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洛克則在謹慎的仔細抹除完周圍他們行動時留有的痕迹之後,也學著里奇剛剛那古怪中帶著一絲詭異的舉動,片刻的時間,身影徹底消失在了原地。

「嗒嗒嗒嗒」馬蹄聲由遠及近。

官道上只有一個巴掌大小的馬車,經過時間的推移在伍德的眼中慢慢放大。

一聲長嘶,急行中的馬車逐漸降緩了速度,慢慢停止前進。

「先生,已經到了哥雲山林了。」托馬斯不著痕迹的掃視了附近一圈,對著車廂中的步天道,旋即轉身伶俐的幫忙拉開了車門。

「嗯,那就下去轉轉吧。」

步天不慌不忙地起身整理了一下衣襟,抬腳走出了車廂。

「哈,倒是個好地方,此情此景真是令人不得不讚歎啊。」

步天望著眼前生機盎然的一片針葉林,深呼吸了幾口清新的空氣,由衷讚歎道。

「這裡的確是個好地方,先生,你認為如果埋骨此處是否會是個不錯的選擇呢?此情此景,倒也是個風水寶地了。」

托馬斯立於步天身後,突然一改臉上尊敬謙卑的恭敬之色,有些陰測測的說道。

「哦?……你說的倒也不錯,這的確是個埋骨於此的好地方。」

出乎托馬斯的意料之外,步天竟然似笑非笑的回過頭認同了他的說法。

這詭異的一幕令托馬斯不由得為之一呆,連那來不及轉變的面部表情都徹底僵硬在了臉上,看上去頗有些滑稽。

回過神來的托馬斯有些惱羞成怒,知道對方是在戲耍他。不過他很快的壓下了怒氣,有些嘲弄的看著步天,譏諷地笑著:「我不知道你是真傻還是假傻,不過這些都不重要了……」

托馬斯的話音剛落。步天便感覺到身後傳來了一陣急劇的利器破風聲,速度快得有些令人難以置信,只在電光火石之間,攻擊已然臨身,那尖銳的利器冰冷刺骨的鋒芒直指步天的心臟部位。


以步天高達26點的靈敏度竟然都無法閃避開來,或者說他的身體反應速度根本就跟不上自己的神經反應速度。

生死危機,步天歇斯底里的壓榨身體中的最後一絲潛力,險險的避開了心臟部位的直接受創,卻依舊還是被那柄來自身後的利器洞穿了肩頭,深可見骨。

「噗」

血液飛濺。

步天的整個身體都被這道陰狠攻勢產生的大力擊得向前撲去。

然而身後的那名狠毒的刺殺者依舊如影隨形的跟隨著步天前撲的身體,毫不留情的將手中短刃刺了過去,這次的目標直指咽喉,彷彿不達到目的,他就誓不罷休。

托馬斯慌張的避開了步天撲了過來的身體,他只是一名普通人,沒有絲毫實力,可不敢參與到這血腥的戰鬥當中。

只要步天最後死了,那麼他就算是完成了他的任務了,還會被分得一點戰利品。

只是出賣一下主戶罷了,根本不用他出太多的力氣拿生命去拼,就可以分到許多亮晶晶的錢幣,這樣的賺錢手段,實在是太快了。

「哈哈哈哈,這些平日里高高在上的可惡的貴族,現在不還是被我耍得團團轉,連性命都快要丟了。」托馬斯想到這裡,不禁有些興奮得意了起來,他看著步天此刻狼狽的樣子,感到極度的變態快感。

步天此刻的確很是狼狽,因為精神極度的緊繃和死亡的威脅快讓他喘不過氣來,他的額頭上已經開始滲出密集的汗珠,有的已經因為身體的快速閃避流進了他的眼睛里,可是他不敢去動手擦上一下。

