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蘿從空間出來,手指化作藤條,快速纏繞上血玉笛,將血玉笛拿了回來,然後放到寧安的懷裡。

血玉笛拿回去之後,帝星辰這才趕到寧安的身邊,將她抱在懷裡。

綠蘿看了帝星辰一眼,隨後便回到了空間裡面。

將寧安抱在懷裡,帝星辰正準備檢查看寧安到底怎麼了的時候,卻感覺到一道力量朝著他們而來。

左手一揮,打開栩的尾巴,冷漠的看了它一眼。

「星……星辰。」寧安拉了拉他的袖袍,搖搖頭,意示他不要動怒。

帝星辰聞言,問道,「寧安,你怎麼樣?」


「我沒事。」看了不遠處那雙斷了的雙翼,寧安垂下眼眸,不知道在想什麼。

又是這樣,她明明就不想那麼做的,為什麼會這樣。

抬眸看向栩,寧安動了動唇,想要說些什麼,卻又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你已經拿到血玉笛,我放你們過去。」栩說完,就走到自己那雙翅膀面前,抬起爪子,想要去摸一摸,卻又怕自己力量過大,徹底毀了翅膀。

帝星辰見此,抱起寧安走到一旁,將她放下。


「你先休息一下。」

話落,帝星辰便朝著栩走了過去。

等走到那雙翅膀面前時,帝星辰雙手結印,不斷的結印,那印記非常繁雜,饒是寧安也記不住。

沒一會,帝星辰雙手分開,雙手之中各有一道光芒。

那兩道光芒隨後落到地上的翅膀上面,托起翅膀,慢慢的回到了栩的背上。

寧安站在不遠處看著這一切,平靜冷漠的臉上有著她自己都不知道柔和。

大楷一刻鐘之後,帝星辰才鬆開了手,而栩的翅膀則是完好無損的在他的背上。

「你的翅膀現在才接回去,半個月之內,不要揮動它,過後就會好的。」帝星辰說完,便朝著寧安走去。

「你為什麼要幫我?」栩看著星辰的背影,有些疑惑的問道。

從空間裡面拿出一顆丹藥,讓寧安吃了下去。

「她並非有意斬斷你的翅膀。」

聽到這句話,栩看了一眼帝星辰和寧安,轉而不在說話。

「好些了嗎?」看著寧安臉色轉好,帝星辰才放心下來了。

「嗯,我沒事了,我們過去吧。」擦了擦嘴角的血,寧安便朝著前面走去。

「等一下。」就在帝星辰和寧安走過栩身邊之時,被栩喊住了。

兩人停下腳步,回頭看著栩。

「這裡是第一道門,接下來的門裡面會有更厲害的魔獸,這個女人的性命可以保住,你未必可以,我勸你,不要再前去。」 聽到這句話,帝星辰和寧安對視了一眼。

皺了皺眉,寧安問道,「你為何如此確定的說我可以保住性命?」

「哼。」冷哼一聲,栩看了寧安一眼,淡漠的說道,「你的容貌與那位大人有幾分相似,加上你們進來是打開石門進來的,而沒有破壞禁止,想必用的是鮮血開啟,而這裡的圖騰機關,唯有和那位大人有血緣關係的人才能開啟,地宮所有的魔獸不光只奉命守護這裡,同時也收到不準將與那位大人有關係之人殺掉。」

「那位大人?」寧安蹙了蹙眉,繼續問道,「你說的那個人是誰?

血緣關係,她雖然知道她不是葉鎮的女兒,可惜她一直沒有機會去查,應夜給她看的畫,慕容蘭口中說的那個和她相似的人,現在這隻魔獸口中的大人,可笑的是,不管是誰,她都不清楚。

