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師,老人家可能是擴心病!”陳幸蹦出一句話,讓張華愣住了。 張華的臉色十分難堪,他冷聲道:“你在瞎說什麼?這爲老人只是肚子脹氣,可能是胃腸功能不好,或者是腸子脹氣導致其他疾病可能,跟擴心病有什麼關係?你知不知道什麼是擴心病?”

張華一連串的質疑怒懟了回去,陳幸內心連連嘆氣。

(媽蛋的,果然是垃圾,怎麼當的急診科醫師的。)

陳幸指着氣喘吁吁的老人說道:“老師,擴心病全名:擴張型心肌病,英文DCM,是一種病因不明,並以左心室擴大爲主,同時可伴左、右心房或右心室擴大及其收縮功能障礙的原發性心機疾病。進門時老人走進來的時候喘氣,呼吸困難,我扶他過來的時候摸了摸他的脈搏,節律非常不規律,如果認真聽診一下你可以聽到的,老年男性,再着如果你仔細對老人的心臟進行查體一定能查的出他的心臟肯定是擴大的,在做個胸部X片及心臟彩超基本可以確認。還有老人之所以肚子脹,是因爲現在有心衰的表現,壓迫導致胃腸淤血而感覺脹氣不舒服。”

對於陳幸來說,多年的臨牀經驗讓他一眼基本就可以判斷出來,壓根不需要那麼複雜,而對年輕的醫生來說,這一切都歸根於基本功不熟悉所以沒有思緒,再者就是書本知識掌握不牢固。

張華被陳幸懟的啞口無言,氣呼呼的吼道:“你不過就是個實習生,算什麼東西!對我指手畫腳!”

這時候老人呼吸越發困難,說話變得更加費力:“醫生,我。。。我。。。胸口好悶。”

張華突然很緊張,他生怕陳幸都說中了,不僅自己沒有臉面而且讓患者耽誤治療那是醫療上的失誤,會被記處分的。

張華立馬吼道:“還不過來把老人家扶到牀上去躺平!”

(我靠,真是豬頭一個啊!)

陳幸拿了好幾個枕頭過來,扶着老人躺上牀上,並且給墊高了,張華看了後罵道:“我不是說了,要躺平嗎?你是不是耳朵有問題啊!”

陳幸冷冷瞧了一眼張華:“老人家現在可能有左心衰表現了,肯定躺不平,不信你問問病史!”

張華一愣,雖然不情願還是開口問道:“老人家,哪裏不舒服?能躺平睡不?”

老人說話十分費力:“我。。。我。。。。這一週以來晚上。。。基本。。要把半躺着睡,一平着睡我就呼吸困難。”

張華愣了,他預感不好,可能這個實習生說的很正確,但是他對心臟病治療完全一竅不通,呆呆的看着老人一動不動。

陳幸實在看不下去繼續問着老人:“胸悶、呼吸困難有多久了?”

“一。。。年多了!唉老啦,身體不好了!兒子在外地打工沒有時間陪我來看病,我就一個人來了!”老人說話更加費力了。

陳幸不想耽誤時間,立馬進行查體,視觸叩聽迅速做完,動作行雲流水,規範又標準。

“嗯,口脣發紺,頸靜脈充盈,雙肺可聞及乾溼囉音,主要以雙下肺和背部爲重,心臟叩診心界向兩側擴大,以向左下爲主,心率123次/分,律不齊。腹部稍膨隆,無壓痛,肝肋下3cm,肝頸靜脈迴流徵陽性,雙下肢中度凹陷性水腫!”

陳幸朝張華彙報出查體所有結果:“張老師,請快處理病號!”

張華愣了愣,而後怒氣衝衝的吼道:“你算什麼東西,就你會查體啊!靠!”

張華今天十分惱火,沒想到帶了個學霸的實習生,讓他自己很沒面子,但是臉是拉不下來了。剛剛張華的幾聲吼叫到是引起了外面家屬以及醫護人員的關注。

陶小娟也好奇的朝這裏看着,不明白到底發生什麼,只是心理默默祈禱陳幸沒事。就這這時候老人有氣無力的喊道:“我好悶啊!好難受。。。。”隨後老人暈厥過去。

陳幸立馬用聽診器進行聽診:“糟糕,心律不齊了,趕緊搶救!”

