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在江風等人離開了之前的戰場之後,在他們的身後緊追而來了一小部隊人馬,這一小部隊人馬都是統一服飾,上邊佩戴者一個白虎的徽章,看到了死在那裡的林毅和雪嫣兒后,不由地眉頭緊皺。

「他們居然死了?」其中帶頭的那個男子一臉狐疑地打量著林毅和雪嫣兒,林毅和雪嫣兒的死法基本上都是出於同一人,因為在他們身上所殘留的氣息來看,應該是一個人殺了他們的。

「居然有人提前來到了這裡,這人的實力還不弱!」男子驚訝地說道。

他身後的眾人聽到了男子的這個判定之後,一個個都不由面面相覷,林毅的修為他們都是清楚的,那可是實打實的歸墟境一重天巔峰啊,居然有人能夠輕易地將林毅與雪嫣兒殺了。

「他們一起來的不還有一個杜超么?怎地不見那個傢伙的蹤影?」男子身後的眾人之中有一人忽然喊道。

「柳影,那杜超怎地不見了。按理說,杜超的修為比起林毅來差的可不是一星半點,林毅都死了,那杜超肯定也會難逃一死,為何卻不見杜超的屍體?」

柳影在這裡掃了一圈,的確不見杜超的蹤跡,杜超雖然是那一族的後人,不過,他的修為還未曾到達能夠開啟那一族的血脈的地步,所以,若是論起實力來,跟林毅都比不了,如今林毅和雪嫣兒都死了,杜超卻下落不明。他不相信杜超有能力可以逃走。

「柳衛、柳一,接下來行進的時候,可要小心,知道嗎!」柳影對身後的幾人吩咐了之後,便繼續朝著裡邊走去了,他們來這裡可是為了那個東西的,所以,不管前邊有什麼阻礙,他們都要拿到他們想要的東西。

越往裡邊走,這寒氣就越是逼人。

江風想到這些人來這裡都是為了找一樣東西的,但是,具體是什麼東西,他到現在還不知道呢,所以,現在唯一的突破口,那就是眼前的這個人。

「喂,我問你問題,你如實回答,我便幫你抵禦寒冷!」江風質問道。

現在杜超都快要已經凍僵了,聽到江風這麼說之後,也不管江風說的是不是真的了,只要江風能夠為他抵禦寒冷,那麼,他就算是自己的親爹親娘,他都可以出賣。

見杜超沒有反對自己的問題,江風便直接開口問道:「告訴我,你們來這裡是要找什麼東西?」

杜超凍得哆哆嗦嗦地看著江風,他都快要翻白眼了,並不是鄙夷,而是被凍的:「我——我們來這裡——是——是為了找——地藏源液!」

「地藏源液?」江風不由喃喃自語到,這個他倒是曾經在一些古籍上見到過,地藏源液乃是一種十分稀有的天然地乳,能夠強大靈魂,用來煉製丹藥的話,可以煉製出等級十分高階的丹藥來,即便是仙丹也必須有這地藏源液方能練成。

「沒錯!」聽江風這麼說之後,杜超繼續哆哆嗦嗦地說道:「這地藏源液——它——它可是天地至寶——我——」

杜超這樣子說話實在是讓人很是著急,江風可沒有這性子在這裡跟他這樣結結巴巴的交談,他屈指一彈,一道九陽真氣便飛了出去,將杜超包裹了起來,順便將他體內生出來的那股寒氣給壓迫了下去。

杜超得到了這一股九陽真氣之後,只覺得渾身的寒氣一下子一掃而光,身體有了一種暖暖的感覺,就好像直接從地獄來到了天堂一般。

「現在你可以好好說了!」江風問道。

杜超知道江風的手段,而且,他也不想繼續遭受那樣的寒冷了,他趕忙乖乖地回答道:「這地藏源液是林毅家族之中的一位源師查探到的,說是在這百靈山中,我們只不過是搶先一步大部隊來到了這裡,想要搶奪這地藏源液,可是,沒想到到了這裡來之後,還沒有得到地藏源液,就已經死亡慘重了!」

源師?又是源師,看來這些源師還真不是一個簡單的職業啊,若是有這些源師的幫助的話,那麼,以後若是想要尋找這些天地至寶的話,那就方便多了。再加上周墨庭的家族乃是煉丹世家,可以依靠他們提供丹藥!

