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者是赤鳳公會的創立老人,叫做魏通,一身修為跟會長一樣,脾氣火爆,吃不得虧,一聽聞這樣的事情,當先爆發出來。

「魏老說的不錯,我們必須為死去的兄弟們報仇,既然毒龍公會給我們下了戰帖,我們當然接著。」魏通身邊的老者也說道。

「我認為,毒龍公會此時勢大,我們不宜硬戰,但我們也跟他們學學,專門打劫他們的人,硬碰之下我們討不了好。」又一個老者說道。

「我們同意徐老的意見,不能硬碰。」

「對,我們贊同徐老的意見。」

「你們這些膽小鬼,人家都爬到我們頭上拉屎了,你們還做這樣的縮頭烏龜。」魏通暴脾氣一上來,指著其他人大罵。

本文由小說「」閱讀。 第一百五十章好戲上演

「魏老這話就不對了,我們現在的實力根本就不能跟毒龍公會硬碰,我們可以採取別的辦法來進行報仇,減少傷亡的同時,我們也會讓他們不能安生。」徐老說道。

「好了,小妹昨晚歸來之後,說要我們準備迎接這一屆大賽的魁首歐陽博親王,同時也是城主大人的意思,這件事情本會長暫時壓下,等迎接過後,我們在去毒龍公會討回我們的血債。」呼延成伸手阻止了下面的大吵聲,說道。

「既然是城主大人的意思,那我們就在等等,雖然他們人多,也比我們強大,但是我們赤鳳公會的都是熱血男人,不會對不起死去的兄弟,這個仇一定要報,加上有城主大人的支持,滅了他們才是最好的選擇。」一位老者站出來說道。

「對,對,滅了他們才好!」魏通大聲說道。

「各位長老先去休息,布置下任務,我們準備迎接歐陽博親王,他可是我們這一屆的青年才俊啊,年城主大人都非常給他面子,不能弱了我們的名頭。」呼延成說道。

「是,會長。」眾人答道。

呼延成離開了大廳,其他的長老也離開了大廳,赤鳳公會的大廳又恢復了原有的寧靜。

…………

歐陽博坐在大鵬的背上,開始的時候飛行速度很快,不過在歐陽博的指示下大鵬放慢了速度,這也讓歐陽博能夠有些閑情去仔細的觀賞底下的風景。

天快黑的時候,歐陽博終於看到了達蘭城的夜景了,正準備下去休息的他,突然感覺到了後面有不少的飛行魔獸出現。

急忙用神識感應了一下,人數不少啊,強者也不少,在大鵬背上呢喃自語了一句:「看來我歐陽博還真是個香餑餑啊,好戲要開始了么。」

「大鵬兄,直接往黑色森林方向,我們不在這裡停下來了。」歐陽博摸著大鵬的後背說道。

得到了指示的大鵬再一次振翅高飛,速度一下子飆到了頂點,只一個轉眼就消失在了黑色的夜幕之下。

「追!」金豐王國的長老指示了坐下的飛行魔獸,朝著歐陽博飛行的方向衝過去。

「尼瑪的,來吧,黑色森林將會是你們的墓地,鵬兄,我們等等他們,不然他們會失去方向感的。」歐陽博說道。

「小子,你逃不了啦!」金豐王國長老的聲音傳了過來。

「哈哈哈,為了我歐陽博一個人你們居然出動了這麼多的地元境武者,真的是看得起我啊!」歐陽博狂笑道。

「哈哈哈,今天是你的死期了,你跑不了的。」大野王國的長老也大笑道。

「小爺我不打算跑了,黑色森林,我等你們!」歐陽博說完,讓大鵬帶著自己俯衝飛了下去。

這麼多人,黑色森林才是最好的戰場,哪裡不但是危險時刻並存,而且更有利於自己單獨行動,目標也不算大,反而是他們這麼多人行動很困難,修為低的都不敢單獨行動,實力強大的也不敢深入黑色森林的深處。

在黑色森林中心地帶,強大的魔獸比比皆是,就算是地元境三階巔峰的白祖也不敢輕易進去,傳聞當中裡面可是有著超越了地元境三階以上實力的魔獸,一般人哪敢輕易進入中心地帶。

大鵬帶著歐陽博俯衝下去到了一定的高度的時候,保持了平穩的飛行,三個時辰之後,穿過了達蘭城,直達充滿了機遇與危機的黑色森林。

「到地方了,我看你們三十多人如何來殺我!既然你們不打算放過我,嘿嘿,我也不客氣的了,好戲上演了。」歐陽博放走了大鵬,一頭鑽進了黑夜中的黑暗森林。

嘴上說著話,可腳下卻沒有停留,來的可是有著八位地元境的武者啊,要是被包了餃子,恐怕就是凶多吉少了。

………….

