聞言,南宮絕楓卻是大為驚奇,心中暗道:看來,這個戰星還有許多暗處的實力,絲毫未展露人前。比如那亂域的醉晚先生,縱使現在自己比以前已然強大不少,依舊感覺他深不可測。

自第二層后,每上一層,都會有一個無形屏障格擋,雖然在灰衣老者帶領下得以通行無礙,但南宮絕楓隱隱察覺這屏障甚是詭異,似乎是種從未見過的力量所布下。倘若這屏障關閉,恐怕縱使是現在的自己,也無法強行破開。

進入第五層,南宮絕楓隨著兩位灰衣老者穿過幾條長廊,走到一處古樸大門前。

兩名灰衣老者緩緩推開大門,一處寬敞而明亮的大廳,出現在南宮絕楓眼前,裡面的圓桌中,已然有幾人在翹首等待,其中正前方的,正是現任南宮一族家主,南宮絕嵐!

身形微側,兩位灰衣老者在門的兩側,對南宮絕楓躬身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大廳之中,南宮絕嵐那深邃而霸氣的眼眸,也緩緩抬起,徑直望向那大門處比起當年少了幾分青澀與稚嫩,多了幾分成熟與穩重的黑色身影,目光中泛起陣陣莫名色彩。

南宮絕楓信步踏入,黑色斗篷下削瘦身形淡然而立,棕褐色眼眸掃視全場,平靜如常,仿若他才是此處的主人一般,毫無半點拘謹與局促感。

「各位,許久不見。」南宮絕楓面帶微笑,淡淡說道。

「確是許久不見,再見之時,聶弟猶如鳳凰涅槃,浴火重生,讓為兄刮目相看,驚嘆不已啊。」南宮絕嵐臉上浮起慨嘆之色,旋即掛上些許笑容,對南宮絕楓擺手道:「聶弟先請坐下說話。」

當年在南宮說的意思下,南宮絕嵐與南宮絕楓結為兄弟,所以南宮絕嵐對南宮絕楓稱兄道弟,倒是沒什麼錯。只是以前,南宮絕嵐還窘於對外宣傳,但而今,卻是親熱地一口一個聶弟叫上了。


身負劍盒的南宮古龍坐在南宮絕嵐身旁,望著那愈發深不可測的黑衣男子,眼中泛起些許慨嘆與無奈。當年在族內兩人初次見面之際,自己似乎還略勝他一籌,但接下來中天城門派大比,那格殺絕無神,甚至硬撼雙戰帝一系列的事情,卻是已然讓自己望塵莫及,而今,卻更是連自己也看之不透了。

雷震與南宮佳怡則是站在南宮絕嵐身後,前者帶著些許輕淡笑意,凝視著南宮絕楓。唯有南宮絕楓知道,雷震這輕淡的笑意下,蘊含著多大的興奮與激動。後者臉色則是欣喜而略帶一絲複雜,其中滋味,難以言喻。

其他的則是南宮一族中名望較高與實力強悍的戰尊強者,也坐在圓桌兩旁,帶著莫名的目光望向南宮絕楓。

「那在下,便卻之不恭了。」嘴角噙著淡淡微笑,南宮絕楓邁步而入,向圓桌席位緩步走去。

身後宗成與李雲緊跟其上,謹慎地盯著那帶著莫名色彩的南宮一族戰尊強者,護送南宮絕楓向席位上走去。

…… 473.寧忘恩,不負義

南宮絕楓緩緩坐在圓桌之前,宗成和李雲一左一右護在其身後,與不遠處的雷震和南宮佳怡遙遙相對。

「今日與聶弟會面的目的,想必大家都已清楚,所以我便不再繞彎子。」


見南宮絕楓入座,南宮絕嵐雙手交叉,定眼望向南宮絕楓,開門見山地說道:「方寧野心勃勃,與魔族勾結,意圖顛覆中天,稱霸戰星,將萬民奴役於一手之下,此次我等共商討伐方寧之事,對於而今局勢與對策,不知聶弟有何高見?」

面對南宮絕嵐這沒有太多寒暄便直入主題的話語,南宮絕楓臉上露出淡淡微笑,旋即緩緩抬起頭,徑直望向南宮絕嵐,說道:「很簡單,合你我之力,方寧兩家,隨手可滅。」

「隨手可滅?」此言一出,滿座嘩然!