想到這裡,江風不由地想到了周墨庭,不知道周墨庭現在去了哪裡,從那乾坤殿一別之後,那麼多人就再也杳無音信了,這一次的這個禍患一除,他就要出去了,去尋找周墨庭他們的下落。

江風抬眼冷冷地掃了一眼杜超:「繼續往前走!」

杜超不敢違背江風的意願,這會兒只好繼續朝著前方走去,他的修為雖然被封印了,但是,他的敏銳力還在的,他能夠感覺到越往裡邊走,越是危險,可是,他的命現在掌握在別人的手中,他是沒有一點辦法。

不說杜超了,江風很清楚裡邊會遇到什麼,那白毛怪物受傷隱藏進去了之後,就一直沒有任何的動靜,那肯定是去養傷了。

「吱吱——」

一片蝙蝠從裡邊的漆黑處飛了出來,這些蝙蝠病不是普通的蝙蝠,遇到了人之後,並不會飛走,而是開始攻擊人。

江風手中噴射出了熾熱的火焰,這些火焰都是利用九陽真氣給演化出來了,九陽真氣濃度越純之後,便可以化為一些實質性的東西,例如現在的火焰,而且,這火焰也並非普通的火焰,溫度極高。

蝙蝠碰到了九陽真氣化作的火焰之後,頃刻間,就化作了一堆飛灰降落了下來。

杜超很不幸地挨了這些蝙蝠幾口,身上被咬了好幾個包,這些包一下子就漲了起來,裡邊有黑色的膿液,看起來形狀十分可怖。

江風的靈魂感知力越來越清晰地感覺到,那白毛怪物就在裡邊,他不顧杜超現在的情況,直接推讓著杜超朝著裡邊走去。

走到了一處暗門處,江風能夠感應到,那個白毛怪物就在裡邊,不過,他貿然衝進去的話,必定是死路一條,那就只能犧牲這個傢伙了,這個傢伙的用處可以說已經用完了,現在繼續在自己的手中,那就只能是累贅了。

「砰!」

江風一掌,將杜超給打了進去。

杜超還沒有反應過來,就已經沖入了暗門之中了,剛一進來,一頭白色的怪物就沖了過來,那鋒利的爪子絲毫沒有偏差地就抓在了杜超的身上,在他那本就已經潰爛不堪的身體上,再一次留下了深深的創傷。

江風趁此機會,沖了進來,手中的方天畫戟直接朝著白毛怪物劈落了下來。

然而,白毛怪物反應卻十分靈敏,直接將杜超的屍體拋到了一邊去了之後,朝著江風反撲了過來。

江風運轉九陽真氣,九陽真氣外放,將他整個人包裹在其中,一層白茫茫的氣體籠罩在他的身邊,白毛怪物剛一觸碰到這一層白色的氣體,就直接把爪子縮了回去,他那爪子上的白毛也在瞬間化作了飛灰。

見此情形,江風不由靈機一動,看來這白毛怪物倒是挺懼怕這九陽真氣的,那麼,九陽真氣或許就是克敵制勝的關鍵了。

「九陽龍火!」

江風心底大喝一聲,他身上的九陽真氣化作了實火的外形,火焰的溫度極高,讓這個洞穴之中被炙烤的有幾分無法承受,他舉起了方天畫戟,將它舉過了自己的頭頂,橫空劈落下來。

白毛怪物感受到了危險的氣息,他拼力抵擋,不過,他周身的死亡氣息在接觸到了江風身上散發出來的九陽真氣之後,在一點點的土崩瓦解,然後一點點的潰散了。

「喝!」

江風大喝一聲,方天畫戟砍落下來。

白毛怪物兩隻利爪,抓住了方天畫戟,卻被方天畫戟上的熾熱的溫度給烘烤的有些承受不住,他一身的白毛此刻在一點點地炙烤燃燒,頃刻間,一身的白毛都徹底的褪去了,那本來的樣子呈現了出來,這白毛怪物果然就是秦老爺子的兒子秦大叔——秦林。

… 一個渾身赤紅,一絲不掛的男人被那白色的火焰包裹在其中,這個男人就是秦老爺子的兒子秦林。

江風此刻看著這個男人,他還有一絲生機,之前一直未曾察覺只是因為渾身上下散發出來的死氣掩飾了他身上的那一縷生機,待秦林那赤紅的眼睛慢慢地恢復了正常的黑色之後,這會兒,他那正常的意識也慢慢地恢復了過來。

