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子還沒有見過這麼囂張的人,還說今年的題目簡單,不能提前交卷的,都是平時沒有學好?”

“我們學校的學霸,也沒有提前交卷呢,這個王小寧,算個毛?”

網上,一片罵聲。

王小寧看着這一幕,眼中冷笑,他直接發聲了:“你們吵什麼吵,老子能不能考上清北,管你們屁事,自己考不上,不准我考上?草,一羣低能兒。” 一句話,直接捅了馬蜂窩。

可是,王小寧不管,反正,他已經有了一個名額,到時候進入清北,就是他揚名的時候。

網友們都喜歡看反轉,此時,王小寧雖然一片罵聲,但如果他真的考上了清北,到時候,全國網友都要被打臉,到時候,都要成爲他王小寧的粉絲。

一想到清北大學一放榜,自己微博就要多出來幾百萬粉絲,王小寧就一臉冷笑,這種運作,可以讓他以後每年輕鬆賺幾千萬。

廣告費,都接不過來。

這不,雖然網上一片罵聲,就看到依舊有人支持王小寧:“你們自己考不好,難道還不能讓王小寧考上清北?”

“王小寧那囂張的樣子好帥,粉了粉了。”

一夜之間,王小寧就看到自己的微博,多了幾千個粉絲,很多都是小姐姐,讓他更是心頭冷笑,這種收割粉絲的方式,也只有他能夠做到。

因爲,他姑姑是清北的教授,而且掌握了一定的權力,不是那種老學究,換了任何一個人,都不能保送清北,到時候,粉絲都要成爲黑粉,他的微博賬號,都可能被封禁。

劉波也看到了這個消息,與林茂葉藝林對視一眼,都看到了對方眼中的無語,這個王小寧,看來真的失心瘋了,林茂還罵了一句;“昨天我還覺得王小寧就是對劉波你懷恨在心,沒想到他失心瘋了。”

“這精神病,不輕。”林茂總結道。

三個人繼續考試。

下午,考完試之後,劉波他們,都回到了教室裏面。

雖然現在他們可以不管蔣英俊了,但畢竟這還是學校,蔣英俊要求他們考完之後,回教室,有一些事情要交代。

同學們陸陸續續回來了。

蔣英俊看了一眼,點頭說道:“好了,既然都到齊了,那我就說一下。”

“我們班……”蔣英俊正要說,就聽到一個同學喊道:“老師,王小寧還沒來。”


“他不用來了。”蔣英俊淡淡的搖頭,隨後繼續道:“我們班的班費,還剩下一千三百六十,這裏是賬本,如果有同學有異議,可以翻看一下,然後,今天晚上我準備帶大家聚餐一下,班費就算花掉了,如果不夠,剩下的錢,就讓我來。”

“老師,那怎麼行。”有同學頓時不同意,他們也不是沒錢,怎麼能讓蔣英俊花錢?

就連劉波,也有些意外,這蔣英俊平日裏就如同一隻鐵公雞,他,竟然捨得拿錢出來請客?

“這是我們最後一次聚會了,以後同學聚會,來的人只會越來越少,這一次,就讓我請吧。”蔣英俊一臉沉重的說道,他在班裏面講述了一下以前他帶的學生,同學們聽着,心中也越來越沉重。

不少人都看着四周,看着自己的同學,這些人,以後真的很少有機會見面了嗎?

或許,真的如同蔣英俊老師所說,甚至,在這些人中,過兩年之後,每年回來看望老師的,都不會超過一手之數,甚至,再過幾年,都不會有人回來看望老師了。

老師就是如此,送走一批一批的學生,雛鷹展翅,就要遠走高飛,又有幾個人,會回去看望父母?

不少同學暗暗發誓,以後每年都要回來看看。

但許多年後,他們想起自己此刻的誓言,卻是覺得那般可笑,當年的誓言,都成爲了空話。

劉波看着這一幕,也是心頭感嘆。

聚會結束。

第二天,劉波與葉藝林開始收拾行李。

距離高考放榜還有半個多月,他們計劃出去旅遊一番。

“劉波,你小子,過兩天是你的生日,你也不好好慶祝一下,準備跑路?”林茂看着劉波,一臉無語的說道。

“回來請,回來請。”劉波忙着收拾東西,隨意的回答着。

“準備過你們兩個的二人世界了?”林茂看到劉波這般囫圇的態度,攤攤手,道:“那你們去玩吧,我這段時間,也買了幾本關於程序方面的書籍,準備看一下,也好迎接我的大學生活。”

“行。”劉波點頭。

兩個人,很快收拾好東西。

雖然是出去玩,但也不可避免,要帶上秦璃這個保鏢。

秦璃看着兩個人親密的樣子,也覺得自己好像是電燈泡,但劉波的安全,不能不管,她也只能硬着頭皮跟着。

蝙蝠俠戰車,自然不能開了,他們出遠門,還是坐飛機比較好。

這一次劉波他們準備去旅遊的地方,位於西南。

那是一個四季如春的地方,山清水秀,景色宜人,而且,風土人情,都極爲淳樸,讓劉波他們覺得,這是一個極好的地方。

這是劉波與葉藝林,早就商量好的地方。

劉波還是第一次坐飛機,看着飛機穿梭在雲層之上,看着下方那縮小了一萬倍的景色,劉波心中,卻是沒有多少感覺。

倒是葉藝林,在一旁不停的驚呼:“劉波,你看,那座山好高啊,上面全是雪。”

“我們不是每年都要下雪嗎?你這麼激動幹什麼?”劉波一臉無語的看向葉藝林,大驚小怪了啊。

“下雪是下雪,但我還沒有看過雪山呢,而且,這綿延一片的雪山,好像進去爬山啊。”葉藝林大聲說道。

“好好好,以後有機會,我帶你去爬雪山,到時候,你可別喊累。”

“哼,你累了,我都不會累。”

兩個人打情罵俏。

不少人看着這一幕,都是一臉笑意,這兩個小年輕,還真是有意思啊。

但還是有人,表示不滿:“看風景就看風景,吵什麼吵,老子要睡覺!”

