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他的宣布聲音,四人的臉色都是變得嚴肅而沉重,對視一眼,都是看到彼此眼中的敵意……

看著場中你追我趕的斗毒場面,王林滿意的點了點頭,心裡有些欣喜,看著四人手中的毒力不斷的輸入那奇怪儀器當中,他的眼中閃過道道精光。

遠處暗暗注意王林的羅翔,眉頭緊皺了起來,他之所以不參與這些比試,就是擔心中了王林的暗算,現在見到王林這般模樣,熟悉王林性格的他知道,雖然不知王林做了什麼,不過,今天他一定會出手!

「府主,看來今天我們便是能夠成功凝聚萬毒珠了。」看著場中的情況,副府主魯黃滿臉興奮的說道,想到即將迎來的統治階段,他的心裡便是充滿了狂動,毒神府也終於到了實現願望的時候了。

王林也是點了點頭:「這些人的實力高強,而且,毒力強盛,有了他們加入的毒力,萬毒珠一定比想象的更加完美,哈哈……」

魯黃笑道:「是啊,這些人都是東界難得一見的強者,若非是毒龍果,還真的還能降他們吸引過來,當初我們還反對,如今看來,倒是我們看不清了。」

聽到魯黃這麼說,王林眼中閃過一絲得意,當初,眾人都是反對他用毒龍果作為誘餌,他力排萬難,這才是堅持了下來,以如今的成果看來,他的這個決定無疑是非常英明的。

不過,很快,魯黃又是問道:「不過,府主,這些人都是一些桀驁不馴的人物,若是知道我們利用了他們,只怕會對我們出手,雖然毒龍晉階了很是厲害,不過,這裡的人數可不少呢,特別是上面的四人,他們的實力可都是相當難對付的……」

王林擺了擺手,輕笑道:「不用擔心,一切都是我的掌控當中。」

魯黃臉色一喜。

而王林眼中露出了猙獰的神色,獰笑了一聲,道:「雖然殺了這些人有些可惜了,不過,這麼桀驁不馴的人物,肯定不會為我所用,特別是上面的四人,所以,我準備殺了這四人,若是能夠威懾住下面的人自然是最好不過,若是不能的話,也唯有動手殺了他們了……」

「這……」魯黃的臉色一喜,緊接著又是擔憂了起來,這四人的實力如此強悍,豈是這麼簡單能夠殺了的。

見到他的表情,王林也猜到他的想法,陰險的笑了一聲,笑道:「我們不用出手,這裡的機關我已經是做了手腳,只要我一出手,他們必死無疑。」

魯黃的眼睛大亮,佩服的看向了王林:「妙啊,實在是妙,府主!」

王林哈哈大笑了一聲,大手緩緩的伸入衣袖當中,有著一個細長的東西,這東西的牽頭,是一顆紅色的晶石,王林的拇指在晶石之上摩擦了幾下,抬起頭來,滿臉的陰險和得意:「貪婪是原罪啊,是你們的貪心害了你們,到時候可不要怪我了,桀桀……」

時間悄然流逝,比試也是逐漸迎來了尾聲。

而就在比試即將結束的時候,溶洞的一旁,傳來了巨大的響動。聞得這陣響動,王林皺了皺眉頭,而溶洞當中參觀的武者,也都是看向了入口。

「彭!」

十數武者倒射而來,狠狠的砸落在地面之上,這些武者都是受到了極為嚴重的打擊,身體抽搐了幾下,便是沒有了生息。

「到底是怎麼回事?」

王林怒喝了一聲,這些人都是毒神府的武者,在毒神府當中出了這種事情,他的臉上無光,一陣青一陣紅,顯然是怒極。

「怎麼回事?王林,你說呢?」

一道清脆誘人的聲音從另外一側傳來,緊接著,一道成熟姣好的身軀飛射而來,是一個絕色妖嬈的女子。

「洛倩怡,是你!」

王林之前聽到聲音就知道不妙了,如今看到這曼妙的倩影,臉色頓時一變,陰沉著臉色哼道。

毒蟒回來也告訴過他,洛倩怡兩人並沒有死,只是重傷,一開始他也不太敢確信,如今看到洛倩怡,也不得不信了,而且,能夠在毒蟒的手下逃生,這洛倩怡的實力,顯然不是他能夠對付了,他悄然的後退了不少。

