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家沒事吧?”蘭德斯走到婦女身前,關切的問道,一點沒有剛纔的殺氣。

“小夥子我認出你了,你是哪個瘋子。”中年婦女知道自己失言,趕忙道歉。

“無礙!塊帶着你的女兒回家去吧,最近不要出門了,很不安全。”蘭德斯目送母女離開,多少安了一點心。

“我會讓我們團長報仇的!小子你等着這!”疤面男子,死性不改還惡狠狠的說道。

“乾脆殺了他,以絕後患。”比爾說到這依然抽出長劍‘紫電’,準備斬殺此人。

蘭德斯搖了搖頭,“不可!這裏人多事多,咱們不能惹過多的麻煩,不用離他,咱們繼續逛我們的。”蘭德斯拉着比爾走出人羣,他們所過之處,都讓開一條衚衕。

在蘭德斯走後幾分鐘的時間,來了異性五人,爲首的是一個絡腮鬍子的大漢,膀大腰圓,兩隻眼睛冒着兇光,“小六,是那個人吧你弄成這樣的!”

“是這樣的!”小劉添油加醋的說了一遍自己的遭遇,“大哥提問殺了那個小王八蛋!”

“哼!沒有的東西,連人家的實力都沒弄清。”有兩人吧小六扶起,“這時不急,要先治療你的傷,腰部丹田碎裂,你就全完了,這個仇我記下了。”

幾人擡着受傷的小六離開了現場。


衆人全部都知道,對於劍士丹田破裂,就意味着自己劍士生涯的結束,從新成爲普通人,和從雲端跌落無疑。

“蘭德斯你要這些祕籍做什麼啊?”比爾翻看着手中三本祕籍,級都不是什麼號東西,他二人更是不能使用,比爾感到十分疑惑。

蘭德斯笑眯眯的湊近比爾,“我們以後要招收團員,這些可以作爲日後的必需品或者獎勵發放,也可賣掉換錢。”

比爾這才恍然大悟。

“聽說了嗎?明天廣場那裏將有大型的拍賣會,聽說還是很致命的拍賣行呢。”

“有什麼號東西嗎?”

“是啊說說···”

蘭德斯耳朵一動,聽見了路邊幾人的對話,“聽說拍賣會有不少好動出現,我們明天也可以去看看!”蘭德斯和比爾商量着明天要去湊湊熱鬧。

一夜無話,第二天早晨。

小城還是一樣繁榮,但街邊多了不少發放傳單的少年。

蘭德斯接過一份,仔細觀看。

大致寫的是,拍賣的地點、時間、已經物品什麼的。


“啊這是···”蘭德斯眼前一亮看到了一間自己十分需要的東西,拍賣行自己必須要去。 “黃金玉、精金、祕銀、深海鐵精、竟然連史詩上階鎧甲有有的拍賣,後面還有更加稀有的天外隕鐵,是打造史詩以上武器的主料。”蘭德斯看着這份清單,心裏些許不已,“天啊,虛空雕的魔核,如果我沒記錯的話,虛空雕一出生是五級魔獸,但有相當於人的智慧,經過不斷成長,大成的虛空雕可長成妖王。”

虛空雕最讓蘭德斯心動的是他的屬性,本身屬性因該是風,但達到八級的虛空雕就能初步理解空間法則,魔核也慢慢的變成了空間屬性。

蘭德斯自己創造的神界,下一個屬性應該是空間或時間,現在看到虛空雕的魔核,怎麼不讓他驚訝!但看到後面的標價,興奮的蘭德斯立刻打起蔫。

“天啊,就一個魔核底價竟然是用紫金幣,還要一千萬起價,這不是明搶嘛!”蘭德斯愁眉苦臉的抱怨着,“一千萬紫金幣等於十億金幣,一對一百,我現在才七百九十萬,才合七萬九的紫金幣,差太遠了。”

比爾拍了拍蘭德斯的肩,“麪包會有的,錢也會有的,大不了我們自己去殺一隻過來!”