「不可說。」栩偏頭不去看寧安,「那位大人來歷不凡,我們皆是隨他而來。」

帝星辰有些疑惑,此刻不要說寧安,就連他都想不出誰會有這麼大的能耐。

十三級魔獸,跟隨而來,這恐怕不是三大陸的人……

「那你告訴我,他叫什麼?」知道栩不會說出那個人的事情,寧安只好退而求其次,只問名字。

栩想了一下,覺得不妥,還是不打算說出來,看著寧安許久,才說道,「那位大人會知道你打開了第一道石門,說不定,他會來找你。」

話落,栩就扒在地上,不再說話。

知道栩不會再說什麼,寧安也不在多問,和帝星辰一起從那道門之後離開。

從那道門出來,帝星辰和寧安就看到了不一樣的景象。

如果說剛才石門裡面的情況是春暖花開的景象,那麼這裡就是一片繁華景象,儘是一些在六月才會開放的花朵。

寧安站在帝星辰的身邊,看著懸崖對面的石門,有些犯難。

「這裡有靈力屏障,我們不能直接飛越過去。」

帝星辰聞言,微微一笑,說道,「從那根玄鐵鏈子上面過去。」

寧安看了看那玄鐵鏈,也沒有多說什麼,只是與帝星辰一起上了玄鐵鏈。

兩人一前一後錯開,這才開始往懸崖那邊走去。

「星辰,你說能夠讓十三級魔獸跟隨的人,該是怎樣的身份?」寧安一邊走一邊問。

帝星辰知道寧安在想些什麼,走了一會才開口說道,「寧安,總有一天會知道的。」

「是啊。」寧安呢喃道,「總有一天會知道的。」

從玄鐵鏈那邊的懸崖走到這邊之後,兩人便站在了石門外面。

石門上面依然有著和之前石門一樣的圖騰。

用手摸了摸那圖騰,寧安沒有多想,按照之前的方法將血滴進了那個小洞之後便等待著大門的開啟。

大門開啟之後,兩人還沒有進去,就是一團火焰飛了出來。

寧安和帝星辰見此,側開身,躲避過火焰,才朝著裡面看去。


石門裡面,一隻巨大的全身燃燒著火焰的狼正戒備的看著他們。

—–晚安! 「十三級魔獸,烈焰狼,火屬性。」帝星辰淡淡的說道。

寧安聞言,秀眉緊蹙,剛才對付栩就害得她不得不召喚未來之力,在那種情況下,她都被栩傷了,這第二道門裡面的魔獸,恐怕比起栩只強不弱。

「能夠通過栩那裡,也算你們有些本事。」烈焰狼看了兩人一眼,做好攻擊姿勢,「不過我可不是它,你們兩個休想從這裡過去。」

話落,巨大的身體一躍,靈活的朝著還在石門口的帝星辰和寧安攻擊而去。

見此情況,寧安突然想到了栩說過的話,身體一動,就站在了帝星辰的面前,不攻擊也不防禦。

衝刺而來的烈焰狼見此,在寧安的面前急速停下,側開身體才避免了撞到寧安。


眼中燃起火焰,烈焰狼緊盯著寧安,「你這是什麼意思?」

聳聳肩,寧安無所謂的笑笑,「我們要過去,但是不想和你動手。」

看著寧安無賴的樣子,帝星辰勾唇笑了笑。

懂得利用一切可利用,這烈焰狼遇上寧安,恐怕要苦惱了。

「你不要以為你和那位大人有關係我就真的不敢殺了你。」烈焰狼說完,還象徵性的朝著寧安抬了抬它巨大的爪子。

雙手抱胸,寧安好整以暇的看著烈焰狼,「要殺我?那你動手吧。」

「你……!」

看著眼前無賴的女人,烈焰狼簡直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那位大人的親人怎麼會這麼無恥?