張華愣住了,看着暈厥過去的老人突然慌張了,陳幸朝張華吼道:“發什麼呆啊!趕緊過來救人,幫忙擡平車上送搶救室搶救!”

被這一聲吼張華醒了過來,立馬同陳幸將患者擡上平車,迅速推向不遠的搶救室,路上陳幸立馬叫上了護士站的護士進搶救室準備搶救。陶小娟聞狀準備跟過去,周偉叫道:“小娟啊!你過來把這病歷寫一寫!”

陶小娟無奈的只能又返回診室,周偉眼神一直盯着陶小娟的美腿:“來,坐老師這裏,老師在一旁指導你!”


陶小娟心理十分厭惡,但是不想得罪總住院,只得聽話的坐了過去,那張被坐熱的椅子讓陶小娟十分不舒服。

搶救室,護士立馬給老人接上了心電監護,顯示器上的走行圖跳了非常不規律,基本確定就是心律不齊了。“快拉個心電圖,準備好胺碘酮!”

張華非常不爽:“你幹什麼,怎麼能隨便用藥,得等主任過來看看。”隨後叫其中一名護士立馬電話何主任。

陳幸急的要死,自己衝向搶救藥櫃尋找藥物,隨後砂輪迅速破開胺碘酮的安剖,注射器迅速抽出藥物,消毒東西準備好找準了靜脈消毒、注射!動作迅速無比,一眨眼就把藥物推進去了。

趕來的何主任目睹了這一切動作,何主任在陳幸注視藥物時候已經看清楚了監護顯示器的波形圖,也明白了大概,沒有阻止陳幸的治療。

陳幸之所以會護士的操作,是因爲那麼多年無聊,跟着老護士學來的,雖然重生了,但是技術依然存在。

片刻後,報警的監護儀沒有發出警報,心電圖走行圖也恢復正常。陳幸立馬用聽診器對老人進行聽診:“好了,恢復竇律了!趕緊請心內科會診,然後收入心內科住院!通知家屬來院辦理後面的手續!”

陳幸這一刻已經忘記了自己還是一個實習生,張華又驚又怒,但是他看到何主任站在身後,不敢發作,這個時候陳幸突然明白過來。

(糟糕,剛剛太着急,要暴露了!)

何主任上前,對老人進行了詳細查體,同時拉來了移動式X線拍攝器和B超機子,並且把心電圖做完,看了結果後何主任開口道:“嗯,應該是擴心病了,叫心內科過來看看,沒什麼問題收進他們科室專科治療吧!”

隨後何主任看了看陳幸:“你是實習生?”

陳幸嗯了一聲:“主任,我是實習生,今天剛剛來的!”

何主任讚賞的點點頭:“乾的不錯,對病情的判斷以及病人的搶救非常及時,我看你居然還會打針,在哪裏學的?”

陳幸已經想好了藉口:“喔,主任,那是見習的時候一個小護士教我的,所以我略懂一點點。”

何主任笑道:“你倒是很謙虛嘛,你這手法完全是一個老護士纔會的,算了,你好好在這實習,好好表現!”

陳幸恭敬的回道:“是,主任!”

隨後何主任離開了搶救室,這時候張華才送一口氣,剛剛主任沒有處罰他,他算是逃過一劫,不過眼前的陳幸在他面前突然變得高大起來,讓張華又一種仰視的感覺,他本人卻是知識薄弱,但是很好面子,今天算是給了他一個教訓,如果不是陳幸,這個病號死了,他一定要負責的。

張華不好意思的摸摸頭對陳幸說道:“剛剛,我是不對,我向你道歉!醫生嘛應該相互學習,互相提高,是我太自大了。”


陳幸很讚賞張華這種能拉下臉面的態度:“沒什麼,張老師,是我太着急了,見習的時候見過這些,所以比較熟練,剛剛太着急了,冒犯了,請見諒。”

陳幸很給面子的給張華一個下臺階,張華立馬道:“辛苦你了,現在中午了,你們趕緊去吃飯,我在這守着,下午早點過來!”

