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這裡,羅泰目光散發出一絲陰冷。洛佩斯見狀,連忙說道:「你不會連海倫特也不放在眼裡吧?我的天,如果那樣,我們兩個可不敢和你混了…」

「呵呵,放心吧,我還沒有那麼著急, 醫道聖手在都市 ,慢慢打出名聲,有貨在手裡,我們誰也不怕!」

「克里斯托弗,給我說說你的故事吧。」亞寧問道。

「什麼故事?」羅泰問道。

「呵呵,我們看得出你一定當過殺手,殺手都有故事。」亞寧笑道。

「是吧?那我也告訴你們兩個,知道的越多,死得越快。」羅泰慢慢說道。

「哦,那我們還是不問了。」

「好了。」羅泰伸伸胳膊,然後對著洛佩斯說道:「今天應該開心,你剛才不是說要慶祝一下嗎?」

「哦當然了,哈哈這裡是洛杉磯,這裡有好萊塢,我們就去好萊塢區最棒的酒吧,我們兩個請你,算是闖入你家裡的賠罪。」洛佩斯說道。

羅泰聳聳肩,平靜的說道:「出發吧。」(未完待續) (求推薦票,求月票!)

僅僅過了一天,庫克就按照羅泰的要求安排好了一個製造he的場地。這個場地外觀上是一個大型的製造輪胎的車間,而在這個車間的地下則是一處隔音效果良好的實驗室。

這個輪胎廠擁有一切合法的手續,有許多藍領工人在工作,即使警-察走過去也不會有什麼發現。

在這裡,庫克還有洛佩斯、亞寧見到了一個花白頭髮,年齡大約五十多歲的白種老人,老人的胡茬也是銀白色的,背有點駝,戴著一副金邊眼鏡。

他自稱名字叫做「海森伯格」。庫克對這個「生化博士」十分禮貌,雖然他著實無法將這個佝僂的老人和頂級制-毒-師聯繫在一起。

「克里斯托弗呢?」庫克在和老人握手之後,看看旁邊,問羅泰為什麼沒在。

這個叫做海森伯格的老人笑了笑,然後看看這個廠房,接著用沙啞的聲音說道:「克里斯托弗有他的工作,他對我說,您是一個可以信任的商人。呵呵,我只負責製藥,我只懂這個,我每天晚上會按照數量完成工作,放在這個廠房,然後離開,至於其他的,你還是和克里斯托弗聯繫吧。」

庫克不甘心的摸了摸自己已經包紮的右手,強忍著笑了笑說道:「很好,很好,我喜歡專業的人。前天克里斯托弗拿來的東西是你做的?」


「當然!」

「你知道嗎?你是全美乃至全世界最好的制-毒-師。」庫克毫不吝嗇的誇獎道。

「謝謝!」海森伯格。自然也就是易容之後的羅泰點頭說道。

「聽說你自己帶設備?」庫克狐疑的問道。

「是的。」羅泰回答道。

「可是…」庫克看看空曠的廠房,「難道你今晚不打算製藥?」

羅泰用食指點了點,走到廠房裡一張隔簾後面。他用變戲法的手段,迅速釋放出那套小巧精緻的制-毒設備,速度不到一秒鐘。接著他慢慢的拉開隔簾,對著設備指了指然後笑道:「在這裡。」

看著亮閃閃的設備,庫克呆住了,接觸這個行業這麼久,他還沒有見過如此精妙的設備。這些設備充滿了金屬的質感,而且結構精巧。一看就是高大上的玩意兒。

他慢慢的走到設備前,剛想上去摸一把,就被羅泰勸阻了。羅泰笑道:「你的手不幹凈,不要碰它。」

庫克尷尬的收回了手。轉頭看看幾個想要笑的手下,瞪了一眼,然後轉頭問道羅泰:「有這麼誇張嗎?」

「你不了解,在你眼裡,那些貨是he。在我眼裡那是藝術品,我是一個重視細節的科學家,我不容許讓我的藝術品出現任何瑕疵,不然,我和那些劣質的制-毒-師有什麼分別嗎?」羅泰解釋道。

庫克想了想。帶著欽佩的口氣說道:「果然是大師,我很佩服。海森伯格先生,您放心。我會保護您的絕對安全,原料已經準備好了,只要您需要這些東西會源源不斷。」

羅泰點點頭說道:「謝謝你的支持,我的藝術品您也一定會滿意的,我想克里斯托弗已經和您說了,我的習慣。我不需要助手,也不喜歡任何監視。如果您信任我。那麼現在你們都可以走了,明天早上貨物就會放在這裡。」