高台之上的四人,看到這種情況,也都是一愣,不過,看了一眼,便是繼續專註自己的事情了。

「只有你一人嗎?」

王林好歹也是一個門派的掌舵人,經過熟悉的時間,便是冷靜了下來,陰冷的看向了洛倩怡道,朝著魯黃打了一個眼色。

魯黃點了點頭,帶著毒神府的武者,朝著洛倩怡衝來。

「應該不是吧。」

洛倩怡咯咯直笑,歪著腦袋,看著攻來的魯黃等人,神色頗為的可愛。

魯黃等人並沒有被她這迷人的模樣迷倒,天知道,這可愛的模樣之下,蘊含著多麼陰森恐怖的性格,至少,對於洛倩怡的大名,他們是如雷貫耳的。

在魯黃即將攻來的一瞬,一股強風拂來,冷漠的青年鬼魅般出現在洛倩怡的跟前,一掌迎向了魯黃。

「彭!」

雙掌相交,魯黃的臉色一變,手掌當中,一股恐怖的能量傳來,他的手臂頓時承受不住,往後倒射而出,他的手臂骨頭咔嚓一聲,碎裂了開來。

「咯咯,就憑你這三腳貓的功法,可遠遠不是幽雨的對手哦。」洛倩怡俏臉洋溢著甜美的笑容。

見到這種情況,王林的心裡徹底的沉了下來,若是只有洛倩怡一人,他們這麼多人聯手,總能將其拿下,不過,又來了一個不輸於她的青年,情況就發生了改變了。

!! 場中的武者,也都是反應了過來,一個個若有所思的看向了雙方。

在場的人,都是精明的人,自然很清楚看出了端倪,若是平日的話,王林怎麼敢對洛倩怡出手,就算毒神府在強上一籌,只怕也要考量考量吧。

而且,從王林的神色當中,他們也是看出了點什麼東西。

看來王林有什麼把柄落在洛倩怡的手中。在場的人都是想道,而從王林的驚慌態度當中,他們也知道,這個把柄應該是關於這次比試的。

當下,有不少的人,都是陰冷的看向了王林。

雖然他們都是一些窮凶極惡的人,不過,也正是因為如此,他們更加愛惜自己的生命,若是威脅到自己的生命的話,那麼他們必將立馬翻臉。

「各位,這只是我毒神府和毒龍門的恩怨而已,大家不用胡亂猜測。」王林沉了沉臉色,朝著在場的毒者說道。

然而,在這種時刻,誰也不曾相信他。

「呵呵,王林,你也怕了嗎?」洛倩怡眯著妙目,咯咯笑道,那般模樣顯得儀態萬千,非常的迷人。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王林咬著牙齒,冷冷的盯著洛倩怡哼道。

洛倩怡挑了挑眉,沒想到王林到了現在還死撐著,顯然是在拖延時間,她妙目一轉,看向了還在比試當中的四人,笑道:「可惜了,雖然我們是命懸一線,可是,你的計劃還是不會成功。」

說完,洛倩怡玉掌一揮,四道能量朝著台上的四人激射而去,台上的四人臉色一變,都是停下手來。

「洛倩怡!!」

王林怒吼了起來,朝著洛倩怡飛撲而來。

王林雙手揮動,一道光球逐漸的在雙掌當中形成,是一顆紅色的能量球,不過,其中蘊含著極為陰寒的氣息,隱約有著一股血腥的味道蔓延,看得出來,這攻擊的威力無比恐怖。

「彭!」

一腳橫來,幽雨將王林的攻擊輕鬆的抵擋,腳下猛然用力,血紅的能量球承受不住幽雨的能量,碎裂了開來,而王林,也是臉色蒼白的後退了好幾步。

「好厲害,他到底是誰?」見到幽雨如此簡單的對付王林,在場的毒者都是臉色一變,震驚的看向了幽雨。

「對啊,王林好歹也是毒神府的府主,他怎麼可能這麼簡單的擊退王林呢?」

「他是和洛倩怡一起來的,莫非是洛倩怡的男人不成?」

「我之前看過他,我記得,他好像叫做幽雨,現在想想,這個名字似乎有些熟悉啊?」


好像被點醒了一個,在場的武者,臉色都是大變,聲音多了幾分乾澀:「紫魔……幽雨?!」

此時,這些人的眼神都是變了,紫魔幽雨雖然出現的時間不長,不過,他所做的那些驚天動地的大事實在是太過響亮了,如今的他,即便是在武界,也是小有名氣了,在東界更是如雷貫耳。

