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楊羽這面,他靈魂釋放數十萬里,將整個幽寂嶺在內的數百海島,全部覆蓋,得知了其上的一切詳細之處。

他用心「觀看」著,試圖接觸那些蘊含陣法的島嶼,想看看那些究竟是什麼東西。

然而,他多次嘗試,發現在那些陣法的附近,有某種神秘的力量,在阻擋他的探測,就算他將空間破碎,都不能進去一看究竟。

嘗試了數十次,他漸漸的失望。

但回想起來,他立刻釋然了。

這些陣法,不知道在此地存在了多少年,若是被他如此輕易探測,那就不會有如此威力了。

畢竟,這陣法,能將附近數百島嶼都籠罩,非同小可。

這麼多年過去,依舊還留有餘威,若是能被輕易打開,那此陣也不會被保留到現在了。

巡查無果,他的靈魂,在一個個空間節點之間跳躍,一瞬間數千里,他所感知到的一切,都被他識海記錄顯化出來。

他似乎有了很大的改變。

靈魂能攜帶空間之力,還能穿越空間節點,在兩地之間任意往返,只要空間波動正常,他就能藉助空間節點,將靈魂釋放數十萬里。

然而即使如此,這還不是他的極限。

他牢記此次目的,是為了尋找陣法而來,並不是一味的釋放靈魂,他自己推測,若是將所有的靈魂之力都釋放出,應該能探尋百萬里之遠。

若不藉助空間之力,估計最多也只能釋放數萬里乃至十數萬里而已。

他流連於每一個空間節點之中,一股靈魂,能任意跳躍空間節點,彼此互不干擾,都能形成一隻眼睛。

數不盡的靈魂遊絲,如精靈般,在空間中穿梭。

隱約之中,他發現了幾股非常晦澀的波動,據他猜測,可能是一些強大的武者,而且極有可能是真神巔峰者。

空間具有無限性,很難入門,他能入門,並且能得知空間之力的妙用,現在更是能把靈魂和空間之力糅合,達到極致的妙用。

探查無果,楊羽不免有些失望,他將那些擁有陣法的島嶼牢記下來,準備以後仔細探查。

「哼!」

然而,就在楊羽準備撤退之際,某個島嶼之上,竟響起一道冷哼,而後就是一股強大的靈魂力衝天起,和楊羽的靈魂糾纏起來。

「什麼人?鬼鬼祟祟,為何要偷窺老夫修鍊?」那靈魂擊散了無數股楊羽的靈魂,而後傳來訊念。

「我乃一散修,釋放靈魂是為了查詢某件事情,並不是有意打擾朋友修鍊,若有打擾之處,還請海涵!」楊羽立刻說道,語氣還算客氣。

他感覺到,那人為真神巔峰,處於破關狀態,正在修鍊中。

他無意間打擾了人家,自然不能太過強橫,只能以好言相勸。

「查事情?你在查什麼事情?」那人愣了片刻,似乎在考慮,楊羽說的是否屬實,片刻后才這樣問道。

「這個,便是我本人的私事了,不便相告!」楊羽這樣回答。

那人和他靈魂糾纏,若是他強行撤退,不免損失一部分靈魂,這樣得不償失,畢竟,目前對方還未露出敵意。

被一縷陌生的靈魂窺視,不生氣才怪呢!

這個,楊羽還能理解。

「不便解釋,我可以以為這是借口嗎?」那個人語氣冰冷。

「咦?」

片刻后,那人驚訝一聲,似乎發現了新大陸,「你竟然只有真神中階的修為?我能感知到,你的本體,至少據此地十數萬里,你到底怎麼做到的?」

「這個,便不牢你費心了。」楊羽冷聲道。

「你的靈魂很特殊,竟然能釋放十數萬里,你是不是藉助了什麼靈魂類秘寶?否則你怎能將靈魂釋放十數萬里?」

那人不待楊羽回答,便自顧自的道:「是了是了,你若不藉助秘寶,肯定不能釋放這麼遠的距離,要知道,就連我最多也只能釋放十數萬里呢,你很不錯!」

那人似在自言自語,大失蹤和楊羽的靈魂糾纏不清,根本不給楊羽逃跑的機會。

楊羽靈魂釋放太遠,力量難以為繼,若是與此人靈魂交戰,必然不敵,還會損失相當一部分的靈魂力,將很難恢復。(未完待續)

