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這7點,卻會因為劉鋒【多蘭之刃】的普通攻擊吸血效果而被吸回來5點,再加上【多蘭之盾】的生命恢復效果,凱利這兩劍根本就是做了無用功!

把符文換成攻擊、防禦的模式,劉鋒要的就是這種效果——單挑之下,25以內的攻擊力幾乎沒有任何作為!

即使進入群戰,劉鋒也可以忽略掉那些攻擊不足12的普通攻擊!

也就是說,同層次的普通9級召喚師,那13點的攻擊力對他根本沒有任何威脅!

趁著凱利愣神的功夫,劉鋒依靠自己更高的攻擊速度再次補了一劍,瞬間把凱利剩下的那點血量刺的只剩下一絲血皮。

凱利的護甲只有34,能夠削減25%攻擊,劉鋒的普通攻擊砍在他身上能夠造成21點血,3次攻擊就是63,這直接把他的血量打的只剩下個位數。

發現自己血量進入深紅,凱利猛的一個哆嗦,當即就要放下武器認輸。

劉鋒怎麼會給他這個機會,他猛的一提速度再次粘了上去,在他開口之前又是一劍擊碎對方護盾,徑直刺在了他腿上。

選的位置,跟鄭鈞的受傷位置一模一樣!

刺穿之後,劉鋒兩眼寒光一閃,猛的擰了一下手中兵刃,瞬間帶出一股血流,而且還帶上了一些骨骼組織。


雖然這種攻擊在牧師的治癒效果下會快速恢復,但總歸能讓劉鋒出一口惡氣,而且這凱利的傷,再怎麼說也比鄭鈞重,他好起來的時間,自然也要比鄭鈞長上一些。

「見鬼!見鬼!」

來不及評論劉鋒的驚人表現,裁判急忙又宣布了結果,又讓候在一邊的牧師和醫生趕緊去救人。

與鄭鈞相同,凱利也陷入了昏迷,不過他在昏迷之前所感受到的痛苦絕對要比鄭鈞強,而且在他醒過來的時候,也會發現自己傷的比鄭鈞還要重!

冷眼目送一行人再次前往醫務室,劉鋒將手中長劍猛的一甩,將血跡甩乾淨之後,靜靜等著下一場戰鬥。

會是誰?手下敗將弗里德么?

在劉鋒靜靜等待的時候,場下變得安靜異常,所有人看著劉鋒那濃郁的綠色生命護盾,心裡都是一陣發寒。

凱利那可是學院第二號的強者,他那足足70點血對上一般的7級召喚師,根本就不會有太多損傷,可這峰之隊隊長劉鋒,怎麼會如此犀利,竟然滿血將其剩餘部分給剿滅了!

待凱利被送去醫務室,裁判微微嘆了口氣,大聲宣布到:「第五場,劉鋒對米切爾!」

聽到裁判的話,原本安靜的場面頓時湧起一陣悄悄詢問的聲音,顯然大多數人對這米切爾的存在還都沒什麼了解。

在陣陣竊竊私語中,一個二十來歲的年輕人一臉悠然的跨上比武台,先是上下打量了劉鋒一番,隨後用不太友好的語氣問到:「你就是那個最近在曼德勒城召喚師學院被傳的沸沸揚揚的劉鋒?看起來也不怎麼樣嘛。」

這人自然就是米切爾,現在的他穿著一身華貴的衣服,給人一種正在旅遊的感覺,一點也不像是要切磋的樣子。他看向劉鋒的眼中有著一絲輕視,但因為對手輕鬆擊敗凱利,又多了一些慎重。

不論如何,戰鬥都在裁判的宣告當中開始!

「讓我來領教領教曼德勒城年輕召喚師中最強的一人吧!」比賽開始,米切爾抽出長劍,開啟生命護盾,瞬間朝著劉鋒沖了過去。

第一次交手依舊是試探,雙方經過大約三十秒鐘的拚鬥,相互在對方生命護盾上留下了兩次攻擊。

與約翰和凱利相比,米切爾的符文就豪華很多了:他有一全套的2級符文!

米切爾在紅色印記上使用了攻擊力符文【力量印記】,3個共計增加2。22攻擊力,4倍效果是9點攻擊;黃色符印使用了3個【恢復符印】,藍色雕文使用了3個【恢復雕文】,總計提供了4。92護甲,4倍效果就是20點護甲;在精華方面,他使用了一個【剛毅精華】,提供了20生命,4倍效果是80生命。

再加上【長劍】提供的10點攻擊,現在的米切爾現在屬性為320生命、54護甲和34攻擊!