雖然買不起,但蘭德斯還是要去看看,看擴自己的眼界,也是爲了揀點漏,再不濟認認東西,省得以後受騙。

兩人打定主意,順着人流大隊向前擠去,十幾分鐘的路程,竟然用了一個時辰,這還是蘭德斯兩人身體強壯纔過來的,剛纔竟然看到一個被擠得昏過去的人。

蘭德斯摸了一下自己頭上的汗水,“慘叫拍賣竟然也是個危險活啊,一不小心就有被人踩的危險。”

前方廣場設了一圈圍欄,圍欄之外有不少佩劍的劍士在外巡邏,裏面竟然還佔了十幾個法師,虎視眈眈的盯住外面的人羣,在不知道的地方恐怕還有更可怕的存在,幾十件的拍品也確保安全,這樣的戒嚴是必須的。

“這邊人流爲什麼這麼少啊,最多有二十幾個人。”比爾看到柵欄開了兩個門口,一個是人山人海,另一個是門可羅雀,對比很是明顯。

“看有標誌。”蘭德斯看到兩道門的一旁都一段說明文字,大致意思是說,擁有聖林貴賓卡的人,走左側,一般散戶走右側,不得冒充,當場檢查。

“原來是這個樣子,看來我們還是貴賓級別待遇!”兩人看着長長的人龍也十分憂愁,有了貴賓卡就不一樣了,只有十幾個人的隊伍。

但隊伍裏的每個人都器宇軒昂,並且都在隊伍外帶着私人護衛或管家,衣着更是華麗刀片極致,只有三人身着是件事打扮但盔甲一看就不是凡品,另外的一個魔法師更是顯出了神祕的感覺。

“比爾委屈你坐下護衛,要不你進不去。”比爾大方的佔到了蘭德斯一旁,充當護衛,不消片刻輪到了蘭德斯二人。

檢查的是一位身穿土黃色魔法袍的老者,長鬚飄散胸前,有一種超脫的感覺,不論誰看到都能感覺出這人的不凡。

“小友,請告知姓名,出示貴賓卡,還要做一個小小檢查請不要介意。”說完老者單手揮散出一片土黃色光芒,把蘭德斯籠罩,只有幾秒中,老者再次開口,“沒有任何不妥,多有得罪,抱歉!”

土黃色光芒罩住自己的時,蘭德斯也很緊張,原因無它,就是因爲自己的九皇天極劍,但安全的通過了,一顆高懸的心終於落地,拿出紅色的貴賓卡,出示之後順利進入了廣過場之中。

廣場很小,只有幾百平米,但守衛林立,秩序井然,最奇怪的是,廣場上方有幾十個木屋在空中懸浮,不知道里面是何種樣子。

正在這時,門口一陣騷亂,兩條進入廣場的入口突然大亂,人流一下子散開退後,只見人流前方出現兩人,一身着銀色魔法袍的老者,臉上怒氣未消,最厲害不停的智者對面之人大罵。

對面之人也威武不凡,但身着的是一身黑色板甲,上面還有黑色流光在浮動,背後露出一把黑龍纏繞的劍把,嘴裏和對面之人在互相罵個不停。

“轟隆隆”

一聲巨響,兩人從身體之內爆發出黑白兩色的鬥氣,瞬間形成了兩個直徑十米的圓圈,銀色圓圈內出現一隻聖光做成的神鳥,作勢于飛。

黑色的圈內有一天紅色的巨龍,張牙舞爪兇惡異常,不過這些都是原作做成的虛擬之物,但攻擊力不可小覷。

“看兩人都是神級強者,神域內出現了特有的神域守護獸。”

“這兩人是誰?要把我們都殺死嗎?”

“太可怕了,不要在這裏打,龍德拍賣行沒人管嗎?”