「原來如此,原來是他。」王林也是反應了過來,心裡也是充滿了震驚,沒想到一次毒龍大會竟然將如此難纏的人物招惹來了。

「恩?」

看著場中的武者的反應,洛倩怡有些偷笑的看向了幽雨,笑道:「幽雨,沒想到你的名氣挺大的,嘿嘿,日後若是做了什麼打家劫舍的事情,姐姐就用你的名字好了……」

幽雨的嘴角抽搐,無奈的道:「先做正事。」

洛倩怡點了點頭,嬉笑的神色頓時消失,變得冷艷而肅穆,環視了在場的武者一圈,在眾人緊張的目光當中,淡淡的道:「這次毒龍大會是一次陰謀!」

這話無疑是平地一聲雷,場中陷入了死寂當中。

「洛倩怡,你不要胡說八道。」王林怒吼了一聲。

洛倩怡沒有理會王林大的怒吼,妙目淡漠的掃過現場的人,道:「毒神府想藉助此次的毒龍大會凝結出萬毒珠,這萬毒珠雖然對於我們武者沒有什麼作用,不過,萬毒沙海中有一條毒蟒,這萬毒珠能夠讓毒蟒化身為龍,到時候,整個萬毒沙海都是會成為毒神府的東西,而現在的人,自己的命運應該猜到了吧?」

聽到洛倩怡的話,在場的人都是臉色一變。

羅翔惡狠狠的看向了王林,吼道:「王林,你好大的野心啊。」

除了羅翔,別的勢力,也都是冰冷的盯著毒神府,平日雖然毒神府是萬毒沙海霸主的存在,不過,毒神府並不會打他們的主意,所以,大家也能夠相安無事,不過,若是毒神府在打這個主意的話,他們就不得不防了。

雖然在外人看來,毒蟒是不存在的,不過,生活在萬毒沙海的他們知道,毒蟒是確確實實存在的,這是一條吃人的毒蟒,他們這些門派也或多或少都是碰到過。

隨著洛倩怡的話音落下,在不到短短的數息時間,王林便是感覺全場掃來的目光都是隱含著殺意。

王林的手掌暗暗捏緊,多了一把冷汗。

「我不管他怎麼想的,我只要奪得此次的冠軍,得到毒龍果之後離開這裡,你們要怎麼折騰是你們的事情……」

高台之上,略微驚愕之後,一名頭髮蒼白的老者不屑的冷笑,雙手又是落在那古怪的儀器之上,一隻黑色的猛虎出現在場中,朝著其餘三人咆哮而去。

三人都是一驚,不過,他們都是冷漠的人,只關注自己進步,也懶得理會其他的人如何,在老者的聲音落下的時候,他們也是催動毒力,形成了一頭野獸,朝著那猛虎攻去。

「好機會!」

見到這種情況,王林的心頭狂喜,手掌悄然的伸入衣袖,在那紅色晶石之上,狠狠的按下。

「小心,花紫玉!」察覺到王林的小動作,幽雨大叫了一聲。

台上,花紫玉一愣,對面,有著兩頭猛獸攻擊而來,她也顧不得這麼多了,正想運起毒力,突然,一股恐怖的吸力自手下的儀器傳來,花紫玉心裡湧現一抹極度危險的感覺,連忙放棄毒力,將手抽回。