南宮一族的眾多戰尊強者望向那平靜淡然的南宮絕楓,目光中噙著似乎是大人看小孩吹牛皮般的不屑目光。

「聶楓,我知道你有幾分本事,憑小小一個天地會便將方寧兩家攪得雞犬不寧,但這只是代表你腦子不錯,在絕對的實力面前,任何計謀都會變得脆弱不堪。方寧兩家加上魔族兩位魔帝,可是有著整整四位帝級強者,而我們這邊,也就我們家主可以稍稍抗衡一二。隨手可滅?你這話說得有些太輕鬆了吧,這可是戰爭!不是你小孩子玩泥巴!」其中一名老資格的戰尊強者輕抬眼眸,望著那平靜淡然的南宮絕楓,冷笑斥道。

聽得這話,宗成與李雲均是神色慍怒,瞪著那戰尊強者,上前一步,就欲動手。

南宮絕楓輕抬右手,制止兩人動作,旋即微笑地緩緩抬起頭,望向那位戰尊強者,淡淡道:「這位老先生,你剛才說的那句話中,有三個錯誤。」

「唔?」那戰尊強者眉頭微皺,盯著南宮絕楓,卻是不知他想搞什麼名堂,但還是示意性地拱了拱手,冷冷說道:「哦?那還請聶先生,不吝賜教了。」

「我天地會雖然年輕,但決然不小,幫眾百萬,戰王上萬,戰皇數千,戰宗三百,除卻戰尊強者及以上強者的數量略少,其他縱使是你南宮一族,也較之不上。而且,我天地會創立不過短短數年,便有此成果,我想他日超越你南宮一族,也並非不可能,不是嗎?」

「你這……」那戰尊強者瞪大眼眸,正想反駁些什麼,卻被南宮絕楓強行打斷。

「所以,老先生在用詞方面,還請妥當思量,再行出言,這是其一。」

漫不經心地打斷那戰尊強者的話語,南宮絕楓繼續淡淡說道:「智慧是上天賜予人類的最強力量,人們用此改造天地,創造美好生活,可以說現在這個星球的一切都離不開智慧的力量。那些只單純追求身軀強大,而不善於使用頭腦的人,只是四肢發達頭腦簡單的無能武夫而已,除了破壞之外沒有任何作用。唯有使用智慧,將力量的效用最大化,方能創造一樁樁豐功偉業,完成一件件宏圖大業。所以,智慧……或說計謀的力量,絕對比你這位戰尊強者發揮的作用要大,請以後不要再說實力能破除一切計策這樣的蠢話,以顯示老先生您的淺薄見識。這是其二。」

「你!我,我……」那戰尊強者眼眸迸出血絲,手指顫抖地指著南宮絕楓,臉色鐵青,神色凌亂。

「面對方寧兩家,南宮家主確是可以抗衡一二,但即使沒有南宮一族的幫助,我天地會一樣可以將方寧擊潰!實話說,此次會談,我目的只在我兄弟雷震,至於南宮一族要不要與我天地會一同行動,我並不太在意。所以,請老先生不要太自作多情,我並沒有一定要與南宮一族結盟的意思,相反,在看到閣下今日這般表現,對於與南宮一族結盟,更是有了一層顧慮。畢竟敵人再如何強大,我也並不在意,但若是盟友都如同閣下一般愚蠢而無可救藥,那麼縱使是大羅金仙來救,此戰也必敗無疑!這是其三。」南宮絕楓神色平靜,淡淡話語輕聲而出,卻是讓全場死寂,眾人皆噤。

