絢麗多彩的七色虹光透體而出,匯聚右掌之上,形似寶塔,層次分明,表面流光溢彩,猶如鑲嵌顆顆珍奇寶石。

兩黃、一紫,三個魂環迅速升起,圍繞懸浮於右掌之上的玲瓏寶塔微微律動,寧天雙手托舉七寶琉璃塔,嬌喝道:「七寶有名,一曰:速。」

第一魂環點亮,玲瓏寶塔綻放明黃毫光,一絲一縷集聚成為灼爍光芒,加持巫風和南門允兒。

南門允兒拍擊蕭蕭的速度陡然增加,雙掌甚至化作殘影。

蕭蕭未曾料到南門允兒的襲擊如此之快,可惜,南門允兒僅僅拍擊寸許。

念力護盾,拉魯拉絲時刻監控戰場情況,瞬間構造念力護盾,抵擋南門允兒的極速拍擊。

南門允兒一擊不中,念力護盾頓時化作念力鎖鏈,纏繞南門允兒的四肢和重要關節。

蕭蕭心念一動,三生鎮魂鼎一分為三,三尊鎮魂鼎落地轟鳴,三面圍困南門允兒。

鼎之震!鼎之盪!蕭蕭的第一、第二魂環依次點亮,三尊鎮魂鼎重重砸地,三道震波交匯,三尊鎮魂鼎緊隨其後,兇猛撞擊。

南門允兒的兩個魂環同時閃爍,雙手綻放碧翠光芒,手臂亦覆蓋一層微弱碧色,破壞肘部的念力鎖,雙掌合十,即將釋放第二魂技。

然而,交匯震波剎那籠罩,彷彿重鎚擊打後腦,南門允兒幾乎昏迷,魂技釋放陷入停滯。

必殺之局?

「七寶有名,二曰:解;七寶有名,三曰,力。」

寧天高速吟唱魂咒,兩道光芒透過三尊鎮魂鼎之間的縫隙,同時擊中南門允兒,一道光芒擊中正在與王冬糾纏的巫風。

眩暈狀態被解除,加之力量劇增,南門允兒頓時掙脫念力鎖,瞬間釋放第二魂技,雙掌的碧綠光芒融合,延伸成為光刃,旋轉斬擊三尊鎮魂鼎。

金石之音驟然響起,鎮魂鼎停滯剎那,南門允兒趁機躍起,避開鎮魂鼎的合擊。

雖然成功逃離,南門允兒卻付出高昂代價,雙手幾乎失去知覺,雙臂劇烈顫抖,戰力急劇暴跌。

並非全無收穫,南門允兒緊盯蕭蕭。

同樣釋放兩個魂技,催動三尊鎮魂鼎,蕭蕭付出的魂力肯定高於自己,然而,蕭蕭的魂力修為僅僅二十二級,己方略勝一籌。

「定身法。」

白菜信心十足,彷彿勝券在握。

黃色魂環連續閃爍,精神浪潮洶湧澎湃,黃、黃、紫,三個魂環浸染灰白,全數封印。

寧天異常冷靜,「允兒牽制蕭蕭,巫風,速戰速決!」

白菜的魂技效果已經暴露,作為九寶琉璃宗的大小姐,寧天自然存在獲取信息的渠道。

表面上,己方小隊處於絕對優勢,然而,對戰白菜小隊,勝率恐怕僅有七成,甚至更低。

雖然巫風和允兒增幅之後,屬性相當於魂尊,然而,王冬的第二魂環已經千年,並且,封印三個魂環,是否抵達白菜的極限?

必須速戰速決!

「龍之怒!」

嬌軀綻放赤紅光芒,第二魂環驟然閃亮,龍之火呈現熾熱的暗紅色,細密鱗片變得猙獰厚重,雙眼赤紅,左手徹底成為龍爪。

第二魂技,龍之怒!

龍之怒狀態,攻擊增幅百分之百,防禦增幅百分百,其他魂技效果額外增幅百分之五十,巫風的體表溫度劇烈攀升,熱浪扭曲空氣,視界逐漸模糊。

魂尊階位的七寶琉璃塔,增幅效果已經達到百分之四十。龍之怒狀態疊加百分之四十的速度增幅,百分之四十的力量增幅,巫風的真實戰力不輸魂尊。

側踢、刺爪、膝擊、肘擊,巫風的每次攻擊都會附帶熾熱的火焰,王冬左支右絀,難以抵擋。

南門允兒牽制蕭蕭,只要鎮魂鼎稍微移動,立即突進震懾蕭蕭,逼迫蕭蕭防守。

勝利的天平逐漸傾向寧天小隊,巫風的攻擊方式逐漸狂野,王冬一退再退。

「蝶神之光!」

王冬退無可退,身後就是蕭蕭和白菜。第二魂環亮起,紫色魂環光彩奪目,光明女神蝶武魂四翅閃耀強烈光芒。

瑰麗湛藍的蝶翅之上,一道道金色光紋綻放刺目光芒,好似天有二日。光紋匯聚雙側前翅,璀璨金光剎那吞沒龍之怒狀態的巫風。

千年魂環,攻擊型魂技,蝶神之光!