身後的那名刺殺者像是在與他有不共戴天的大仇一般,那綿綿不絕的攻勢一道接著一道,一道比一道狠辣,凌厲異常。

若不是他的靈敏要高出對方許多,恐怕早就飲恨劍下了。 「噗」地一聲,又是一道利器劃破肌肉的聲音傳來,步天痛得臉部一陣抽搐。

這種局面,若是繼續維持下去,恐怕以他恢復能力強悍的吸血鬼之身都要因為血液流失過多最終敗入敵手。

「不能再這樣被動下去,我已經漸漸被他牽著鼻子走了,完全被他的攻勢所牽動,若是一味的防守,我難有勝算。」

說到底步天在穿越之前不過是一名居家宅男罷了,根本就絲毫打鬥經驗都不會,一些技巧性的東西更是兩眼一抹黑。


如今能在敵人狠辣得不留有絲毫喘息機會的攻勢下想通問題的關鍵,已經很是難得了。

步天此刻將精神感知密布身體周圍,對於身後刺來的短刃方位把握的更為仔細。

他猛的將左腳在地面輕輕一旋,身體便如同陀螺一般旋轉飛退,而右手則飛速的抄起腰間的裝飾長劍格擋向對方短刃刺來的方位。


「噹」的一聲金鐵交擊之聲響起。

步天成功的擋住了對方的這狠辣的一擊,握著長劍的手因為受力被擊退了一段距離,不過又被他以強大的力量穩固下來。

里奇殺氣騰騰的腳步微微一滯,他從一開始偷襲,到現在苦心營造的連綿攻勢被這一記格擋給打斷了。

盜賊的刺殺講究的就是一擊不中,便以連綿不絕的快速攻勢壓得敵人喘不過氣來。

他們隱身潛行的障眼手段便於幫助他們靠近敵人的背後進行偷襲,一擊未果便以疾風暴雨般的攻勢發動狂猛的攻擊。

試想一下,自己的敵人在自己茫然不知的情況下突然出現,對著自己毫無防備的后心就是一陣急速而又狂猛的攻勢,這換誰,誰都受不了。

連綿的攻勢被打斷了,里奇也就不再邁步上前了。

盜賊的潛行效果只能在緩步行走亦或靜止不動時才能維持,一旦發動攻擊那麼就會徹底的顯露身形。

所以盜賊的刺殺才會講究一擊不中就要首先壓制住敵人,這也是為了謀求自保罷了。

畢竟,暴露了身形的盜賊,看得見的攻擊,也就沒那麼令人感到恐懼了。令人恐懼的是來自背後感覺得到,卻看不見的攻擊。

「好小子,不錯不錯,我這麼瘋狂的一連串攻擊竟然都沒能將你拿下。看來今天是殺不成你了…」

里奇手掌一翻,手中短小的精緻匕首已然消失不見,如同變魔術一般。


這是每一名盜賊都必須掌握的藏匕術。所謂的圖窮匕見,匕不出則已,一出就要見血。

步天打量著眼前與自己對立而站的這名大約三十多歲的中年人。

相貌普普通通,一張大眾臉,似乎現在看過了之後,下一秒扎進了人堆里就會眨眼間遺忘了對方的長相一般。這還真是一個做盜賊的料。

他此刻也不會搶先出手,時間能拖一分鐘是一分鐘,憑藉他強悍的恢復力,時間拖得越久對他越有利。

而且他剛剛站立的位子明明周圍空物一人,此人卻突然出現在他身後,打得他一個措手不及。

看來便是前世小說中經常提到的盜賊的必備技能——潛行。這樣詭異的手段令他頗為忌憚,因為他也不確定自己的周圍是否還有其餘的盜賊正偷偷窺視著自己。

如此一來,現在他也只能以不變應萬變。好在有精神力感知周圍的一切異樣,情況也不算太糟。

似乎察覺到了步天是在拖延時間恢復傷勢。

里奇心中也是頗為焦急,經過剛剛的短暫交手,他此刻已經不敢再有絲毫小覷對方。

雖然他平日里是自大慣了,但此刻卻不得不承認這小子有一些手段,竟然能夠從自己這麼瘋狂緊湊的偷襲中脫出身來,其實力可見一斑。

而且現在他顯露了身形,正面交鋒能夠拿下對方的把握並不大。

如此一來,他唯有將希望寄托在依舊潛藏在暗處的洛克身上了,而現在,他必須給洛克創造一些機會。

「休息好了嗎?小子,雖然我可能殺不了你,但是為了挽回一點顏面,我還是決定教訓你一番。」

里奇一副我是前輩,你應該尊重我的裝13模樣。

手掌一翻,那柄寒光閃閃的短小匕首再次出現在手中。

「里奇老大,好好的教訓這個小子,最好把他給殺了。這小子身上一定還有更多的銀卡爾。」躲在馬車旁,久久沒曾出聲兒的托馬斯此刻開始嘴裡大放臭屁了,那臉上囂張跋扈的模樣,好像準備出手教訓步天的人就是他一般。