「你,你……」那戰尊強者指著南宮絕楓的手指,仿若抽筋般劇烈顫動,身軀劇烈上下起伏,氣急攻心,戰氣紊亂,竟是當場從椅上癱軟而下,全身抽搐,兩眼翻白。

「身體不好就在家裡好好歇著,這麼老出來鬧騰,真是越老越不懂事。」從桌上拿起茶杯,南宮絕楓輕輕用茶蓋撥了撥茶葉,淡淡說了句,再細細抿了一口茶。

見狀,南宮絕楓身後的宗成與李雲俱是低頭輕笑一聲,同時心中暗爽不已,鄙視地瞥了眼那倒地不起的戰尊強者。跟天下第一先生鬥嘴?還真是壽星公上吊嫌命長。

眾人目瞪口呆地望著那僅用三寸不爛之舌,便將一名戰尊強者說得倒地不起的黑衣青年,眼眸滿是驚駭之色。

在這一刻,眾人方才想起,面前此人,不僅僅是門派大比冠者楓魔聶楓,更是曾經與千人論道的天下第一先生,在他面前講道理或是辯論,自己絕對占不到半點便宜。

那戰尊強者很快被人抬了出去,大廳中的氣氛顯得有些詭異與尷尬。

沉默片刻,南宮絕嵐還是挑開話頭,抬目望向南宮絕楓,凝聲問道:「聶弟方才說,此行只是為了雷震,而並未專程與我南宮一族結盟?」

「不錯。」南宮絕楓緩緩將茶杯放下,抬目望向雷震。

與此同時,大廳上的眾多目光與視線,也齊齊聚集於雷震身上。

在睿智不凡的天下第一先生心中,這雷震竟比整個南宮一族還重要,其中真意,不免令人遐想,心中暗暗猜測這雷震是否當真有如此價值。

雷震靜靜佇立在原地,無視周圍複雜目光,臉上沒有展露絲毫表情,仿若一塊千斤巨石,不動如山,卻是讓人猜不出其心中所想。

微微偏過頭,南宮絕嵐望向身後雷震,低聲道:「你的意思呢?」

聞得此言,眾人心知這是南宮絕嵐在讓雷震做出選擇,是留在南宮一族,成為南宮家主的女婿,從此得到器重平步青雲;還是走到南宮絕楓一邊,與那天地會一同抵抗方寧,生死不知。

對於這道選擇題,現場大部分人都會是相同的答案,而且他們相信,對於與南宮一族的小姐情投意合的雷震,也不會選錯。

無視四周那緊緊盯著自己的目光,雷震緩緩抬起眼眸,望向南宮絕楓,輕聲問道:「管飯嗎?」


臉上帶著淡淡微笑,南宮絕楓聳了聳肩,輕聲道:「雖然不能保證每天山珍海味,但一日三餐有魚有肉還是可以保證的,有空的話還可以讓你嘗嘗封印之主煮的茄子。」

聞言,雷震微微點頭,無視南宮佳怡那複雜的目光,邁步向南宮絕楓走去。在眾人獃滯的表情下,雷震與李雲和宗成一般站在南宮絕楓身後,靜靜站立,沒有多說些什麼,仿若一塊面朝大海的滄桑巨石,靜靜地待在了它應該待的地方。

宗成滿臉激動地望著雷震,笑著對他的胸口擂了一拳。雷震緩緩轉過身,報以憨厚而真摯的微笑。

眾人難以置信地看著眼前這讓他們難以理解的一幕,彷彿眼前的一切皆是幻覺。

雷震,身為南宮一族從小培養而起的內門弟子,從小深受南宮一族文化熏陶而成長,此時更是有機會迎娶家族小姐,得到家主器重,今後成為大陸第一勢力南宮一族中除南宮古龍外最有實權的人。而就是這樣一個人,竟然為了那聶楓,放棄即將得到的一切,毫不猶豫地從南宮一族脫離而出,而所提出的要求僅僅只是求三餐溫飽!

這般事實,讓眾人皆是有些難以接受。

因為在眾人眼中,雷震與南宮絕楓的交集,僅僅只有在族內見過一面而已。隨後中天城中的捨命救援已然使得眾人費解,而此時的為南宮絕楓而放棄一切,脫離出南宮一族,更是讓眾人難以理解。

而唯有南宮絕楓知道,當日在中天城高台之上那三人福禍相依,患難與共的宣誓,可並不只是說說而已。那是男人間的承諾,真正銘刻在心中的真理,不需要任何理由去解釋。

「雷震,你讓我失望了。」南宮絕嵐的臉上微微陰沉,冷冷地盯著雷震,說道。

當年在冰天雪地的街巷,是南宮絕嵐親自將雷震抱起,收為門徒,雖然沒有對其抱太大希望,放在門內不管不顧,但畢竟有養育之恩與再生之德。在雷震習得天雷經實力大漲時,南宮絕嵐也開始將期望放在雷震身上,對其頗為關懷,甚至有意將撮合他與南宮佳怡。

但今天雷震的表現,卻是不免讓南宮絕嵐心中微涼。

雷震低下頭,對南宮絕嵐躬身抱拳,謹聲說道:「家主恩德,雷震銘記於心,終生難報。但報恩前,雷震想先盡義,此乃雷震一生所願,故而家主恩情,雷震唯有來世再報。今世但做忘恩之徒,不做負義之輩,來世結草銜環,鞍前馬後,再為家主盡忠,還請家主見諒。」

