聞此秦沖也不敢貿然接話,只能在一旁靜靜的看著。onclick=”hui” 每次聞卿在他睡著以後都會醒來給他療傷。

「你是不是不知道自己現在有多虛弱,還想著我。」

「是啊!我就是傻。你這個負心漢,我竟然還想著你。」

郁時盛一愣,負心漢這個鍋他可不接。「去哪兒學的這些亂七八糟的詞兒,負心漢是這樣用的嗎?負心漢說的是移情別戀。」他又沒有,不能一概而論。

「那你是不是丟下我了?」

這……

「那你就是負心漢。」

我……

他認了,起碼現在有進展,開始願意和他說話。

「那你說,要怎麼樣才能原諒我?」

「不想原諒你。」

她在受著天雷懲罰的時候他在計劃要怎麼離開她。

聞卿將爪子呼到自己胸前,感覺位置好像有點不對,又往旁邊挪了挪,眼睛紅紅的。「你知不知道,這裡、很痛。」

郁時盛下意識伸手想要替她揉揉。

結果被小祖宗一爪子拍回來。

「幹什麼呢,流氓。」

郁時盛:???

別以為你兩人的冷戰就這麼結束了,好戲還在後面呢。

到晚上休息時,聞卿不過是出去放了個風回來,就發現被打通的兩間卧室現在竟然就只剩下一張床了。

還剩下郁時盛的那張床。

郁時盛想讓她乖乖睡在自己身邊。聞卿也是耿直,直接叼著自己的小枕頭頭也不會大步瀟洒的往貓窩走去。

留下郁時盛一個人站在床邊發愣。

貓窩也暖和,還小。

整個一小團蜷縮在其中,說不上的溫暖。

聞卿舒服的閉上眼打盹。

沒隔幾分鐘,感覺到一陣悉悉索索的聲音。

睜眼時,看見郁時盛抱著被子朝著她所在的方向走來。

他要做什麼?

把被子丟在她的貓窩旁邊,又去拿了一床被子過來,丟了一個枕頭在上面。

整個人二話不說直接睡到地板上,睡到她身邊。

還沒等聞卿開口,盯著天花板的男人已經開始給自己辯解。

「不想挨著也將就一下吧!就當是可憐可憐我。」

「我很想你,這一個月無時無刻不在想你。我又很怕她說的是真的,和你比起來,我真的是微不足道的了。除了愛我不知道自己還有什麼可以給你。」

那個她,指的應該是朝霧。

「比起我的時間,短暫的幾十年。我很怕你出事,在我心裡你是無所不能的妖精。我無法想象,如果有一天你會死在我手裡的畫面,我也會死的。」

「我有著所有人類都擁有的毛病。我自私、也貪心,更狹隘……有你有關的所有一切,都會無限放大我心中的惡。」

「這輩子,在你沒有出現前,我從來沒有想過非要得到什麼不可。」

「直到你出現了,我很想和老天爺談一筆生意,想要你。」

……

聞卿腦袋搭在爪子上,安靜的看著他。

郁時盛自始至終看著天花板,眼神很複雜,唯一不變的是眸中的愛意從沒有變過。

他的手指不知道何時放到聞卿面前,微微一動,似乎是在示意聞卿勾上去。

聞卿盯著他的指尖發獃。

「寶寶,和好。好不好!」

聞卿訝然中抬頭看去,發現他也正看著她。

。 大家當然不會讓王麗萍讓座,王麗萍只要發出這個信號,讓座的人不知道有多少。

「小夥子,你坐這裡。」一個宣傳部副部長道。

金飛激動的滿臉通紅,不敢落座。

更讓所有人震撼的還在後頭。

只見韓立親自起身,拉了下椅子,竟然從位置上走了出來,主動伸手去和金飛握手。

金飛有些木然地伸出手,說話都有點開不了聲,「韓書記。」

韓立有力的大手握住金飛的手,用力地晃動了幾下,眼眸中也寫滿了嘉獎,對金飛更是不吝讚賞之詞,「小夥子,你很不錯,如此年輕,就能有如此卓越的成就,我代表申市人民感謝你。」

說完,韓立面對鏡頭,握住金飛的手不肯鬆開。

韓書記的感謝發自內心。

他有魄力有能力有眼光,否則也不可能主政申市,將來,韓書記是要走向更高峰的人。只有走的更好,才能更好地推行自己的施政理念,帶領共和國繼續走向偉大復興。

倘若今天天宮大廈的悲劇發生,韓書記肯定要受到牽連,提前告別工作舞台。

更重要的是,悲劇一旦發生,不知道會有多少父母失去孩子,白髮人送黑髮人。也不知道會有多少孩子失去父母,從此孤苦伶仃,無依無靠。

美國911事件,至今仍然是籠罩在整個國家頭上的噩夢!

林天成力挽狂瀾,並沒有絲毫邀功的意思,哪怕是韓立提出來要和林天成吃飯,林天成都斷然拒絕。這更讓韓立對林天成分外欣賞。

記者不敢怠慢,所有攝像機都拚命給韓立和金飛鏡頭特寫。

所有人都差點驚掉了下巴。

只不過是一個小範圍的畫家交流,韓書記竟然要代表全市人感謝金飛,這是怎麼回事?

