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將仙玉瓶接在手中的,卻是狂蜂,只見他眉頭一緊,道:「願賭復服輸,不過我也是極力贊成的一員,這血丹,我也不要,你們分好了。」

只見狂蜂沒有絲毫怨言,便是將手中的仙玉瓶遞到了青兒的手中。

「抉哥不要,你也不要,我青兒更不能要,不就是百年時間嗎?彈指一揮間之事,我青兒認了!」青兒說完,也將仙玉瓶遞給了旁邊的族人。

其實他們三人不要,其他人也還有十一人。

而羽抉卻不再理會眾人,便是先帶著狂蜂與青兒來到李越的面前。

「青兒(狂蜂)見過少爺!」兩人齊齊對著李越喊到,雖然語氣不是很尊敬,但是已經認了李越。

李越見兩人對自己行了主人之理,而其他羽族人也是推讓那血丹,便是哈哈一笑,道:「好了,你們那血丹也不用推來讓去了,少的四顆血丹,今天本少高興,所以由本少補上。」

只見李越說話之間,又是拿出四顆血,遞給了羽抉。

羽抉的臉上一臉的詫異,真沒有想到,李越居然還多拿出四顆血丹,不過轉眼一想,他也已經知道了,所謂欲先取之,必先予之,正是這個道理。

隨後羽族的眾人,也果然沒有再過推遲,便一人一顆分了血丹,而其餘十一人,也這才對李越行主人之理。

李越也是呵呵一笑,相當滿意。

在萬劍宗密境之中,有這十餘名羽族強者的加入,可謂是如虎添翼,尤其是這羽抉,如果李越不是有著混沌之氣,就算李越混元盾在手,他傷不了李越,李越也想要取勝,只怕也是千難萬難。

隨後李越手一揮,便將辛雲子放出,辛雲子大戰獅子魔獸之後,也是才出來露面,不過看上去,也還有幾分虛弱。

「少爺!」辛雲子一見李越,尊敬的抱著拳喊到。

李越也不在意羽族眾人異樣的目光,只顧自己的對著辛雲子,道:「辛雲子,這位是羽抉,以後就是與你們一樣追隨本少,你將本少的規矩說給他們聽聽。」

辛雲子沒有馬上回答李越,而是看打量了羽抉等人一眼,他的心中,不免震驚起來,沒有想到,短短几天時間裡,李越便又拉上了一支十餘人的異族隊伍。

「是,少爺!」辛雲子這才回著,隨後又將李越所謂的規矩說了一遍….。

什麼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睚眥必報之類的,聽的羽族眾人是興奮不已,他們怎麼也沒有想到,李越居然是如此一人,所謂的規矩除了真誠於他之外,就是會替所有的屬下出頭。

等辛雲子連綿不絕的說完,也是大半個時辰之後。

李越這才說:「你們都已經知曉了本少的規矩,本少也不虧待你們,現在就送你們一場機緣,這裡便是萬劍宗的悟劍崖,有緣者便可悟得一柄仙劍與神通。你們上來吧。」

聽李越如此一說,羽族的眾人這才大感驚訝,怎麼也沒有想到,原來李越霸佔著這裡,居然是萬劍宗的悟劍崖。

羽族的眾人,再也不猶豫,便是連忙落在山頂,開始悟劍。

而李越自己,也站在人群之中,開始悟劍,他怎麼也不相信,別人都能悟到劍,自己是個貨真價實的劍修,居然悟不到劍。

所以李越帶回面具之後,便是盤坐在悟劍崖頂,接著便是放出神識,感知著悟劍崖的所有仙劍。

沒有一會,悟劍崖底下,便是傳來一道『蜂鳴』的劍聲,只見一道閃著紅的劍,瞬間飛向山頂,而那青兒卻是心有靈犀一般,居然身輕如燕的一躍而起,追隨著紅光飛去。

羽族眾人將這一幕皆是看在眼裡,都是羨慕不已,眾人這才連忙又是悟了起來。

果然,不一會而之中,十四名羽族之人,已經有五六人已經悟到了自己的劍。

就在此時,李越的腦袋之中,靈光一閃,心道:「如果能將這悟劍崖所有的劍全部強行收進往生殿之中,那本少不就真正能做到萬劍齊飛了?」

想到這裡,李越便是站了起來,不理會還在悟劍的眾人與辛雲子,便是自己來到悟劍崖的半山腰之中,看著密密麻麻插在山體之中的眾劍,還有若有若無的殺氣傳出,而每柄劍上,又都是長滿鐵鏽,給人一副萬古滄桑的感覺。