…… 474.聯合

聽得雷震一席話,眾人皆是默然,南宮絕嵐也是緩緩低頭,似乎將對雷震的怨念稍稍減輕了些許。

「若你我結盟,你待如何?」緩緩抬起目光,望向南宮絕楓,南宮絕嵐緩聲問道。

吳醫生的糖衣炮彈 「南宮一族上下須得聽從我指揮,包括南宮家主你。」南宮絕楓神色平靜,淡淡說道。

「放肆!」聞言,南宮一族眾多戰尊強者俱是凜然大怒,猛拍圓桌,對南宮絕楓怒罵而視。

「笑話,我堂堂南宮一族要聽你一個小毛孩指揮!」

「你將我南宮一族置於何地!」

「乳臭未乾的小子,有了些許成績便不知天高地厚!」

……

諸如此類的謾罵話語不斷從對面傳來,南宮絕楓卻神色自若,臉上沒有絲毫動容。

便在此刻,宗成越過南宮絕楓,雙手猛然撐在桌前,瞪著那斥責聲不斷的戰尊強者,厲聲吼道:「吵個毛線啊!你們當中如果有誰自認為有把握可以打敗方寧兩家,我宗成聽你們號令又何妨?但你們有這個能力嗎?如果不是我兄弟牽制吸引方寧兩家戰力,你們現在還在南宮一族那個小小的地界里忙著守家呢!一群被人打到家裡不敢出來的老東西,還敢在這臭屁什麼?只要方寧兩家全力發起一次攻襲,你們南宮一族便覆滅在即,到了這種時候還放不下面子榮譽什麼的,你們這些老東西一輩子也就這樣了,跟所謂南宮一族一起滅亡在歷史的浪潮中吧!」

此言一出,全場皆噤!

眾戰尊強者愣愣地望向那突然發威的宗成,似是沒想到那南宮絕楓的區區一個手下,也敢對他們大聲斥責。

「聶先生,你的手下未免……」其中一名戰尊強者盯向南宮絕楓,正欲讓其追究宗成以下犯上之責,卻不料南宮絕楓的反應,卻讓他如鯁在喉,說不出話來。

南宮絕楓微笑地抬頭望向宗成,輕輕拍了拍手掌,淡淡笑道:「不錯哦。」

「嘿嘿!」宗成低頭對南宮絕楓嘿嘿一笑,旋即緩緩站回原位,不動聲色,仿若剛才那番話都不是自己說的一般。

緩緩收回目光,南宮絕楓望向那欲言又止的戰尊強者,淡淡道:「這位並不是我的手下,和雷震一樣,是我的兄弟。若我兄弟言語中有什麼冒犯之處,我也不會道歉,因為……他是我兄弟,而且,他說的是事實。」

「你!你……」那戰尊強者憤然地指著南宮絕楓,卻支支吾吾地說不出話來。

眼見這位戰尊強者即將步上一位的後塵,被南宮絕楓說得抽搐倒地,眾戰尊強者心中大驚,旋即秉承著先下手為強的原則,準備群起而攻之,對南宮絕楓齊齊破口大罵。

「好了!」陡然間,南宮絕嵐話語陡然響起,讓眾人皆是安靜下來,將目光匯聚於這位南宮一族的家主身上。

「聶楓,若我南宮一族聽你調遣,你有幾分把握可戰勝方寧兩家?」南宮絕嵐緩緩抬起眼眸,徑直盯向南宮絕楓,凝聲問道。

「我之前說過,隨手可滅。」南宮絕楓神色平淡,輕聲說道。

聞言,南宮絕嵐呼吸頓止,旋即閉眼深深地吸了一口氣。

「家主……」四周戰尊強者看得南宮絕嵐的模樣,心中頓時隱隱有所猜測,不由擔憂出言道。

緩緩舉起手,制止四周戰尊強者的話語,南宮絕嵐睜開眼眸,徑直望向南宮絕楓輕聲道:「希望這不是你的一句戲言。」

「我一向不喜歡開玩笑。」南宮絕楓輕輕聳了聳肩,淡淡說道。

聞得此言,眾人都不由地翻了翻白眼,這句話從這位聶先生口中說出來,本就是一個笑話。

聞言,南宮絕楓眼眸泛出淡淡光芒,似乎做出某個決定,徑直望向南宮絕楓,點頭道:「好,那我便相信你一次。」

在眾人複雜目光下,南宮絕楓與南宮絕嵐均是從坐席上站起,緩緩向對方走去,伸出右手,對握而去。

「合作愉快。」

「共殲方寧!」

……

六合派,坐落於中天東部御龍山上,中天大陸東部除無神絕宮外最大的勢力,自詡為中天陣法正宗,且在無神絕宮宮主絕無神隕落後,頗有獨家坐大,鰲佔東南之勢。

沿著山腳古老石階向上而行,沿途銘刻古老符文的巨大石碑隨處可見,山巔之上,一所氣勢恢宏的龐大建築坐落其上,格局俱是配合相應法陣而設,吸納天地靈氣,與仙劍門那山外大陣有異曲同工之妙,但比之仙劍門那移山倒海,將陣法蘊藏與山水之中的手段相比,人工所建造的建築形成的陣法,無論是陣法的效果還是範圍廣度,都是要略遜一籌,

主殿之下的廣場上,鶴老與一眾長老抬目望向主殿屋頂之上,那靜靜盤坐其上的瘦小老者,眼中略帶憂色。

不僅因為這老者那隱隱散發的恐怖氣勢,以及來此幾日沒有與眾人交談半句的表現,更是因為這瘦小老者那額前的漆黑雙角與額間銘刻的深紫符文,所代表的含義——魔族魔帝!

