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且,血虎雷昊就算是擁有初級煉聖巔峰之境的修為,恐怕也拿那魔十沒有絲毫辦法,

說不定,血虎雷昊還落得個損兵折將的下場,

血虎雷昊此刻只是冷哼道:「哼,那便戰吧,」

「喝,殺,」

旋即,血虎雷昊暴喝一聲,氣息暴漲,渾身衣袍鼓盪不休,

而且,其眼眸更是銳利如劍,

緊接著,血虎雷昊便手持利劍,朝著魔十所站之處攻擊而去,

而那遠處手持一柄灰色長槍的魔十,其額頭之上亦然是驚出一身冷汗,趕忙施展出身法逃離開去,

煉聖之境修為的武者一擊,就算是九重煉尊巔峰之境修為的武者硬接,也夠嗆,那魔十還沒有膽大到那種程度,

嘭,天地靈力所凝聚的利劍落下,濺起一抔土沙,而數百的魔獸慘嗷一片,灰飛煙滅消失不見,

但這點數量對於那近萬低級魔獸來說,卻只不過是滄海一粟罷了,

「沖啊,殺,」

……

血虎雷昊已經發起了攻擊號角,旗下的傭兵武者倒是也是不畏生死,

俑兵武者都手持大刀利劍,仿若火車頭般朝著近萬低級魔獸衝擊而去,

「桀桀,魔九,你在不出來,更待何時,」

「魔獸大陣,衝殺,」


魔十看見血虎傭兵團發起攻擊,桀桀陰笑一聲,指揮著近萬低級魔獸施展出早已布置好的魔獸大陣,嚴陣以待,

「嘖嘖,魔十,你不是說不需要我摻合么,」

這時卻在那近萬魔獸中,響起一聲嘖嘖陰聲怪笑,正是那魔十的嘴中所說的魔九,

「艹,魔九,別TMB這麼多的廢話,今天我們兄弟倆便攜手滅了這血虎傭兵團,到時候主人那裡給我們的賞賜你拿大頭,如何,」

此時,立於高處手持灰色長槍的魔十,額頭處亦不由得浮出絲絲冷汗,

煉聖之境修為的武者,給魔十的壓迫力還是很強大的,

「哈哈,魔十是你說的我拿大頭,可不許反悔,」

倏然,響起魔九的哈哈大笑聲音,

「喝,破禁斬,」

旋即,一道暴喝聲響起,卻是見到一位身高達到兩米五左右且形似人類域外帝魔魔九,

導讀:本章出現的人物有秦凡,張皓,落漁,范峒,魔一,魔三,魔七,魔九,魔十,雷昊, 魔九手持長柄巨斧,凌空騰起,從近萬低級魔獸中顯現出身影和那魔十背對而立,

這時候,魔十以及魔九則是眼眸盯視著浮於虛空中的血虎雷昊,

一改先前的嬉皮笑臉之態,其臉色凝重,

殺戮漸起,

倏然,只見到血虎雷昊突兀俯身而下,領著血虎俑兵團的眾武者,朝著那些低級魔獸組成的魔獸大陣攻擊而去,

「魔九,我們也去,」

魔十此時看見血虎雷昊改變攻擊對象,便轉身朝著魔九說著,

「走,」

魔九應了一聲便是緊跟魔十的步伐,俯衝而下,

隨後,魔十以及魔九立於近萬低級魔獸的前方與那血虎雷昊相視而立,

「魔十魔九,你們納命來,」

「行雲劍訣,第一式尋隙,」

驚天劍勢,化作道道劍芒,朝著魔十以及魔九所在處攻擊而去,

「破禁斬,殺,」

「魔槍訣,殺,」

此時,魔十以及魔九在見到那道驚天劍勢,不再多說廢話,直接施展出最強招式禦敵,

畢竟,那是初級煉聖巔峰之境修為武者的攻擊,

如若是不全力以赴,那麼絕對是想早死早投胎,

轟轟轟……

隨著,巨響聲中夾雜著雙方的衝殺之聲,在這片遼闊空地接連不斷響起,

此刻,在這天靈山脈正上演著一場場殺戮與血腥,殘肢碎肉血液混雜,浸染了身下土地,

殊不知此役過後,又會增加多少孤魂野鬼,

「少主,那血虎傭兵團很顯然也是奔著那靈露蘊魂液而來的,我們現在該怎麼辦,」

這時候,距離戰場大約千里左右的一處小型山峰,響起了落漁那略顯渾厚的聲音,

秦凡卻並未將落漁所說置於心頭,而是眉頭微微皺起,釋放出靈魂力量,靜靜感應著那戰場上的一切,

其專註姿態,仿若此刻陷於戰場之中的不是他人,而正是眼前的秦凡般,