李越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厲聲喝道:「龜元劍陣!殺!」

『呼拉』一聲,龜元劍陣瞬間凝成,在下級仙劍的引導之下,劍陣瞬間朝著插滿仙劍的山體殺去。

『嗡嗡。』只聽得整座悟劍崖之劍,皆是發出了嗡嗡劍鳴,猶如面臨大敵一般。

『轟隆』一聲,劍陣直接殺到了山體之上。

而被李越龜元劍陣轟殺的山腰之上,居然沒有一點殘缺,更是沒有留下一點痕迹,但是李越的眾劍,卻是出乎意料的已然刺進了山體之中。

「這…!」李越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心中很是鬱悶,只說了一個這字,便是瞠目結舌的看著山體。

真是沒有想到,自己這一舉動,居然賠了夫人又折兵,現在連自己最厲害的手段,所謂的眾劍居然也是搭了進去。

李越雖然鬱悶,但卻又想著道:「不試試怎麼知道還能不能回來!」

「萬——劍——齊——飛!」只見李越使出全部仙氣,一字一頓的大聲喝到。

而刺進山腰之中的二十四柄子劍與主劍,居然再次泛起了微光,更是嗡嗡作響,一種呼之欲出的感覺。

見此,李越是大感有希望,李越便是再次增加仙氣,想將刺進山腰之中的眾劍收回。

「啊…!」好一小會,居然還是只是嗡嗡作響,卻是絲毫沒有鬆動,而李越的仙氣卻是幾乎枯竭,只得大喝一聲,便是回到了悟劍崖頂。 李越上了悟劍崖頂,便是拿出了上萬的上級仙石,瘋狂的吸收起來,因為在萬劍宗的弟子歷練密境之中,諸族掙鋒,生死隨處可見,雖然現在有著羽抉等人的加入,但一切還需要以自己實力為本,所以李越不敢有絲毫懈怠。

大半個時辰過去,李越失去的仙氣,這才恢復得七七八八。

而此刻的諸葛鈴等人,也是已經再次參悟完畢,來到了李越的身邊,他們還以為李越剛剛又是一場大戰呢。

等到李越將自己的劍全部虧在了悟劍崖山腰之上時,眾人皆是哈哈大笑,想不到精明一世的李越,也有吃虧的時候…。

李越聽到眾人的調侃,也是滿頭黑線,真是不知道他們怎麼想的。

就在這時,又有一隊人趕來,而且最少也有二十餘人,而且臉上還是紋有一種李越從來沒有見過的紋身。

「喂,你們是什麼人?在這裡幹什麼?」來人之中,帶頭的豁然是一名中年漢子,不過他卻是十分沒有禮貌的問著李越等人。

「我們是什麼人關你什麼事?你們又是什麼人?」紫雲卻是不屑的反問道。

而李越已是探到了對方來人的修為,雖然只有二十餘人,居然全部都金仙八層以上的存在,其中更有五六人是金仙九層頂峰,難怪是如此囂張。


「原來是個小妹妹啊,告訴你們也無妨,本金仙等人便是紋族的,怎麼,你們見到我們高貴的紋族之人,還不下跪?」中年漢子用鄙夷的目光,看了眾人一眼,高傲的說著。

而這時候,羽抉也沒有再悟劍了,因為他怎麼也悟不到,當聽到紋族之後,他也是站了起來,與此同時,還有魔度與七殺等人也是站了起來。

「少爺!因為他們天生臉部有紋身,便自稱紋族,紋族原本在偏僻的海島之上,但是人數卻也有著上億之上,而且很少踏足人族仙界,而且因為他們及少出現,所以他們的仙技也顯得頗為詭秘了。」李越的耳朵之中,響起了久違的聲音,提醒李越的正是永恆。