在這個對魔物深惡痛絕,恨不得除之而後快的修行界,一個魔物就坐在以匡扶正義,斬殺魔物為己任的六合派主殿屋頂之上!而關鍵是自己沒有絲毫反手之力而且也不能反手,因為方寧兩家已經發話,讓這位魔帝大人暫時保護六合派。

讓魔物來保護人類的門派?這話聽著就覺得讓人啼笑皆非。

若是魔物代表邪惡,那麼被魔物保護的六合派,是否也已經代表了邪惡,而那在方寧兩家口中所說的天地會逆賊,是否才是代表正義?

看著門下弟子那質疑的目光與眼神,鶴老已經不知該怎麼向他們解釋了。

「唔?」陡然間,殘魔帝血紅眼眸微微睜開,望向遠處即將發生的異動,喃喃道:「終於,來了嗎?」

下一刻,四處紫黑光芒衝天而起,整個御龍山倏然被一道紫黑光屏所籠罩,紫黑光屏中金紫符文閃動,冉冉升騰而起,若隱若現,絲絲縷縷紫色火焰參差其間,散發著令人心悸的神秘力量。

四象紫炎陣,封絕天地,斬斷因果,當年在神秘之地驚鴻一現的神秘陣法,此次在御龍山,再度展現而出。

六合派中弟子驚恐不安地望著那籠罩在門派四周的詭異陣法,一片混亂不堪,一眾長老連忙四處疏散安撫。

鶴老抬目望著那散發奇異力量的神秘陣法,眼眸浮起凝重之色,喃喃道:「我六合派,覆滅在即了……」

御龍山那盤桓而上的古老石階中,一道身穿黑色斗篷的削瘦身影,緩緩踏步前行,走過蜿蜒青石板小道,穿過重重碑林,向山巔的六合派緩步走去。

主殿之頂,殘魔帝越過萬千阻隔,直視那御龍山下山的石階出口,靜靜地等待著什麼。

鶴老與眾多長老將門下弟子轉移到偏僻角落,便聚集在主殿前的廣場之上,目光也是齊齊移向那石階的終端處。

終於,在眾人緊張目光的注視下,那削瘦堅毅的清秀面容漸漸顯現而出,削瘦挺拔的黑色身軀,從石階下緩緩踏步升起,片刻,右腳便踏在最後一塊石階之上。

緩緩抬起眼眸,越過廣場鶴老眾人,望向主殿屋頂上盤膝而坐的瘦小老者,南宮絕楓嘴角泛出淡淡微笑,微微點頭示意,輕道:「你好,我來取你性命。」

那般語氣,彷彿在跟市場賣白菜的大叔說,你好,我來買棵白菜一般。平淡自然,沒有半點讓人感到異常的地方。


而沒有異常這點,卻最讓人感到異常。

殘魔帝無悲無喜,只是平淡地望著南宮絕楓,輕聲問道:「你便是聶楓?」

「是,也不是。」南宮絕楓靜靜站在原地,淡淡回道。

「那你到底,是不是?」殘魔帝那略帶傷痕的右眼微微閃爍,緩聲問道。

「是與不是,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今天會死。而我要殺死你,你自然會反抗,所以最後無論我是與不是,我們都會打上一架,既然如此,何必去探究太多,你說是不是?」南宮絕楓淡淡微笑道。

「呵呵,你這個娃娃,很有意思。」聞言,那殘魔帝不怒反笑,微微頷首道。

「謝謝誇獎。」南宮絕楓神色淡然,微微低頭致謝。

「雖然很有意思,但你認為你能殺我?」陡然間,殘魔帝笑容收斂,血紅眼眸閃爍森冷寒芒,冷冷道。

「或許能,或許不能。」南宮絕楓淡淡回道。

「哦?也就是說你也沒有十分的把握,便敢布下這四象紫炎陣來殺我?」殘魔帝血紅眼眸微微眯起,說道。



Related Articles

在三次回合中,如果全部都慘遭淘汰,那武者就被被即為不合格了。

在星武大陸,星魂魂力和精神念力是掛鉤的,...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