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而,他抱緊她自湖中晶石上騰飛而起,落在湖邊岸上。

「小弄兒,還準備逃避多久?不打算穿衣服了?」他低眸看她,笑意盎然地揶揄道。

聞言,弄雪這才猛然憶起自己洗完澡還光溜溜的,就在他懷裡,而他,也是光溜溜的! 第116章

弄雪臉紅耳赤地左右看來看去,羞窘得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而且,貌似他們過來這裡的時候沒有拿衣服過來耶,她只裹了一張被子,現在被子已經陣亡在湖水裡,而他的衣服也貌似在湖面上飄。

那麼……

弄雪想到什麼地臉色瞬間丕變,小心翼翼戒備地定定看著他,緊張地道:「你……你該不會是想就這樣回去房間里穿衣服吧?」

雖然回去的路上基本沒人,但是他們兩個都是光著屁股啊!

「你也沒穿衣服哦!」末了,她很用力地提醒他。

就算他不理會她會不會光著屁股,那他自己也沒穿呃,應該不至於吧???

瞧她一副戒慎又防備的表情,還特地提醒他也沒穿衣服這回事,好像他只在乎自己根本就不在乎她似的。

真是個笨女人,他在乎她的身體比自己的多了去了,蠢得無藥可救!

宮御月不高興地擰著眉,薄唇抿成直線,

然後,他綳著俊臉,一聲不吭地抱著她往前走。

弄雪渾然不覺自己已經不知不覺地惹了他一肚子悶氣,只道他聽不進她的話,嚇得臉色一陣青一陣白。

「停停停!我們不能這樣出去啊,萬一被別人看到了怎麼辦?」她結結巴巴地猛吸著氣,一雙小手拚命地拍打他結實的肩膀,雙腿更是不怕掉下去地用力踢動掙扎。

白痴女人,還說這些什麼鬼話!

宮御月臉色罩上一層冰霜,惡狠狠地瞪她一眼,暗暗咬牙:「該死的,你再不安分點我就把你丟到湖裡去。」

「嚇!」

弄雪驚得倒吸一口氣,當真被他唬住了,一時間僵在他懷裡,臉色蒼白地覷著他冷若冰霜的俊臉,頭皮一陣發麻。

不會吧,他打定主意真的要這樣出去?

不行不行,管他現在是不是一張閻羅臉,反正她不要這樣出去!

豁出去地握起拳頭就往他的身上招呼:「我不管,我不要這樣光溜溜的出去被人看屁|股,要出去你自己出去,大不了讓你丟到湖裡去!放我下來,放下!」她一邊卯上命地捶打他,一邊視死如歸的表達自己的決心。

宮御月被她打得一陣火大,不想再跟她廢話,省得氣死自己。

他加快腳步往前走,臉色鐵青一片。

「停——快停下去,不準出去,啊啊啊,你這個暴露狂,你真想出去跳脫衣舞啊,變態,淫|蟲,老不羞……」眼看著他不曾停下腳步,弄雪急得六神無主,只能噼里啪啦對著他一陣怒罵。

聽著她那些不堪入耳的咒罵,宮御月眉頭嘴角一陣抽搐。

「你給本王閉嘴!」他氣得大聲低吼。

老不羞?該死的,他哪裡老了!

「我不要,我就要罵,大聲了不起啊,放我下來,淫賊,**,色狼!放我下來,啊啊啊啊,我寧願自己跳到湖裡去算了,停下來,停——」弄雪又急又氣,只覺得腦袋快要冒煙,然而,無論她怎麼打怎麼罵,他乾脆徹頭徹尾不理會她只悶頭往前走。

就在她即將絕望的時候,他的腳步突然停了下來,同時還將她放到地上。

咦?

弄雪先是一愣,繼而什麼也不想立即條件反射地遠離他好幾步,雙手環抱住自己光溜溜的身子,戒備地盯著他看,深怕會被他繼續光溜溜地拽出去。


見狀,宮御月臉色更加難看地瞪著她:「你這白痴女人……」

「我怎樣!」弄雪劈頭蓋臉地就給他吼回去。

喵喵的,老虎不發飆當她是病貓,抱來抱去根本就不管她願意還是不願意,如此藐視人權,當權者就可以這麼囂張跋扈嗎!

