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此人,正是前幾年被水藍家族之人發現,並且帶走的水嵐帝國馮家馮餘風。

馮家被滅,馮餘風也成了馮家唯一的血脈。

如今,擁有碧水元體的他,經過在水藍族地的數年苦修,實力已經到了二階武宗。

而在其身後的五個人中,有兩個是五階,三個四階,乃是水藍家族為了保證馮餘風的安全,親自給他安排的護衛。


「馮大哥,你總算是來了,你若再不來的話,小弟就要被他們給滅了!」

看到馮餘風的到來,周凌偉長出了一口氣,原本緊張的神情徹底放鬆下來。

「哈哈,凌偉老弟,讓你受驚了!」

馮餘風朗聲大笑著,帶人走到周凌偉與麗妃身邊,「這位是弟妹吧?弟妹真漂亮!」

「馮大哥,別亂說!」

周凌偉大臉一紅,「她是我的姑姑,我們飄雪帝國的麗妃娘娘!」

「哦,原來還是一位娘娘,我倒是冒昧了!」馮餘風點點頭,但言語間卻沒有絲毫抱歉的意思。

「不要緊,沒事!」

麗妃急忙搖了搖頭表示不在意,從周凌偉的態度上她也能夠看的出,今日他們是否能夠從吳天手中逃脫,就要看眼前這人的了。

「老弟,你說裂空石就在他們身上?」

馮餘風有些輕浮的眼神在麗妃身上狠狠盯了一會兒后,這才朝周凌偉問道。

馮餘風此子,原本在馮家的時候就是一個浪蕩公子,自從成了水藍族地的內門弟子后更是囂張不已,好幾個外門女弟子都遭到了他的毒手,可因為其身份的特殊,再加上他在族長與幾位長老面前表現得極為乖巧,故而,在水藍家族內門中,卻是沒有多少人知道這個馮餘風的本性。

原本聽到周凌偉的傳信,他是不想來的,可卻耐不住裂空石的誘惑,如果他能夠將裂空石奪到手中,然後孝敬給族長與幾位長老,那麼他的地位將會在水藍族地中再次增長,說不定今後更有可能成為族長有力的爭奪人選之一!

「是的,馮大哥!」

周凌偉不露痕迹的將麗妃保護在身側,站在麗妃和馮餘風中間,擋住了馮餘風的視線,這才繼續道,「馮大哥,其實裂空石本身是我們的!如果你能夠幫我們搶回來,我願意將所有裂空石雙手奉上!」

「真的?」馮餘風眼睛一亮。

「當然!」

「好,不過我還有個條件!」

馮餘風指了指吳天身邊的寧馨,雙眼中滿是貪婪光芒的舔了舔嘴唇道,「我還要那個女人,她應該與老弟你無關吧?」

「可以!」

周凌偉再次毫不猶豫的點頭,至於寧馨的身份他也沒有提及,如果說了的話,恐怕馮餘風就會有所顧忌,而等他真的出手造成事實,那麼他們就算是同一條船上的人了,想要下去就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

不得不說,周凌偉的心計倒也很深,馮餘風卻完全沒有看出來。

或許這麼說,現在的馮餘風已經完全被裂空石以及寧馨的美貌所吸引,沒有什麼其他的心思去猜測周凌偉的深意。

再者,在馮餘風看來,以他碧水元體在水藍家族中的身份,周凌偉區區一個赫連家族的內門弟子,難道還敢騙他不成?

「很好!老弟,你帶著你這位美貌的姑姑先退後一些吧,這裡就交給哥哥我了!」周凌偉擺了擺手,如是說道。

「好的,辛苦馮大哥了!」

應了一聲,周凌偉立刻拉著麗妃的小手朝後方退去,退到了足足百米開外,這才停下。

「凌偉,那人的眼神好討厭,你怎麼認識這種人的?」停下后,麗妃很是不滿的低聲問道,言語間竟是帶著一絲撒嬌之意。

「姑姑,我的大美人兒,你可別小瞧了他!他可是水藍家族都極為重視的人,更有可能成為水藍家族未來的族長!」

在周圍之人沒有注意的剎那,周凌偉的咸豬手在麗妃的翹臀上拍了拍,邪笑道,「由他出面,咱們才有可能逃掉!到時候,咱們也該好好的享受享受魚水之歡了!」

「別胡鬧,被人看見!」

麗妃沒好氣的瞪了一眼,美眸中泛出點點波光般的春意,「等安全了,姑姑會讓你舒服的,現在乖乖的別亂動!」


「真的?」

周凌偉眼睛一亮,「你怎麼讓我舒服?」

「你想怎樣就怎樣,行了吧?」

麗妃翻了一個白眼,不得不說,麗妃雖然年齡有些大了,但保養很好,看上去也不過三十來歲,對於年輕男人來說,那種成熟中帶著嫵媚的姿態,才是絕對致命的吸引!