七寶琉璃塔的增幅疊加龍之怒的增幅,嬌軀燃燒龍之火的巫風成功抵擋蝶神之光的威能,僅僅踉蹌數步。

「蝶神之光!」

不惜魂力,第二魂環再次亮起,璀璨金光剎那吞沒頑強抵抗的巫風,龍之火被璀璨金光生生破滅。

璀璨金光破滅龍之火,威力不減,徑直擊倒巫風,硬化地面碎裂,破碎紋路彷彿蛛網。

蝶翅扇動,王冬蓄勢重壓,巫風悶哼一聲,唇角溢出血絲。王冬不住喘息,連續釋放兩次蝶神之光,肉體負擔極大。

幽香馥郁、呼吸急促、氣息濕潤,巫風驟然清醒,第一魂環點亮,龍之火熊熊燃燒。

然而,七寶琉璃塔的雙重增幅已經消散,持續使用龍之怒,巫風的魂力消耗和王冬相差無幾。

雖然王冬英俊帥氣,但是,巫風仍然感到莫大侮辱,自己和王冬的姿勢不雅,甚至和調情無甚差別。

可惜,王冬不曾理會這份旖旎,揮拳重擊巫風的左邊臉頰,覆蓋細密龍鱗的半邊臉頰蘊含異類美感,肌膚較為柔韌,手感極好。 球球聞言,冷哼一聲道:【小公主抱歉,我幫不了你。】

「!!!」楚靈。

白嫩的嬰兒臉上,瞬間陰沉密佈:「你什麼意思?」

星際商店裏那麼多特效藥,隨便扔一顆給楚文業都能吊住小命,可球球卻說幫不了?

分明就是不想幫她!

彷彿察覺到楚靈的內心想法,球球面不改色道:【小公主,你可別忘了,星際藥物只適用於異能者。像楚文業這種身體素質極差的普通人,是根本就無法承受得起的。】

停頓片刻,繼續道:【想要保住楚文業的性命,唯一的辦法就是你體內的木系異能。】

楚靈:「……」

她當然知道,自己的木系異能,可以幫身受重傷的人重塑生機。

可問題是,她仗着自己還是個小嬰兒,所以這大半個月以來,一直偷懶沒有修鍊啊!

體內半點兒木系能量都沒有,怎麼救人?

難道,真的要眼睜睜的看着楚文業去死?

不,不行!

整個楚家為了給她預備口糧,可謂是絞盡腦汁。

有人用家裏僅剩的糧食,千里迢迢去縣裏換細糧。

有人像楚文業一樣,去陰山深處打獵,然後悄悄去黑市換錢票買奶粉。

甚至……

全家已經開始從以前的一天吃兩頓,變成一天只吃中午一頓飯了。

而且,與其說是飯菜,在楚靈看來簡直連星際垃圾都不如。

沉默許久,楚靈道:「球球,你幫我這一次,以後我一定會好好修鍊。」

經過這段時間的不斷試探,她基本上已經摸清了二哥創建球球時的最後底線。

總而言之……

只要她沒死就行!

想要吃香的喝辣的?

可以啊!

努力提升自己,努力種地……

一切,都會有的。

她:……

行吧!

這很二哥。

而且還是嫡親的那種。

努力平復好自己的心情,這才開口道:「既然星際藥物不能使用,那你就先借我一顆能量晶核,行嗎?」

「我知道你希望我積極努力的修鍊異能,儘快完成種植任務。」

「可是,球球你也要想想,我現在還是個寶寶,連爬都做不到,還怎麼做任務?」

聞言,球球冷哼一聲道:【小公主,你可是變異土木系異能!】

【只要勤快點兒好好修鍊,招招手就能讓植物乖乖到你手裏,然後用意識進入農場種植就行了。】

【所以!什麼還是個寶寶,這不過是你的借口!】

小公主實在是太懶了,能坐着絕不站着,能躺着絕不坐着。

為了不寫作業,更是想方設法偷走了主人最新研發的『記憶增強劑』,成功獲得了過目不忘的本領。

要知道,當時那記憶增強劑可是新葯!

都還來不及做實驗,就被小公主不要命的喝了。

可把星皇、軍統領、還有主人都嚇得夠嗆。

好在藥劑研發很成功,小公主的身體沒有出現任何副作用。

但從那以後,主人就明令禁止小公主進入研究室,深怕她又整出什麼么蛾子來。

所以,在踏上時空穿梭機的前一秒,主人就偷偷改變了它的設定。

不但要監督小公主完成任務,更要培養出小公主的責任心。

也因此,它才會果斷選擇,讓小公主重生到楚家。

哼!

它就不信了!

重新獲得生命,且帶着原主記憶,小公主不會受到任何情感上的影響。

再加上,楚家人還對她視若珍寶,不是嗎?

「……」楚靈。

看破不說破,咱們還是好夥伴。

Related Articles

胡云海感覺到小冰的緊張了。

身子還一直發著抖。 而胡云海卻抵擋不住小...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