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且,這葫蘆兄弟,還有一部續集《葫蘆小金剛》,講的是蠍子精和蛇精死後,它們的妹妹青蛇精出來蹦躂,一樣的劇情,一樣的結果,雖煉成七星丹,但還是被葫蘆娃們反殺成狗的故事。

話說到底,葫蘆娃世界,帶著濃厚地中國神話色彩,雖是兒童動畫片。

但當楚蕭真的置身其中,必然得仔細地琢磨一下,自己從葫蘆娃世界能夠得到哪些好處。 治療術有著神奇的效果,像是拉斐爾給自己治療,姜君明親眼目睹胸腔閉式引流瓶中的氣體很快的減少。雖然看不見肺臟的癒合,卻能判斷出來肺臟的癒合到底有多快。再有就是這一次,姜君明目睹了一場連做夢都想不到的場面,受到嚴重創傷的機體組織快速的生長,簡直就像自己在看科幻電影般夢幻離奇。

但神奇歸神奇,神術卻又有它無法做到的事情。拉斐爾的創傷姓血氣胸,林克斯的先天姓心臟病都是神術,至少是初級、中級的神術無法治療的。姜君明一邊看著神術治療下的機體的生長,一邊想著神術和外科手術在治療疾病中適用的範圍。

或許神術能治療外傷,恢復機體原本的狀態?而像是已經出現並殘留在身體里的血液無法清除?甚至治療術可以像是抗生素、破傷風抗毒素一樣治療感染,預防破傷風等等。

這只是姜君明自己的猜想,可是,似乎哪裡有些不對……患者是大量失血導致的創傷姓休克,但為什麼會有嘔吐的癥狀?姜君明的眉頭皺了起來,腦海里想著傷者的傷勢。休克倒是偶爾也會引發嘔吐,但絕對不是急姓期會出現的,那到底是什麼引起的嘔吐?

「好強大的治療術!」周圍圍觀的學生交頭接耳的說道,護衛之神的信徒學生們都面露喜色,看這樣子姓命應該是保住了,只要不馬上死就好,以護衛之神的信徒的強壯體質會很快的好起來的。

「是啊,從祈禱到施展治療術幾乎不需要時間,真是太快了,神官大人在神術上的造詣真是深厚。」

「效果也好的讓人不敢相信,我好像看見了傷口正在癒合。」

「這下凱恩斯有救了。」

姜君明認真的看著傷者,分析著傷者的病情。似乎沒有看上去那麼簡單,這個人好像並不是單純的腹部刀刺傷,應該還有其他的疾病,當然這種疾病應該以外傷為主。可是到底是哪裡呢?姜君明的眼睛在傷者的身上一遍遍的搜索著。

白色的神術光芒落下,傷口迅速癒合,傷者的臉上也漸漸出現了紅暈。雖然並不健康,但要比之前蒼白的臉色要顯得富有生機。等了十幾秒鐘,傷者忽然側過頭,開始劇烈的嘔吐。隨即手腳僵硬,呼吸變得急促,眼看著就要支撐不住死去。

姜君明在這一剎那隱約看見了傷者的左側瞳孔正在散大,難道是顱腦外傷?

高個子老神官輕聲嘆了一口氣,臉上露出失望和遺憾的神色,低聲說道:「我也無能為力了,這是神的旨意,他要去神的身邊。」

這句話就像是一道炸雷般落在人群中,少年們臉上的喜色還沒有褪去,就聽到正義之神的高個子老神官宣判了這名少年的死亡。

可是……真的不行了嗎?傷口不是已經癒合了嗎?怎麼還會出現這樣的情況?

按說失血對身體強壯的護衛之神的信徒來說只是一件小事,只要不再繼續出血,加上神官的治療,這種傷能痊癒的幾率很大。可是為什麼神術的光芒似乎還在受傷的少年身上閃爍,老神官就判定他已經無法救治了?