「呼,」秦凡搖了搖頭,睜開緊閉的雙眸,吐出一口濁氣,

秦凡嘆息道:「唉,我們先靜觀其變,坐山觀虎鬥,這場混戰不會耗費太長的時間,血虎傭兵團消耗不起……」

「是,少主,」


落漁以及范峒和張皓三人回應了一聲,便靜膝盤坐在地,努力使自己達到最為巔峰的狀態,

或許,接下來眾人也要衝鋒陷陣,浴血奮戰也說不定,

而且,沒有人會拿自己的性命去開玩笑,

正如秦凡所說,那域外魔物以及魔獸在這天靈山脈雖然稱不上源源不絕,

但光憑藉血虎傭兵團那點兵力,想要和天靈山脈那群低級魔獸硬捍,無疑是雞蛋碰石頭,不自量力,找死而已,

這血虎雷昊乃是一團之長,自不是那種沒有頭腦之人,不會犯如此硬碰硬的低級錯誤,

「哼,魔十,你想往哪裡走,」

天空中,一襲血色衣袍的雷昊,在這片殺戮場,顯得很是突兀,

秦凡一行四人也都是把關注重點放在這位年輕的初級煉聖巔峰之境修為武者的身上,

此時,只見到血虎雷昊衣袍鼓盪不休,絲毫沒有因為這場殺戮,而沾染上哪怕絲毫烏垢,

但是其銳利的眼眸,卻死死盯視著那域外魔物魔十,

「魔九,快幫我,」

魔十的身影在空中連續閃動幾下,卻還是無法擺脫煉骨之境修為的武者的氣息鎖定,

這魔十實屬無奈,只能夠央求魔九幫忙,

「破禁斬,一斧斬蒼穹,殺,」

魔九見狀,分出心神,武動手中長柄巨斧,半路截殺,試圖阻止血虎雷昊,為魔十爭奪到逃離的契機,

「滾,殺,」

滾殺的聲音響徹不休,一股雄渾無比的氣勢,在戰地上空釋放出來,

而那魔九竟然在這股氣勢之下,被逼迫的連連倒退,眼眸中那抹驚恐之色剎那間浮現而出,

「魔十,納命來,」

這血虎雷昊仿若是吃准了魔十一般,縱使那魔十逃到天涯海角,恐怕也難以逃脫離去,

域外魔物本就是極其兇殘暴戾的物種,生死都已置之度外,魔十被那血虎雷昊連連追擊咒罵,

「吼,殺,」

這時候域外魔物魔十終於被激起了心中的怒火,怒吼一聲,調轉身形,不再逃遁,而是與那血虎雷昊相視而立,

血虎雷昊看見魔十那副凶煞模樣,哈哈大笑道:「哈哈,你放棄了麽,」

「死,殺,」


與此同時,一縷極淡的棕褐色光芒從血虎雷昊的手中顯現而出,

霎時間,一股鎮壓天地的氣勢相繼產生,而那血虎雷昊卻是眼眸閉緊,凝神控制著那縷棕褐色光芒融入利劍中,

悠地,血虎雷昊再度睜開眼眸,一道棕褐色能量罩在其劍尖成形,而後裹挾著無可匹敵之勢,朝著不遠處的魔十攻擊而去,

「哼,就算是我魔十為主人的大計身死又如何,不過就算是我死,也不會讓你好過,哈哈哈……」

倏然,囂張無比的笑聲在雲端響徹不休,卻見那魔十眼眸充血,

其想也不想,就連續噴吐出數口濃濃的精血且融於手中的灰色長槍中,虛晃了幾下手中的長槍便是引動出綠色火焰,暴凸著雙眸,

至於虛空中那道蘊含土之奧義的攻擊,那魔十卻是不聞不顧徑直朝著那血虎雷昊所在地攻擊而去,

「嗯,不好,鎧甲防禦,」

這時遠處的血虎雷昊正處於源氣恢復之時,而在見到魔十的拚命攻擊,大叫了一聲不好,召喚出護體鎧甲進行防禦,

不過,那魔十卻是沒有如此走運,數口濃濃的精血噴吐后,虛弱得連引動源氣進行防禦都是費勁,直接被那道蘊含土之奧義的攻擊擊中,

啊,發出一聲凄厲無比的嗥吼后,便直挺挺地從虛空中墜落,

「喝,散,」

血虎雷昊暴喝了一聲后,便是從那團包裹著自己身體的綠色火焰中走了出來,

「找死,」

血虎雷昊冷冷的吼了一句找死後,便再度調轉身形,將惡狠狠的目光望向那魔九,

「啊,魔十,」

魔九剛要出手將魔十墮落的屍體撈起時,卻是發現血虎雷昊那冰冷的仿若來自幽冥地域的目光橫向自己,

「咕嚕,」


Related Article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