「ok!」庫克點頭,接著他的手一揮,呼呼啦啦一眾人離開了廠房。

他們走後,羅泰確認沒有人和攝像頭之後,開始他的製藥。

庫克幾人走出輪胎車間之後,他身邊的一個跟班問道:「你就這麼相信這個老頭兒,我們那批原料花了很多錢。」

庫克的臉色陰沉下來,他冷冷說道:「你知道嗎?那批he的質量太高了,有了這些,我們就等於擁有一個王朝!明天早上我們看看貨品,如果真的是這個老頭做出來的,我們就要想想辦法了。對了,那個克里斯托弗到底什麼來歷調查清楚了嗎?」

「調查清楚了。他是個移民,來美國還不到一年,現在在一家電腦公司上班。」跟班說道。

「什麼?電腦公司?」庫克一愣,他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沒錯,這家公司叫做昊美公司,是個華人開的。他就是個普通的上班族。」跟班說道。


「不不。」庫克搖搖頭,喃喃的說道:「存儲器…存儲器…」接著,他又對跟班說道:「查查這個海森伯格的底細。」

「明白了!」

回到自己的辦公室之後,庫克深思了很久,然後撥通了一串電話號碼。

「老闆,你找的這叫克里斯托弗的人應該是個黑客,他在一家電腦公司上班,這樣看的話,存儲器就算說的過去了,他利用黑客技術,竊取了您朋友的秘密…」庫克對著電話說道。

「閉嘴!」電話那端傳來一個低沉的聲音。庫克不敢說話了。

「聽著,庫克。這個克里斯托弗沒有那麼簡單,我有一種很不好的預感,但我說不清這種預感是什麼。你現在不用關心存儲器了,我給我好好的盯著這個克里斯托弗,還有,如果那批貨真的是這個制-毒-師做出來,你要保護好這個人,他是我們的搖錢樹。」聲音說道。

「這個我當然明白,不過,這個海森伯格好像只聽克里斯托弗的。」庫克鬆了松自己的褲腰帶說道。

「呵呵,那不是問題。知道嗎?當一件事情或者一個人讓我們沒有頭緒,甚至感到棘手的時候,最好的辦法往往是最原始的。」聲音意味深長的說道。

「但是…這個傢伙身手了得。我怕,我們一擊不成,反而讓他佔了上風。」庫克說道。

「你真是越有錢越膽小了。這個克里斯托弗沒有靠山,他最多只是一頭孤狼,你幹嘛非要正面和他衝突呢?我想你做了這麼久的製藥生意,你的手裡一定有世界上最致命的毒藥。對嗎?貨物銷售沒有問題的話,找個時間,最好是找一次和他結賬的時候,請他喝一杯咖啡。」聲音說道。

「我明白了。放心吧,老闆。」庫克說道。

「對了。在解決了克里斯托弗之後,一定要說服這個海森伯格,如果他願意跟我們合作還好說,如果他不願意….那麼我不希望他今後在為別人制出如此高品質的he。」聲音冷冷的說道。

「好的!」庫克說完放心電話。他看了看自己被切斷的手指。眼神變得越來越狠毒。

手錶一直沒有提醒羅泰再次進入電影世界,這種狀態一直持續著,於是他這一個星期,白天去電腦公司上班,下班後有時間還和唐佳怡一起吃個飯,到了晚上八點,他易容之後會準時出現在那個地下廠房,開始製作藥品。


這一個星期是他到達美國之後最平靜的一個星期,就連洛佩斯和亞寧都認為庫克得到好的貨品。已經忘記了切指之痛,畢竟在巨大的商業利益面前,個人的恩怨可以暫時放到一邊。

羅泰製造的藥品。在庫克龐大的銷售體系下,快速的流轉到洛杉磯的每一個角落,地下世界沸騰了,因為任何人從來沒有見識如此完美的藥品。儘管庫克將價格翻了翻一番,但還是無法阻止前來購貨的癮-君-子!

名聲急速的打開,整個西海岸開始涌動。海森伯格的名字開始流傳於地下世界。短短一個星期,庫克集團就獲利兩千萬美金。按照契約他需要分給羅泰一半。

為了穩住羅泰。第一次庫克笑吟吟的分給了羅泰。羅泰自己已經找到了一個地方儲藏這些現金,要知道,這不是手錶獎勵的錢,他自然無法放到手錶中,也無法直接花掉,這是黑-錢,他需要找到洗-錢的地方。

在沒有好的辦法之前,羅泰私下在洛杉磯郊外買下一個穀倉,他將這些藏於穀倉地下。洗-錢的方式很多,註冊空頭公司是一種,但隨著國際警-察和金融機構打擊越來越嚴厲,這種方法已經不大有人使用了。要從公司洗-錢,那就必須是合法的正規公司,賬目合理,投資去向、收益符合規則。