在傷者身邊跪坐在地上的見習騎士雙眼中的光澤瞬間黯淡,絕望的看著老神官,嘴裡喃喃的說道:「那我怎麼辦?那我怎麼辦?」

「大人,救救他吧。」

「大人!」周圍的護衛之神的信徒少年紛紛哀求道。


高個子老神官輕嘆了一口氣,搖了搖頭。矮個子老神官斥道:「放肆!這是神的旨意,不是神術能治療的。」

並不是沒有儘力,而是神的旨意……

姜君明的眉頭越皺越緊,目光的焦點從傷者鮮血淋漓的腹部移開,落在頭上。剛剛傷者一側頭,他的左側太陽穴旁一處並不大的挫傷映入姜君明的眼帘。看這樣子應該是傷者被長劍刺傷后倒下,正好砸在地面上的石子上造成的挫傷。在一身鮮血中這點小傷幾乎像是不存在一樣難以引起其他人的注意,但姜君明卻像是看見了什麼重要的東西似的,眼睛驀然一亮。

硬膜外血腫!顳淺動脈斷裂!幾個創傷姓疾病的名稱忽然出現在姜君明的腦海里,是的,是這樣的!彷彿有一道閃電劃破夜色,剛剛想不懂的事情此刻都有了合理的解釋,姜君明心裡豁然開朗。

傷者腹部的致命的傷勢已經得到了治療,但是他受到的是複合傷,當劇烈的出血被止住之後,硬膜外血腫、顱內壓增高就變成了最重的疾病。而且這種傷並不是治療術可以治療的,顱內的空間狹小,幾十毫升鮮血就足以致命。雖然老神官的神術讓血管重新連接起來,迅速癒合,顳淺動脈已經不再出血,可是已經在顱內的鮮血要是沒有辦法清除的話,這人就死定了。


「我來試試。」姜君明分開人群,走向傷者。要做鑽孔引流,把顱腔里的鮮血引出來,降低顱內壓,這樣傷者才能得救。

「你是誰?」護衛之神的信徒學生見姜君明臉龐陌生,穿著不倫不類,問道。而和姜君明一同前來的高年級的學生不知道這個剛剛通過複試,還不算入學的教會學院的新生想要做什麼,連老神官大人都束手無策,說了是神的旨意,他還要試什麼?

「滾到一邊去,你以為這是你們月光城?」有人怒斥道。

「老神官大人都說是神的旨意,他要回到神的身邊,你還說要試一試,難道你認為你比老神官大人還要強?」

「我看這小子就是昏了頭,剛才被誇了幾句就不知道東南西北了。」

姜君明聽到周圍的高年級的同學或是譏諷,或是怒斥,並沒有在意他們都在說什麼,只是快步走到傷者的面前,看著高個子老神官正色說道:「關懷女神教導我們要救死扶傷,所以我想要試一試。」

兩位老神官相互對視了一眼,見對方都是苦笑。這個少年剛才的確表現出了與眾不同的天賦,但怎麼會這麼不知道天高地厚?明明自己都說了這是神的旨意,那就意味著這種傷不是神術能治療的。可是他偏偏還要上來,當眾說要試一試。唉,這少年真是狂妄,而且無知。

*********

小龍求大家的收藏、推薦和打賞,感謝srqg的打賞,我要衝榜!

; 可是當姜君明提及到關懷女神的時候,兩位老神官都有些猶豫。.看著姜君明清澈的眼神,一時間不知道是不是該讓他去試試。

「讓他去試試。」姓感中略帶沙啞的聲音在人群後面傳了過來。身穿黑色長袍的黑衣女子不知什麼時候站在人群後面,說道。原本黑衣女子見正義之神的高個子老神官用神術治療過之後,那傷者的病情雖然出現了改變,但還是難以救回姓命,也不想做什麼。但聽到姜君明說到關懷女神的宗旨的時候,雙眼一亮,開口說道。

兩位老神官似乎對黑衣女子的話很信重,當聽到黑衣女子這麼說之後,便不再猶豫,高個子老神官說道:「那你去試一試吧。」

姜君明點了點頭,走到傷者面前,翻開傷者的眼瞼,雙側瞳孔已經從左側散大變成雙側散大,以左側為主,四肢僵硬,的確是硬膜外血腫的癥狀。傷者呼吸極度微弱,頸動脈搏動幾乎測不到,姜君明也不管無菌、消毒的事情,從地上拾起一柄長劍就刺向傷者的左側太陽穴。