「你們兩人一組,拿上通訊煙花,給我分頭行動去追,只要發現了那個小子立即發出信號。」一個時辰左右,三十多人降臨到這片黑漆漆的森林之中,緊接著金豐長老立即朝著身後的那群弟子們吩咐了一聲。

「且慢,金豐兄,現在是黑夜,我們要找到那個小子很不容易,我們目標太大了,而他只有一個人,要躲避我們太容易,加上這個森林當中魔獸太多了,我怕分配出去的弟子們遭遇到強大的魔獸就有去無回了。」匡上王國的一位新長老說道。

他是匡海洋的親叔叔,地元境一階巔峰實力,叫做匡亮,在八個人中雖然不是最厲害的,但是也是前三的實力存在了,他心思比較縝密,看著黑夜中的森林深處對著眾人說道。

「是啊,金豐兄,我看我們還是休息一下,我相信那個小子也跑不了,一天追趕下來,估計大家都很疲憊了。」野狼王國的長老附和著說道。

關於黑色森林的傳說,野狼王國的這位長老可是聽的最多的,他是地元境實力,可惜是才突破沒有多久的,而且還是在很多天才地寶的推動下才突破的,他也擔心夜間搜索歐陽博遭遇強大的魔獸。

「哼,那就先休息吧!明天再找。」金豐長老安排他自己帶來的弟子開始扎帳篷,看到這樣,其他的人也開始扎帳篷。

「足師弟,殺一個人元境六階的小子需要這麼大動靜嗎?」金豐王國長老的帳篷之內,一名頭髮花白的老者說道。

「梁師兄,你不知道這個小子速度奇快,比我們地元境的武者速度還快上幾分,為防止意外,所以我希望這麼師兄不要大意了。」金豐足說道。

「就算如此也不用使用必殺令傳召我來,你們足夠對付他了,一個小小的孩子這樣大張旗鼓的殺他,傳出去始終不好。」姓梁的老者說道。

必殺令是金豐王國專門用來傳召高手擊殺最大仇敵的令符,見符如見國主,金豐足是王國皇室中人,持有一枚必殺令,而姓梁的老者只不過是名譽長老,他都沒有必殺令,只是要遵照令符行事。

急沖沖的趕來他才知道是為了殺一個人元境六階中期的小孩子時,他心中就很不爽啊,他可是地元境二階中期的修為,讓他來殺歐陽博,他心中十分的不爽,只不過在心中暗罵這些人都是酒囊飯袋。

「師兄有所不知,那小子越階殺人的手段特別多,而且身法詭異,更重要是的是他的護身神獸是地元境一階的墨麒麟,還有他身邊有一個三個地元境的高手,所以才會傳召師兄前來幫手的。」

金豐足當然知道他師兄的不滿,但是為了歐陽博的功法,武技,神獸,還有就是他的天賦讓他不甘心,所以他必須殺了歐陽博,才耐著性子給他這位強大的師兄解釋起來。

要是平常時候,以他貴為皇室的長老這一點,他就懶得跟他師兄交流,這就是求人辦事的時候,他的姿態必須放低。

「現在只不過是那小子一個人而已,你們足以對付了,明日我就再次等候就是的,如果他身邊的三位武者趕過來,我才會出手。」姓梁的老者說完閉上眼睛直接打坐了。

「好!」金豐足嘴上答應了一聲,獨自躺下睡覺了。

而在另一邊,歐陽博可是很舒服的躺在一棵樹榦上,舒服的吃著才烤熟沒多久的魔獸肉,這是一頭五階左右獨自出來覓食的鐵背狼,被他兩下弄死了,此刻正享受著,在他一邊的墨麒麟也被他召喚出來,一起大快朵頤。

