縱觀整個帝國的軍隊。只有北方的暴風軍團,長期駐守北部邊境卡巴斯基防線。才會偶爾和獸人發生小規模的衝突。

或者就是雷神之鞭,雷神之鞭作為帝國中訓練最完備的機動常備軍團,常常會被調遣執行一些地方上小規模的軍事任務,比如剿匪,平定小規模的嘩變叛亂,甚至是拉到草原上進行拉練……以及……九個月前的帝都。」

說到最後,這個叫洛維的軍官的語氣稍微頓了頓,抬起頭來看了一眼面前的女公爵。

杜微微點了點頭,不動聲色:「說下去!」

「第二點,從屍體腐爛的程度來看,這些人的死亡時間大概不會超過十五天,也就是說……他們死亡的時間應該就在西北獨立師爆發叛亂之前不久。

同樣的,我們找到了西北獨立師爆發叛亂的時候,因為內訌而被殺死的士兵的屍體,和這些在邊境之外挖出來的屍體做了對比,很明顯,這些屍體的腐爛程度更嚴重一些,所以我們判斷,這些人的死亡之前,要早於西北獨立師的叛亂。」

「第三點,我們將死者身上的內衣布料,和庫存的軍服做了對比。

西北獨立師的後勤大營里,儲備了大量的軍中作訓制服以及軍用內衣。根據庫存,我們一共盤點出來,儲備的衣物的布料,涵蓋了共計九個批次,也就是說,鬱金香家工坊從兩年前一直到今天為止,一共出產的九個批次的布料,西北獨立師的後勤倉庫里都有儲備。

我們將九個批次分別取樣,和死者身上的內衣布料做了對比,無一符合。

結論是:要麼,這些布料是鬱金香家工坊出產,但時間是早於兩年前——不過我們認為這個可能性並不大。

要麼……這些軍制的布料並非出產自鬱金香家工坊,畢竟這種軍制布料,家族已經在很多年前就授權給了帝國其他商團製造同類產品。

後續我們需要花費一些時間來,從其他商團採集不同批次的庫存布料進行對比,才有可能進一步確定這些死者身上的衣服布料的來源——那樣或許能更大可能的找出這些人的來歷。」

「思路不錯。」杜微微點頭,表示對洛維工作的認同:「還有么?」


「有的。」洛維點了點頭:「第四點,是一個意外的發現。軍中的醫官對死者屍體抽樣進行了解剖。得到了一些發現。從死者胃囊之中和腸子里殘留的食物殘渣,我們發現了一些東西。」

「哦?」

「這些人,應該是去過了獸人王國。從獸人王國回來不久。因為他們的腸胃之中發現的食物殘渣里有獸人王國特有的食物的殘留物。」

說到這裡,一個一本正經的軍官,居然笑了笑,看了一眼女公爵,又看了看身邊的兩位客人,淡淡笑道:「為了不影響幾位的胃口,具體是什麼,我就不說了。」

頓了一下,洛維才繼續道:「根據屍體出現的地點。這些人出現在這裡應該會有兩個可能:要麼他們剛剛出關準備前往獸人王國。要麼他們是從獸人王國完成了某種任務而正在回歸。根據以上我們的檢查結果,我們更傾向於第二種可能:這些人應該是從獸人王國回來的路上受到了襲擊而死亡。」

迪克森和胡克兩人互相看了一眼,眼神之中都流露出了一絲淡淡的驚異。

一方面是沒想到鬱金香家的檢查如此仔細,對屍體的檢查之後,居然就立刻得出了這麼多有意思的線索。

另外一方面則是震驚!

一支帝國的軍隊,居然會成編製的跑去獸人王國?他們去幹什麼?去做什麼?去執行了什麼秘密的任務?做了什麼見不得人的勾當?!

獸人王國雖然和羅蘭帝國已經很多年沒有發生戰爭了。但是敵對的態度卻依然存在,至少……民間的商團或許可以來往,但是獸人卻絕不會允許羅蘭帝國的軍隊開到自己的地盤上去!

這些死去的軍人……他們怎麼會跑去獸人的地盤?

此刻,杜微微的表情也陰沉了下來。

這事情已經越來越詭異,而且越來越叫人震驚了!