聽到這裡,李越對於紋族,也算是有了點基本的了解,想不到萬劍宗的遺迹,居然連這種久不出世的仙島異族也吸引了出來。

「原來是紋族的朋友啊,在下姓越,不知這位紋族道友如何稱呼?」李越微微拱手,並沒有在意紋族中年漢子剛剛說的話一般,客氣的說著。

而紋族的中年漢子見此,卻是哈哈,然後又道:「什麼道友不道友,就憑你們這些弱小的人族與幾個鳥人,居然還敢稱我等道友,真是不知廉恥。」


「依我看來,你們這種毫無禮儀的野蠻人才是無恥畜生,枉我家少爺這般抬舉你。」魔度聽后,怒火中燒,居然搶在了羽抉的前面,對著那紋族的中年漢子喝到。

「小子,你找死!」紋族的中年漢子見魔度如此一說,便是怒喝一聲,手中居然放出了一柄半月彎刀。

「住手!」李越見此,便是大喝一聲。

魔度與羽抉,還有辛雲子與劉斌斌等數十人是各個放出武器,便是準備一戰,但李越卻是連忙喝到。

見此,眾人便只得沒有上前,而是,狠狠的瞪著紋族眾人。

「小子,你有話說?」紋族的中年漢子,指著在最前面的李越問到。

李越卻是微微一笑,道:「紋族諸位遠道而來,想必也是尋找機緣,應該不是為了橫行霸道,最後卻要隕落在此密境之中吧?」

李越的語氣雖輕,卻是無不透露著威脅之意,雖然他不願意隨便與人結仇,但是看這情況,對方明顯就是來找事的,所以李越這才故意這麼說。

「你…什麼意思?」紋族的中年漢子指著李越,眉頭緊鎖著問。

『哈..哈……!』而李越身後的魔度與羽族眾人,卻是全部哈哈大笑起來。

「你居然敢藐視本金仙,本金仙要你死!」說話之間,紋族的中年漢子便是揮舞著半月玩刀,猛的朝著李越劈下。

李越並沒有躲閃,只是瞬間將混元土盾放出,準備抵擋。

「少爺,這畜生侮辱我羽族,交給我羽抉便是!」羽抉少是放出長槍,一槍頂了上去,並且對著李越說到。

此刻的李越沒有眾仙劍,彷彿是沒有了牙齒的老虎,見羽抉如此一說,即道:「好,你自己小心!」

而羽族的其他人,也是殺了上去,雖然他們整體的修為有點不如紋族的眾人,卻也是有好幾人。

加上魔度與七殺,還有辛雲子與劉彬彬的四名手下,也算有十餘人,但是對余大戰這紋族的二十餘人,卻仍然不可能戰勝。


想到這裡,李越也是眉頭一緊,不得不將三女與劉彬彬收進了往生殿之中。

而他自己卻是放出了兩柄飛輪劍與巨劍還有滅天劍。

「飛輪劍,殺!」

李越輕喝一聲,兩柄飛輪劍旋轉著殺向一名紋族青年。

只見那名紋族青年,「雕蟲小技而已,給我破!」

那紋族青年手一揮,居然從其袖子之中射出一柄尺許長的小劍,迎面殺向李越的兩柄飛輪劍。

而只聽得『叮噹』兩聲,李越的兩柄飛輪劍是瞬間被擊退開來…。

紋族青年的短劍,卻是自動回到了他們的手中,他正用不屑的目光看著李越。

「再去!」李越見此,微微一怒,便是輕喝一聲,將兩柄飛輪劍再度殺去,隨即又將兩柄巨劍祭出,大聲怒道:「霸劍訣,劍裂天地,風捲殘雲!」

李越居然用兩柄巨劍,各自殺出一招,而且是緊跟著兩柄飛輪劍之後,無型之中形成了疊加之勢!

而那紋族青年,還是在李越放出兩飛輪劍之時就放出了自己的短劍,卻根本就沒有料想李越居然還會疊加兩劍殺招襲來…。

「啊..!」只見其驚訝的大叫一聲之後,李越的兩柄劍已經轟然殺至…。

轉眼之間,青年已成為第一名被殺的紋族之人,只見一灘血霧在空中飄散開來。 「紋祿!卑微的人族,你居然殺了紋祿,受死吧!」不遠的一名紋族金仙九層,見李越將那叫紋祿的青年滅殺,便是怒喝一聲,叫罵著朝著李越殺了過來。

