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那隻守護神獸,是一隻巨大的白蛇,身子捲動著,吞雲吐霧,法力非常高強。

兩人的戰鬥非常激烈,千夕顏覺得他們根本無法插手。尋葉看了一會兒,低聲對千夕顏說道:「你覺得誰佔了上風?」

千夕顏搖了搖頭,表示自己不清楚,尋葉有些頗為得意的說道:「是那個黑衣人。不過白蛇其實實力應該更強,但是因為剛蛻過皮,身體處於虛弱期,才讓他有機可乘,這個黑衣人來之前準備的還真是充分。」

原來是這樣,這分明就是趁人之危啊。聽了尋葉的話,千夕顏更覺得氣憤了。白蛇處於虛弱期,恐怕支撐不了多久的。

這樣打下去,也實在是太消耗體力了。

白蛇的口中吐出了許多的水珠,慢慢的凝結成了冰晶,都被那個黑衣人神秘莫測的身形閃避過去了。千夕顏在兩人的打鬥中,尋找著空隙可以走過去。

生命之泉不知道在哪裡,應該就在這個白蛇附近才對。

尋葉閉上眼睛感知了一下,然後驚喜的說道:「我知道在哪裡了,我們快點過去。」

尋葉拉著千夕顏飛快的奔跑,不過剛跑了沒幾步,一道巨大的冰凌就橫在了二人的面前。

白蛇憤怒的目光也同時望了過來,很明星,它將他們當做了同夥,所以絕對不會讓二人將生命之泉偷走的。

千夕顏覺得很無奈,不過也只能暫時放棄,不能再讓白蛇分神了,那樣只會更加受傷。

兩人繼續觀看戰局,站在原地一動不動,不過白蛇還是時不時的偷來警惕的目光,身體快速的扭動著,掀動起了滔天的雪花。

雪花像浪花一樣狠狠的拍下來。黑衣人不斷的閃避著,然後時不時的釋放一些陰招擊打到白蛇的身上。

雙手中黑色的霧氣繚繞,千夕顏怎麼看都覺得不太對勁。

尋葉的雙目一直緊緊的盯著黑衣人,直到這一刻他的身體突然就動了,飛快的走上前去,手中出現了無數個藤蔓,包裹住了黑衣人的身體,藤蔓接觸到那些白霧的時候,上面有呲呲的聲音。

白蛇的冰錐也很快到達,黑衣人連忙閃避起來,行動間有點吃力,目光直直的看著尋葉。

千夕顏見狀也急忙上前,舉起了流雲劍,黑衣人手中拿著一個權杖,正要打下去的時候,被流雲劍攔住了。

不過這一下千夕顏攔的十分的吃力,黑衣人的修為確實很高,??高,千夕顏一接觸就知道自己一定不是對手,但是既然來了,能多出一份力就多出一份。

她的身體被震出去很遠,不過很快就穩住了身形,現在的千夕顏,已經有過很多次戰鬥經驗了,即使修為不足也還是可以拼上一拼。因為白蛇身體的緣故,千夕顏覺得速戰速決才是最好的辦法。