宮御月狠狠地皺起眉頭,黑眸瞪得幾乎要突出來地定著她:「你……白痴!」看著她,他黑眸掠過波濤洶湧的情感,許多話想說,最終,他只是僵著俊臉,氣惱地低低咒罵一聲。

「你才白……哈啾!痴……」她一句話沒說完便哆嗦了一下。

離開他溫暖的懷抱,未著寸屢的她瞬間感覺周圍的空氣突然涼得透骨,讓她漸漸感到冷。

還未來得及感覺到更多的風涼,一隻溫熱的健臂便環過了她的腰,他的體溫瞬間又將她包圍了起來。

呼,好溫暖。

弄雪貪婪地汲取他的體溫,看在他提供身體的份上,暫時先休戰。

呼呼,天氣真的開始冷了。

她互相搓著手臂,感覺到剛起的雞皮疙瘩在他的體溫熨燙下漸漸平息下去。

「還冷嗎?」宮御月又摟了摟她,深呼吸一口氣,將剛剛被她挑起的悶氣抑制下去。

他的話在耳側上方低低落下,輕輕地,雖有些低沉,卻沒有了方才的緊繃。

「不冷了。」她乖乖地回答,寄人籬下,呃不是,是寄人臂彎下,不得不低頭,但那只是暫時的,因為他現在暫時沒有繼續拽她往外走。

雖然決定暫時鳴鼓休兵,一雙眼睛卻忍不住小心謹慎地偷偷覷著他。


不出去了?

宮御月沒再理會她,只是徑自伸長手往旁邊烏黑得看不見具體模樣的牆壁上探去。


弄雪看到他好像抓住了什麼,輕輕往下一拉。

繼而,一道漆黑的幕簾緩緩升起,露出一方不大不小的空間。

弄雪驚訝地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地看著眼前的空間,這是鑲嵌在牆壁里的,不對,正確地說是鑲嵌在石壁里。

原來,這漆黑的牆壁並不是人造的,而是一座天然的石山環繞著。

那裡面,明亮堂堂,更讓她感到驚奇的是,那光亮竟然是一顆被鑲嵌在裡面內壁上的夜明珠散發出來的光,如拳頭大小的夜明珠,照亮了裡面的空間。

她可以看到裡面有著柔軟的榻榻米,還有茶几,有屏風,還有書架……

儼然就是一個奢侈的個人天地。

「哇噻!這算是你的秘密基地嗎?」她驚奇地稱嘆出聲來。

對於她大驚小怪的稱嘆,宮御月嘴角隱隱彎起。

他摟著往裡面走去,雲淡風輕地道:「只是我練功時候思考的地方罷了。」

「呿!裝什麼裝,奢侈!」弄雪忍不住對他那一副什麼大不了的表情翻個白眼過去。

宮御月懶懶地挑了挑眉梢算是回應她的吐槽,然後摟著她往屏風後面繞過去。

弄雪幾乎是一眼就看到了那疊放著好幾套衣服的箱台,她甩開他的手奔過去。

「哇!原來這裡有衣服!」

她迫不及待地拿起其中一套女裝動作飛快地往身上套。

對於她如此迅速的動作,宮御月的唇角更加上揚,看來這小女人真的被他嚇到了,呵呵。

也罷,看在她這麼一路提心弔膽小可憐的模樣,他就不跟她計較她的白痴了。

隨之,他拿起自己的衣服,慢條斯理地穿上,一邊還不忘善用空閑的眼睛欣賞她穿衣的撩人姿態。

「咦?不對的?怎麼回事?這樣……咦?怪怪的……」

沒多久,在她穿上簡單的裡衣,然後在穿上外衣的時候,開始手忙腳亂起來。

噢!該死的古裝,她之前穿太監服的時候沒這麼多繁瑣的衣帶啊!

弄雪看著織綉美麗的層層外衣,那些衣帶一條接著一條被她弄得凌亂不堪,她看得只覺得一個頭兩個大。

「這條接這條……又不對?!噢!討厭的古代女裝!」

正當她急得滿頭大汗之際,一隻大手探過來,拉住其中一根衣帶,另一手再繞到她腰后抽來另一根她沒看見的衣帶,將之繫上。

緊接著再一一處理其他……

整個過程就那麼一會兒,卻已經那些讓她眼花繚亂的衣帶有條有序地纏繞完畢,最後,他還在最後面那一層綉著粉色蝴蝶的絲薄外衫上打了個漂亮的蝴蝶結。

弄雪從頭到尾乖乖地看著他的動作,呃,或者可以說是愣愣的,獃獃的。

直到他那雙靈巧的大手游移到她衣襟,妥妥地替她整理好衣領,她終於忍不住冒出一句:「你經常幫女人穿衣服嗎?」這個推測讓她胸口一陣發酸。

看他那麼熟練,一定是!