陳幸點點頭,現在肚子卻是餓了,早上不停的在換藥、查體和診療患者,現在搶救完病號,突然送了一口氣,肚子卻叫了起來。

剛走出搶救室,尹飛圍了上來:“我去,老陳你怎麼這麼牛逼,我剛剛看了全過程啊,你完全老司機啊!”

這時候呂貞也跟了上來道:“小弟弟,你讓姐姐對你刮目相看啊,看來你得罩我們啦,急診科就靠你了!”

陳幸無奈的笑了笑:“好啦,你別拿我開玩笑了,我就會那麼一點點而已,還是要好好學習,將來次才能成爲一名好醫生!”

尹飛道:“好啦好啦,趕緊去吃飯吧,對了小娟呢,怎麼還沒過來。”

陳幸心理突然有點忐忑,他知道小娟在周偉的診室裏呆了一個上午,現在已經中午,沒有出來,那個周偉真是過分。

“媽的,這孫子!我們去看看!”

隨後來到診室推開了門,只見小娟坐在桌子上寫着病例,周偉靠的很近,還是不時的不小心的觸摸小娟的大腿。

陳幸看的怒火沖天,眼神不善。

尹飛冷不丁的喊了聲:“周老師,我們要去吃飯了,小娟趕緊來吧!”

周偉被這一聲叫喊,驚醒,剛剛正揩油的正爽,被人打斷十分不滿意:“你們下班吧,下午早點來,今天我請小娟吃飯,你們不用管了!”

PS:求收藏,求票支持! 周偉的話徹底惹怒了陳幸,陳幸冷笑道:“這是我女人,你算老幾?”

陶小娟瞧見陳幸生氣,立馬想站起來,周偉卻順手摸着陶小娟的大腿,按着她不讓起來。

“呵呵,你知道你在和誰說話?信不信讓實習馬上結束!”周偉冷冷的懟回去了。

尹飛上前道:“喲,你還真把自己當個人物似的,惹怒老子,讓你馬上滾,信不信!”

陶小娟焦急的說道:“周老師,陳幸是我男朋友,我中午不吃你的飯了,讓我回去吧!”

周偉冷笑道:“聽我的話,讓你穩妥的過,不然後果自負!”

陳幸怒吼道:“你個狗日的,給我滾開!”

說完衝了上去,準備推開擋在面前的周偉,周偉站起身擋在陳幸面前,高大的身軀冷冷俯視陳幸:“就憑你?你敢動手,讓你離開急診科!”

陳幸冷笑一聲一拳砸向周偉的臉龐,周偉十分陰險,立刻躲開,並且一腳提到陳幸的小腹上,並且伸手抓住陳幸的手臂一個翻轉扣住陳幸的手。

陶小娟驚的大叫一聲,尹飛早就衝了上來,朝着周偉的頭揮拳砸去,周偉只得放開陳幸擋住尹飛的攻擊。周偉連連後退,碰到站在身後的陶小娟,他轉身拉着陶小娟的手說道:“就你們兩個癩蛤蟆還想打架!告訴你,老子練過武功!”

因爲最近醫鬧頻繁,周偉在私下時間裏經常去練武,現在基本能對付一般的人物,如果是專業的打手他也是無能爲力。

周偉摸着陶小娟鬆軟的手,感受着柔軟的雙手,他暗想:媽的,這麼漂亮的妹子,老子必須搞到手。

陳幸強忍着腹痛罵道:“你個傻X,你找死,還不放手!”

陶小娟不停的掙扎,但是沒有用,周偉一把抱住陶小娟,陳幸毫不猶豫的衝了過去,速度之快讓周偉毫無防範。呂貞此時跑來拉開了陶小娟,讓她脫離了魔爪。

陳幸和周偉扭打在一起,場面一度激烈,尹飛知道事情不好,立馬撥打了電話:“喂喂,老爸,趕緊過來,急診科!什麼?在外地?靠,叫人過來,媽的有人欺負老陳!”

電話那頭聽後立馬吼道:“不早說,掛了!”

這時候尹飛十分焦急,兩人打架驚動了科室,周偉這下是拉不下臉面了,現在他也沒有退路了,在這之前他是不能讓自己吃虧,瘋狂的攻擊陳幸,陳幸知道不是對手,索性也不抵抗,不停的攻擊周偉的下體,力求打斷它,讓他斷子絕孫。

一名年輕保安趕來了過來:“住手!不要打了!”