不過她知道這一點,黑衣人顯然也是知道的,他似乎就是打算打消耗戰的,直耗到白蛇沒有了氣力,它就可以坐享其成了。

絕對不能讓他的那些小心思得逞,千夕顏快速的舞動著流雲劍,數道流光飛速的躥了出去。都被黑衣人一一躲過去了。打在了雪地上,也激起了很多的雪花在空中飛舞。

白蛇看著二人的目光柔和了些,口中繼續吐出了一道道飛劍,黑衣人依舊以詭異的身形全部躲了過去,然後尋找機會反擊。

尋葉和千夕顏都不想給他傷害白蛇的機會。尋葉的手中出現了一個綠色的屏障,攔在白蛇的跟前。將黑衣人的攻擊接了下去。

黑衣人看著他們嘿嘿冷笑,手中黑色的霧氣大盛,腐朽的氣息撲面而來,這種感覺,千夕顏突然覺得有點熟悉。

大量死氣出現,感覺整個空氣的溫度都降下來了。千夕顏皺眉看著那個人,手放到了胸口。她突然想到了一個人,但是不敢確定。

黑衣人五指成抓,在空中虛劃了一下,然後身體快速的閃動,掠過了千夕顏和尋葉,直衝著身後的白蛇沖了過去,手指快速的抓到了白蛇的身體上。

那爪子居然鋒利無比,刺破了白蛇堅硬的鱗片。一瞬間,白蛇的身上鮮血淋漓,不斷的嚎叫著,扭動著身軀。

傳來的陣陣悲鳴聲讓人聽起來就覺得於心不忍。

千夕顏有些氣憤,急忙快速的衝上前去,舉起流雲劍就刺向那個黑衣人的身體。

黑衣人感應到了身後的戾氣,快速的閃身避開了,爪子在空中帶出了一串血珠。

白蛇扭動著巨大的身軀,看起來痛苦異常。身上還在不斷的流著血跡。

千夕顏看著就覺得難受,握緊了手中的流雲劍,流雲劍似乎也感應到了主人的憤怒,在微微顫動著。

但是很快,千夕顏就覺得自己的身體似乎已經不能動了。一股腐朽的氣息撲面而來,流雲劍上的劍氣似乎也被腐蝕了。劍身輕輕的顫動了幾下,慢慢的垂了下去,沒有了一點光亮。

似乎有牙齒飛快的咬到了她的脖子上去,體內的鮮血迅速流失。

尋葉急忙沖了過來,藤蔓上生出了無數的小針,朝著那個黑衣人刺了過去。黑衣人急忙閃身避開了。哈哈大笑了幾聲。似乎很滿意現在的情況。

千夕顏無力的躺倒在尋葉的懷中,一瞬間就想起為什麼這種感覺很熟悉了,腐朽灰敗死亡的氣息。她記得她和蓮落遇到過。那個修鍊滅靈**的虎精。千夕顏不能確定這是不是同一個人,但是它絕對是修鍊滅靈**的人,這一點不會錯的。

而且,他居然上來就知道吸千夕顏的血,千夕顏覺得他十有**就是當初的那個虎精,不知道一個修鍊滅靈**的人要生命之泉做什麼。

現在白蛇受了傷,黑衣人更加的肆無忌憚起來,身體快速的移動著。手中利爪快速的揮動著,很快就又增添了一些傷口,同時,那股**的氣息籠罩上去,讓白蛇身上的傷口開始腐爛。



千夕顏並沒有被吸掉多少血,所以很快就有所恢復,自然是不能讓這個黑衣人繼續這樣下去,她伸手從懷中取出了一個小瓶子,這個小瓶子正是那個時候裝天澤水用的。

天澤水有劇毒,千夕顏眼珠轉了轉,心中有了一個計謀,她湊近了尋葉的耳邊,對著他說了些什麼。


尋葉聽了點了點頭。手中瞬間爆發出強烈的綠色的光芒。千夕顏拿著天澤水,往空中一灑。尋葉快速的用葉子包裹住了天澤水。

黑衣人此時依舊在忙著應付白蛇,白蛇已經開始體力不支了,血也流出去很多。

尋葉快速的走到跟前,用幾片綠色的葉子覆蓋在了白蛇的身上,幫助白蛇減弱那些腐蝕之氣的影響。這樣白蛇的傷勢可以好的更快一點。

黑衣人的目光立刻轉向了千夕顏,似乎是還想喝血,千夕顏舉起了手中的一個水晶,然後快速的朝著他扔了過去。

黑衣人躲了過去,接著又有一條藤蔓伸了過來。黑衣人絲毫不懼怕,手中黑色的氣息籠罩著,只是輕輕的動了動手指,腐蝕之氣就從身體里的各個毛孔冒了出去。

還伴隨著陣陣陰測測的聲音,讓人聽了身體十分的不舒服。

尋葉的藤蔓越來越多,卻不再是朝黑衣人圍攏過去了,而是將千夕顏團團圍住了,然後才開始在白蛇的面前組建一個綠色的屏障。

黑衣人看了眼千夕顏,雖然不甘心,還是果斷的選擇了放棄,直接沖著尋葉走了過去。手指伸出,直接就將那些藤蔓扯碎了,然後手中有非常陰冷的火焰冒了出來,將藤蔓燒成了灰燼。