里奇動作隨意地將匕首在空中舞出一團銀花,比劃了一下,沖著大拍馬屁的托馬斯仰著腦袋,更加臭屁的道:「看你的里奇老大好好的招待招待這小子。」

說著還拍了拍自己的胸膛,擺出一種大包大攬的架勢。

「哎,我說,孫子,你打不打呀,哪兒來的這麼多的廢話?你是想打嘴架啊?」

步天以一副不氣死你,老子就不信步的鄙夷表情挑逗著對方。那欠揍的模樣,就像是手中擰著紅布條的鬥牛士,在以各種嘲諷挑釁姿態吸引著公牛的火力。

戰鬥講究得不是一味的蠻幹,能夠用上智謀周旋的地方,那也會使得自己輕鬆許多。

步天深知,面臨一個打鬥起來被怒火沖昏了頭腦的敵人,恐怕要比一個處處冷靜謹慎的敵人要好對付的多。

經過步天這一激,沒腦子的里奇果然很上道,紅著眼睛,青著臉龐沖了過來,嘴裡還不停得咒罵著。

「你個該死的小畜生,竟敢叫你爺爺孫子,看你大爺我不活剮了你。」

「小畜生罵誰!」步天靈機一動,沖著狂奔過來的里奇快速喊道。

里奇是想也不想開口就急切回應道:「小畜生罵你!」

「哎呀呀,小畜生罵我,的確就是小畜生罵我。里奇畜生,你還真配合。」步天一邊狂笑著向後退去,閃避著里奇一道接一道的攻擊,一邊繼續譏諷著道。

聽到此話,反應過來的里奇這次真的是氣的一佛升天,二佛冒煙了。就連躲在馬車旁的托馬斯都開始忍不住的狂笑了起來,他實在是憋不住了。

「啊呀~~!我殺了你!」

里奇簡直要被氣瘋了,手中瘋舞著匕首毫無章法的刺向了步天。

步天感覺也差不多了,看里奇這亂無章法的攻擊,身體的各處破綻就直接暴露在眼前,自己若是不討回點什麼,那就實在是太對不起自己了。

正當步天要展開行動,發起雷霆一擊時。有一個人卻是早他一步,從他身體的左側極速襲擊了過來,一把匕首帶著一道寒光剎那間就快要接近了步天的脖子,這突然出現的傢伙讓步天吃了一驚。

雖然他也有所預料,會有其餘在暗處窺視的盜賊趁機襲擊自己。但他卻沒想到,在自己一直用精神力感知周圍的情況下,竟然依舊是沒有感應到對方身形的絲毫跡象。

若不是對方向自己發起了攻擊,破除了潛行的效果,恐怕他是至死都不知曉對方的蹤跡。

陡然襲來的匕首極快,還未碰到自己的脖子,利刃上的鋒芒就已經刺破了自己脖頸處的肌膚,一陣的刺痛。

步天知道現在閃避不是最好的自救辦法,他即使閃避過了這一擊,對方順手再來一下自己照樣得死。

這個人對於時機的把握非常的到位,趁著霍爾空門大露引誘步天攻擊之時,果斷的展開了凌厲的一擊。

這一擊直指步天最脆弱的咽喉部位,真是不出手則已,一出手就是不死不休,不給敵人絲毫的反抗餘地。

然而他卻算漏了一處。莫欺少年窮。

泥人尚有三分脾氣,布衣仍存三分熱血。更何論本就桀驁不馴的步天了。

被這一而再,再而三的死亡所威脅。步天若是真沒點血性,那他也就不是步天了。

沖著這欲將他置之死地的蒙面盜賊森冷的一笑,步天面露猙獰的抬起了自己的左手,手掌毫不猶豫的,狠狠的抓向了即將刺穿他脖子的那柄鋒利匕首,同時右腳更是毫不留情的使出了渾身氣勁,悍然踢中了瘋狂撲來的霍爾破綻百出的身體。

這一系列的動作看似緩慢,實際上卻是在電光火石之間便兔起鶻落的完成了。

「咔擦」「噗」

兩道截然不同的聲響傳出。

一聲是步天左手的手掌掌骨被鋒利的匕首整個刺穿后卡在骨骼中的聲音;另一聲則是里奇被步天正面踢中腹部之後狂噴鮮血,飛落倒地的聲音。

整整18點的力量值,步天光是一拳擊中地面就足以轟出一道面盆大小的坑洞出來。

此刻他卡住匕首的手掌不動分毫,而被他正面踢中了腹部里奇恐怕已經是腸穿肚爛,一條命去了大半了。

一滴滴鮮血順著步天被整個刺穿的手掌緩緩淌下,洛克被這年青人的兇狠也是驚得一呆。

就在從他出手到被阻攔不過剎那之間的片刻功夫,整場戰鬥的局面已是被對方完全的扭轉了過來,對方這本應必死的一局,竟硬生生的被這拚命十三郎的架勢給瓦解了。

他在出手前就已經考慮得很是清楚,即使他這必死的致命一擊被對方給阻攔了下來,那麼這個年青人也逃不過被瘋狂的里奇給開膛破肚的下場。

可他卻沒料到,對方竟敢如此的拚命,而里奇這貨竟然如此的廢柴。

這還是所謂的從家族中私自逃離出來的小貴族嗎?



Related Articles

報復對她而言,都這麼難。

「進來!」林源突然開口。 葉藝瑤身體微動...
Read more

秦洛看著他,再次問道:「你是葯監局的?」

「不是。」 「那你屬於什麼部門?」 「怎...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