「小子,你叫什麼名字?」

沒有注意到這邊周凌偉與麗妃之間的那種混亂關係,馮餘風貪婪的打量了一會兒寧馨后,又很是高傲的朝吳天說道,「小子,你老老實實的將裂空石交出來,不然的話,少爺我可對你不客氣!」

「不客氣?」

聞言,吳天當即冷笑道,「你想怎麼對我不客氣?」

「哈哈……」

忽然間大笑了幾聲,那馮餘風囂張的道,「實話告訴你,少爺我來自水藍家族,並且在水藍家族中地位還很高!如果你願意將裂空石和你身邊的這位美人兒孝敬給少爺我的話,說不定少爺我一開心,會破例讓你進入水藍家族,成為水藍家族的內門弟子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聽到馮餘風的話,周凌偉頓時瞪大了雙眼,要知道成為水藍家族內門弟子,不知道是多少人搶破頭都沒辦法成功的事情。

由此,也不禁讓周凌偉對吳天多出了一抹嫉妒。

在他看來,哪怕吳天身為赫連家族的護法,都沒有成為水藍家族內門弟子來的安逸。

「嘖嘖……聽起來好像很不錯!」

吳天有些奇怪,當初去了水藍家族族地,內門中很多人都見過他的影像,按理說馮餘風擁有碧水元體,也不可能沒見過。

怎麼會不認識他呢?

不過吳天卻不知道的是,正是因為馮餘風擁有碧水元體,自從被接到水藍族地之後,在族長和幾位長老的要求下進入了閉關狀態,當時他去族地的事情,馮餘風根本就不知情。

而等馮餘風出關后,吳天也早就離開了。

也就在這麼陰差陽錯之中,馮餘風不認識吳天也並不奇怪。

反而是寧馨,一直暗暗關注吳天的她,多少知道一些吳天與水藍家族之間的關係,此刻聽到馮餘風如此囂張跋扈的話語,不由得用奇怪的目光望向了身側的吳天。

「當然很不錯!」

馮餘風挺著胸膛,傲然道,「要知道,這還是本少爺看你小子很不錯,只要你答應了本少爺的條件,本少爺立刻就帶你加入水藍家族,甚至還可以將你介紹給族長!族長他老人家多少會看在本少爺的面子上,對你刮目相看的!」

「聽你的語氣,似乎你在水藍族地中地位不低?」

吳天笑了笑,問道,「不瞞你說,我也認識一些水藍家族的人!水藍南彥,水藍渺渺兄妹倆,唔……還有水藍夕若,水藍文心這些,不知閣下可認識?」

「你竟然知道他們?」

馮餘風當即面色瞬變……

水藍南彥與水藍渺渺兩兄妹還好,雖然是內門弟子,但地位並算不得太高,可水藍夕若乃是五長老水藍宏懿的孫女,精靈古怪,天資過人,頗受喜愛。

至於水藍文心,則是水藍家族一個極為神秘的人物,哪怕是族長和幾位長老都要給她幾分面子,在族地中的地位十分特殊,沒有人敢去招惹。

以馮餘風的地位,別說去見水藍文心了,就算水藍文心所居住的青悠山都沒去過!

故而,此刻在聽到吳天的話語后,其他人一臉迷茫,但這馮餘風卻是萬分警惕。

「你到底是什麼人?」

好像此刻,在想起連吳天的身份都不知道,這讓馮餘風不得不變得小心起來。

「我是什麼人,你還管不著!」

吳天面色一沉,冷冷的道,「馮餘風,你擁有碧水元體,本該好好在水藍家族中修身養性,努力修鍊,可你卻仗著水藍家族的勢力為非作歹,你可知該當何罪?」

「你……」

馮餘風的表情再次一變,而一旁的周凌偉與麗妃也隨之瞪大了雙眼,根本不敢相信吳天竟然敢如此呵斥。

「你什麼你?」

吳天瞪了一眼馮餘風,而後朝馮餘風身後的那五個宗階之人望去,雙眼微眯的冷聲道,「身為水藍家族的碧霄護衛,你們就是這麼做的?」

碧霄護衛,水藍家族內門的護衛隊,全部是由宗階之人組成,專司保護內門弟子的安全,同樣也有監視職責,一旦發現內門弟子有任何違背族規的地方,碧霄護衛需要向族內稟報。

這種一直沒有人敢違背的規矩,也成為了水藍族地一直經久不衰的原因之一!

唰……

這下子,不僅是馮餘風,就連那五個護衛都瞬間面色大變,六雙眼睛不可置信的盯著吳天……

如果說吳天之前說出水藍南彥等四人還可以理解為他不知從什麼地方聽說過,可這碧霄護衛的存在,除了內門之人外,即便外門之人都不知情,更根本不可能朝外人說出,否則就是違背族規,論罪該誅! 木子嘿嘿笑了兩聲,上前一步抱住代然的胳膊,撒著嬌說:「好好好,然姐對我最好了,那你去準備一下我們走吧!」

「那你的腳……」

「沒關係的,我可以再忍一下,你不是說走個過場我們就可以離開的嗎?」

「那倒是。」

「所以你快去準備吧!宴會馬上就要開始了。」木子催促著。

代然一邊往外走一邊嘟囔,「也不知道剛才是誰磨磨蹭蹭,現在居然還好意思說我。」

『噗嗤!』

木子一個沒忍住笑出了聲,然姐還真是可愛呢!