接著那火也沖著白蛇快速的拋了過去。白蛇的身體沾染到了火苗,立刻變得焦黑,張嘴就吐出了一道冰錐。

接著白蛇仰天長嘯,口中出現了一團巨大的白光,眼角居然帶著淚,感覺甚為悲情。尋葉手中突然就多出了許多綠色的小球。圍繞在周圍卻也不下手。

黑衣人凝重的看著那道白光,準備迎戰。

千夕顏看了看他,只覺得特別的面熟,突然開口說道:「我們見過吧。」

黑衣人有點驚訝,但是絲毫不為所動,也沒說什麼話。

「你居然還做這麼多缺德的事情,當初真不該輕易放過你。你還記得我,還記得蓮落吧。他是妖界之王。」

黑衣人聞言冷笑了一聲,說道:「等我練成了神功,自是不必將他放在眼裡了。」

「哦?如此的有自信?」千夕顏故意用極其不屑的口吻說著。「冒險來取生命之泉,你一定是修鍊遇到了瓶頸吧。不敢以真面目示人,該不會你的身體都被腐蝕了吧。哼,我就知道,你這樣的人,註定活在最陰暗最底層的地方。」 黑衣人輕蔑的看著她,陰測測的笑道:「只要我修鍊成了,等我喝光你的血,看你還敢不敢這樣說。」


千夕顏想要激將法激一下他,不過效果似乎很不明顯。

她的目光看向了尋葉,尋葉此時已經準備好了。也回頭看著千夕顏。

「你修鍊的是滅靈**,用生命之泉做什麼?」千夕顏說道。

黑衣人哈哈大笑了幾下,說道:「你不需要知道。」

千夕顏攥了攥拳頭,流雲劍閃爍出一道幽冷的光。黑衣人伸手輕輕的一點,**之氣就飄散出來。

千夕顏覺得自己的身體似乎又不能動了,心口有種很難受的感覺,她狠狠的看著這個人,黑衣人哈哈大笑著接近了千夕顏。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綠色的小球快速的射到了黑衣人的嘴巴裡面。黑衣人有些吃驚,沒有反應過來,小球就那麼滑入了他的體內。

他立刻定在了原地,渾身冒著白煙,眼珠子瞪得很大。

千夕顏嘴角勾起一抹笑容,飛快的走上前去,將劍架在了他的脖子上。不過黑衣人的身形快速的閃動了幾下,很快就走到了一個偏僻的地方,手指摸著自己的嗓子。

白蛇口中又吐出了數道冰劍,尾巴迅速的甩動,捲住了黑衣人的身體,不過剛碰到黑衣人身體的時候,裡面頓時冒出了許多的火星,呲呲作響,白蛇又急忙放開了,疼的在地上翻滾著。

