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集在附近的村民,都是一個勁的誇楊迪,喧嘩的聲音,絲毫不做作,更不會掩飾什麼。

偏偏這傢伙還在一旁摸著腦勺傻笑,一幅心安理得的樣子,心氣的莫伊牙疼、胃疼。

拜別村民后,莫伊上路。

五里村到城市公路之間,還有著幾十里的路程,眼下天寒地凍,村民們不放心她一個小女娃子獨自出門,而這護花使者的責任,自然就毫無懸念的落到了楊迪的身上。

跟著莫伊走在雪地中,楊迪倒也沒怎麼在意,而且正好,他今天約了個人,待會兒要去市裡頭見一面…


「楊迪,現在這路上荒無人煙,你說要是我對你做點什麼,應該會神不知鬼不覺吧?」

離開村落,在空蕩蕩的樹林中,莫伊突然頓住腳步,沖著楊迪露出一張詭異的笑臉。

她一掃之前小姑娘的柔弱樣子,站在那裡,摩拳擦掌,不懷好意的壞笑,眸子中,有著一抹戲謔浮現。

與此同時,幾米開外的楊迪,突然從這死丫頭身上,感受到了一股心悸的氣息。

「你要幹什麼,勸你不要亂來,你要敢亂來,我我我……我就喊救命了啊!」

楊迪臉色微變,心頭一緊,兩隻手抱在胸前,下意識的退後。

那般模樣,就像電視里的花姑娘,突然在半道上遇到了流氓一般。

只不過,眼下他遇到的雖不是流氓,卻比流氓還要可怕,楊迪一直都知道莫伊修為比自己高很多,而今這死丫頭露出那幅壞壞的笑容,他有些不寒而慄。

「咯咯咯!那你倒是叫啊,眼下就算叫破了喉嚨,也沒人搭理你!」

不知道是不是肥皂劇看到的緣故,莫伊步步逼來,竟然學著一些女漢子,言語中,霸氣側漏。

但在她眼中,似乎真的動了一些怒氣,顯然還在為先前的事兒暗暗不 「兩位,你們……」錯亂中,楊迪想要上前跟兩位聊聊,如果可以的話,順帶跟那位神仙姐姐要個簽名什麼的,咳咳……其實主要是想弄清二人的身份和來歷。

「等等,別去,是高手……」但莫伊第一時間攔住了他,俏臉上羞憤之色已經完全收斂,取而代之的,是一抹凝重。

「高手?」

楊迪心頭一凜,雖然那兩位怪咖的出現方式很詭異,但自己分明感受不到二人身上有一絲修鍊者的氣息,站在那裡,除了裝扮古怪之外,就跟平常人一樣,當然了,那女的,確實美的不像話,而且一張俏臉上,有著一種朦朧的即視感,讓人看不清楚。

難道說……

想到某種可能,楊迪滿心發怵。

「我們走。」莫伊低吟,有些驚懼的瞥了那邊的二人一眼,隨即趕緊收回目光,拉著楊迪離開。

沒走多遠,二人不經意間再回首,那樹林附近,哪還有半道人影!

消失了?

頃刻間,無論是楊迪還是莫伊,都一陣心悸,下意識的,加快了離開的腳步。

「莫伊,他們兩個難道是……」楊迪蠕動了一下喉嚨,欲言又止。

「嗯,而且還是恐怖到沒邊的那種,當今世上,都找不出幾位。」莫伊輕輕點頭,言辭間耐人尋味,就好像對剛才看在的東西,諱莫如深,不願多言什麼。

「那我們村子……」

楊迪見狀,愈發心驚了,有些擔憂,他原以為最近這段

時間趕來的修鍊者,都很厲害,但「厲害」到什麼程度,他一直沒個概念,也不是特別在意。

可眼下,竟然連這種人物都來了,他不禁有些為村子裡頭的人擔心。

如果五里村真有什麼至寶,那可算不得什麼好消息,到時候有高手爭鬥的話,村民也難免要遭受殃及。

「放心,沒那麼嚴重,到了那個程度的存在,一舉一動都很有分寸,他們也是有所顧忌的。」

不知不覺中,已經上了公路,莫伊輕吟了一聲,看到一輛計程車開來,攔了上去。

「什麼顧忌?」跟著莫伊坐上計程車,楊迪長舒一口氣,當下有些好奇。

「以你現在的修為,還不需要知道那些。」莫伊莫名嘆息。

「哦。」

楊迪很失望,心頭更是非常不爽,尼瑪,又被藐視了!