… 幽寂嶺附近海域,數百海島,其中,有一百零八座之上,被布置陣法。

其中一座島嶼,面積比幽寂嶺稍小,其上有生靈無數,更是有一位在真神巔峰境界的老者,現在和楊羽靈魂糾纏一起。

楊羽無奈,只得到道:「朋友,若是執意若是你執意糾纏下去,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他很無奈,那老者境界不低,加之他距離那地方太遠,無法持續釋放靈魂,與之靈魂激戰,否則會損傷本魂。

「嘿嘿,不客氣?那我倒要看看,你究竟是怎麼不客氣法。」那老者嘿嘿怪笑,傳來訊念,而後,一個模糊的身影,逐漸清晰。

那是一個白髮老者,身穿藏青色武者服,眼眸生電,靈魂波動很強大。

白髮老者現身,將楊羽的那一縷縷靈魂死死纏繞,不給楊羽離開的機會。

「我本體在此,而且我還修鍊雷電之力,你拿什麼抵抗?還是乖乖地將你所用秘寶交給我,還可饒你一命!」老者說道。

「朋友這是要戰了?」楊羽語氣漸漸不善。

「小子,我就是要強奪,就是要滅殺你靈魂,你又能如何?」眼眸生電的老者,冷哼一聲,說道。

而後,他眼眸一凜,一道道滅魂雷芒爆射,要將楊羽的這些靈魂滅殺。

「既然如此,那我也就不客氣了。」楊羽冷哼回應。「之前打擾了你,我還覺得抱歉,現在看來。我可以心安理得的對你出手了。」

「嘿嘿!」

老者一愣,旋即怪笑,「臭小子,別怪我沒有提醒你,我修鍊的可是雷電之力,焚滅你靈魂,輕而易舉。你還是乖乖的聽話為好!」

這般說著,一條條的雷芒。便是激射在楊羽那一縷縷的靈魂之上。

「滋滋滋!」


頃刻間,楊羽靈魂被焚滅無數,導致他識海一痛。

既然那人沒安好心,楊羽自然也不會留情。何況那老東西率先出手,就算有什麼錯失,也是那老傢伙咎由自取。

這個時候,他將雷電意境釋放出來,同時運轉空間之力,溝通空間節點,將雷電意境以空間節點為媒介,瞬間到達老者所在的那個地方。

「空間碎!」

楊羽暴喝,空間之力運轉不休。頃刻間,那老者所在之處,空間突然破裂。如碎裂的玻璃一般。

空間裂痕,如蛛網般蔓延開來,朝那身穿藏青色武者服的老者包圍過去。


「咔咔!」

如鏡子破碎了,發出清脆的裂響,將這片天空都蔓延。

「啊!」

突然間,那老者尖叫。一道道的空間裂痕,劃破了那老者的靈魂。將之切割開來,碎成一片片,而後楊羽以靈魂為引,將之帶入空間裂痕之內。

一座山洞內,藏青色武者服的老者本體一顫,識海都裂開了,靈魂更是不穩。

情急之下,他只能收回靈魂。

但在那詭異的空間之力中,就算他反應十分的迅猛,也有大量的靈魂之力被留在了空間裂縫之內。

「叫你敢主動挑釁我,這是找死!」

空間裂痕之內,楊羽靈魂遊走,靈魂釋放雷電意境,狂暴的雷芒四射,追上那老者的殘魂,逐一滅殺,當真是毫不留情。

那傢伙不講理,楊羽起先感覺抱歉,可後來完全憤怒。

對付這種強取豪奪的不講理,就要以雷霆之勢滅殺。

「這小子,竟然也修鍊雷電之力,而且還修鍊出意境,你等著!」那老者叫聲尖銳,靈魂逃脫后這樣大喊大叫。

他的靈魂意識內,充滿了恐懼和憤怒。

「你等著,我已經記住了你的靈魂氣息,下次見你,必然將你滅殺!」藏青色武者服的老者,留下部分靈魂離開。

他知道,他此次算是栽了。

同樣的雷霆之力,對方境界比他低,但是卻有意境可用,他突然吃了個大虧。

就算打掉了牙齒,他也要往肚裡咽。

「哼,跑的真快,否則讓你你後悔來到這世上!」楊羽冷哼一聲,而後,一縷縷的靈魂通過空間節點,幾個呼吸間,便跨越數十萬里,回到本體之中。

很快,他睜開眼睛。

「發生了什麼事?我剛才見你靈魂波動劇烈,但我不敢貿然出手,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一見他醒來,狼神急忙問道。