而劉鋒有著394生命、54護甲和28攻擊!

米切爾的34攻擊在劉鋒那54點護甲削弱下,只剩下23攻擊,又被【多蘭之盾】削減8點傷害,頓時只剩下15攻擊,兩次攻擊只傷了劉鋒30血,卻又被劉鋒【多蘭之刃】吸收回去10點,最後的效果就是20點。

而劉鋒28的攻擊打在米切爾54護甲上能夠造成19傷害,兩次攻擊最終造成了38點傷害!

一次接觸下來,米切爾驚訝的發現自己竟然處於絕大的劣勢當中!這劉鋒不僅生命值高,防禦能力也相當強!

這怎麼可能!

其他人也紛紛訝然,而費拉則乾脆跳出來大叫到:「裁判,我申請鑒別這小子的等級!怎麼可能有40個生命星的低階召喚師!」


劉鋒那394的血量,確實是40個生命星,這已經超出了正常低階召喚師的生命極限!

就算是10級召喚師,全部符文天賦都使用生命值,也絕對不夠400點血!

聽到費拉的少爺的話,裁判在皺了皺眉頭之後,拿出召喚師筆記,從中取出一個測試球,示意劉鋒上前進行測試。

在看到劉鋒的血量時,裁判也是有著一絲疑問的,不過他覺得這小子可能帶了增加生命的裝備,心裡也就釋然。不過既然現在費拉少爺提出這個要求,那他也不再猶豫,順水推舟做個檢測。

「把手按在這個測試球上,灌注你的力量。」走到劉鋒面前,裁判沉聲說到。


劉鋒洒然一笑,伸出左手按在了測試球上,力量灌注之下,上面顯示出了幾個字體。

看著上面的子,裁判心裡微微一嘆,隨後朗聲宣布到:「測試者劉鋒,當前召喚師等級——」

環視了一下四周,裁判報到:「9級!允許比賽!」 這話一出,場內頓時變得安靜許多,片刻之後又哄鬧起來。

「9級!400血!這肯定是有裝備增加生命吧!」

「而且幅度還不小,我看起碼得是一個【紅水晶】!」

「這小子仗著自己血多,乾乾脆全貼了攻擊符文,所以才有這麼高攻擊!」

「這米切爾到底是誰,看起來跟費拉少爺有些關係,可為什麼攻擊力卻不高啊?」

這位同學 ,又聽到場下的議論,米切爾臉色有些難看:他的屬性實力絕對超出約翰和凱利一截,如果跟這兩人對上,他完全可以憑藉那高達34的攻擊力碾壓對手!

可米切爾確實弄不明白,作為對手的劉鋒怎麼會有這麼高的防禦!攻擊互換之下,他那34的攻擊力竟然能削減接近六成的傷害,那可是要有75點護甲才對!

心裡微微一動,米切爾心裡有些瞭然:這傢伙定是哪個大家族出行的子弟,身上不僅有著【紅水晶】撐生命,肯定還有【鎖子甲】撐防禦!

想想這兩件裝備的價格,米切爾眼睛就有些發紅——這兩件裝備絕對能賣出超過一萬一千金幣!

而且對手的攻擊也不低,應該說在28點左右,換句話說,這傢伙身上肯定有著一把跟自己相同的【長劍】!而這長劍價值也在四千金幣左右!

米切爾的心裡在顫抖,一萬五千金幣啊!整個家族的鎮族之寶加起來,大約也就是這個數了!

不得不說的是,米切爾眼紅了,在思索了一陣對策之後,他臉上泛起一絲笑意,朗聲問到:「劉鋒,原來你是仗著身上有裝備,這才敢答應我弟弟費拉的挑戰!」

聽到這裡,觀戰台內泛起一絲喧嘩:這米切爾竟然是費拉少爺的弟弟!有些年長的召喚師突然想起,城內貴族費拉少爺還有一個作為長子的哥哥,但是很久之前就去了大城市進修,可沒想到在這節骨眼上,他竟然回來了!