如果她面前有一面鏡子,她一定會看到自己的臉上那酸溜溜的表情。

可惜……

宮御月黑眸染上莞爾的笑意,有趣地高高挑起了眉梢,道:「小弄兒,你這是在吃醋嗎?」

「沒有!」她立即大聲否認,速度之快,聲音之大,簡直……有欲蓋彌彰的嫌疑。

弄雪臉色一陣發窘,看到他帶笑的眼神,她窘迫又氣惱地撇開臉。

見狀,宮御月忍不住低低發笑出聲。

吼,他的笑聲真刺耳。

弄雪氣不過地又轉回頭,杏眸瞪著他,不甘心地咬了咬牙:「笑什麼笑,我就問問不行嗎!看你動作那麼純熟,會這麼問那是人之常情,沒什麼大不了的好不好。」

「好好好,只是人之常情。」宮御月好聲好氣地順著她的話。

然而,他眼裡的笑意卻有增無減,看得弄雪又是一陣羞惱。

「哼!你愛怎麼認為就怎麼認為,我沒空跟你瞎扯淡。」她跺了跺腳,一轉身就想離開。

他卻搶先一步拉住了她,稍稍一用力便將她扯入懷中。

長臂環過她柔軟的腰肢,輕而易舉地便將她嬌小的身軀禁錮在懷抱里。

低頭,鳳眸發亮地瞅住她,他啞聲低笑,道:「無妨,我很有空跟你扯。」 第117章

低頭,鳳眸發亮地瞅住她,他啞聲低笑,道:「無妨,我很有空跟你扯。」

「你有空那也是你家的事好不好,關我什麼事啊!我、沒、空!」弄雪忍不住想對他尖叫。

喵的,這男人還真不是普通的霸道又自戀,什麼都只要他高興就行,別人就一附庸品!

宮御月慵懶地抬了抬眉,對於她抓狂的模樣僅是雲淡風輕地一笑,鳳眸輕眨,道:「你是本王的小弄子不是嗎?本王既然是你的主子,我說你有空你就有空。」說完,他笑意盎然十分得瑟似的。

弄雪握緊拳頭,咬得牙齒咔咔作響,直想一拳揍花他那笑得十分暢快得意的俊臉,看他還能不能笑得像花兒那樣花枝招展了。

然而,十指攏了又張,張了又攏,最終還是沒有往他的俊臉上招呼,因為,他法力高強,她只會白費力!

吼吼,好鬱悶!

「我不幹了!」弄雪氣悶地鼓著腮幫子,忿忿地甩出這麼一句,很用力的,帶著些許任性的。

「本王不允!」他擰眉,語調有些過重,有些氣惱。

緊接著,他彷彿又想到什麼揚起了嘴角,霸氣地道:「小弄兒,你是逃不出我的手掌心的,乖乖地留在我身邊。」

話畢,他黑眸灼灼地攫住,那深不可測的眼裡,有著絕對的強勢。

那強霸的氣勢,彷彿一座堅不可摧的牢籠,當頭從她的頭頂上罩下,困住了她。

弄雪為這突然被困住的感覺輕喘了一下,心,微微緊縮。

說不清的複雜感覺在胸口漫開。

不甘,卻又有些莫名的心跳加快,有些……欣喜。

一種,她無以名狀的感情,在心底慢慢發酵。

「……」被這種複雜的感情衝擊著,她看著他,望著那雙滿滿是霸道的黑眸,那不可一世的俊臉,那……足以掌控天下一般的霸氣,如此驕傲,帶著無與倫比的風采自信,強大的氣場讓人心折,她一時竟然失去了說話的能力,只怔忪地,微微出了神。

看著她恍了神的眸子,迷離,迷惘,還有……迷戀! 大贏家之梁健升職筆記

他抬手,像是安撫又像是掌控了一切般地摸了摸她的腦袋,修長的手指似眷戀不已地輕輕穿梭在她如絲的長發間,柔柔地順撫著。

細膩的髮絲在他指間滑動,輕輕柔柔的,很柔軟的觸感,一如她嬌美的身段,令他著迷。

忍不住地,他掬起她一縷髮絲湊到鼻息下,深深嗅聞著。

時間,彷彿在這微妙的靜默之中靜止了一般。

他眯著眸,俊臉有著像是迷醉的神色,嗅著她的發。

她睜著眼,屏息地看著他著迷於她髮絲的姿態,心,隱隱發燙。


這一刻,溫馨,親昵。


讓她依稀有種錯覺,彷彿,他深深眷戀著她,他們……像是在戀愛中眷戀著彼此的情侶……

——「王上,侍衛長斐大人說已經接回來了三族族長,請王上移駕御書房。」




Related Articles

確認邀請函無誤后,頭目這才點了點頭,冷著臉讓出路來。

城裡燈火昏暗,但掩蓋不住這裡的熱鬧場景,...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