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鄒小北的話,馬龍和胖子的臉上就是一喜。

互相對視了一眼後,兩人二話不說就去找人了!

不一會兒,兩人就找來了一個看上去十分“老實巴交”的眼睛男,以及三、四個“證人”。

“北哥,這位小兄弟叫陳博文,外號眼鏡。

別看他看起來老實,他這張嘴可厲害着呢!

保證能夠把活的說成死的,把死的說成活的!這事交給他您放心!

眼鏡他早就想加入我們的團隊了,這才他主動過來,就是想做一個‘投名狀’!”

聽到馬龍的話,鄒小北不由點了點頭。

拍了拍一旁的眼鏡,鄒小北這才說道。

“行,接下來就看你表現了。等到劉主任出來的時候,你可要好好說道。

劉強他們能不能滾蛋,就看你的了!”

看着面前眼鏡一臉激動的模樣,鄒小北也沒多說。

招呼了一聲一旁的水遠洋後,兩人就直接離開了餐廳。

鄒小北知道,現在還不是他和水遠洋出面的時候。

劉主任應該很快就會找到他和水遠洋兩人!

事實上,果然如鄒小北猜測的一般。

等到到了下午的時候。

鄒小北和水遠洋兩人就被劉主任傳喚到了辦公室中。

坐在辦公室內的沙發上,鄒小北不由感慨萬千。

以前來這裏的時候,哪一次不是鄒小北犯事,劉主任要陷害他的時候?

而如今,鄒小北的身份一邊,當年的敵人也已經離得離、散的散。

只有他鄒小北,依舊堅挺地活到了現在。

甚至以後的他,還會更加的強大!

正當鄒小北想着的時候。

這邊,劉主任也提着他的大茶杯來到了辦公室中。

看到坐在沙發上的鄒小北和水遠洋一眼,劉主任也不由嘆了口氣。

看到昔日的“問題學生”如今正大刺刺的坐在自己的辦公室前。

而等會兒,他甚至還要求這兩位幫忙。

劉主任的臉色就不是特別的好看。

但是他畢竟是人老成精的角色,怎麼會因爲這點小事就動搖?

說到底,面子能值幾個錢?

想到這裏,劉主任的臉上不由露出了一絲討好般的微笑說道。

“這一次的事情呢,我也聽說過了。

劉強他的朋友確實做得有些過後了,並且還當中襲擊了執法人員。

瘦猴這孩子我早就看他不對勁了,就算到了未來他也是註定要吃牢飯的那種人!

所以我們學校決定,將瘦猴開除學籍!當然了,這只是今天老師要和你們說得話題之一。

還有一件事,老師想求求你們,不知道你們願不願意幫老師一個忙?更準確的說,是幫學校一個忙!”

帝國嬌寵:爆萌小甜妻

鄒小北和水遠洋兩人不由互相對視了對方一眼。

沒有多說,鄒小北只是朝着水遠洋點了點頭。

下一刻,水遠洋就眼觀鼻了起來。

就在來之前,兩人就商量好了對策。

萬一劉主任真有什麼要說的,就讓鄒小北作爲本次談話的主導。

而水遠洋,和周公下下棋就成了。

只見,鄒小北一臉認真的看着面前的劉主任道。

“主任你說,若是有什麼能幫的,我們已經盡力。”

見不是水遠洋主導本次談話,劉主任的眉頭不由微微一挑。

看着一旁事不關己的水遠洋和眼神明亮的鄒小北,劉主任心中暗道一聲要糟。

但是話還是得說,於是劉主任不由猛喝了面前茶杯裏的差一口後,這才無奈說道。

“這次的東餐廳事情鬧得很大,作爲負責人的蘇明川又被打進了醫院。

而劉強呢,他有慫恿屬下打人的嫌疑,校方這邊還在調查當中。

東餐廳一時間羣龍無首,我們學校也不好分心管理。

這邊老師能不能求你們一件事,就是……暫時幫蘇明川他們打點一下東餐廳?” 聽到劉主任的話,鄒小北不由內心一陣冷笑。

事情果然如他猜想的一般,劉主任這是想拿他和水遠洋當免費勞力使喚!