帝國的軍隊,居然會和獸人王國有來往?

是勾結?還是……別的什麼?

而洛維。卻還沒有說完!

「大人,還有第五點……」

杜微微立刻精神一震。凝神看著洛維:「還有?繼續說!」

洛維的身子挺得筆直,這個傢伙雖然說話做事慢吞吞一絲不苟,但是身形氣質,卻十足是一個古板而嚴謹的軍人形象,站在這裡說了半天,身子都絲毫沒有半分晃動。

「在經過了前期調查之後,我們目前最大的一個疑惑就是:這些人死在這裡。到底是誰殺了他們。」

洛維的面色古板,緩緩道:「死者有一百三十七人。從屍檢的體征看來,人人都是孔武有力,身體強健。而且應該都具備了相當不俗的戰力——從他們的四肢尤其是手掌的很多地方能看出,應該是有著嚴格軍事訓練和軍事武技的人員。從體征檢查看出,大多數人的手掌都有不同程度的繭子,拇指,虎口,還有骨節粗大,應該擅長刀,劍,長矛……甚至是弓箭等等武器。

這麼一支一百三十七名實力不俗,經受過嚴格訓練,甚至有過戰爭經驗的人……說是一支『精銳』,這個評價應該不會過分。而能殺死一百三十七名職業軍人組成的精銳隊伍的,那麼動手的人……

我們做了一番估算,以羅蘭帝國普通主戰常備軍隊的主力師團的平均戰力來估算的話,要想吃掉一支一百三十七人組成的精銳,而且很可能是配備了戰馬的騎兵部隊,那麼至少需要出動三個營隊,也就是滿編九百人的數量,才有可能完成。」

洛維說到這裡,迪克森忍不住叫道:「這個……好像有點不對吧?」

「哦?」洛維神色不變,扭頭看了一眼迪克森:「法師閣下有什麼異意么?」

「一百三十多個軍人,哪怕是精銳的話……難道會有這麼強?帝國的主戰軍隊的戰力不會那麼差吧?需要九百人才能收拾掉他們?」

洛維聽了,眼神里卻流露出了一絲淡淡的失望,皺眉道:「法師閣下,我說的這個比例,是基於『全殲』的基礎而做出的估算。

的確,以帝國主戰軍隊的實力,若是只是普通的擊敗,那麼可能只需要同等數量的精銳騎兵就能做到。數量的差別不會太大。但是請您明白,擊敗和擊潰是不同的概念,而擊潰和全殲更是一個巨大的差別。

如果是我鬱金香家的騎兵的話,要擊敗這一百三十七名精銳,或許只需要和他們相等的數量就絕對可以完成,但是要想全殲他們……我的意思是。在擊敗對方之後,還能保證要全部殺死對方,不讓對方跑掉一個人……那麼我方人員的數量就絕不能少!九百名正規軍,已經是我們估算的最低數值了,如果是地方守備軍的話,恐怕需要至少一千五百人以上,才有可能將這一百三十七名騎兵精銳全部留下,一個不跑。

因為從軍事角度來說,如果要全殲目標。最常見的做法就是選擇一處地點進行伏擊,而且需要配備超過對方至少數倍的兵力,組織嚴密的包圍圈——這就需要大量的人手了。」

迪克森忍不住又打斷了洛維:「那個……閣下怎麼就確定對方一定是『全殲』呢?」

洛維看了迪克森一眼,淡淡道:「從屍體的掩埋地點有明顯的掩飾痕迹,並且為了隱瞞屍體的身份,剝去了鎧甲。武器,徽章等等能表明身份的痕迹。從這一切跡象看來, 總裁大人進錯房 ,殺人滅口也好,隱藏消息也罷。這個做法是很明顯的……如果不是全殲的話,如果被殺的一方有活口跑掉了。那麼就完全沒有必要再做這些掩飾痕迹的事情了。」

洛維的話非常有道理。

但是更讓迪克森不爽的,是這個年輕的軍官看向自己的那個眼神。


雖然這個傢伙嘴上沒說什麼。但是剛才投向自己的那一束眼神,非常明顯的,流露出了一種……

對自己智商上的鄙視?