李越見此,沒有絲毫猶豫,便是連忙放出了兩絲混沌之氣,朝著那殺來的金仙九層打去,並且大喝道:「五行修神訣!殺!」

『吼』一聲龍鳴,瞬間響天徹地,兩絲絲混沌之氣,居然化成兩條五彩神龍,直接撲向迎面殺來的紋族金仙。

而原本交戰在一起的眾人,他到突如其來的龍鳴,皆是朝著李越這邊看來。

「老五…!」只聽得紋族帶頭的金仙九層青年,吃驚的大聲喊到。

「不好!」老五也是心中叫苦,知道躲避已是不來不及,便是將自己的半月彎刀直接脫手激去,直接殺在前面衝來的兩條五彩神龍。

「轟隆」一聲,只見兩條五彩神龍將那半月彎刀居然直接震飛,而且速度與威力依然不減,直接衝過了老五的身體,當五彩神龍穿身而起出之後,居然憑空消失在眾目睽睽之下。

而老五的身體,居然絲毫沒有變化,只是雙目之中,充滿了恐懼,滿臉的扭曲。

「老五….!」帶頭的紋族青年,也不管眾人還在驚訝之中,便是一憑空飛向老五。

「啊….!」


就在他快要靠進老五的之時,老五卻是突然一聲慘叫,隨之便是身體瞬間爆裂開來,在空中化作一朵鮮艷的血花…。

「好!」而這時候,羽族悟到自己劍的一幾人,正好趕了回來見到李越使出混沌之氣的一幕,更是眼著那老五死得不名不白,便是大聲喊好。

「大家一起上,殺了這些野蠻的紋族!」這時,羽抉也在瞬間清醒過來,並大聲怒喝到。

羽族趕回來的眾人,便是持著自己剛剛悟得仙劍,便是瞬間加入戰圈。


而紋族帶頭的青年,這才大感吃驚,現在羽族的眾人已經到齊,人數之上,李越等人與紋族之人相比也是基本差不多。

「小子,別以為多了幾個鳥人,你便可逞凶,你斬了老五與紋祿,本金仙便親自取你狗頭!」帶頭的紋族青年,提起手中的半月彎刀,指著李越大聲喝到。

『哼』李越卻是冷哼一聲,不屑的說:「想殺本少的人多了去了,不過無一得逞,就算是仙君也不例外,如果你不想被神龍穿體而亡,本少勸你現在帶著你的族人離去,否則本少要是想開殺戒,就憑你們這些啊貓啊狗還不族本少熱身的。」

帶頭的紋族青年聽到李越的話,怒氣飆升,原本見李越輕易斬下自己的兩名族人,更是一招便斬殺了金仙九層頂峰的老五,本來有退卻之心,但李越如此一說,他哪裡還肯退去?

「狂妄小子,本金仙看你能打出幾條神龍,受死吧!」帶頭的紋族青年怒喝著道。

只見他一連飛舞著半月彎刀,一連斬出百餘道刀光,並且迅速殺向不遠的李越。

「巨劍!去!」李越輕喝一聲,將兩柄巨劍筆直迎面殺去。

隨後只見李越雙手一揮,又將兩柄飛輪劍殺去!

而羽族趕回來的幾人,也是已經與紋族的眾人,戰在了一起,但是羽族的眾人與魔度等人居然隱隱有不敵之勢,不過現在的李越,可是沒有時間去管。

「雕蟲小技!圓月彎刀!殺!」紋族的帶頭青年,見李越的兩柄巨劍破了他自己的刀光,還有兩飛輪劍旋轉著殺來,便是不屑的說著,更是又拿出一柄半月彎刀。

只見他在瞬間將兩柄半月彎刀刀柄一接,兩柄半月彎刀居然融合在了一起,更是形成一個圓。

隨著他話一落音,便是飛速的殺向李越的兩柄飛輪劍。

『叮噹』兩聲,李越的兩柄飛輪劍居然瞬間被撞飛。

而且威力與速度依然不減的殺向李越。

李越心中略感吃驚,不過身子卻是一晃,便是出現在了百丈之外。

「看來還得浪費兩絲混沌之氣了,要不不足以震懾宵小!」想到這裡,李越便準備再運轉混沌之氣。

「圓月彎刀,追殺!」紋族青年卻是眼睛一瞪,便是讓刀繼續追殺著李越而去。

李越見此,也顧不得將自己的混沌之氣放出,只得連忙將混元土盾放出,一連擋了幾下…。

『當,當』的聲音透過混元土盾傳來,就連李越的手臂也是陣陣發麻…。

「卑鄙的人族,居然當起了縮頭烏龜,只知道躲自己仙盾後面!」紋族青年見自己的圓月彎刀在李越的混元土盾之上,劈起一道道火花,卻沒有絲毫效果,便是用起了激將發罵到。

李越心中暗自叫苦,如此被動下去,也不是辦法。

「拼了!」李越心中暗下決心,隨後便乾脆眯著雙眼,將自己的神識放到最大,感應著自己龜元劍眾與悟劍崖的所以陣劍。

此刻,他明顯感覺到了悟劍崖密密麻麻的仙劍,傳出來的殺氣,從原本的若有若無,現在卻是更加明顯。




Related Article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