先不說他和劉主任有沒有仇,但說這種資敵的行爲,就沒有哪個傻子會幹!

若是一個普通學生的話,說不定會迫於權勢的淫威選擇隱忍。

但是鄒小北是誰?見識過大風大浪的他哪裏會被這點小事嚇住。

不由得,鄒小北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猶豫之色說道。

“這個……劉主任你也知道。 閃婚99分:王牌貴妻 ,就是蘇明川的對手!

我們是競爭關係,這哪有對手幫對手的道理?就算我們這邊同意幫忙,那……萬一我們不能服衆可咋辦?

這事,學校裏不能暫時管理一下嗎?等到蘇明川傷好了再還給他不就行了?”

聽到鄒小北的拒絕,劉主任的臉色也不是特別的好看。

接手、接手,這事若是真有鄒小北說的那麼見到到好了。

如今的東餐廳,其實就是一塊燙手的山芋!

而學校選擇不接受東餐廳,裏面自然是有兩大原因在其中。

這其一,就是賈家。

畢竟這東餐廳是賈家承包的,若是學校貿然接受。

本來這邊賈家就和學校產生了間隙,若是這事賈家想歪了,認爲學校要對他動手了。

到時候賈家若是撤資了,這事找誰說理去?

再者就是其二。

就算賈家這邊的人沒有猜疑,學校若是接管了。

到時候成績做的不理想了,賈家一定會認爲學校沒有用心。

其實……據劉主任的理解。

學生們對於喜歡去哪個食堂吃飯,基本上全都選擇了西餐廳。

東餐廳的價格雖然便宜,但是環境卻十分的糟糕。

相較而言,重新裝修了一番的西餐廳,再加上奶茶這個大殺器在。

樂意去西餐廳的人還是很多的。

所以學校根本就沒有接手東餐廳的意思!

想來想去,還是將這塊燙手山芋扔給別人最方便。

所以校領導們一合計,乾脆就讓西餐廳的人幫忙順帶打理一下得了。

所以這纔派出了劉主任,息壤讓水遠洋和鄒小北幫幫忙。

只可惜,劉主任這纔剛剛說完,就碰了一顆軟釘子。



無奈地看着鄒小北,從不信教的劉主任終於相信了世上有因果這一說法。

誰能想到,當初那個能夠被他隨意拿捏的學生,居然居然成爲了一頭龐大大鱷。

穿書後我成了男主祖宗 ,就連他也要敬鄒小北三分?

要怪……就該怪他站錯了隊。

若是當初能夠稍稍幫鄒小北一把,如今的局面是不是也不會鬧得這麼僵?

想到這裏,劉主任又是一陣無奈的嘆息。

馬後炮誰不會講?

當時的情況,可能換做任何一個正常的成年人,都不會選擇幫鄒小北!


一個是賈家的大少爺,一個是沒有任何背景、學習成績還一般的農村娃。

該交好誰不是一目瞭然的事情嗎?

無奈,劉主任只得繼續說道。

“這事呢,學校也有學校的考慮。不知道鄒同學你能不能幫幫老師?

就當老師我欠你一個人情如何?以後若是餐廳發生了什麼事情,學校這邊也對你們睜一隻眼如何?”

聽到劉主任的話,鄒小北的臉上則不自覺地露出了一絲狐狸般的微笑。

點了點頭,鄒小北這纔有些爲難的說道。


“這事吧……可行倒是可行,但萬一我們要是做得不好的話,學校不會有意見吧?”

“不會!絕對不會!”

這邊劉主任聽到鄒小北鬆口了,他的表情頓時就是一振。



Related Article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