「你是何人?」

秦林看著眼前的這個青年,他雖然不知道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但是,依照現在的這種情況來看,是眼前的這個青年,將自己給喚醒了。

江風絲毫沒有停歇,他能夠感覺到,那一股死氣並沒有消散,而是隱匿在了秦林的身體之中,一旦自己收斂了九陽真氣之後,那麼,秦林可能會再一次恢復到原來的樣子,而且,可能變得更加兇殘。

「你是秦大叔么?是白溪村的秦老爺子拜託我進來找你的!他知道你這些年,很痛苦!」

聽到江風提到了自己的老父親,秦林那乾涸的眼眶之中,不由地淚水淹沒,滾落了下來,他很後悔沒有聽父親的,最後落得了這樣一個下場,這些年,雖然被那妖物控制著,但是,他卻清晰地知道自己在做什麼,殺人,嗜血!而且,這些都是對自己最為親近的族人!他很想一死了之,可是,他沒有這個能力去死。

三年前,他才知道了這個世界上最可怕的事情不是死亡,而是有一種生不如死的狀態,就像如今的他,他的人性徹底的被那種嗜血的魔性給控制了,整個人變成了妖魔,去傷害那些與自己親近的人。

「父——父親,他還好嗎?」

秦林不由地滿面淚容地望著江風問道,三年未曾見過父親了,父親如今已經年邁,不知道身子還是不是跟以前那般硬朗!

「秦老爺子他很好!絮兒和秦毅姐弟兩個也很好!」

看到秦林這幅模樣,江風的心中也是於心不忍,若是有可能的話,他倒想要幫助秦林一把,只是不知道他體內的這股奇怪的氣息到底是什麼。

秦林低下了頭,心中苦澀,父親,女兒,兒子,他都無法照顧,如今這樣一幅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樣,還有何面目去見自己的額親人呢,此刻,他的內心深處忽然湧現出了一股狂躁的力量,這一股力量就像是毒蛇似的,在吞噬著他的意識,想要重新佔據他的這具身體,他可以感應的到,自己根本就無法抵擋這股力量。

秦林的身體開始不住地顫抖起來,從他的身體之中散發出來了墨綠色的毒氣來,這股毒氣在江風凝聚出來的實火當中,都可以繼續滋生,蔓延,可見這墨綠色的毒氣的厲害。

「殺了我!快殺了我!」

秦林不想繼續在過著這樣人不人鬼不鬼的日子了,這樣的日子儘早結束對他也算是一個了結,讓他這樣繼續活著,說不定哪一天都可能會傷害到自己的親人,那樣的話,他可就真的後悔莫及了。

看到這種情形后,江風也是不由一驚,沒有想到隱藏在秦林身體之中的這股妖力居然如此兇猛,都可以抵擋他的九陽火焰,九陽真氣乃是天地間至陽至純至剛之物,所凝聚出來的九陽火焰同樣是最剛猛之物,卻連這妖力都無法徹底的抹去,可見這股妖力的利害。

「秦大叔!」

聽秦林這般大喊大叫,江風也有些動容,一開始來這裡的時候,他都已經做好了決定,要殺了秦林的,可是,如今與秦林這麼一番交談之後,他真的有點下不去手,這個男人是別人的兒子,別人的父親,他死了的話,那麼,那一家的老小就失去了依靠!他們要怎麼活啊。

「快殺了我,我快支撐不住了!你再不殺我,等它完全吞噬了我的靈魂之後,實力就會達到頂峰了,快點動手啊!」秦林面目猙獰地咆哮著,他拼力抵抗著那股妖力的吞噬,保持自己的最後一縷靈魂的清醒。

江風陷入了兩難之境,他手中的方天畫戟真的不知道該如何辦了,若是就這樣殺了眼前這個人的話,那麼,他的良心會有不安,可是,若是不殺他,真的讓他逃走了,那麼,接下來可能會死更多的人。

思前想後了一番,江風手中的方天畫戟當空劈落,將秦林直接斬殺於他的方天畫戟之下。

這一次,他雖然除掉了禍患,但是,他的心中卻沒有一點點的放鬆,他不想殺了秦林的,可是,若是不殺秦林,這個禍患就永遠沒有停止的時候。

然而,此刻,從秦林那被斬殺的軀體之中,冒出來了一股墨綠色的綠煙,這股綠煙形成了一個骷髏的樣子,那深凹的眼窩有兩股赤紅的光芒射出,瞪著江風憤怒地喝道:「小子,你以為這樣就殺了老夫了么!既然他的這具軀體不能用了,那麼,就用你的來代替吧!這麼年輕的身體,應該會更加靈活吧!」