很是滿意場內觀眾的表現,米切爾繼續說到:「可召喚師的切磋應該把裝備的成分去掉,依仗裝備進行切磋,那不就是比財力么?」

聽到這裡,劉鋒冷笑一聲,他帶著一絲笑意問米切爾:「可挑戰規則中,裝備是在允許的程度之內,而且這裝備也必須是屬於召喚師本人的。畢竟,裝備也是召喚師實力的一部分,既然是實力的一部分,為什麼不能使用這個成分?」

嘴上帶著一絲笑意,但劉鋒的心裡卻在暗罵:很顯然,那米切爾知道他無法跟自己對抗,所以想著辦法削弱自己的實力,再來對戰。

劉鋒自然不會答應他的要求,這次挑戰勝負的彩頭可不小,他絕對不會因為對方的一句話放棄自己最大的依仗!

「照你這麼說,英雄徽章也算是綜合實力的一部分,而召喚師技能更是比裝備更加密切的能力,可為什麼在挑戰中也被禁止使用了?」米切爾嘴上也帶著一絲笑意,目光連閃。

「這我不知道,我只是按規矩辦事。我說,你還打不打,不打就趕緊認輸!」聳了聳肩,劉鋒懶得跟他墨跡,出聲問到。

見劉鋒不願多說,一副要麼開戰要麼讓自己認輸的態度,貴族出身的米切爾心裡不禁有些怒意,但他也知道現在的狀態自己肯定贏不了,他必須為自己增加籌碼。

眼珠來迴轉了幾圈,略一思索后米切爾想出一個辦法,他說:「我知道你身上裝備肯定不止一件,如果你願意去掉兩件裝備,那我可以增加賭注!」

米切爾的算盤打的很響,他判斷對手身上應該有【紅水晶】、【鎖子甲】增加防禦,同時還有【長劍】增加攻擊力,這樣才有現在的實力,總價值高達1。5萬金幣的優勢讓他根本無力勝出,而那高達數千金幣的彩頭也實在誘人,所以他才不得不想想別的辦法。

而想出來的辦法,自然就是削弱劉鋒身上的裝備優勢。


不管怎麼說,對手都是一個9級召喚師,在符文加持上比自己少了很多,如果能削弱他裝備的優勢,那比賽往後就會變得輕鬆許多。

加註,讓對手因巨大的賭注而沖昏頭腦,進而放棄自己已有的優勢而使用自身實力搏殺,那米切爾就有了絕對的優勢!

為了迷惑劉鋒,米切爾特地提出了去掉兩件裝備,而不是三件裝備的要求。畢竟三件裝備都去掉,那就肯定會引起對方的警覺:一個9級召喚師是肯定打不過10級召喚師的。

但去掉兩件裝備,無論去掉【紅水晶】、【鎖子甲】還是【長劍】中的哪兩件,這劉鋒的屬性都會大幅度的垮台——攻擊和防禦至少要損失掉其中一項,那就絕對無法跟自己抗衡了!

在米切爾的計算中,如果劉鋒捨棄防禦,淡淡依靠一個【長劍】跟自己戰鬥,那絕對是沒有絲毫勝算的,而如果劉鋒捨棄攻擊,使用【紅水晶】或【鎖子甲】跟自己戰鬥,又會因為攻擊力只剩下18而無法跟自己34的攻擊對抗,怎麼打都是勝利!

聽到米切爾的提議,劉鋒輕笑了一聲,悠然問到:「加註?那要看你加什麼注了,如果賭注不夠大的話,我可是沒有任何興趣的!」

暗自思索了一陣,米切爾說到:「我家還有個價值三千金幣的【布甲】,如果你同意取消兩件裝備跟我戰鬥,那這件【布甲】就是新加的賭注!」

聽到米切爾的提議,眾人紛紛一愣,低聲討論起來: 重生八零有點甜

不過仔細分析一下,不少人都明白過來:如果這劉鋒真的答應米切爾的提議,那他是絕對無法勝出的,也正因為如此,米切爾才敢直接加上這麼高的籌碼!

一時間,所有人的目光都轉向了劉鋒,心裡也在暗暗思索著,這劉鋒究竟會不會答應米切爾的提議呢?

