧!”

趙靜笑笑,“王哥,辛苦你了,我沒事,我楚風哥哥都把他們打跑了!”說着,趙靜抱着楚風的抱着,那瘋狂的舉動,讓楚風很是不安,也讓眼前的保鏢覺得驚訝。不有的對楚風產生了強烈的嫉妒之情,趙靜不在理會他們,也不在說話,拉着楚風就走。

將剛剛趕來的保鏢,給晾在了那裏,這讓帶隊的王明和高興,但是自己來完了,沒有展示的機會,也就只能收隊還去了。保鏢的隊伍也快速的在趙靜他們面前散去。就這樣這裏像是走馬燈一樣,來去匆匆的聚攏有散去。

“楚風哥哥,我們接着練車吧,”趙靜那溫柔的聲音,讓楚風有到了剛剛的平靜當中,楚風點點頭,他也想接着學下去,半途而廢可不是他的風格。楚風有坐上了駕駛的位置上,開始他的第二輪學習,趙靜可做到了副駕駛的位置上,看着楚風精神的樣子,興致也很高。

遇上這種敢於吃苦的學生,老師都會很喜歡的,趙靜也不例外。看着楚風學的帶勁,她交的也帶勁。經過剛剛這麼久的沉澱,楚風已經對車的機能很熟悉了,對於楚風來講車天生就是那樣的熟悉,他已經能平穩的加建檔了,能過在這條沒有人的路上行駛自如了,“楚風哥哥,你太棒了!”趙靜興奮的在一旁給楚風加油。

楚風高興的笑笑,這是他會到城市裏面的最大的收穫,他已經能開車了,沒想到這麼快就能開了,這是興奮啊,雖然沒有趙靜那樣的技術,但是現在的成績也已經讓楚風很高興了。“楚風哥哥,我們去白虎溝吧,剛剛耽誤了那麼久,快點去吧,要不讓就爬不到山上了!”

楚風笑笑,沒想到剛剛出來那麼大的事,在趙靜眼中什麼也不算,還想着去白虎溝玩,楚風對這個小女孩的膽量越來越欣賞了。“好啊,”楚風爽快的答應了趙靜的要求,但是他根本就不不在白虎溝在哪裏,一個剛剛會開車的人,那可能快起來呢,就像剛剛回走,就想跑一定會摔倒的,在趙靜的不斷催促下,楚風有將車別熄火了。

“還是我來吧,楚風哥哥,”趙靜是在是受不了了,開始打發楚風退位讓賢了,楚風也值得無奈的點點頭,“好吧,”趙靜早已經是等的不耐煩了,終於有走到了自己的位置上了,一上車就開始瘋狂的加速,讓楚風覺得風聲陣陣,現在他才體會的開車的快樂,好像是癮君子一般,對大煙的依賴一樣。

看趙靜開車就是過癮,不想看楚風開車那樣揪心,楚風將窗戶打開,外面的樹木,飛馳而過,讓楚風覺得一陣清涼,有一種說不出的清爽的感覺。“楚風哥哥,怎麼樣啊,剛剛開車的感覺爽不爽啊!”楚風意猶未盡的點點頭。

“哈哈,等有時間了,我和我爸爸申請給你陪一輛車,你就也能有車了!”楚風聽着不覺得心潮澎湃。說不出的喜悅,那個男人不想擁有一輛自己的車啊,楚風也不例外,他做夢都想有一輛自己的車,沒想到這個願望在趙靜的口中居然是如此輕而易舉的事。

不覺中有一種對有錢人的向外,有錢就能做自己喜歡的事了,就能有自己的想要的一切,楚風憧憬這自己的未來,憧憬着自己的明天。

“楚風哥哥,白虎溝就在前面了,我們這就到了”楚風順趙靜指點的方向看去,前面真的是一個美麗的景區,“楚風哥哥,這上面一共用九重山,每重都有別致的景象,而且還有噴泉呢,景色很不錯的哦!”楚風還是第一次來這裏,不免有些興奮,聽了趙靜的介紹,更加躍躍欲試了。從遠處看一片綠意,這你是美不勝收啊,讓楚風覺有點窺谷忘反的感覺。

“楚風哥哥下車吧,現在上去是最好是時候,我們快點,可以在六重山上吃飯,在九重山上開日落啊,快啊,”楚風不得不佩服趙靜,沒想到太連這些都算計好了,看來今天的出行也早在他的計劃之內了。但是楚風喜歡這樣的安排,高高興興的跟着趙靜向白虎溝進發。

放好了車,趙靜有拉着楚風的胳膊,就像是一對情侶一樣,楚風有些不好意思,但是他知道,如果說他,他還好說這是自己的責任,楚風也只能慢慢的喜歡這種刺激的生活。

剛剛走進這個白虎溝,楚風就覺得到自己好像是深處了仙山當中,覺得渾身發青,好像將身上的一切無塵都吸收到了這個山中,楚風一下子就喜歡上了這了,在楚風一旁趙靜,看着楚風看到那那高興的表情,也興奮了起來。趙靜淡淡的向楚風笑笑。

“楚風哥哥,我們開始吧,”說話間趙靜已經做好了爬山準備,上面那綠油油的山,楚風的心裏就說不出的喜悅之情,“那好啊,我們比賽好不好,”楚風看着這裏的景色也失去了往日的沉重,開始了那童真的孩子心,趙靜聽說楚風要和自己比賽也興奮了不好。


“好啊,那我說開始哦!”楚風笑笑點點頭,“好的,你說吧,我先讓你走!”楚風很紳士的讓趙靜走到自己的前面,他現在自己這個以速度見長的人,覺得是不會輸給這個小丫頭的,只不過是逗他玩而已。


Related Articles

而柳家與姑射神族這一戰,也足以驚天動地。

柳家本羸弱,但在絕境時,竟然爆發出恐怖的...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