賭-博也是一種,不過,羅泰不想使用自己的賭技在賭場上出風頭,要是那樣的話,他就直接去拉斯維加斯了,但只要他有一次出風頭,就會立刻被人盯上,無論黑白。

你總不能每個星期都從拉斯維加斯贏幾千萬吧。儘管羅泰有這個能力。

而製藥就能讓他一個星期賺到一千萬,並且沒有人過問。他只需要將這些錢洗白就行。投資到娛樂業,這是目前最好的選擇了。

羅泰盤算著自己的計劃,繼續進入到了第二個星期的製藥過程中。令人奇怪的是,手錶依舊沒有讓他進電影。既然有這麼多時間,那麼羅泰就放下心,全速的累計著自己的財富,並且接觸每一個銷售人員。漸漸的,他和庫克集團的人員熟悉了。

第二個星期,羅泰製造出來五千萬美金利潤的藥品。海森伯格的名字開始響徹西海岸,並且蔓延到了美墨邊境地區。很多地下頭目,都想知道這個生化博士到底是何方神聖?

庫克終於安奈不住了,他不能看著綠油油的美鈔,分給什麼都不做的羅泰。一個電腦公司的員工,竟然和他平分秋色,這是不容許的。

他電話中的老闆也下達除掉羅泰的命令,並且要求他在除掉羅泰之前,要問清楚一件事,那就是病毒源代碼!

呵呵,沒錯,羅泰給的存儲器開始發酵了,網路病毒開始從獅門公司蔓延,而且無解,韋恩斯坦自然知道這是怎麼回事,但是他不敢對警方說明,只說自己下載時候不小心弄上的,警方和中情局也沒法查出病毒源頭,只能相信韋恩斯坦所言。

美國運營商物理隔絕了部分區域網。工程師加班加點升級新的殺毒軟體。

就在第二個星期的結賬日,羅泰用隱匿的方式上傳了一個殺毒包,很快的殺掉了病毒。他只想通過這一次給韋恩斯坦一個教訓。並不想讓整個美國互聯網乃至世界發生大的地震,因為現在還不是時候。