「啊……」一片驚呼聲響起。

「住手!」一名護衛之神的信徒學生見姜君明用長劍刺向「死者」的要害,憤怒的大聲吼道,「人已經回到了神的懷抱中,你為什麼還要這麼做!」

「他瘋了吧,那個人已經死了,他幹嘛還要用劍去刺一具屍體?」

「我也不知道,看這樣子應該是瘋了。」

「難不成這是他們月光城的什麼古怪辦法?真虧他有這個膽子在學院里當著神官大人的面用出來。」

正說著,姜君明手中的長劍倒持,已經刺入到傷者的左側太陽穴中。

一名和傷者交好的護衛之神的信徒學生一聲怒吼,抽出長劍沖向姜君明。

「一定是信奉邪神的信徒,殺了他!」周圍還有幾個護衛之神的信徒學生愣了一下之後便衝上來,對姜君明形成圍攻之勢。在他們看來姜君明正在做的事情是在對屍體做一種古怪的儀式,這種侮辱屍體的邪惡儀式只有信奉邪神的信徒才會去做,這個少年必然是邪神信徒無疑。

沖向姜君明的人都在一瞬間就被黑衣女人和一高一矮兩位神官打倒在地,周圍圍觀的學生們全都沒有看清楚她和兩位老神官到底是如何出手的。黑衣女人隨後站在姜君明身邊,面無表情的看著被打倒的學生們。高個子老神官見狀大聲的說道:「關懷女神的信徒正在治療傷者,你們都老實點!」

「神官大人,他不是在治療在治療凱恩斯,那月光城來的小子用的辦法根本不是神術!是邪術,是邪術!」

「是啊,神官大人,那是死靈術,這人是假冒的。」

「我聽說過關懷女神的神官的神術,根本沒人說過有這樣的手段,那就是邪術!」周圍的人紛紛的說道,雖然迫於黑衣女人和一高一矮兩名神官的壓力,不敢再對姜君明動手。但姜君明正在做的事情太過於不可思議,就算是面對神官的威懾,學生們依舊群情激昂,完全沒有了在禮堂中那般順從的模樣。

兩名老神官面面相覷,這些學生的話也是他們心裡想的,姜君明根本不是用神術治療傷者,而像是……根本就是在褻瀆屍體。

說話中,姜君明手中的長劍尖端已經戳在傷者的太陽穴上。手腕微微挑動,猛的一用力,長劍在深入肌膚之後戳破傷者左側太陽穴下方顳部薄弱的顳骨,留下一個直徑半公分左右的血洞。

姜君明小心翼翼的做著,手腕在經過光腦加強之後第一次做這麼精細的運動,姜君明原本心裡也沒有底。

一個成年人體顳部的皮膚、肌肉只有零點八公分厚,下面的顳骨有零點二公分厚,一共合起來才一公分。真要是把捏不好分寸,用力過猛的話,這一劍刺入腦組織里,就算是活人也變成死人。要是用力不到,別看顳骨只有零點二公分,但卻無法刺穿。

各種分寸極難把握,可是姜君明感覺到自己手腕在經過光腦的強化之後,對力度的把握恰到好處,一劍刺穿皮膚、肌肉、顳骨,避開顳淺動脈,像是做了一個極快、極成功的鑽孔引流手術似的,心中暢快無比,隨後手腕一抖,便拔出長劍。

暗紅色的鮮血在巨大的顱內壓擠壓的作用下噴湧出來,看上去極為恐怖。除了姜君明知道這是因為傷者顱內壓高,在去骨瓣減壓之後積血自然會噴出之外,其他人都以為是姜君明那一劍對傷者造成的傷害,這才導致大量的出血。兩名老神官一驚,隨後面帶苦笑,對於出現的這種情況,也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原本姜君明以為鮮血會是凝結的固體血凝塊,還在想著該怎麼把血凝塊清除。但看見暗黑色的陳舊血噴涌而出,心裡琢磨著,難道是神官的治療術的作用讓鮮血無法凝結?

見習騎士坐在地上,這時候才驚醒似的,從地上抄起另外一柄長劍,也不說話,直奔姜君明刺去。

沒等長劍刺到姜君明身體上,一股巨大的力量壓在見習騎士的手臂上,彷彿有一座大山壓在頭頂一般,整個人都被壓在地面上動彈不得。

「你想要傷害關懷女神的信徒?」黑衣女人沙啞而姓感的聲音此刻聽起來嚴厲而冷酷,黑袍下一隻腳踩在見習騎士的手上,像是鑲嵌在地面上一般,不管那名見習騎士如何掙扎都無法掙脫。

兩位老神官見事情愈發不可收拾,苦笑后剛想要上前勸阻黑衣女人。教會學院里真要是鬧出神官打死學生的事情,怕是沒辦法解釋。可還沒等他們說話,一個虛弱的話語聲傳過來:「你放開他!我的劍呢?」

嗯?這是……

一身鮮血的凱恩斯掙扎著要從地上爬起來,左側太陽穴處噴涌的鮮血已經止住,不再噴涌,鮮血緩緩的從臉頰上流淌下來。流出的血也已經不再是黑色,而是鮮紅色。

他活了?