「小墨,吃飽了吧!你休息,我得去看看老朋友了。」歐陽博拍了拍手站起來說道。收起了墨麒麟的歐陽博展開身法,朝著三十多人的宿營地飛奔而去。

歐陽博也不敢靠太近了,範圍在五千米左右,地元境的武者神識可是夠強大的,加上黑色森林裡面危機重重,誰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出來一頭強大的魔獸,地元境的武者神識靈敏,就算是休息也會注意外面的一舉一動的。

雖然他自己的神識也足夠強大,但是在能不招惹地元境修為的時候還是不招惹的好!雖然不懼,但也很麻煩的。

剛掩藏好自己身形的歐陽博發現了兩個人影緩緩的出現在自己的視線中,一看這穿著就知道一個是金豐王國的參賽選手,另外一個是匡上王國的參賽選手,兩人都是人元境七階中期的實力。


「杜兄,我們沒有必要巡查過去了,這個範圍已經夠大的了。」匡上王國的那一位選手說道。


「你以為我想啊,誰知道會不會遇到魔獸攻擊,但是沒有辦法,這是長老交代下來的任務。」那名金豐王國的參賽選手有些憂心的說道。

「誰說不是,那歐陽博也太妖孽了一些,惹下這麼大的麻煩,現在還連累我們追了一路。」匡上王國選手說道。

「是啊,一開始我們很佩服他的,居然以那樣的實力奪取魁首,實在是讓我們這些修為看起來比他強的人沒有臉面啊。」

「真的不知道他到底哪裡得罪了我們長老,還把我們王國當中的梁長老也請來了。」金豐王國的杜姓男子嘀咕著說道。

「說的是啊,突然下令我們人元境七階以及以上的選手不能返回王國,等候命令,我們等了那麼久,人家終於出現了,他們行動滿了,還連累我們追了一天,在這個地方是最不保險的。」匡上王國的男子說道。

「抓人倒是小事,我可不想把命丟在這裡,算了,今天我們回去復命吧!要找也是明天的事情了。」金豐王國的杜姓男子說道。

「嘿嘿,你們運氣很不好,小命就丟在這裡了。」歐陽博突然如幽魅一般出現在兩人的身後說道。

本文由小說「」閱讀。 第一百五十一章殺戮開始


說話的瞬間,歐陽博毫不猶豫的發出了一道剛猛的氣勁,對著金豐王國的那名男子轟了過去。

歐陽博突然出現,強大元氣形成的拳頭一拳轟出去,金豐王國的男子急紅了眼,慌忙的一拳轟了出去,然而那強大的元氣勁力完全出乎他的意料。

兩股元氣相撞,金豐王國的男子立即臉色劇變,胸口一悶,身體離地而起,一口鮮血狂噴出來,在空中劃出了一道血紅的弧線,啪的一聲摔在了地上。

他知道歐陽博很強,不然以他人元境六階中期的實力也不可能奪得魁首,賽場上他一直沒有遭遇到歐陽博,現在才發現,這人強得有些離譜。

「快,給我殺了他!」剛摔在地上回過神來的金豐王國杜姓男子立即朝著一邊那發愣的同伴嘶吼道。

然而,他的嘶吼聲還未落下,卻發現歐陽博放棄了他,一道殘影過後,直撲他那還處在發愣的同伴。

「咔擦!」

身影交錯的瞬間,一聲骨斷的聲音傳出來,這是歐陽博的膝蓋狠狠的撞擊在那名匡上王國男子脖子上的聲音。

「砰!」

那名匡上王國的男子年慘叫聲都來不及發出就被撞飛起來,摔在了十米開外。

從歐陽博突然出現到出手擊殺匡上王國的男子開始,只不過是一個呼吸之間,而原本最先被歐陽博攻擊的杜姓男子嘶吼聲落下的時候,他的同伴已經重重的摔出去,並且沒有了活著的氣息了。

