聞言,大家均望向她。

“金麒麟乃是我龍家的守護神獸,同樣是神級的實力,而且,按照時間來算,他修煉的年頭可要比傾天教皇多得多了,也就是說,教皇也不一定是他的對手。”

這也是龍凝香放心的地方,傾天神教做爲國教卻是一直沒有機會參政,也正是因爲皇室有所依靠,而這個依靠,就是神獸金麒麟。


…… 帶着一衆人出了宅院,蒼炎分配任務。

“南宮家大軍正在皇城向南十里處駐紮,玉清,你與嘉怡去調動大軍,開始聚集傾天城的民衆,帶他們逃出城內,而在這期間,將所有的傾天士也都召集到皇宮。”

之所以如此,卻是因爲南宮家大軍的特殊性,即使沒有軍符,亦是可以任憑南宮家的人調動。

“是。”

沒有耽擱,南宮玉清帶上南宮嘉怡直接離開,本來南宮嘉怡是想留在蒼炎身邊的,但又顧及到事關緊要,需要幫助姐姐,她也不得不暫時離開。

“艾老師,八傑成員,還有孟超,你們開始尋找分散在城中,由於魂力壁障原因沒有回家的傾天學院成員們,記住,學員與導師、長老在內,越多越好,然後將他們帶到皇宮。”

雖然不明白蒼炎的用意,但衆人都知道絕不是空穴來風,必有大事,也就不再耽擱。

隨後,蒼炎帶着龍氏姐妹外加上羞羞、小白、敏兒,直奔皇宮。

……

皇宮上空。

“老傢伙,你最好讓皇室交出軍權,不然的話,本皇就踏平皇宮。”

再次一擊,教皇飛到高出,居高臨下的望向金麒麟,此刻的他,對於面前的前輩已經沒有絲毫的敬意,心想,既然已經撕破臉皮,也不用再顧忌什麼。

“踏平皇宮?”

聲音陰冷的迴盪在空中,金鱗死死的盯住教皇:“上官絕,你自以爲有這本事?”

上官絕正是傾天教皇真實的名字。而在金鱗的眼裏,上官絕雖然也是神級實力,修煉時間要遠遠短於他,要是拿出真本事,上官絕也一定不會是他的對手。

當然,他們現在都是各有顧及的小打小鬧而已,金鱗顧是怕皇宮受損,而教皇是擔心軍權,要不然,他們動真格的,整座傾天城頃刻間就會消失。

“有沒有這個本事,你試試不就知道了。”

上官絕一掌拍出,高天的烏雲翻滾,轉瞬間就化作一條長龍凝成實質,卷向金鱗。

“哼,雕蟲小技。”

不屑的一哼,金鱗頭頂的兩個鹿角運滿電流,待到長龍捲來,電光大盛,猛地爆發出兩道長長的電蛇,與長龍纏在一起。

“吼!”

伴隨着一聲巨吼,雲龍被兩條電蛇直接卷碎,這還不算完,隨着“轟隆”巨響,電蛇合二爲一,水桶粗細的天雷直直劈向上官絕。

見狀,上官絕眉頭鎖緊,一擡手,狂風肆虐。

“白癡,你認爲颶風能夠擋住雷嗎?”

冰山總裁乖乖妻

回答他的只是一聲冷哼,接下來,在他不可置信的目光中,無數的風刃自颶風中射出。

轟!

雷鳴被抵消,風刃也消耗不少,但是剩餘的風刃去勢不減,射向金鱗。

不得已,金鱗只好施力躲避,奈何,風刃就像長了眼睛一般,緊追其後。


“哈哈哈……”

上官絕大聲發笑,“老傢伙,騰不出空反擊了吧?”

形勢的逆轉令金鱗很是惱火,不顧一切的停下,神力佈滿周身硬抗風刃。

轟!

被無數道風刃同時擊中,任憑金鱗防禦固若金湯,依然是被劃碎了鱗片,金色的鮮血揮灑天際。

“吼!!!”

暴怒的一吼,自認爲神力強於上官絕的金鱗心中不忿,刨動着四爪腳踏虛空,向着上官絕狂奔而去……

蒼炎到來之時,正看到這副場面。

“糟了,這金麒麟實力應該與教皇上官絕不相上下,可是智商沒人家高,完全被人家牽着鼻子走。”

想到此,蒼炎沒再看下去,帶着龍曉曉等人向龍聖明與南宮逸雲的方向走去。

正因爲感應到了這兩人,他纔來到了養心殿,讓他沒想到的是,這老哥兩個竟然這麼不怕死,沒有逃跑就算了,還堂而皇之的欣賞起神級實力的作戰。

當蒼炎一巴掌拍在龍聖明肩膀之時,將這位院長大人嚇了一跳,可見他看的多入神,這要是突然來幾個高手埋伏在側,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蒼炎!”

驚喜之下,就連一邊的南宮逸雲也不再關注戰況。

龍凝香與龍曉曉兩位公主安然無恙令他們都放心不少,隨後南宮老將軍又問起了南宮姐妹,得知她們都安全後,也將交出軍符的事情拋到九霄雲外。

“院長大人,還有老將軍,你們怎麼來到宮中了?”蒼炎疑惑的問道,南宮逸雲身爲將軍還情有可原,可是院長他卻搞不清了。


“蒼炎,院長其實是我們的叔叔啦。”

還沒等龍聖明開口,小丫頭龍曉曉急忙在一旁解釋。

聞言,蒼炎心裏一驚,以前只知道他姓龍,沒想到卻是皇室之人,正兒八經的王爺。

再看龍聖明,一臉的微笑,“不要見怪,以前我是傾天學院的院長,也就沒有公開這個身份,而以後,恐怕又要當個快活王爺啦。”

說着,他神色黯然的瞄了一眼空中的教皇上官絕。

蒼炎自然知道他的意思,傾天學院乃是隸屬傾天神教,而神教的教皇卻是對皇室圖謀不軌,他以後還會擔任傾天學院的院長才怪呢。

“院長大人不用擔心,傾天學院還需要你的領導,而且,不久之後,學院很可能就歸皇室管轄了。”

蒼炎一臉笑意的道。

“哦?”