可是兩人扭打的更加激烈,科室何主任也知道事情趕了過來,急忙在一旁喊道:“周偉你住手,那名實習生你也住手,你們兩個給我停下來!”

科主任的話還是比較有威力的,兩人互踢一腳後退幾步,周圍的臉上掛彩了,陳幸也傷的很重,肚子上已經有淤青了,頭也破了一個口子,鮮血直流。

陶小娟衝了過來,一把抱住陳幸,眼淚止不住的流了下來。何主任一臉懵逼:“到底怎麼回事?你們兩個來我辦公室!”

尹飛焦急不已,但是突然接到他老爸短信:我叫陳院長過來了,放心!小陳沒事吧?

尹飛看了這條短信送了口氣:還活着,破相了,媽的,我要讓急診科總住院周偉滾蛋!

短信再次回覆:我已和陳院長說了,後面交給他處理,這事情我要立馬和首長彙報下。

尹飛放下手機把事情告訴呂貞,帶着她一同去了主任辦公室門外。這時候裏面傳來何主任訓斥的聲音。

“你說你們兩個怎麼回事?你一個總住院,一個實習生,不好好相處還打架!”

陳幸十分惱火:“主任,這周偉利用職權佔我女朋友便宜,在我過來了,還動手動腳摸我女朋友的身體,這種無恥的混蛋就應該被開除!”

周偉冷笑道:“你在胡說什麼,我只是安排那名叫陶小娟的實習生中午跟我一起繼續坐診,實習生本來就應該聽老師的安排,何況我還是總住院,這有什麼不對,而且我還請實習生吃飯,減輕實習生的經濟負擔,完全是發揚醫院的精神。”


陳幸皮笑肉不笑的說道:“你個死色鬼,佔了便宜還有理由!”

何主任一拍桌子吼道:“住口,你們兩個回去好好給我寫份報告,這個事情不交代清楚,我會向院裏彙報的。”

“不用匯報了。”一箇中年男人的聲音傳來,身穿白大褂,男人氣質非凡,推開了何主任的門。

何主任擡頭一看:“啊!陳院長,您怎麼來了!”

來的人正是尹飛搬來的救兵,三陽中心醫院的院子陳斌,早些年他只是神經內科的一名主任,後來經過尹飛的父親尹天龍提拔,成爲了醫院的院長。

陳院長冷聲道:“事情經過,有人和我彙報了,現在院裏已經下達處分命令:周偉總住院,性騷擾實習醫生,證據確鑿,還打傷見義勇爲的實習同學,性質十分惡劣,經院裏研究決定開除周偉,並且將情況寫入個人檔案。”

周偉大驚,沒想到自己居然這麼倒黴,立馬抗議道:“院長,你根本不知道事情經過,你怎麼能冤枉我?我根本沒有,你這樣是以權謀私,我會舉報你的!”

陳院長冷笑道:“證據一會就到我的手機裏,診室裏設有高清監控攝像頭,所有的經過全部拍攝下來了,而且我已經報警了,等會警察會來詢問你!”

何主任大驚道:“院長,沒必要這麼嚴重吧,畢竟周偉也是一個人才,他的經驗豐富,這一開除,科室裏怎麼安排?”

“經驗豐富有什麼用?人品不好,侮辱醫院,給醫院丟臉,這個事情你作爲主任也有責任,明天醫院會下科重新檢查急診科。”陳院長語氣十分強硬。

何主任再也不敢幫周偉說話,原本只是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給周偉處罰一個月工資,沒想到現在的情況超乎他的掌控,她很好奇,這個實習生到底什麼來頭,居然驚動了院長。

陳幸走了出來,陶小娟立馬抱住陳幸眼淚直流:“對不起,都怪我不好!”

陳幸溫柔的撫摸着陶小娟的頭:“傻瓜,怎麼能怪你呢,放心都沒事了。”

陶小娟嗯了一聲把陳幸抱的更緊了,尹飛無奈道:“弟妹先帶老陳去縫針吧,這什麼狗屁主任,還不讓先處理傷口。”


Related Articles

幾位美女集體翻白眼,到底誰是狗嘴?

葉問天道:「那我該怎麼做?阿比斯·馮老師...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