“哦。”葉藝林吐了吐舌頭,連忙表示歉意。

但秦璃,卻是冷冷的看向對方,道:“你剛纔一直都在看你的電腦,你睡個屁的覺。”

“是啊,我也看到你一直在看電腦,沒有睡覺啊。”另有一人,也開口說道。

“我現在睡,不行?”那人大吼一聲,表示不滿。

說着,他還真的閉上眼睛,開始睡覺了。

秦璃還要說話,就看到劉波伸手,攔住了她,道:“秦璃姐,吵吵鬧鬧是我們不好,就不要追究了。”

秦璃這纔沒有與對方爭辯。

“算你們幾個還有素質。”那人見到劉波他們不敢說話了,又睜開眼睛,囂張無比。

劉波轉過頭去,沒有與對方爭。

那人,更加的囂張。

秦璃氣得直髮抖,她那個暴脾氣,怎麼能忍!

但劉波發話了,她也只能忍,只是她冷冷的看着那個人,眼中,一片冰冷。

“看什麼看?”那人一臉囂張的吼道。

就在這時。

就看到一個空姐慌慌張張的跑了過來,開口說道:“大家請注意,馬上綁好安全帶,我們遇到了風暴。”

“什麼,風暴!”一羣人都直接慌了神:“天氣預報不是沒有風暴嗎?你們怎麼沒有提前得到消息,有風暴,還不知道停機?”

“對不起,這一個風暴是突然形成的,之前氣象局沒有任何預警,形成的時候,我們就已經在風暴中央了。”空姐一臉歉然說道。

“風暴中央?”

“可是,這周圍的雲層,都很平靜啊。”

一羣人表示疑惑。

“這是因爲我們在風暴的上層,陽光還很強烈,所以感覺不出來,稍微飛低一點的話,頭頂就沒有光芒,一片黑暗了。”秦璃在這個時候,開口了。

空姐有些意外的看了一眼秦璃,道:“就是如此。”

“而且我們現在已經到了最高的飛行高度,想要靠拉昇脫離風暴範圍,也不行,所以各位,繫好安全帶,聽天由命吧。”空姐說道。

正說着,就感覺到飛機傳來一陣劇烈的顫抖,就好像爆發了十級大地震一般可怕,不少人面前的飲料手機電腦,都被震了下來,跌落在地上,灑在身上。

一陣刺耳無比的摩擦聲傳來,緊接着,是一種彷彿機翼斷裂的可怕聲音,各種各樣的嗡名聲不絕於耳。

有人看向窗外,頓時看到,剛纔還晴朗的天空,潔白的雲朵,也變成了黑色,甚至還能看到上面有電弧,落在機翼上面,發出嗶啵聲響。

一副末日的場景。

“我草!”

“媽呀,我要下機!”




“現在是萬米高空,你下毛!”

“聽天由命吧。”

一羣人都在呼喊,這個時候,就連剛纔那個人,也慌了神。

一羣人只能繫好安全帶,等候消息。

“乘客們,乘客們,我是你們的副機長,這一次的風暴很大,範圍波及上百里,而且因爲風暴的關係,我們已經失去了與地面的聯繫,大家做好心理準備,我們待會兒可能要迫降了。”

副機長的聲音傳來,讓衆人心中,又蒙上了一層陰影。

“迫降的話,在風暴之中,很容易受到雷擊,我們還是在雲層裏面,最爲安全。”秦璃眯着眼睛,淡淡的開口道。


“你說的不錯,我們還是在雲層裏面,最爲安全。”秦璃話音剛落,就聽到身後,一個男人的聲音傳來。

劉波他們回頭看去,只見到一個面容堅毅,略黑的男子解開安全帶,站起身來。

空姐也看到了這一幕,連忙喊道:“快坐下,現在很危險。”

可是,只見到那人,在這劇烈顫抖的飛機上面,竟然如履平地,直接走了過去,說道:“我可以把飛機開出去。”

劉波心頭一驚,這個人,竟然還會開飛機?

那空姐,也是一臉呆滯。

不少乘客,也嚇傻了:“小夥子,你不要說大話了,現在我們還是好好坐好,等候消息吧。”

“不行,這麼開的話,必定要出現危險。”那人搖了搖頭,說道:“現在的唯一方法,就是衝破雲層,上到更高空。”

“可是,我們飛不上去。”劉波大聲說道。

“誰說的?”那人一臉笑意。

劉波沉默了,看着對方,道:“你是誰,爲什麼有自信,能夠開上去?” “你不用管這個,我就是有自信!”




Related Articles

軟劍精通(學徒)

使用軟劍時練度+5 長劍精通(學徒) 使...
Read more

「龍神赤令,火龍借力,三聖之靈,誅吾之敵!」

雪戀的身上,那三大聖器突然間沖向了天際,...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