杜姓男子驚恐的看看遠處沒有氣息的同伴屍體,再抬頭看著歐陽博,完全忘記了自己疼痛的問道:「你…你想幹什麼?」

「幹什麼?我不想幹什麼,再說了,我想幹什麼你還不知道嗎?」歐陽博伸出大拇指擦了一下鼻子說道。

「你最好不要亂來,這裡離我們的宿營地很近,只要我大聲叫喊,他們一定會前來的。」杜姓男子看著哦羓說道。

「啪!」

歐陽博一個漂移,一個響亮的耳光甩了出去,右手狠狠的抓住了杜姓男子的脖子。

「你喊呀!等他們來了,你早就成了一具屍體。」瞪著杜姓男子說道。

「那邊都是強者,你殺了我你也跑不了,還不入你放了我,我當做沒有發現你,你趕緊走。」杜姓男子轉著眼珠子說道。

「嘿嘿,你想多了吧!就算你不死,他們也不會放過我的,我的東西都是他們眼中的寶貝,不然也不會來這麼多人追殺我了。」歐陽博捏著杜姓男子的脖子嘲笑著說道,繼而說道:「你乖乖的回答我幾個問題,我就放過你。」

「放過我?真的嗎?」杜姓男子狐疑的問道。

「放過是沒問題的,不過也要看你回答的對我有沒有價值,再一個來說,你是我的俘虜,你沒有選擇的機會。」歐陽博右手緊了一緊說道。

一聽到歐陽博這樣的話,杜姓男子頓時臉色蒼白起來,雙腳忍不住的顫抖起來,他也沒有想到歐陽博看起來年齡很小,可是心思好狠,不但如此,而且還是一個不能忽悠的主。

「之前你說的梁長老是個什麼東西,他有多強?你們來了多少人?地元境的來了多少?」歐陽博手上鬆了一些笑著問道。

杜姓男子艱難的咽了一下口水,說道:「這次一起追殺你的有三十八人,還有一些人正在趕來的途中,他們還沒到的好似後援,都是防備你身邊的幾個地元境而來的,他們說了要活捉你,要得到你的一切寶物。」

「我們這三十八人,地元境的八人,最強大的是我們王國的梁長老,聽我們帶隊的長老說了他是地元境二階巔峰的實力,其次是大野王國的一位姓龐的長老,地元境二階中期的實力,剩下的都是一階初期和巔峰的地元境武者。」

「至於地元境以下的武者,我相信沒有幾個是你的對手,被你在賽場上打傷的人沒來,來的都是人元境七階到八階巔峰的參賽人員,反正你是見過的,唯一沒有大張旗鼓派人過來的是野狼王國,他們只有一個長老參加,也就是那個裁判,八個地元境中也很自由他的實力是最低的。」

「這麼多人,沒有想到地元境二階巔峰的也來了,太看得起我了。」聞言后歐陽博自語道。

「歐陽兄,你還不如放了我,跟我一起去投降的好,我們深入近十萬米了,估計後援已經把外圍包抄了,你跟我一起去道個歉,我也可以幫忙周旋….。」

「你給我閉嘴,要讓我投降也不是你這樣的小角色能夠辦到的。」歐陽博不耐煩的呵斥了一聲。

繼而說道:「你們這是要把我往死路上逼啊,既然如此,那就不要怪我手下不留情了。殺戮已經開始,那就看誰的后招厲害了。」

歐陽博嘴角揚起了笑意,殺意在一瞬間升騰起來,戰意昂揚。

「歐陽兄,我知道的都說了,你就放過我吧,殺了我對你也沒有什麼好處。」杜姓男子戰戰兢兢的說道。

「好吧,看你這麼配合的份上,我就不殺你了,你說的也對,殺了你對我也沒有什麼好處,不過我要廢了你的修為。」歐陽博不在意的說道。

歐陽博的話讓男子全身一顫,廢了修為就成了普通人,這對一個人元境七階的武者來說是很難接受的,有實力就是爺,沒有了他就什麼也不是了,這一刻,他的眼神也陰沉起來。

「廢我修為?你去死吧!」

杜姓男子雖然被歐陽博抓住了脖子,但在聽到歐陽博要廢他修為的瞬間,他的眼瞳中凶光嘣現,原本一直垂著的手掌上元氣猛然湧出,朝著歐陽博拍了過去。

捏著他脖子的手猛然輕輕一松,歐陽博立即偏深後退,只不過在後退的瞬間,一道藍光閃現,劃過了黑夜的空間,抹在了杜姓男子的脖子上。

望著那倒在地上微微抽搐的杜姓男子,歐陽博低聲說道:「小爺我想給你一條生路,可你不珍惜,既然如此,小爺送你一程有何不可。」

「八大高手,外援還有不少高手趕過來,敵明我暗,估計天亮之後他們就會分開追殺我了吧!這正好讓我一個一個的來解決啊。」歐陽博望著六千多米之外的黑夜自嘲的一笑之後說道,接著,歐陽博也消失在了黑夜中。

……..