話音剛落,這一縷墨綠色的綠煙直接沖入到了江風的身體之中來了,以一種江風還沒有反應過來的速度就進入了江風的身體,然而,當他進入到了江風的身體后,立馬就發現自己犯了一個大錯誤啊。

「這是怎麼回事?」墨綠色的骷髏訝異地看著江風的體內,江風體內被一股神秘的氣體籠罩著,那丹田之中隱隱有金光映出。

「既然你進來了,那麼,也省的我去抓你!現在就成為我的養料吧!」江風見這股墨綠色的綠煙沖入到了他的身體中來,他立即就開始施展出來太陽盾,太陽盾一施展開,立即就讓他的身體上加固了一層結界,這縷綠煙根本就不可能再從他的身體之中逃竄出去了。

聽到江風居然要煉化它,骷髏大怒,那赤紅的雙目瞪著四周,咆哮道:「想要煉化老夫,小子你也太託大了吧!老夫就讓你知道這天高地厚!」

對於骷髏的咆哮,江風不予理會,他的手中結印,立馬催動了丹田之中的陰陽魚,那籠罩在丹田之中的九陽真氣這會兒因為被陰陽魚的吸引,開始朝著陰陽魚狂涌了過去,在這丹田之中形成了一個吸力不小的漩渦。


骷髏頓時緊張了起來,這一股吸力此刻也在不斷地吸著他,他知道那下邊肯定十分危險,一旦被吸入其中的話,多半就會被煉化的。

「啊——」骷髏最終還是支撐不住,尖叫了一聲便被拖入了那漩渦之中去了。

… 那一道墨綠色的骷髏被拖入到了江風的丹田之中后,在那磅礴的九陽真氣之中被九陽龍火煅燒,在江風身體之中的九陽龍火要被他釋放出去的九陽龍火更加濃郁,那溫度也更高,一接觸到這墨綠色的骷髏就當機讓那骷髏深處的那一縷意識意識到了危險。

「這是什麼火?為什麼對我有一種天性上的剋制,竟然能夠吞噬我的靈魂!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墨綠色的骷髏此刻也是心驚不已,他的那殘存的靈魂意識在一點點地被這熾熱的火焰吞噬,他的心中無比的驚恐!

「現在有煉化你的本事了嗎?」

江風的聲音傳遞了過來,擊在了骷髏的心上,讓骷髏心中的唯一的那一絲傲慢都徹底的崩塌了。

「不要殺我!你想要什麼,老夫都可以給你,老夫在這裡這麼多年,知道不少秘密,只要你答應不殺我,我便可以把我知道的秘密全都告訴你!」

骷髏這會兒驚恐地喊道,他可不想死,當年在那樣強大的存在下他逃出了這麼一縷意識,經過了這麼多年的休養,他才稍稍地有了一些恢復,他不想就此被人煉化。

不過,他的心中卻已經將這個試圖煉化他的年輕人恨上了,若是有機會能夠逃出去的話,那麼,他一定要讓這個小雜種知道自己的厲害。

江風又豈會傻到相信這個骷髏的話,與虎謀皮,最後受傷的只會是自己,他必然要斬草除根,才能以絕後患。

「哼!你當我傻嗎?放了你,我還能有活的機會嗎?即便是你現在沒有殺我的這個能力,但是,萬一讓你恢復了實力,到時候,多了一個強大的敵人,對我來說可是十分不利的!」江風冷冷地說道:「現在,你就等著被我煉化吧!」

江風冷喝一聲,他體內的陰陽魚快速地旋轉了起來,那一股九陽龍火越發的熾熱,火溫急速的攀升。

「呲呲呲——」

九陽龍火吞噬著骷髏的那殘存的意識,快要將那一縷意識徹底的吞沒了。

墨綠的骷髏此刻終於知道自己到底得罪了怎樣可怕的一個敵手了,只可惜,他知道的太晚了,現在已經沒有機會了。

墨綠的骷髏的哪一點意識越來越弱,他憤怒地咆哮著詛咒到:「小雜種,老夫詛咒你,詛咒你永遠都要受寒毒的侵蝕!」

「哼!就憑你還想詛咒我!死吧!」

江風心下一發狠,那九陽龍火徹底的噴發出來,化作了一條火龍,龍口大張,將那一縷墨色的骷髏直接吞沒了。


江風盤膝而坐,此刻,他需要徹底的吸收這骷髏身上的那一縷意識的力量,這股意識很是強大,即便是他已經將他徹底的制服了,但是,這會兒卻還是不敢輕易地吸收,萬一出現了什麼差池的話,還是會有危險的。