「林棟,你把我叫來這裡幹什麼?」池南看著面前『四季春天』四個大字,瞪著林棟問。

林棟理所當然地說:「調查啊!」

「調查什麼?」她一下子沒反應過來。

林棟瞥了她一眼,神情有些無奈,「當然是木子和文鑫的事情了,你該不會是這段時間忙著照顧你兒子,所以忘記了我們的正事吧?」

「我當然沒忘,只是我們來這裡幹什麼?」她問。

林棟解釋說:「尹氏集團的總裁今晚在這裡舉行宴會,他邀請了木子,好像文鑫也會來,他們兩個今晚就要碰面了,難道你就不想看看會發生什麼事嗎?」他嘴角帶著詭異的笑,眼睛里似乎也散發著光芒。

『是你想看戲吧?』池南心想,不過木子和文鑫要碰面了?她有些詫異,之前她聽祁景淮和別人打電話,好像說不希望木子和文鑫碰面,雖然她不明白為什麼,但隱隱約約覺得他們碰面會發生什麼事。

林棟餘光瞥到池南沉思的表情,嘴角微揚,扯著她的衣袖就溜了進去。

(在這裡我解釋一下為什麼要說溜呢?因為他們怕被熟人發現。)

另一邊,儘管木子和代然緊趕慢趕,她們還是來晚了,進門的一瞬間,所有人都將視線放在了她們身上。

木子挽著代然的胳膊,面帶微笑的掃過在場的所有人,突然,她的視線在某一個人的臉上停住了,臉上的笑逐漸變得僵硬,而後慢慢淡去。

「他怎麼也在?」代然皺起眉,壓低聲音說。

木子不自然的扯了扯嘴角,用只有兩人能聽到的聲音問:「意思你不知道他會來?」

代然看她,「我當然不知道了,如果知道我怎麼會讓你來。」

木子輕輕嗯了一聲,視線穿過重重人海和那人對視,有段時間沒見了,他好像又瘦了不少,也黑了不少,看上去略顯滄桑,她大概能猜到他為什麼這麼憔悴。幾天前祁景淮告訴她文鑫已經找到她殺害他父母的證據了,那些證據,他找起來應該很不容易吧!她輕笑一聲,像是在自嘲。

不遠處,文鑫端著一杯紅酒輕輕搖晃著,視線落在門口的女人身上,看到她發現自己也在的一瞬間的詫異的神情,他的眼裡閃過一絲冷意,『你終於來了。』

「木子小姐,我還以為你不來了。」尹木槿笑著迎上前。

木子收回視線,看著他輕輕一笑,「尹總盛情邀請,我怎麼會不來呢!」

尹木槿笑笑,「木子小姐,一起去喝一杯吧!」

「尹總……」代然剛想開口,木子看她一眼,直接打斷她的話,對尹木槿說:「好啊!」

代然抿抿唇,面露不悅,每次木子遇到文鑫,行為舉止就會不正常,這次……她在心裡嘆氣。 『她受傷了?』文鑫注意到木子走路一直都扶著代然地胳膊,看她一拐一拐的樣子,他不由地猜測。

尹木槿自然也是發現了,皺著眉問:「木子小姐受傷了?」

「沒,只是鞋子穿上去有些不舒服而已。」木子說。

尹木槿點頭,猶豫了一下對李誠說:「去給木子小姐準備一雙平底鞋。」

李誠點頭,剛準備離開,木子叫住他,微笑著說:「不用了,我去那邊坐一會兒就好了。」

「這……」李誠猶豫。

尹木槿看他一眼,點點頭,陪同木子到角落的沙發邊坐下。


「尹總,您去忙吧!不用管我的。」

「這怎麼行呢!你可是今晚的主角,這場宴會主要是為你舉辦的。」尹木槿笑著說。

木子有些受寵若驚,餘光瞥了一眼不遠處的男人,看到他和別的女人談笑甚歡,她咬了下唇,從桌子上端起一杯酒,對尹木槿說:「尹總,我敬您。」

尹木槿連連點頭,也從桌子上端了一杯酒,輕輕的和木子的酒杯碰在一起。

坐在木子旁邊的代然看到她這樣,緊皺的眉頭一直就沒有松下來過,遲疑了幾秒,她從包里拿出手機,假裝有人給她打電話,走到一邊接聽,其實是給祁景淮彙報消息去了。

在一個超級不起眼的角落裡,林棟和池南坐在那裡,兩人頭上均戴著帽子,這是為了防止別人認出來。

「你看他們兩個,一個假裝不在意,故意喝那麼多酒;另一個假裝冷漠,故意和別的女人搭訕。」林棟一邊吃水果一邊點評著木子和文鑫。


Related Articles

她最近迷上了寫日記,其實她自己也知道,自己這是因為想念墨北辰才會這麼做的。

其實他心裏面就覺得很多的東西就是不太一樣...
Read more

「尚武。」

粗衣少年伸出手,報上了自己的名字。 「尚...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