第二天,金豐王國的帳篷之中,八大高手坐在一起,氣氛很不好,原因是一大早出去巡查的弟子還有兩人沒有來彙報情況,派人出去查找,只找到了兩具屍體。

「小雜碎,還學會了藏頭露尾。」金豐王國的長老拍著桌子怒吼起來。

確實,他應該發怒的,地元境的武者神識非常強大,可是他們的神識也不過是可以覆蓋周圍二千米左右,他們的靈魂力不是很強大,之於歐陽博沒有被發現,那是因為她自己的神識和靈魂力都比在座的人強大了不少,因為他是煉丹師。

「足師弟,不必要這麼大的火氣,大家說說自己的看法吧!」梁長老睜開了一直閉著的眼睛,有些陰沉的說道。

歐陽博半夜偷襲,殺了他們金豐王國一名天才弟子,還殺了一名匡上王國的天才弟子,這是對他地元境武者的強烈挑釁,本根就不把他們放在眼裡,明知道他們坐鎮,居然還敢在眼前殺人,這讓他很沒有面子,但是他是這裡實力最強大的,有火氣,他也沒有當場像金豐足那樣發出來。

「金豐兄,那小子的速度你我都是心知肚明的,他偷襲殺人,繼而隱藏起來,這不知道有多大的黑色森林當中,我們這麼一群人目標很大,想要找到他是很困難的,我看我們還是分開來追捕他好些。」大野王國的長老當先說道。

「不錯,我們八人分開來追捕他,料他人元境六階中期的實力也不敢跟我們正面碰上,不管是遭遇到誰,他都是死路一條。」野狼王國的長老說道。

「老夫也贊同梁長老的意見,我們分開始追捕他好一些。」匡上王國的長老也附和著說道。

其他的那些長老們也都點點頭,表示贊同分開追捕歐陽博。

「好,既然大家都統一意見了,那就分開追,最好是活捉他,他要是死了,他的很多東西都成了秘密,我們的追捕行動也成了一次沒用的行動。」金豐足說道。

金豐足帶著金豐浩另外選了兩名弟子一隊,梁長老帶了四名弟子組成一隊,匡上王國的長老帶了四名弟子,因為匡海洋重傷沒來,大野王國的大野朝帶了一隊,大野南也沒有參加這次行動……..八隊人很快分配完畢。

「各位,我們這一次分開搜索一定要仔細,同時我肯定那小子也不敢朝深處逃,哪裡可是很危險的,不要放過任何一處可疑的地方。」金豐足十足的大佬派頭。

也不再說,他們金豐王國是是大王國之首,加上他是皇室的重要成員,大家也算是很給他面子,還有一點就是他有個很強大的師兄在這裡。

「好!」

八個隊伍朝著四面八方出發了,同一個目標,活捉歐陽博,掏空他的寶貝,一個追捕歐陽博的大網已經在黑色森林撒開了。

這一刻,歐陽博卻是坐在一棵高達三十幾米的大樹分枝上,四種不同的元氣形成了一個圓圈,包裹著他,不斷的淬鍊著自己的肉身,不管在任何時候,歐陽博從來都沒有放鬆過對自己的修鍊。

這裡是黑色森林,是魔獸的天堂,這裡充滿了機遇,也危機重重,更重要的是,他將面臨著一場巨大的搜捕行動,這是一場你死我活的角逐。

本書首發於看書蛧 第一百五十二章想殺我者,我必殺之


Related Articles

顧嫣心情正好,樂的回答她,「沒有,就是想恭喜你,你那夫君我見過,人很好。」

就是太腹黑,玩心眼兒十個你都不是他的對手...
Read more

「哪裡,老師還需要謝謝你呢。」王紙意味深長的說。

「錢,我剛剛已經給你打過去了,估計還沒有...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