我家養了一隻小惡魔

「莫姑娘,早去早回,一路順風!」

凌市火車站,楊迪沖著爬上火車的莫伊揮手,臉上笑得很燦爛。

之前遇到兩位高人的壓抑,早已經一掃而空。

「哼!」


莫伊靠在車廂座椅上,咬著牙,不去搭理那傢伙,強忍著想要一個雷光術炸開玻璃窗將那傢伙轟成渣的 「找人,我找杜松,他在哪個包間!」楊迪笑道,說著就要上樓梯。

「您好,杜先生在大廳那邊角落裡,602號桌。」小姑娘善意的一笑,抬手朝一樓大廳的沙發區那邊指了指。


「602號……桌?」

楊迪聞言,身形有些僵硬,扭頭一看,杜松那小子,果然坐在大廳角落裡的一張圓桌旁。

靠,這小子,未免也太摳門了吧,談事情連個包間都不開,就這麼在眾目睽睽之下商談?

楊迪滿心鄙視,心中有種不好的預感,那小子該不會是傳說中,富二代里的鐵公雞吧?

這般想著,楊迪有些尷尬,沖著小姑娘一笑:「謝謝!」

而後,灰溜溜的朝大廳角落那邊走去。

那般模樣,就好像一個人被約了在高檔餐廳吃飯,幻想著山珍海味,進門后裝作財大氣粗的問迎賓小姐你們這都有些什麼好吃的,可到了之後才發覺,人家點的是……揚州炒飯!

楊迪現在的樣子,要多窘迫有多窘迫,有種被打臉的趕腳。

「咯咯!」小姑娘望著他離去,覺得這位先生很有意思,亮晶晶的眸子中,閃過一抹異彩。

楊迪黑著臉過來的時候,杜松的咖啡,桌上的咖啡,還剩半杯。

準確的說,是半杯還要多一點點。

除此之外,桌面上連個糕點的影子都沒有,光溜溜的只放著一杯咖啡,還是涼的。

他剛過來,杜松正好抬起來喝,但喝完放下的時候,杯里的黑色液體,好像沒怎麼動過。

鄙視!尼瑪太鄙視了!

合著這小子早來這麼久,坐了將近一個小時,連半杯咖啡都還沒咽下下去。

楊迪瞬間有些凌亂了,自己若是仙島咖啡屋的老闆,非給這小子跪了不可,若是人人都像他這麼摳門,那乾脆關門大吉算了!

「你來了,想喝點什麼,不用跟我客氣!」

這時候,杜松也是發現了他,笑著抬起頭。

「服務員,把那瓶8888的波爾多拿來。」

楊迪落座,嘴角突然玩味一笑,一身吆喝,很期待的望著杜松的臉色。

「波波……波爾多!」

杜松的臉色,頓時有些僵硬,臉上的微笑,一點一點的凝固。

那精彩的變化,看到楊迪滿心大爽,天下間,最美妙的事兒是什麼,親眼看著鐵公雞拔毛啊,有木有?

這時候,聽到楊迪的叫喚,先前那個服務員小姑娘,已經快步跑來。

「先生,請問你有什麼需要?」小姑娘清秀臉蛋上掛著甜甜的微笑,兩個小酒窩分外迷人,聲音清脆,望著楊迪二人。

而在心裡,小姑娘卻是樂開了花,這位闊少先前的舉動,她們悉數看在眼 「呵呵,」小姑娘長舒一口氣,再度露出甜甜的笑意,望著楊迪二人,「好的,兩位親稍等,我拿過去為二人開瓶,酒具也會更快送上來。」

「嗯嗯呢,謝了啊!」杜松煞有其事的直點頭,很有風度的樣子。

黃金左眼 不客氣。」

服務員小姑娘抱著酒瓶,笑著離去,轉身的剎那,心頭有些狐疑,這瓶拉菲該不會是假的吧……

片刻后,吧台那邊,幾個小姑娘聚在一起,臉上皆是有些驚奇。

做她們這種生意的,自然懂得辨別名酒,剛用吧台這邊的專業手段識別了一下,這瓶拉菲竟然真的是82年原裝進口貨,標籤、瓶身、防偽識別,全都沒有問題。

頓時,幾個小姑娘有些吃驚了,相對於楊迪那個半桶水,她們對這東西更懂行,82年是法國波爾多地區出產優質葡萄的大年,故而這個年份的紅酒,一般都很貴,當今市場上,像這種規格的拉菲,基本上都要七八萬一瓶。

嘖嘖,看不出來啊,那傢伙喝咖啡那麼摳門,卻能隨手將這麼貴的紅酒拿出來與人暢飲,這就是傳說中的扮豬吃老虎么?