黑衣人用仇恨的目光盯著千夕顏,聲音嘶啞的說道「哼,別以為你們有多高明,只要拿到生命之泉,你們就都完了。」


雖然黑衣人中了天澤水中的毒,但是絲毫不影響他詭異的身形。他快速的朝著生命之泉走過去。

白蛇見狀口中吐出了許多白霧。整個山林突然就變得霧蒙蒙的,什麼都看不清楚了。

千夕顏伸手揮動著,看不到前面的路了,尋葉抓住了她的手臂,不過他的情況也沒有好多少。

在這樣的情況下,互相看到都很困難,更不要提找到敵人和生命之泉了。

不過冥冥中突然有個聲音直接傳進了他們的腦海中。

「我指引你們找到生命之泉的方向,你們務必要守衛好它。」

聲音很空靈,雖然很清晰悅耳,不過也能聽出一絲疲憊,看起來白蛇已經被折磨的很厲害了。

千夕顏和尋葉就感應著白蛇的指引,走了許多路,找尋生命之泉的位置。

尋葉的手一直緊緊的牽著她的手。

千夕顏現在才有功夫將突然發生的事情在腦海中過一遭,不過仔細想來總覺得有哪裡不太對勁。

「你說,那個人到底是怎麼找到這裡來的?這裡這麼隱蔽,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進來的。」

尋葉也仔細想了想??了想,然後搖頭道:「不知道,想來他自有他的辦法吧。」

也許吧。但是千夕顏還是覺得有哪裡不對勁,一時也說不上是哪裡不對勁,總覺得這事情發生的太突然了,而且,有一點不合乎邏輯了。

她其實很想理理清楚,但是根本沒有這個時間。

她還記得尋葉的根靈被毀掉的事情,這是目前首要的事情,不過要想救尋葉,要首先抱住這個地方,抱住生命之泉。

兩人一直往前走著,其實什麼都看不到,那些霧氣非常的奇怪,一個人就在你的眼前你也認不出他來,千夕顏和尋葉離得這麼近,她也看不到尋葉的樣貌。

尋葉的嘗試在手中匯聚了一個綠色的光芒,想著至少可以照亮一點,但是那點綠色,在霧氣中也變得淡淡的,朦朦朧朧的,什麼都照不出來。

兩人只能就這麼茫然的走著,好在有白蛇的感應,他們走的也不慢。

走著走著,千夕顏就覺得自己撞到了什麼軟軟的東西,心裡一驚,還沒等她細想的時候,突然就有一股大力狠狠的將她拽過去。尋葉冷不防感受到一股大力的牽制,先是反手緊緊的握住了千夕顏的手。很快有一道光芒達到了他的手腕上。

手腕一痛,他就不由自主的鬆了手。千夕顏被那股大力帶開了,尋葉回頭怎麼也看不到她的蹤跡,只能大聲的喊著:「夕顏,夕顏你在哪裡?」

卻沒有人回應,千夕顏的身前出現了一道厚厚的屏障,隔絕了她的聲音。旁邊傳來黑衣人低低的聲音:「告訴我,怎麼找到生命之泉,你帶著我去,你一定知道。」

果然是撞到了黑衣人,千夕顏覺得自己今天還真是有些時運不濟,但也沒辦法,誰讓自己遇到了呢,總要面對啊。

「我怎麼可能知道,我如果知道,早就過去了。」千夕顏裝作很迷茫的樣子說道,

然後又加了一句:「況且現在這麼大的霧氣,就算原先是知道的,現在也找不到了啊。」

黑衣人的手緊緊的掐著她的咽喉,厲聲說道:「你一定知道,告訴我,我便饒你不死。」

千夕顏也大聲的說道:「你就算殺了我,我還是不知道啊,你讓我怎麼告訴你?你來之前難道不是都盤算好了嗎?會不知道生命之泉在哪裡?」

黑衣人手指微微用力,千夕顏的嘴角迅速的流下了一股血跡,她也握住了黑衣人的手臂,腰間的流雲劍已經在微微的顫動了。

尋葉此時正在瘋狂的找她,但是苦於什麼都看不見,他無論怎麼使用仙法,都沒找到驅逐這些迷霧的方法。

千夕顏在屏障內,還可以看到一點點微弱的綠色的光芒一閃一閃,很快消失。她咬緊了牙關,笑著說道:「我勸你還不如趁這個時候自己多走走找找,你在我這裡耗費多少時間都是沒用的,我是真的不知道,信不信由你。」