知道觀眾和對方的想法,劉鋒笑著問到:「聽起來很誘人,可我怎麼知道你有沒有這個權力調動這麼大的賭注,東西都沒拿出來,我憑什麼信你?」

見劉鋒有意答應自己的提議,米切爾臉色一喜,沖費拉說到:「去,回家把【布甲】拿來!」

「這……這【布甲】價值3000金幣啊!」聽到米切爾的話,費拉倒是有些猶豫了,他覺得那劉鋒會輕易答應米切爾的提議,肯定還會有什麼後文。

發現費拉竟然忤逆自己的意思,米切爾有些暗惱,不過他很快調整過來心情,走到費拉旁邊,附耳說到:「沒有了裝備,他一個9級召喚師,怎麼跟我打?別忘了,我可是有【長劍】和全套的2級符文!」

皺著眉頭思考了一下,費拉最終咬著牙說到:「那我也得先去問問爸爸!」

「去吧。」帶著一絲笑意,米切爾目送費拉離去,自言自語道:「我在父親眼裡的地位,你根本無法理解!」 「老爸!老爸!」回到家中,費拉大聲喊著,隨後就聽到父親應了一句:「這邊!」

辨別了一下聲音傳來的方向,費拉匆匆跑到書房,推門就說:「老爸,米切爾他跟劉鋒的對戰中佔劣勢,那劉鋒有好裝備加持……」

給子爵大人添油加醋的說了一番之後,費拉靜靜等待對方發火。

上次他以【獵人的彎刀】做彩頭,可是被父親狠狠的訓了一頓,在他看來,這次哥哥以【布甲】做賭注,肯定也會被大訓一頓才對。

不過出乎他意料的是,父親今天卻顯得很平靜。

「對付9級召喚師?加註【布甲】?嗯,你拿去吧!」聽到費拉的話, 帶炮後衛 【獵人的彎刀】時那破口大罵的態度截然相反。

到現在費拉才知道,原來在父親眼中自己的地位根本就比不上米切爾,說是不捨得自己離開,事實上是不捨得在自己身上花費太多的籌碼!

從書房裡退出來的時候,房裡臉色變得有些蒼白,很快又湧起一股血色,他捏著拳頭恨恨的說到:「米切爾,我倒要看看你這次是否真的能贏的了那劉鋒!」

第一次,房裡從心底里希望那劉鋒勝利,不過在想到他去掉裝備后,還原成9級召喚師的實力,又有些嘆氣,自言自語道:「也難怪米切爾受老爸重用,他做事都是很有把握的,看來這次贏了比賽之後,我所能取得的彩頭大部分都要被他給掠去了。」

重重的嘆了口氣,費拉去寶庫取出【布甲】,緩緩返回賽場,有氣無力的說到「【布甲】已經拿來了,你們可以繼續了。」

看到弟弟這副表情,米切爾嘴角掛起一絲不屑的笑意,隨後沖比武台上的劉鋒說到:「既然這樣,你可以去掉兩件裝備了。」

裁判走了上來,在劉鋒的左臂上看了看,有些驚訝的發現這裡面竟然有3件裝備,隨後問到:「劉鋒,既然你答應了請求,就要按照要求暫時封閉兩件裝備槽,比賽結束后才能開啟。」

點了點頭,劉鋒笑著關閉了兩個裝備槽,待裁判檢查完畢后,笑著說到:「那,可以開始了吧!」

看了一眼劉鋒,裁判確認關閉的兩個裝備槽里都有裝備之後,退到一邊大聲宣布;「比賽繼續開始!」

再次激活生命護盾,米切爾的眼睛又被刺了一下。

很顯然,劉鋒的裝備並非他所想象的那樣,現在依舊有著三十多個生命星!

劉鋒關閉的兩件裝備,分別是【多蘭之刃】和【狂戰士脛甲】,這兩件裝備提供的都是攻擊,而且對生命屬性的影響較小,所以他索性放棄了這些。

來自【多蘭之盾】提供的防護能力和生命恢復能力,是他最為依仗的內容!

由於剛剛雙方進行試探的時候都有所損失,因此這損失也在休戰的時候被凍結,現在也解凍了。

米切爾狀態不變,依舊損失38點血,現在是282生命、54護甲和34攻擊,而劉鋒因為關閉了【多蘭之刃】個【狂戰士脛甲】,血量從374/394下降到了294/314,攻擊力也下降到了18,護甲倒是沒有變化,依舊是54。

再次開戰,米切爾發現自己的生命依舊沒有對方多,這讓他心裡有些詫異。為了試探對方的攻擊,他提著長劍就沖了過來。



Related Articles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傅言的那些話,沈初當晚就做了個夢。

她夢到自己變成了一隻兔子,但其他兔子都欺...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