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蕭涵則是完全賴上了於軒清,嬌聲嗲嗲道「公子,可知今朝吉日否?」

「抱歉!在下不知道此行。」

蕭涵更是毫不客氣,挽起了於軒清手臂,又是含情脈脈道「小女子看今日也是良辰吉日,不如我們也把婚事辦了吧!」


「姑娘莫要開玩笑,在下身為守望者一族,肩負重任不議兒女私情。」

「我可是很認真的。」

左森拂塵一動凝眉閉目,完全是一副神棍模樣「禍水難躲!白毛的,你若有為天下男人犧牲的覺悟,就娶你這小妖精吧!」

燕孤凌鄙夷道「出家人博愛眾生,你不入地獄誰地獄。」

「我不是出家人,我是道士,無量天尊!」說罷左森也是目光流轉,卻不見慕雲霆出現「溫柔鄉英雄冢,看來我們的絕世凶獸,也是不能免俗啊!」

「怎麼你個道士,也生嫉妒啊!要不你也去娶一個。」

「呸呸呸!」

「好了該說些正事了。」

蕭涵臉色一正,瞬間整個大廳內氣氛驟然大變,燕孤凌甚至感受對方,常年累月的殺氣。

而今四目相對,心中似乎有了苗頭「與我有關?」

「與燕族的生死存亡有關!」

「據小女子所知,燕族高層已經心有異數,想要歸附南晉求得爵位,讓燕族享盡一世繁華!」

「一世繁華!一世繁華!」燕孤凌怒髮衝冠,青筋暴起,更是直接破口大罵起來「一世繁華!千秋恥辱!國破家亡才多少年,才多少年啊!怎麼都忘記當初城牆改姓的恥辱,忘記了馬踏燕地的悲哀!」