黑衣人冷笑著回應她,「既然你這麼沒用,那就去死吧。」

就是這個時候,流雲劍飛快的竄了出來,在空中劃出一道漂亮的弧線,黑衣人雖然有所防備,但是也沒想到這股反抗之力這麼強悍,手臂上受了些輕傷,可是千夕顏的咽喉也差點被捏碎了,口中不斷的淌出血來,靠在一旁喘息著,現在似乎連發聲都十分的困難。

屏障退開之後,千夕顏就清晰的聽到了尋葉在一聲一聲的叫著她的名字,她想要回答,奈何實在是發不出聲音。只能握著流雲劍快速的在濃霧裡走。

憑藉著尋葉的聲音,希望能走到他的跟前去。

尋葉的聲音固然能讓千夕顏更方便找到他,可是同時也方便了敵人去找到他。

所以,在千夕顏還沒有趕到的時候,就出事了。黑衣人對尋葉進行了偷襲。千夕顏隱隱約約聽到了打鬥的聲音。

只是什麼都看不到,不知道結果如何了。

這樣大的濃霧,如果打不過很容易便可以躲起來,很適合逃走。千夕顏覺得尋葉大概是吃了些虧。不過眼下這兩人應該已經分開了。

就是不知道尋葉往哪個方向走了,他大概也不能隨便出聲呼喚她了,確實有些危險。

千夕顏正茫然的站在濃霧之中的時候,空中就傳來一個聲音,那個白蛇在指引她到底如何找到生命之泉。

千夕顏小心翼翼的舉著劍往前走,生怕再撞到那個黑衣人。

不過這一路走過來,倒很是順遂。什麼危險都沒遇到,只是,也沒有找到尋葉的身影。但願他現在沒事,千夕顏想著這個濃霧恐怕也不能堅持太多的時辰,到時候自然可以看到尋葉了。

千夕顏的手摸到了前面一個冰涼的石台上,這裡面似乎就是生命之泉了,不過眼下霧氣太重,連這泉水她都看不到,甚至連水聲都沒有。

這生命之泉是沒有聲音的么?

千夕顏的手再往前一伸,很自然的就碰到了裡面的泉水,清亮的感覺令人覺得十分的舒適。她立刻想起了自己懷裡的那個水晶小人蘭蘭。

蘭蘭的身體摸著也十分的舒服,軟軟的,因為在千夕顏的懷裡,還有一點她的溫度。

千夕顏想到了之前那個水晶小人幫助蘭蘭擦拭身體的樣子,便也學著它的樣子,手沾了一點水,在蘭蘭的身上抹了抹,渾身上下都擦拭了一下,輕輕的揉著它的小身體。

一遍沒有用,就再來一遍。千夕顏很有耐心的擦拭著,但是心裡也開始著急,找到了生命之泉有什麼用,等到濃霧消散了,那人還是會找來的。白蛇似乎已經沒有多少抵抗之力了。

千夕顏正焦急的時候,白蛇的聲音就傳了過來。

你好恩熙 ,要保住它,就要用傀儡小人對抗外敵。」

「而且,生命之泉的泉水十分珍貴,一次不能取太多,今年已經取過一次了,這次情況特殊,你可以用一瓶。」

只能取一瓶?千夕顏的手沾了沾那泉水,也沒感覺有多麼的珍貴。

正在尋思著白蛇的話的時候,手中的水晶小人似乎醒了,使勁的拉了拉她的手指,小手弄的她覺得痒痒的,不過也挺舒服的。

小人不斷的拉扯著,然後跳著喊道:「媽媽。」 千夕顏被這個小東西的這聲媽媽給逗笑了,手輕輕的撥弄著手裡的小東西,想象著它睜著大大的眼睛的樣子,不過它應該也是看不見自己的吧。




Related Articles

「我不敢動你們……」白瑜再次不屑的說道。

越吉和那名僕人還沒有來得及鬆口氣,兩道風...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