「嗷!」

兩頭猛獸發出巨大的咆哮,朝著花紫玉衝來,花紫玉手足冰冷,咬著貝齒連連後退。

然而,在兩頭猛獸即將咬中花紫玉的時候,猛獸的身形為之一停,變幻了起來。

見此,花紫玉俏臉閃過一絲迷惑。

高台之上,除了花紫玉之外,其餘三人的臉色都是有些痛苦,雙手被吸在一起儀器當中,怎麼也是不能拔出來,三人都是顯得極為的暴躁,好像是溺水的小孩一般。

「到底怎麼回事?王林!!」剛才開口的那名老者發出巨大的咆哮聲音,怒氣沖沖的責問王林。


王林也收起了偽善的模樣,嘴角露出了不屑的冷笑,哼道:「洛倩怡說的很對,我要凝練萬毒珠,也唯有藉助幾位的力量了。」

三人臉色都是無比猙獰的看向了王林,不過,他們的能量逐漸的被吸干,也是無能為力,很快,都是氣息萎靡的癱坐下來,已然成為了一名廢人。

王林朝著高台衝去。

「喂,你忘了我了嗎?」幽雨身影緊隨而來,與王林平齊。

王林咬牙,一拳朝著幽雨轟來,巨大的能量撕扯出強烈的風響。幽雨身形飛旋而起,躲開了王林的攻擊,而王林此時,已經落在了高台之上,臉上多了一絲笑容。

「啪!」

幽雨的身影隨之落了下來,嘴角勾勒出笑容,淡漠的看著王林,王林的心頭猛然一寒。

「彭!」

幽雨一腳橫掃而來,頓時,一道強勁的勁氣呼嘯而過,將地面劈出一道手臂大小的痕迹,王林狼狽滾向一變,這才是堪堪躲了開來,見到這種破壞力,臉色有些蒼白。


「你們為什麼總要和我作對,萬毒沙海也不關你們的事情,萬毒珠你們不也是用不了嗎?」王林朝著幽雨幾人怒吼了起來。

幽雨冷冷的道:「我沒有想過管你們的事情,不過,既然來了,就不能讓你這麼得意。」

幽雨一腳塌下,奇異儀器的高台在幽雨的一腳之下,從內部發出清脆的響動,很快便是碎裂了開來,一個黑色的珠子激射而出,約莫有兩個拳頭大小。

「這就是萬毒珠嗎?」

捧著黑色珠子,幽雨沉吟道,幽雨早就用紫瞳看清楚了能量的流動,能夠察覺到珠子的位置,所以,簡單的便是將這珠子拿了出來。

見到幽雨搶到了珠子,王林臉色無比的鐵青,惡狠狠的瞪著幽雨。

「這好像不是萬毒珠?」

花紫玉來到了幽雨的身邊,碰過珠子,卻是搖了搖頭,道:「萬毒珠的毒力很強,而且很雜,這珠子的毒力雖強,不過,並沒有太多,應該不是萬毒珠……」

洛倩怡一驚,接過黑色珠子,也是發現了這個問題。

洛倩怡偏過頭來,看著王林,笑道:「王府主,難道不準備解釋解釋嗎?」

在洛倩怡的聲音落下,全場都是極為冰冷的看著王林和毒神府的人,有了高台之上那三個代表人物,此時,沒有人再相信毒神府,都是將毒神府當做敵人來看待了。

「解釋什麼?」

王林此時恢復了冷靜,在眾多敵意的目光當中,仍然沒有任何的慌亂。

「真正的萬毒珠呢?」洛倩怡的聲音如同冰粒子。

王林仰天大笑了起來,得意的看向了幽雨和洛倩怡,道:「我早就猜到你們會回來了,所以,真正的萬毒珠早就送去給了毒蟒了,現在,它也應該成功了吧,哈哈……」

眾人的臉色都是一變,紛紛吼道:「殺了他,殺了這個卑鄙小人……」

「嗷!」

然而,在這個時候,一道震懾靈魂的清脆龍吟在場中如同驚雷般響徹。

「彭!」

一股巨大的能量從溶洞之下傳來,地面在這股能量之下被轟碎,一道黑色的光柱衝天而起,緊接著,一條黑色的百米龍形從擊碎的地面飛掠而出,落在了地面之上。

!! 黑龍出現,恐怖的龍威席捲全場,在這股恐怖的威壓之下,眾人都是感覺到呼吸加促,胸口有股鬱悶,無論他們如何加力,都是無法散去,那黑龍好像是一座高山一般,無可戰勝,令人不敢直視。

場中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靜當中。

見到這種情況,幽雨和洛倩怡的臉色一變,咬緊牙關,都是顯得無比的不甘心。


Related Article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