「好了,別鬧了。」帝星辰將寧安拉到身後,俊美的臉龐上沒有一絲笑意,湛藍色里透著無限的冷冽。

「說吧,要怎麼樣才能讓我們過去?」

烈焰狼聞言,警惕的看了看帝星辰,鼻子輕微的嗅了嗅,隨後笑了起來,「你受傷了!」

聽到這句話,帝星辰挑眉看了它一眼,「這應該不是關鍵。」

「好。」烈焰狼轉身,朝著石門裡面走去,「進來吧。」

帝星辰和寧安對視一眼,齊齊走了進去。

比起外面,洞中的溫度更高,簡直就像是置身火爐。

走到中間,烈焰狼停下腳步,回頭看著兩人, 靚女好心機 ,說道,「如果你們先拿到那顆珠子,我就可以讓你們通過,如果我先拿到,你們就給我退出去。」

寧安聞言,順著烈焰狼指的地方看過去,頓時看到了一顆不大不小的珠子,那珠子全身通紅,卻不像血那般的鮮紅,而是火焰的顏色。

「寧安,那是好東西。」帝星辰微微低頭,在寧安的耳邊說道,「離火珠,你修鍊火系可以從裡面獵取火焰來修鍊。」

帝星辰的聲音並沒有故意壓小,因此兩人對面的烈焰狼很容易就聽到了。

「你倒是有眼光。」烈焰狼冷哼一聲,「開始吧。」

寧安狡黠一笑,在帝星辰的耳邊說了一些什麼,只見帝星辰點點頭,冷冽的臉龐上也掛著一絲笑意。

沒一會,寧安就後退一步,而帝星辰則是站在原地,看著對面的烈焰狼冷漠開口,「開始吧。」 狐疑的看了兩人一眼,烈焰狼一躍,就衝上前來,速度極快。

帝星辰微微蹙眉,腳下一動,就迎了上去,卻在要對上烈焰狼的時候身體一錯,從烈焰狼的身邊過去。

「不好。」見帝星辰從自己身邊過去,烈焰狼心中一驚,正準備調頭追帝星辰的時候,卻感覺到一股殺氣來襲,抬頭一看,寧安高舉著長劍站立在它頭頂的上空。

長劍迎頭落下,火焰狼一驚,身體一躍,躲開了寧安的長劍。

此時,帝星辰也已經靠近離火珠。

「火海。」烈焰狼怒吼一聲,整個石室裡面都燃起了火焰,而那些火焰就像是有眼睛一樣,全部朝著帝星辰涌了過去。

正準備伸手去取離火珠,帝星辰卻看到離火珠後面,那火焰瘋狂的湧來,不由得神色一暗,雙手結印,擋下了那些火焰。

寧安看了一眼帝星辰所在的地方,收起長劍,身影一閃,便朝著火焰狼而去。

論力量,她是比不過烈焰狼,但是論精神力,她卻是可以拼一拼……

看到飛躍而來的寧安,火焰狼別提有多鬱悶了。

殺吧,自然是不能的。

傷吧,到時候那位大人見到她之後,她一狀告過去,它估計也就掛了。

別的不說,那位大人可是護短到了一種程度。

有了這些顧忌,烈焰狼在寧安到達之前,飛快的到了寧安的後方,避開了寧安。

寧安的後方是帝星辰的所在地,烈焰狼這一過去,就到了帝星辰的背後。

見它避開自己,寧安也不惱怒,半空中一個翻轉,飛快的到了帝星辰的背後,攔住了正準備攻擊帝星辰的烈焰狼。

本以為寧安不會那麼快過來,因此烈焰狼張開嘴巴正準備再加一團火焰的時候,寧安卻來了。

無奈之下,醞釀好的火焰生生的從嘴巴裡面消失了……

而此時,帝星辰擋住那些火焰過後,雙手結印,手中的靈力一點點的朝著離火珠而去,一點一點的包圍住離火珠。

見此情況,火焰狼大驚,也不顧的傷不傷寧安,怒吼一聲,全身燃燒起火焰陡然變色,一躍,朝著寧安和帝星辰飛去。

正在結印的帝星辰覺察到強烈的氣息,暗道一聲不好,轉身將寧安扯到身後,抬手擋住了烈焰狼要落下來的爪子。

十三級魔獸與神靈階段的力量碰撞,讓整個石室都動了起來。


寧安只覺胸腔裡面一陣翻湧,險些站不住。

太強大了,也就是這烈焰狼剛才有所顧忌,不然的話,她現在估計已經是重傷了。

「寧安,去拿離火珠。」帝星辰說完這句話,從空間裡面召喚出了星河劍。

「你自己小心。」看了帝星辰一眼,寧安轉身,飛快的朝著離火珠所在的地方而去。

烈焰狼見此,眼神一暗,口中吐出一團火球。

帝星辰一動,到火球前面,揮劍將火球從中間斬破。

看到帝星辰將火球斬破,烈焰狼又連續吐出好幾顆火球。

見那火球越來越多,帝星辰身形一閃,幾個動作間,將所有火球都對半斬破。 火球掉落在地上燃燒著,越來越多的火焰使的洞中的溫度越來越高。

才劈開所有的火球,帝星辰抬眸一看,烈焰狼的身體已經近在遲尺……

來不及阻攔,烈焰狼爪子一拍,便將帝星辰打出了幾米遠。

沒有多看帝星辰一眼,烈焰狼便朝著寧安抓去。

手扶住牆壁,帝星辰咳嗽兩聲,便頭看去,就看到右手不久前才包紮好的傷口又有鮮血流出。

如果不是紫倉造成的傷口,他不會如此受限制……

不再多想,帝星辰一個轉身,便消失在了原地,再次出現時,卻在寧安的背後。




Related Articles

「在看它的身體骨架,粗壯而短,看起來就孔武有力,說是貓中鰲拜一點都不誇張。」

「其額頭上有灰色斑點覆蓋,而眼睛上的黑色...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