迪克森非常惱火!

自己身為魔法學院畢業的高材生,公認的魔法天才,自然不可能是蠢貨!

而且一個在魔法學院能混到被公認為「學院之恥」,把建校以來幾乎所有的校規都全部觸犯遍了的傢伙……哪怕是史上第一搗蛋鬼,但至少大家都必須承認。他是很聰明的一個傢伙!

可現在,居然被人**裸的鄙視了?!

可這個叫洛維的軍官只看了迪克森一眼。就重新將眼神投向了杜微微。

他的表情依然嚴肅,一絲不苟,用他那特有的不急不緩的語氣,穩穩的繼續說了下去:

「……根據我們的判斷,要全殲這麼一支軍隊而且不讓對方跑掉一個,至少需要有合適的伏擊地點,準確的時間情報,以及出動超過九百人的軍隊才有可能做到。

一次出動九百人的軍隊,在軍隊之中已經算是很大規模的調動了。這樣規模的調動,按照軍法條例是必須上報給軍中上層的。

超過千人的軍隊調動,就牽扯到了後勤,軍需補給,軍事行軍路線的事先申報等等。

我建議按照這個線索進行調查。

不過我本人更有一種猜測,或許這個軍事行動本身就已經被掩蓋了,是私下行為。」

「那麼問題就來了。」 宇宙級大反派 :「放眼整個羅蘭帝國的軍隊……一共就那麼幾個主戰軍團!有實力有膽子有底氣,可以私下裡調動超過千人的軍隊,而又有能力把事情掩蓋住的……沒幾個人吧。」


「準確的說,不超過十個。」洛維不動聲色,然後他說了一句更加讓人無語的話:「……公爵大人您,也在此列。」

迪克森忍不住笑了。

他忽然發現,這個叫洛維的傢伙,其實還蠻有趣的。

這個傢伙應該是那種典型的做事情說話都十分古板的傢伙吧。

最後居然把這位女公爵都列入了嫌疑名單?

「最後一個線索是……」洛維說到最後,語氣似乎就有些遲疑了。

不過他也只是略微沉吟了一下,就坦然說了出來:

「考慮到屍體掩埋的地點距離西北要塞關防並不太遙遠,而且……出動超過千人規模的軍隊,在距離邊境並不遠的地方,圍剿一支一百三十七人的軍隊……這樣一場戰鬥,規模已經不能算小了。

就在西北獨立師的眼皮底下,出現了這麼一場規模的戰鬥,我個人認為,應該先從西北獨立師內部進行調查!

就算西北獨立師不是真兇,但至少也應該有人是知情者。

我建議,先從獨立師的騎兵斥候營開始調查。他們例行的境外巡邏,應該不會對這件事情一無所知。」


洛維說到這裡,深深的吸了口氣,這個傢伙的臉上終於出現了一絲非常非常凝重的表情:

「涉及到家族軍隊內部的調查,這屬於軍隊內務範疇,如果要進行這些調查的話,公爵大人……我需要您的授權才能繼續展開這項工作。」

杜微微略微遲疑了一會兒。

畢竟西北獨立師剛剛撥亂反正,軍心還沒有徹底穩定下來。原本背著一個叛軍的罪名,現在軍中很多人都很擔心,害怕自己會秋後算賬,事後追討……

如果這個時候,在大規模的在軍隊之中進行內務調查的話,萬一引起軍心動蕩……

不過杜微微畢竟還是有決斷的,只是略一遲疑之後,就抬起頭來,沉聲道:「好!我給你授權!傳我令,西北獨立師斥候大隊全體人員,移動至要塞以南,調撥獨立軍營進駐,全軍暫時取消一切休假和外出,約束人手,在營中等待調查。調查結束之前,斥候騎兵大隊取消一切軍事任務,取消一切外出許可!」

杜微微在說的時候,洛維已經飛快的拿出筆來,在他手裡的那個冊子上翻開一頁,然後將杜微微的口令記錄了下來。

最後他將這份筆錄下的口令遞給了杜微微,杜微微看了一眼,在下面簽署了自己的名字。

洛維綳直身體,行了一個軍禮,就拿起帶著杜微微簽名的手令,轉身,目不斜視,大步走了出去!