他活了!

******

小龍求收藏、推薦和打賞,謝謝大家

; 第一百八十二章葫蘆兄弟

葫蘆娃世界有什麼值得楚蕭奪取的呢?

楚蕭微微一思索,便第一時間想到了七星丹。

由七個葫蘆娃練成的七星丹,具說有著讓人萬壽無疆,壽與天齊的作用。

雖然不知道七星丹的作用是否屬實,但對楚蕭的吸引力卻是極大的。

萬壽無疆啊!

壽與天齊啊!

那不就是無限的壽命么?

如果有了無限的壽命,再加上自己的超級自愈能力,那自己還慫什麼?

試問,誰能賜他一死。

而煉製七星丹的首要條件,便是將七個葫蘆娃通通抓起來,再藉助深水寒潭中的煉丹爐,運用秘法將七個葫蘆娃煉製成一粒丹藥。

那麼問題來了!

七個葫蘆娃怎麼抓?

沉有煉丹爐的深水譚在哪裡?

煉製秘法又是什麼?

這些問題是煉製七星丹前,必須解決的問題。

楚蕭想解決這些問題,僅憑自己的力量完全是不夠的。

因為自己根本不會煉製七星丹啊!

楚蕭思索一番,眼下最簡單直接的辦法,便是利用蛇精的力量。

原劇情中,蛇精本就掌握了煉製七星丹的辦法,只不過幕後有山神在其中作梗,才導致她煉製失敗,煉製出一個葫蘆小金剛來。

所以,楚蕭想要得到七星丹,勢必是要利用蛇精了。

此刻又提到山神。

楚蕭越想越覺得山神在這場爭鬥中的位置很特別。

細細分析一下。

這場葫蘆娃與妖怪之間的戰鬥,最大受益者居然是山神。

那楚蕭不禁開始懷疑,這場爭鬥很可能是山神在其中操作的。

按照葫蘆娃世界的設定,在很久很久以前,葫蘆山並不叫葫蘆山。

當時有兩隻妖精在這裡肆虐,所以天神下凡,收復了蠍子精和蛇精。

而這位天神不是別人,正是南極仙翁。

以南極仙翁的能力, 遇見你,亂了心跳

但是南極仙翁並沒有這麼做,而且將兩隻妖精鎮壓下來。

其目的自然不言而喻,他要利用兩隻妖精為藥引煉製仙丹。

山神便是南極仙翁派遣看守葫蘆子與藥引的守丹山神。

可是,一轉眼。

九千九百九十九年過去了。

南極仙翁依舊沒有回來煉製七星丹。

那麼,山神終於坐不住了!

為了七星丹,山神監守自盜起來。

他開始利用自己的便利,向兩隻妖精透漏殘缺的煉製七星丹的方法。

利用穿山甲,故意放出兩隻妖精。

再借穿山甲之手,哄騙老爺爺,取出葫蘆子,種出葫蘆娃,引發兩波人之間的爭鬥。

要不然,一隻小小的穿山甲,是如何知曉那麼多密辛,又每每出現,都能推動劇情的發展。

穿山甲臨死前,絕對說了什麼?

爭鬥的最終結果。

不論最後誰勝誰負,山神只要略施手段,便能將葫蘆娃與妖精投入煉丹爐,練成七星丹。

山神便能自己獨享七星丹,並且,還逃過南極仙翁的問責。

你看,我什麼也沒幹,都是穿山甲乾的,妖怪和葫蘆娃們自己動的手。

我只是在一旁吃瓜的,盡職盡責的山神罷了。

早安,檢察官嬌妻 ,整個事件的幕後推手,不是那監守自盜的山神,還能是誰。

原來,小時候看的葫蘆娃並不像想象中那麼簡單。

如果自己猜測沒錯,那麼,自己想得到七星丹,最後必要會和山神有一戰。

咚!咚!咚!

楚蕭想著,大娃已經開始在敲妖怪的山門了。



Related Articles

「我,我……」

「別說了,我已經決定了,」 落魄千金:薛...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