言盡於此燕孤凌怒火難平,此刻更是歸心似箭,心中唯一想法就是阻止,這荒唐的一一切,絕對不允許燕族歸附南晉。

「縱然是燕族高層,也沒有資格讓燕族背負萬世恥辱,我絕對不允許!」

「該說的話小女子也已經說了,現在小女子也該走了。」

身形化影蕭涵瞬息,之間就已經消失在眾人眼前,眼前只留下憤怒難當的燕孤凌,雙目血紅彷彿隨時都要喪失理智,一旁觀望的左森也顯得緊張無比。

燕孤凌緊握雙拳沉聲道「放心!我沒事!」

「沒事?怎麼可能沒事!」慕雲霆鐵面走來,對燕孤凌說道「當初我說過你復國的事,我將為你扛起來。」

「我沒有忘記,但這是我族內事情,我還不想讓你插手!」

「好吧!」慕雲霆理解燕孤凌的堅持,也不再多言,而燕孤凌也早已經坐立不安「去吧!你有你要處理的事情!」

蕭涵與燕孤凌走後,大廳內顯然一下子冷清下來,於軒清不見上尊神女前來,自然詢問道「姑爺,不知道上尊神女身在何處?」

「你還怕我把她給賣了啊!」慕雲霆也是不明白,為何太素清羽會要一個人再去鑒心台「白毛的,你家上尊神女是武道中人,還是已經入道了?」

「入道?」

慕雲霆一說左森也是格外關注,眼光閃動好似知道些事物。

如此一問於軒清自然回答道「上尊神女之事,在下也知之甚少,不過這裡的事情,姑爺應該也是知道的。」

「這裡的事情?」無疑於軒清指北辰星球修士不出之事,在慕雲霆看來於家守望十萬年,自然對北辰之事頗為了解。收拾心情的也不作多想「神棍,這個給你。」

「我是道士!不過這個,這個,這個居然是諸神的武裝碎片!不是吧!居然是真的,你那裡找到的。」

自進入咫尺冰原之後經歷一系列驚險,左森甚至都已經差點,忘記自己此行的任務。


手握武裝碎片,左森一臉激動的說道「也不知道這一次雲岳王朝,要怎麼賞賜貧道,想一想還有點小激動了。」

左森接過武裝碎片自是閃人,客廳之內也徹底安靜下來。

慕雲霆看了一眼於軒清,總是各種不適應「我還是去修鍊修鍊,就不陪你玩了!」


待四下空無一人,於軒清俊臉上凝聚一絲正氣,一手卻是已經拔劍出鞘,一劍劈下卻見冰封開啟,卻不見冰路盡頭,如同是引渡聖路。

黑暗當中,寒光是唯一的照世明燈。

玉樹臨風之姿態行走其中,沿路走來卻見無數碩大冰柱,冰柱內男女老少皆有,在路的盡頭三尊高大無比的冰柱,似乎傾注了於軒清的情愫。

「我族終於等來了!不久的將來我於家終將重見天日。」

一片廢墟的鑒心台,潔白身影仰天而望,冰冷而又深邃的目光,如同穿梭在茫茫宇宙內,似乎越過無數星辰,在不斷的追尋當中。

僅僅只是一個背影就已經說明了,太素清羽在凝望的著。

而在冰冷的宇宙的那一端,另一個目光也在俯視星空種種,那是凌霄女帝的目光,俯瞰億萬生靈的存在。

凌霄女帝道「我們終將要見面!」

太素清羽言「我們一定會見面!」

太素清羽的輕語,消逝在的風雪當中,卻流向遙遠的星空。

回眸再望卻見慕雲霆側立一旁,「我有點擔心你,就上來看一看。」

「沒事,諸神是要不了吾之性命。」

慕雲霆瞬間錯愕,太素清羽輕聲細語卻豪氣干雲,隨之笑道「當然!諸神是要不了你的性命,因為有你相公在嘛!我可是吃雷電的高手,什麼雷罰完全沒問題的。」

太素清羽掩面微笑道「真是貧嘴!」 時光如柳絮飄風無影,來去總是匆匆無影。

咫尺冰原之上,此刻只留下淺淺的腳印,伴隨著風雪似乎要抹滅,來人曾經的足跡。

慕雲霆的身影倒映在潔白之地,心思卻留在那一絲絲溫存當中

「雲,你要離去?」太素清羽輕聲問道,語氣甚是平淡,平淡到讓人無法捕捉到,半點憂傷的存在。

慕雲霆看著眼前人,心中縱有千言萬語,但此刻任何傾訴都顯得蒼白。

還是那副自信的微笑,仰頭說道「待我名滿北辰,便是我榮耀歸來時刻。」

男兒豪言寸蕩蕩昊天上,而太素清羽則是青絲一動,搖頭說道「我不喜歡等待,別讓我等太久。去吧!去追尋你的天下。」

越是簡單的話語,越是動人心馳。

……

慕雲霆離開了咫尺冰原,帶著太素清羽的思念,逐漸走出這一片冰雪世界。

三個月的時間如同三個紀元,讓人好似度過了,前世今生與來世。

這些時日內慕雲霆,雖未動過拳腳,但心境的變化卻是無法言語。

聽海浪起伏之聲,看萬里雲空,翡翠玉海還是那般模樣,千百年來從來沒有改變過。

於軒清雙目微閉在,感受著其中的一點一滴,他在等待著,見慕雲霆到來恭聲道「姑爺你來了,在下已經等待多時了。」

慕雲霆笑道「我怎麼感覺讓你,叫我姑爺的很變扭了,猜你應該叫的很委屈吧!」

「姑爺玩笑了,在下已經準備好出航的船隻。」


身輕盈,步伐如電,慕雲霆現一葦渡江功力登上船隻。

「白毛的,你不上來嗎?以你的本事大可逐草天地,看英雄論蒼莽,待在這皚皚白雪中太過可惜了。」

於軒清搖頭無語,靜看浪蝶層層來,看慕雲霆漸漸消失在海平線,心中自語開來「論蒼莽?還不到時候,還不到時候啊。」

咫尺冰原的最高點

誰都不曾注意到,一道清冷的倩影佇立其中,為了能夠將慕雲霆看得更久,太素清羽站上了最高點,寒風中不言半句,一切都是如此的安靜。

乘風破浪中的慕雲霆,心中有著無限狂放「滾滾紅塵啊!你大爺我又回來了!顫抖吧!」

日落月升又一刻

孤風悄然起

一處無名的亂葬孤墳冢,婆娑樹影顫顫里更顯迷離,在這樣詭異的氛圍中。

一人端坐其中面色從容,似乎與之融為一處,生來為異類的慕雲霆,格外喜好這樣地段。

敞開心扉,屍力兜轉周身各處,如風暴眼一般在不斷的吸收著,亂葬崗內一切陰邪氣息,牛飲鯨吞好不快意。

每一絲陰邪氣息,都在不斷滋養著慕雲霆,屍身詭異綠光綻放不斷,陰風徐徐來襲。

霎時

此方既然生成了異象,如再見酆都鬼城。

百鬼夜行群邪嘶吼不斷,夜空之上煞氣亂起,如滅世魔種降臨人世間。

身在其中的慕雲霆感受著無限的快意,一動萬邪催生雷雲隆動,更有不老不死之力,但慕雲霆深知此刻自己實力不足,絕對不能暴露真實身份與一身屍力。

「哼!天清月明之下,居然有邪魅出沒,兩位徒兒此刻,就是你們除魔衛道的時候了。」

話語入耳

慕雲霆並無半點憤怒之意,只是感覺這聲音帶著的熟悉感。

琢磨當中殺機臨近,兩道凌厲劍影,映入眼帘當中。

「不自量力!」

慕雲霆怒目一睜又是一愣,隨之來人也是當初錯愕,你我目光來回,遲遲才敢開口說話。

「是你們!」

「慕小哥!」

大水沖了龍王廟,慕雲霆萬萬沒有想到,眼前兩人居然是太武村,兩位少年東玄一與周溟,完全是上演一場烏龍大戲。

慕雲霆又是好氣又好笑,皺眉說道「好啊!你們都長本事了啊!居然敢拿著劍對著我!」

兩人連連擺手說道「慕小哥!這個那個,是誤會,是一場誤會。」

「兩位徒兒為何還不出手,為眾生盡一份力,莫不是怕了這邪魔歪道。」

熟悉的聲音再次傳來,待慕雲霆看清來人模樣,更是眉頭大皺。

來人也是一副意外模樣,慕雲霆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沖了上去「好啊!居然是你這個死老鬼在暗中教唆,看我不扒了你這爛皮。」

來者不是他人,正是當日在黑風山上,有過一面之緣的黑風老鬼,怎麼也沒有想到再見面,對方居然成了太武兩少年的師傅。

見慕雲霆怒氣勃勃的模樣,老鬼正了正臉色「一場誤會,一場誤會而已,不要這麼大驚小怪嘛!」

「一場誤會?若不是我剛才第一時間出手,那你就等著給你徒弟收屍吧!」

「呵呵!」

被慕雲霆這一說,老鬼也只能尷尬一笑,東玄一大聲道「原來慕小哥和老鬼師傅認識啊!還真是巧得很啊!」

周溟則托腮作沉思狀「我怎麼感覺到,這裡有陰謀的味道!」



Related Article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