「我沒事,剛才遇到一個人,有真神巔峰境界,和我交戰一番,我滅殺了他部分靈魂,勝利歸來。」楊羽有些虛弱的說道。


藏青色武者服的老者,以雷芒滅殺他部分靈魂,致使他靈魂損傷了一些。

「哦?」狼神一愣,「這附近,有真神巔峰境界的武者,屈指可數,可否詳盡的描述一下,那是一個什麼樣的人?」

「那是一老者,身著藏青色武者服,修鍊的乃是雷電之力!」楊羽詳盡描述那老者模樣,也希望知道那人是誰。

「我若猜的不錯,那人應該是雷鳴島的雷鳴!」想了想,狼神微微點頭,說道。

「雷鳴?」楊羽愣住了。

「哦,是這樣的。」

見楊羽不解,狼神解釋,道:「雷鳴乃是雷鳴島上的本土武者,為人族,雷鳴島是個特殊的地方,很多地方終日電閃雷鳴,所以雷鳴島武者大多修鍊雷電之力。」

「這雷鳴,便是雷鳴島的島主,真神巔峰修為,已霸佔雷鳴島數百年,是個難纏的角色,他修鍊的自然也是威力巨大的雷霆之力。」

「在我沒有嘗試凝練第二層玄界之前,和他交戰,也不敢言勝,但現在,他不是我的對手!」

狼神信心滿滿,最後臉色陰沉的道:「不知天高地厚的東西,他竟然敢對你出手,我這就去滅了他。」

說著,狼神欲行動。

「算了,那傢伙被我滅殺了不少的靈魂,短時間內,他不敢再出來興風作浪。」

楊羽擺手制止,接著正色道:「目前最重要的事情,便是查清楚你們這裡不能誕生玄神武者的原因,可不要忘了大事。」

「呵呵,差點忘了大事。」

狼神冷哼一聲,道:「若是耽誤了這件大事,就算十個雷鳴都賠不起,直接殺了他,真是太便宜他了。」

「這倒是。」楊羽微微點頭。

「那麼,你剛才靈魂觀察片刻,究竟查到了什麼?」狼神關切的詢問。

為了突破,他傾盡全力,但每次都失敗,搞得他痛不欲生,最後一次竟然差點走火入魔,這讓他很不爽。

他想知道,他屢次突破失敗的緣由。


「幽寂嶺附近的數百座島嶼之上,都被絕世強者布下陣法,那是一種能阻止人突破境界的陣法,會發出一種瞧不見的灰色氣體,能阻礙靈魂破境界!」楊羽據實回答。

「好歹毒!」狼神咒罵,而後才道:「那,雨大師可有什麼解決之道?」

他關切的望著那青年,一切的希望,都放在了楊羽身上。

三百年來,他都未曾發覺此事,導致數次突破真神失敗,眼下,這青年剛來幽寂嶺沒多久,竟然已經發現了端倪,真是了不得。

楊羽說,他發現了方圓數十萬里之內的概況,他沒有絲毫懷疑。

畢竟,前不久楊羽可是擊殺了擁有真神巔峰的火羅。

若他與火羅激戰,就算勉強勝利,估計也會被火羅拚死一撲重創,日後境界的突破,可就更加艱難了。

他越發覺得,救下楊羽,是一個最正確的決定。

而且,是他這輩子做的最大的好事。

至於以後,他沒有怎麼考慮,一切都要依仗楊羽的本事。

「呵呵,你太高看我了,這陣法不知是什麼境界的大能布下,我怎麼可能破解?」楊羽無奈的聳肩,他剛才觀察到,這些陣法很詭異,暫時根本無法破除。

除非他能突破真神,才能一試。

「不會吧?」得到了否認的答案,狼神瞬間傻臉了。(未完待續)





… 接下來的十幾日,楊羽按照自己的靈魂標記,暗自實地探查了一遍。

然而,令他失望的是,那一百零八座島嶼之上,禁制陣法的樞紐處,都存在有禁制保護,他很難進入,就連靈魂都不能。

他瞧瞧的來,悄悄地走,沒有什麼發現。

但在這途中,可是遇到好幾撥修為強大的武者,在他將一位真神巔峰武者擊敗之後,再沒有人來阻攔。

狼神極力要求,和楊羽一道勘察,但被他拒絕。




Related Articles

再過半個時辰,終於到了安陽燕家。

燕離得了八分,倒在燕塵意料之中,而燕寧,...
Read more

徐遠華一怔,每人五萬?他今天可是帶著一百多個下屬過來,那豈不五六百萬?

「你小子,想讓我們們犯錯?」 葉無天一翻...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