江風嘗試著吸收這縷意識,但是,當他的靈魂力量觸碰到這一縷意識的時候,這一縷意識竟然不自覺地出於本能地對他的靈魂力量產生了抗拒,江風不由皺起了眉頭。

「這是怎麼回事?這一縷意識不是已經被我給制服了嗎?為何卻還是不能吸收它,難道說我現在的實力還不足以吸收嗎?」

江風心中喃喃自語,不過,這並不能打消他吸收這一縷意識的想法,他現在處於先天境八重天的巔峰,說不定吸收了這一縷意識之後,自己就可以打破瓶頸,直接突破達到先天境九重天也並非不可能的。

意識到了這一點之後,江風此刻信心倍增,這一縷意識必須得徹底煉化,江風此時催動九陽龍火繼續煅燒著那一縷意識,與此同時,他釋放自己的靈魂力量與吞噬這一縷意識。

這一次當他的靈魂力量觸碰到這一縷意識的時候,那股反抗現在變得十分微弱,江風清楚,這是有九陽龍火的壓迫,骷髏意識根本就無法施展起來,有了這樣一個好的開始之後,江風心中十分興奮,繼續吞噬。

過了差不多半天的時間,江風便將這一縷意識徹底的吞噬了,吞噬了這一縷意識之後,江風感覺到自己已經觸碰到了先天境九重天的邊緣了,體內的能量也開始不由地住地往外湧現,這就說明他該晉階了。

江風此刻也不猶豫,直接釋放出了渾身的能量,感應天劫,天劫順應而降,不過,這一次的天劫比起平時來要弱了許多,所以,江風在應對的時候,也就輕鬆了許多。

「這是怎麼回事?好像有人在洞內渡劫?」

一襲白袍青年此刻察覺到了洞內的異常之後,不由停了下來,狐疑地喃喃自語道。

「柳影,這是怎麼了?」

這個白袍青年便是緊接著江風進入了山洞內的柳影!

柳影攔住了眾人提醒道:「大家接下來要小心一些!這洞內渡劫之人似乎實力不弱!必要的時候,大家一起上!」柳影說罷之後,做了一個殺無赦的手勢。

「是!」

眾人應了一聲之後緊跟在柳影的身後朝著洞內悄悄地走去了。

江風此刻周身繚繞著一股淡綠色的氣體,這與之前的那股墨綠色的氣體有些相似之處,但是,卻更加純粹一些,氣體之中的那股死亡之氣已經沒有了。

「呼——」

江風長長地呼了一口氣之後,這才睜開了眼睛,起身之後,直接一圈打了出去。

「哈哈——這先天境九重天果真是不一般啊!這一個境界的差距就有這麼大,若是真的達到了歸墟境的話,那該是何種情形呢?」

江風如今感受著體內的磅礴的力量,之前由於鎮壓那一股意識而帶來的虛弱敢已經一掃而光,體內的真氣磅礴渾厚,讓他精力充沛。


「不好,有人來了!」

江風感應到了有人在靠近這裡,他立即飛竄到了一邊隱藏了起來,施展出了九陽真氣,將自己的真氣隱匿了起來。

「人呢?我明明察覺到了那人就在這裡,怎麼會沒有?」

一襲白袍青年此刻出現在了山洞之中后,掃了一圈這裡,卻根本就不見任何蹤影!

「柳影,杜超在這裡,不過已經死了!」跟隨白袍青年一起進來的一人沖著他喊道。

柳影此刻一個飛身掠了過來,看了下倒在地上已經沒有任何生機的杜超,那死相還真是讓人瞠目結舌啊,沒想到這個堂堂蠻族的小天才居然就這樣死了!

「可惜啊可惜!」柳影不由地慨嘆道:「誰!」不過,就在這時,他忽然察覺到了一絲陌生的氣息,手中的長劍直接飛了過去。


Related Articles

但是於正心卻在這個時候命令眾人減慢前進速度。而他則到河邊偵查了一圈。

聖王國高層的確不傻,的確考慮到了於正心帶...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