金飛已經呆了,只知道配合地咧嘴傻笑。

此時此刻,不知道多少人,都在用崇拜的目光去看金飛。

就連畫家協會的領導,看金飛的目光裡面都不吝艷羨。

徐厚典心裡越發不是滋味,這次的交流大會,明明是林天成力挽狂瀾。如果他一開始知道韓書記會如此重視,說什麼也要爭取讓林天成作為和韓書記談話的代表的。

等記者拍完照,韓立這才讓金飛坐下。

接下來,韓書記開始和金飛親切交談,並且詢問了幾個繪畫方面的問題,還說出了幾個術語來。

雖然徐厚典交代了金飛,韓書記問什麼就說什麼,沒問的不要胡亂開口。只是,因為韓書記表現的實在是太熱情,王麗萍等幾個領導,看金飛的時候也是滿臉嘉獎,這讓金飛漸漸自信起來。

人一自信,思路就清晰很多。

金飛希望能夠藉助這個機會,和韓書記搞好關係。

他臉上露出幾分卑謙笑容,「我也沒有和這樣的大領導吃過飯,也不知道有些話說了合不合適。」

韓立笑,「不要拘束。」

金飛道:「我就是想問韓書記一個問題,剛剛韓書記對我提問,說到了幾個繪畫專用術語,韓書記是不是也愛好畫畫?」

王麗萍笑道,「還真被你說中了,王書記其實是多才多藝,不僅僅是繪畫,書法也不錯。」

韓立擺了擺手,對金飛道,「我純粹是業餘的,說到畫畫,你要當我的老師才對。哪天你有空,可以去我家裡指導我一下。」

金飛激動的聲音都有些發抖,「韓書記,我要向您學習才對。」

其他人已經無法用語言來形容自己心中的羨慕。

韓書記竟然對金飛發出邀請?

毋庸置疑,金飛這是祖墳上冒青煙了,從今往後,金飛只怕會和韓書記互動不斷。

金飛心中的激動和自得同樣難以用語言來形容。

他能夠感覺到韓書記對他的態度有多好,而且,他也感覺的到,韓書記邀請他去家裡指導,並不是客套。

他心中想,真正有才華有實力又肯努力的人,運氣果然都不會太差。

這時,他目光再次落在王夢欣的身上,希望能夠在王夢欣的目光中捕捉到懊悔。

看見王夢欣只是在和林天成輕聲說話,金飛心裡冷哼一聲,也沒有放在心裡。

如果說在交流大會的時候,林天成確實驚艷全場,但此時此刻,他已經把林天成的風頭盡數壓下。

林天成會臨摹算什麼?

他有過自己的原創嗎?

在美術展上拿過大獎嗎?

這次林天成臨摹驚艷全場,說不定是徐厚典早有安排!

哼!

以他金飛今後的地位,要打壓林天成輕輕鬆鬆,就算是讓林天成在繪畫界永無出頭之日都可以。

他覺得,如果他等下再和林天成說話,林天成一定會嚇的臉色煞白。

至於王夢欣,只要他金飛拿出足夠誠意,要得到王夢欣還不是輕鬆加愉快的事情?

韓書記又和金飛親切地聊天,關心了一下金飛的生活和創作中遇見的困難。

眼看時間差不多了,韓書記起身準備離開。

他再一次握住金飛的手,用意味深長的目光看著金飛,一語雙關道,「共和國需要你這樣的人才,不要忘記我們剛剛的約定,說不定哪天,我就會給你打電話,請你幫忙。」

「不敢不敢,如果真的能夠幫到韓書記,是我的榮幸。」金飛受寵若驚道。

看見韓立要走,徐厚典道,「金飛,你也送一下韓書記。」

韓書記剛剛抬起腳步,聞言又放了下去,臉上的溫和的笑容也收斂了一些。

王麗萍的臉色也一下變的有點難看起來。

另外兩個副部長兩腿一晃,差點昏死過去。

由於宴會廳裡面的氛圍實在是太好,其他人並沒有察覺到韓立等人的表情變化。

金飛遲疑了下,關切道,「韓書記還沒吃飯呢,是不是吃點飯再走?」

韓立就笑,「那我就再吃一點吧。」

所有人又是目瞪口呆。

怎麼會這樣?

韓書記的事情,也輪得到金飛來說嗎?而且,金飛說韓書記留下吃飯,韓書記就真的留下吃一點?

金飛的面子,這是有多大?

看見韓立坐下,其他人也紛紛坐下。

王麗萍沒有坐,她走到申市協會領導旁邊,輕聲道,「楊白勞同志,你跟我來一下。」

……孔千鳳見男人跟在周想和凌然身後進了商場,立刻緊追幾步,走在男人身側,

「還沒請教先生尊姓大名,我,我好叫家父上門感謝先生的相助之恩。」

周想打了個激靈,這麼文縐縐的是要幹嘛?直接要電話號碼唄!

郝恆根本不予理會,目不斜視跟着周想凌然進了電梯。

孔千鳳想進電梯

《重生八十年代有空間》第1515章價格不準太離譜。 晚上的嵐月湖跟白天的時候完全不一樣。

晚上的嵐月湖彷彿更加的靜謐,也神秘很多。

兩個人穿過長長的梧桐林,這一片梧桐路,秋冬時節,落葉紛紛,地面上堆積了一小層。傭人並沒有特意來打掃這裡,反而保留了梧桐落葉原生態的美麗。

這一夜,兩個人留在了嵐月湖休息。

Related Articles

金爺將實情說出,他也明白現在是關乎生命,容不得不誠實。

“你這麼確定有人要害你?”葉一凡再次問道...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