幾個聚在一起的小姑娘,都是不禁有些臉紅,要知道,剛才她們還偷偷在心裡揶揄人家哩…

沒過多會兒,開瓶后的紅酒送上來了,酒具都是仙島咖啡屋裡的精緻珍藏品。

雖然這瓶酒不是她們店裡出售的東西,但在經理的示意下,她們還是拿出來了最高檔的酒具。

做這一行的人,上到大廳經理,下到一個服務生, 神級黃金指 ,平日里雖然喝不起,卻也像是談論趣聞軼事般,經常津津樂道。

仙島咖啡屋裡在售的最貴紅酒,也是拉菲,不過售價只到一萬多,市場上,最多也就三四千的價格,而這瓶82年珍藏版拉菲,市場價都要七八萬,到了她們這裡,起碼要飆升到十幾萬。

此時兩個服務員迎面走來,一個小心翼翼的抱著紅酒瓶,一個微笑著端著一幅高檔精緻酒具,就像古堡中的女僕在為貴族服務一樣。

這種姿態無需別人刻意要求,在服務行業做久了的人,骨子裡便會如此,對於一些有品位的客人,她們也是會發自真心的欣賞,往往比所謂的有錢人,服務的更周到。

雖然先前有個小小的誤會,不過能夠帶著這等名酒來享用的人,在她們心中,潛意識裡已經被歸位了對紅酒有極高追求的紳士,在服務這類人的時候,都會格外鄭重。

這就好比高檔餐廳,永遠不會怠慢美食家一樣。

「汩汩~~~~」擺好酒具,先前那個俏臉上掛著兩個小酒窩的服務員小姑娘,微笑著為二人各倒了一杯酒,動作很嫻 「那你呢?」楊迪低頭看向杜松,心頭有些幸災樂禍,這貨的樣子,應該肚裡的墨水也不咋地吧。

「一切盡在不言中!」杜松輕笑。

瞬間,楊迪淚奔了,尼瑪,算你狠!

「來,再飲一杯!」杜松笑笑,為楊迪倒酒。

「好!」楊迪抬起,很期待的樣子,心頭確實一陣腹誹,尼瑪,剛那種味道真的不咋地啊,感覺很拗口,怎麼還要再來?

「嘟嚕~~~」猛灌下去,靠,還是很拗口。

「再來!」杜松又倒,他自己也在喝,但每次都是只抿一小口,就好像惜酒如金的樣子。

「咕嚕!」楊迪再喝,更難咽下去了。

「呵呵,酒逢知己千杯少,好的紅酒開瓶后就要喝光,要不然,放成了一瓶醋,就太暴殄天物了!」杜松勸酒,又倒了一杯。

「嘟嚕!」楊迪接過,微笑著,苦逼著,灌了下去,越喝越不是滋味,莫非自己的味覺有問題,還是……名貴的紅酒,都這個味?

「再來!」

「咕嚕!」

「再來!」

「……」

片刻的功夫,整瓶750毫升的拉菲,終於見了底。

這時候,楊迪只覺得腹中翻滾,想上廁所。

而周圍的人,包括那些服務員小姑娘,一個個看待杜松的目光,都變了,變的有些欽佩起來,多大方的人啊,七八萬的酒,三分之二全壓給了朋友。

這麼好的有錢人,這年頭已經不多見了,唉,那小子真讓人羨慕,有這麼好的哥們……

「哈哈,兄弟看來真是愛酒之人,如此海量,讓在下佩服啊!」

服務員收拾好桌面后,杜松笑吟吟的望著楊迪,臉上波瀾不驚,絲毫看不出一瓶七八萬的紅酒被喝光的肉疼。

「呵呵。」楊迪乾笑,低聲問了一句:「要去趟洗手間么?」

「嗯,一起吧。」杜鬆起身。

……

片刻后,仙島咖啡屋洗手間小便池前,兩道人影並排而站,風騷的抖動中。

「兄弟,說實在的,你那啥酒,別告訴我真是拉菲!」

「呵呵,是拉菲……的瓶子,不過出於支持國貨,裡面我換成了本地產的紅酒。」杜松一臉神秘的笑著。

「啥牌子?」

「山地精品!」


「山地精品?好古怪,好淳樸的名字,好像在哪見過……」楊迪面露回憶。

「唔……批發店門口,最大號桶裝的就是。」

「靠!!!」

……

再度出來的時候,楊迪走在前面,一張臉,已經包公附體。



Related Articles

「你什麼意思,難道你要給我魔焰專修學院一枚殘缺的果實不成,」

莫岫死死壓制著心中的怒火,沉聲喝問阿修羅...
Read more

這點小心思,林楠看的真切。

「再給你來一個,你五分鐘解決戰鬥,獎勵你...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