在衆人議論聲中,兩團神域和神域守護獸就要激烈的碰撞在一起。

可這時,白色的天空被一團青色的颶風萬羣遮擋了,但地下的衆人被沒有感到任何不適的地方,唯獨兩名神級強者臉色蒼白異常,耳根和嘴角有少量血跡。

一個浩大而威嚴的聲音在空中響起,“你們是不是看不起老夫,想要我難堪不成?”

兩個鬍子一大把的人低頭拱手,口稱晚輩,“晚輩不知,請前輩贖罪,我們這就進入拍賣不在鬧事。”

兩人沒有經過守門之人的盤查,直接進入到拍賣行裏,身影慢慢淡化,最終消失在空間之中。

“這····”蘭德斯和比爾都很吃驚,他們第一次看到神級強者,雖然沒有看到真正的打鬥,但看到了神域和所謂的神域守護獸,蘭德斯也很慶幸,如果兩名神級要是真打起來,自己和這座小城將被毀滅,神級可以輕鬆的毀滅掉一個城池,據說神域可以擴張到方圓幾十公里之大。

這時一個爽朗的女聲在耳邊響起,“兩位是紅色貴賓卡的用戶嗎?請跟我這邊來。”

蘭德斯回身一看,有一個身穿紅藍相見短裙的少女已經站在了蘭德斯和比爾身前,但兩人根本無從察覺,這隻能說明,眼前的少女比蘭德斯和比爾要高出不少。

“奇怪,這裏的女孩都穿這麼少嗎?真是奇怪的審美觀啊!”比爾一道魔幻大陸,就看見很多身穿短裙的少女,令他很是奇怪,經過蘭德斯的分析,比爾的審美觀和這個世界每一個人都不同,他喜歡的是彪悍異常類型的少女。

“兩位請給我看下貴賓卡,好給兩位安排作位。”少女接過蘭德斯遞過的貴賓卡,“謝謝配合,請跟我來。”少女對比爾怪異的眼神,直接無視帶二人走到一處紅色的魔法陣。

“兩位請進,這裏是包廂,根據貴賓卡的不同,包廂也不相同。”少女做了一個請的姿勢,然後乖巧的退後。

蘭德斯看了看天空,木屋在空中有高低之分,共分爲七層,越往上越豪華,最頂層的有霞光圍繞,讓人分辨不清。

“剛纔那兩位前輩是否也進入到了包廂之內?”蘭德斯對消失的神級強者好有一絲好奇。

“剛纔兩位前輩自己遁入虛空,沒有進入包廂之內。”少女銀鈴一樣的笑聲傳了出來。

蘭德斯很是羨慕,神級自己遁入虛空,免去了不少麻煩,也不知道這天空中還遁有多少強者,最少還有一位真神級,就是剛纔嚇走兩人的強者。

比爾和蘭德斯站在紅色魔法陣中間,一陣空間波動,眼前的景色完全大變樣,兩人出現紮起一個三十幾平米的寬大包間,正中有獸皮做成的軟椅寬敞舒服,前面還有翠綠色的石桌,上面排滿了各種珍饈美味,還有一面不知材料做成的鏡子,裏面映出的是廣場的畫面。

比爾坐在椅子上,身體一下陷進去三分之一,一把抓起一個粉紅色的點心,大口嚥了下去,“變成這副醜陋的樣子,只有一個好處,就是可以享受口腹之慾,你們這裏的有錢人真會享受,一點沒有進取的精神。”

蘭德斯斬來一圈也坐了下來,“你看的還少,魔幻大陸太大了,人口數不勝數,高手更是如滿天繁星,不要小看,以免吃虧。”

“好久沒有來看拍賣會了,也不知道現在的大陸還能有什麼好東西!”一聲久違的聲音出現在包間內。


“暗夜君王,你終於活過來了!”比爾一聽聲音就知道是誰。

蘭德斯到時很意外,“你不怕這裏的真神級強者發現了你?”