大廳里又有些沉默了。

迪克森和胡克也意識到,這事情只怕是越來越嚴重,其中還不知道牽扯到了什麼更加驚人的內幕,所以兩人都有些不自在。

「兩位。」

杜微微卻彷彿輕鬆了一些,手指在桌上茶杯的邊緣來回摩挲,微微笑道:「你們覺得這個傢伙怎麼樣?」

呃?

這算是什麼問題?

迪克森看了看胡克,這次開口的是胡克船長了,他放下茶杯,站起來,正色道:「公爵大人麾下,自然都是一等一的人才。」

「是不是人才,那就見仁見智。不過……這個傢伙脾氣性子都古板得很,做事情也是一絲不苟從來不出岔子,我很多事情交給他去辦,都是放心得很。」

迪克森和胡克兩人都是唯唯諾諾的附和了幾句。

而這個時候,杜微微卻語氣忽然一轉:「看來兩位,對洛維的評價都不錯……那麼今後,你們打交道的時候,相比大家就一定會很愉快的。」

今後?

打交道?

迪克森瞪大了眼睛,胡克也是愣愣的看著這位女公爵。

「我總不會長期逗留在西北要塞,今後我和你們的那位主子,還有不少生意要做,我打算,把這些事情就交給洛維來處理。嗯,你們今後應該會有許多機會見面的,到時候大家可要多多親近親近啊……」

杜微微在笑,但是她的笑容里,卻有一種讓迪克森和胡克如坐針氈的深意……

`

【我在威信上發布了我的一本老書《天火燎原》,這本書幾年前寫的,直接出版沒有在絡上發過,這次當做福利,在我的威信上發出來給大家看。全本都會免費哦!

如果有興趣的,就請加我的威信吧!威信號請直接搜索「跳舞」。

此外,加我的威信,不定期都會有其他福利放送哦~~】

`

`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好久沒看月票榜了。

才發現我居然跑到第一頁了,好像距離進入前十也不遠啊……

那麼就請大家看看,自己手裡還有沒有月票啊~

如果有的話,幫忙投給我吧~

看看能不能衝進前十。

我這個從來不求月票的人,偶爾玩一把,也很有意思嘛~

追加一句:有月票的就請您幫忙投一下!沒有月票的小夥伴,千萬千萬別為了攢月票而亂花錢啊!心意到了就好~~

——沒節操的跳舞~(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第四百三十四章【世界!哥回來了!】

艾妮塞輕輕的搖晃著手裡的鞭子。

烏溜溜的眼睛盯著面前的羔羊……最大的那一頭叫皮子,阿媽說等冬天冷了,就要用皮子的皮給自己做一條新的毛氈子,如果有多餘的料子,可以找手藝好的牧民去做一雙靴子。

可艾妮塞一直都有些不忍心,皮子叫的聲音軟軟的,而且性子也溫順,不像其它的羊兒喜歡亂跑,總要自己揚著鞭子在後面追趕。它總喜歡站在原地吃草,吃飽了就往草窩窩裡趴著打盹兒。

冬天的時候,艾妮塞最喜歡抱著皮子睡覺,它身上有股暖烘烘的感覺,就連家裡養的狗兒也喜歡往皮子的身邊鑽。

可阿媽卻說今年過冬一定要殺了皮子——它太老了,而且已經不能產奶。

每當想到阿媽的話,艾妮塞的心中就有些惆悵——當然以她的年紀,還不懂得惆悵是什麼意思。

牧民的生活越來越艱難。

上個月的時候,阿爸和哥哥都走了,被那些騎著馬拿著彎刀的隊伍帶走了。

阿爸走的時候沒說話,哥哥抱著自己流下了眼淚,告訴自己要好好照顧阿媽和弟弟。

艾妮塞問哥哥什麼時候能回來,哥哥說,只要打敗了沙漠那邊的羅蘭人,就能回家。



Related Articles

她握緊了龍溟的手,將頭靠在他的肩上,輕聲說道:「我好高興,這一生有你……」

「我也是……」龍溟嘴角勾起一抹寵溺的笑,...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