處理完這件事之後,羅泰就如約的來到了與庫克見面地點。

時間是晚上七點鐘,地點依舊在那廢棄的廠房。羅泰來到這后,發現今天的小嘍啰多了一倍,但他並不介意。被人例行搜身之後,他走到庫克面前大方的坐下。等著庫克拿出錢。

庫克揮揮手,一個手下端上兩杯咖啡。另外兩個搬上一個麻袋,

羅泰低下身,打開麻袋,檢查了裡面綠油油的美鈔。然後對庫克豎了豎大拇指。

「和克里斯托弗先生的合作真是愉快,兩個星期內,我們每人賺了三千五百萬美金。」庫克端起咖啡笑道。

羅泰點點頭,看著庫克說道:「最應該感謝的是海森伯格,沒有我這位朋友,就沒有這樣品質的貨物。」

「那是當然的,怎麼今天沒有看到海森伯格去製藥,嗯…說起來,上一次結賬日的時候。他也沒有去。」庫克不解的問道。

「呵呵,人總要休息一下,他年齡大了。再者今天是結賬日,他老人家也需要數數美鈔,這玩兒意可是真正的激勵。」羅泰幽默的說道。

「哈哈哈~~」

庫克和他的手下都笑了,庫克摸了摸嘴唇說道:「沒想到,克里斯托弗先生還有幽默的一面。對了,作為朋友。我想問一下,您是在一家電腦公司上班嗎?」

羅泰聳聳肩。然後說道:「當然,我們都一樣,每天都需要扮演不同的角色。」

「呵呵,我這個人讀書少,電腦一竅不通,不過我聽說前幾天,一種電腦病毒肆虐美國,連我公司的賬單都沒了,您知道這件事吧?」庫克意味深長的問道。

「當然。」羅泰慢慢說道。

庫克聳聳肩,搖頭說道:「非常抱歉,我對洛佩斯和亞寧盜取您的存儲器….」

「沒關係,都過去了,一切不都好了嗎?」羅泰說道。

「嗯。」庫克點頭說道:「是的,我聽說今天早上病毒被殺死了,網路恢復了正常,不知道是那個高手乾的,真是個好人。」庫克說道。

「這個世界上,好人永遠比壞人多。」羅泰笑笑。

「克里斯托弗先生認為自己是好人還是壞人呢?」庫克又慢慢的喝了一口咖啡,接著他指了指羅泰身前的那一杯繼續說道:「不嘗嘗嗎?我親自煮的,正宗古巴咖啡。」

「是嗎?」羅泰伸手端起咖啡,放到鼻尖聞了聞,看著庫克說道:「庫克先生煮的咖啡一定是極品。」說著話,他端起熱騰騰的咖啡一飲而盡。

「哦,慢點,慢點,您不怕燙嗎?」庫克關心的說道,他的臉上露出了陰鬱的笑容。

羅泰抹了抹嘴,接著說道:「您剛才問我什麼?」

「哦。」庫克將身體靠在椅背上,接著說道:「我是問,您認為自己是好人還是壞人?」

「嗯,怎麼說呢?我要說自己是好人吧,呵呵,卻在販-賣he,毒害美國的青少年,讓他們家破人亡…你要說我是壞人吧,我曾經殺過的人,都是無惡不作的混蛋,我算是為民除害。哎呀,這個世界有時候就是這麼混沌,混沌的讓人迷茫,後來我想清楚了,抓住現在,我才有機會更近一步,才能把命運掌握在自己手裡。」羅泰說了一番富有哲理的話。

「哈哈哈哈~~」庫克大笑起來,他放下咖啡杯拍拍手,然後說道:「克里斯托弗先生果然是有學問的人,說的話都這麼深奧,不過,無論有沒有知識,人的生命是有限的,尤其在臨死之前,往往…往往是可悲和可憐的。」

說著話,他抬手看了看手錶,慢慢的皺起眉頭,似有不解的看著羅泰。而羅泰依舊面帶笑容的看著他。

良久,羅泰慢慢開口說道:「你一定很不理解,為什麼入口即死的氰化鉀,我喝了這麼久還沒有事。」

庫克臉色大變,他瞬間石化了!!!

羅泰微笑著繼續說道:「你生怕我死了不,於是還加了量,想在談笑風生中幹掉我,然後再去說服海森伯格,如果他同意跟著你就算了,如果不同意,也會把他殺了。哦,庫克,你根本不了解,你在把誰當成敵人,不要說你,就是你的老闆,我也不放在眼裡。真正的殺人,應該是在彈指一揮間。」

「呼~~」說著話,羅泰手中突然多出一把烏黑髮亮的殺豬刀。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隔著桌子劈向庫克。

「轟隆!」一聲,庫克連帶著桌子被斷為兩截。庫克到死都不明白這是為什麼?

他當然不會明白,擁有比金剛狼還要變態自愈能力的羅泰,怎麼會被毒藥毒死。以羅泰的制-毒能力,他看到咖啡的第一眼就知道,這裡面蘊含著劇毒!

他依然從容喝下,在氰化鉀剛剛入口的時候,自愈分子就急速的吞噬了毒劑。

「啊!!,呯呯呯~~~」庫克的小弟開始瘋狂的掃射。

但是這一切都是徒勞的,羅泰上下翻飛,將這廠房中的二十多個人全部斷為兩截。遠處的人先是被嚇傻了,因為他們確實射中了羅泰,但是接下來,他們眼睜睜的看著羅泰急速自愈,如果看電影一樣。就在這一當間,羅泰劈死了他們。

羅泰自然不會留下一個活口。

他用了十多分鐘,結束戰鬥,廠房已經變成了血海。羅泰從庫克屍體上搜出一部手機,放進口袋,然後又放了一把大火,將現場徹底化為一片齏粉。

這之後他拿著錢,開車揚長而去。

回到家后,他拿出庫克的手機,找到上面寫著老闆的字樣,撥了出去。

「怎麼樣了,克里斯托弗完蛋了吧。」電話中傳來一個低沉的聲音。

「呵呵,不好意思,我就是克里斯托弗,庫克已經覆滅了。」羅泰冷冷的說道。

電話徹底沉默了,但是卻沒有掛斷。

「你想怎麼樣?」電話問道。

「我想殺了你!」羅泰說道。

「你不會的,如果你要殺我,按照你的水平,你早就找到我的位置了,但你沒有那麼做,而是用庫克的手機給我打電話。」那聲音說道。

「呵呵,你真是個聰明的人。」羅泰說道。

「你也是。」聲音說道。

「剛剛的沉默,我可以理解成為你的選擇嗎?」羅泰問道。

又沉默了一陣,那聲音接著說道:「你贏了,克里斯托弗,庫克的位置我想你來接手比較合適。」

「很好。不過,我有我的方法來管理這個位置。」羅泰說道。

「當然!我不會參與你的具體經營,並且還會為你提供法律上的保護,庫克的原料都是我提供的,我今後依然可以提供給你。」聲音說道。

「那麼分配?」羅泰問道。

「嗯…我拿六成。」

「為什麼?」羅泰問道。

「呵呵,克里斯托弗,我的經營網是美國、加拿大和墨西哥,涵蓋整個中北美洲,只要你有十足的貨物,你那四成,也會比你現在每星期多拿1000萬!」那聲音說道。


Related Articles

一旦這裡也被蠱蟲吸食,那麼像杜宇這樣的少年又還會有多少個明天?

答案是……不多了!想到了這一切,韓靖冷冷...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