一陣大笑過後,“你們還真是什麼都不懂,這種包間都帶有隔絕神識的作用,如果硬性探測,包間陣法會做出警告,那是我在躲起來爲時不晚,再說我在你的神界之內,一般人也不可能發現。”

“原來這樣!”蘭德斯拿起清單一眼掃過,和路邊發放的沒有多大區別,但介紹更加詳細了,

“這些東西也敢拿出來拍賣,全都是垃圾拿出去都覺得丟人!”暗夜君王正在聽蘭德斯念清單,突然發出一聲大喝,嚇的蘭德斯和比爾一哆嗦,“剛纔你說的是什麼?在重複一遍。”

“白玉石塔,空間儲物類,低價五千金幣,第六個出場!”蘭德斯重複了一遍,靜等暗夜給他解釋個清楚,但這時一個蒼老的聲音,迴盪在包間之內。 一個身穿華服的老者,笑眯眯的走上拍賣的高臺,朗聲對大家說道,“歡迎大家來拍賣會,我叫藍斯凱,是這次的主持,這次一共有九十八件拍賣品,最後壓低的幾件沒有寫在清單之上,但肯定是稀世神物。”

“這次神兵出世,有不少英雄了在此彙集,祝願大家都能有個好收成。”老者一招手叫上一個少女,手託銀盤,上面蓋有紅布,“現在開始拍賣第一件物品,黃晶,煉器材料底價一千金幣!”

藍斯凱示意拍賣開始,他則退後一步,把拍賣品放在身前的卓片子上,紅布去掉露出一塊人頭大小的黃色水晶。


“一千一金幣”

話音剛落地,就聽,“一千三百金幣”

“一千五··”

“一千八···”

最後一塊黃晶兩千交易成功!

這一切透過鏡子在包間內顯示的清清楚楚,兩聲音都很清晰。

“一塊黃晶竟然可以買到兩千,太貴了啊!”蘭德斯認爲那塊黃晶最多值個一千五就不錯了。

暗夜君王發出冷哼,“哼!他們在做戲,把第一件物品太高價格,爲以後做個鋪墊,以免價格過低就成交。”

“這時作假!”比爾非常氣憤。

“你等兩三樣物品之後,就會恢復成一半的價格!”暗夜君王對蘭德斯說道,“你必須買下剛纔你念的那件白玉石塔,咱麼可能檢漏了。”

蘭德斯又看了一眼清單,“白玉石塔,空間儲物類,低價五千金幣,第六個出場!這個有什麼不對嗎?”

“現在我還說不準,也許是那件驚天祕寶,但有可能是恐慌西!”暗夜君王顯得很謹慎,“一定要買下來,寧可買錯,不能放過。”

“好!”蘭德斯一口答應下來,這時候場中有發出一陣話語。

藍斯凱有拿出一物放於桌面之上,是一把故意盎然的寶劍,樣式爲單手長劍,淡青色爲主,劍柄上刻有一套陣法,劍檔處鑲有一個青色的風系魔核,看樣子應該是五級魔核。

“疾風劍,優秀上階武器,特效爲鋒利,還可有一套魔法陣,可對劍加速一半以上,底價一千五百金幣。”藍斯凱做了個手勢,“雖是優秀級別武器,但魔法陣的作用是強大的,各位請出價!”

“一千八··”

“一千九”

“兩千”

最後這把疾風家在兩千五百時成交,足足比底價高出一千,而且報價非常踊躍。

“還真是有點假。”蘭德斯也看出其中門道,“有不少人,第一件物品就參與了,第二件又開始叫價,太假了。”

“懂行的人,都不會參與前三件物品,要等到第四件纔出手。”暗夜君王說道。

“哎!一把幾百金幣的優秀級長劍,可以賣到兩千多,暴力啊!”比爾一個勁的搖頭晃腦。

藍斯凱又再次開口,“大家請看,這是一件盾牌,優秀上級,頭羊可有陣法·····”

第三件物品也拍的非常熱烈,以三千二百成交。

“還是吃點東西吧,前面也沒有什麼好東西!”比爾坐在寬大的椅子上,品嚐起美食。



Related Article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