龍聖明搞不清狀況了。

“院長大人,你想想,此次皇室與傾天神教正式鬧翻了,今次之後,傾天城只會存在其中之一。”

聞言,龍聖明恍然大悟,進而就是憂心忡忡。

南宮逸雲在一邊接話道:“可是皇室要勝卻是不容易,如今傾天城中已經盡是死氣……”

“老將軍不用再擔心了,魂力危機已經被蒼炎解決了。”

龍凝香急忙在一旁打斷道,說着,還不經意的瞥了蒼炎一眼。

“你說真的?”

龍聖明與南宮逸雲同是一愣,看到龍凝香點頭後,皆是大喜。

“當務之急,卻是需要院長大人辦一些事情……”

蒼炎的到來,令大家都好像有主心骨了,南宮逸雲對於蒼炎的信任自是不用多說,在他初臨凡塵時,就將老將軍折服了,而龍聖明,本就是認爲蒼炎不是一般人,上一次,他能夠得到全院學員的認可與原諒,還要多虧於蒼炎,而這一次,看到一向很有主見的大公主龍凝香都好像對蒼炎言聽計從,他心裏更是驚異。

蒼炎需要龍聖明辦的事情很簡單,就是找到艾伊莉等人,然後帶領傾天學員阻擊教皇的爪牙。

當然,傾天教徒們很可能已經得知教皇上官絕的真面目,不會再與皇室做對,但是除了教徒,上官絕可是還有着其他的勢力。

看到龍聖明離開,老將軍南宮逸雲耐不住了。

“蒼小哥,老夫應該做什麼?”

“老將軍,教皇勢力委實不小,只是傾天學院的學員與導師還不夠,你就與兩位公主一起調遣宮中高手見機行事。”

聞言,龍曉曉小嘴嘟了起來,“蒼炎,我要和你在一起。”


誰料,蒼炎一眼瞪來,“不許胡鬧,事關重大,你又怎麼能耍性子。”

蒼炎接下來做的事情危險之極,又怎可能將她帶在身邊。

已經很久沒有見到蒼炎這麼嚴肅,龍曉曉委屈的眨巴兩下眼睛,只可惜沒有掉出眼淚,否則的話,還真容易讓蒼炎心軟,畢竟這丫頭與他一路走來,多少次爲了他奮不顧身,他都看在眼裏。

將所有人都已支走,羞羞卻是成了蒼炎的大問題,要說讓她幫助誰解決什麼問題,以她那沒開竅的小腦瓜明顯的不可能,也就沒有什麼實際的作用,而且聖紫心一事後,蒼炎很少讓她離開自己的視線。

“羞羞,躲在這裏,要聽話,不要出來,知道嗎?”

將羞羞帶到一個可以藏身的地方,只要上面那兩位不放大招,就不會有危險,當然了,如果兩個神級實力真的耐不住,施放大殺傷性攻擊,整座傾天城都不可倖免,在哪都一樣了,好在他們都有着顧忌,這也令蒼炎比較安心。

臨走之時,蒼炎又將小白與敏兒留在了羞羞身邊,畢竟真有什麼可以躲避的危機,羞羞又不會御空而行,豈不是麻煩了。

星隱術加身,蒼炎飛到空中,儘量躲閃着兩方的攻擊,來到已經落入下風的金鱗的身邊。

“金麒麟。”蒼炎叫了一聲。

“誰?”

被人不知不覺的靠近,金麒麟大驚,巨大的龍頭左搖右晃的尋找。

而看到金鱗那滑稽的樣子,上官絕嗤笑道:“怎麼了老傢伙,難道被本皇收拾的找不着北了?”

“呸!還不知誰收拾誰呢?”

獵魔師之震顫的大地

“金麒麟,我是來幫你的。”

聲音又響,這一次他學乖了,以免被上官絕當成傻子,遂也不再尋找,壓低聲音道:“你是誰?”

“在下名叫蒼炎,是大齊皇室兩位公主的朋友。”

“嗯?”

金鱗心中一驚。

其實蒼炎根本就不用說什麼朋友不朋友的,蒼炎這個名字,金鱗都快聽的耳朵起繭子了,實在是再熟悉不過了,猶記得兩位公主經常討論這個人物,而且動不動就因爲他大吵特吵。

“在下既然與兩位公主皆是朋友,與你也是朋友。”

聞言,金鱗略微一想,急忙開口,“休要套近乎,誰跟你是朋友?”

蒼炎詫異,“難道你與兩位公主不熟悉嗎?”

“當然熟悉,但是本座也知道你定不是什麼好人,大公主一提到你就咬牙切齒,小公主一念叨你就哭的昏天暗地,讓我在寢殿中都睡不好。”金鱗恨恨的道,明顯要與蒼炎劃清界限。

無語了,蒼炎暗中詛咒着龍凝香胸部越長越小,背後說人壞話也就算了,還讓只獸聽見了,這不是憑空就多出一個**煩嘛。


“媽的,在本王認知裏像這種級別的獸,智商應該很高啊,怎麼這隻好像腦袋缺根弦一樣。”

他卻是不知,金鱗雖然活了很長時間,但卻是沒有生兒育女過,自然也不懂情愛之類的,更何況情竇初開的人類小丫頭呢。




Related Articles

他是誰?

他在哪裡? 他在幹什麼? 不,這個特警大...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