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希靈位面轟然崩塌了,直接就被狂暴的力量給震散,一個位面,就這麼徹底的消失了。

一位偉大君王,若是全力施展,再強大的位面也抵擋不住,不僅是黑火君王一擊打碎了希靈位面,就連前線的十幾個位面,都因為偉大傳奇介入了戰爭,那狂暴的力量,根本就不是位面所能承受住的,統統都粉碎了。

這些位面,大多數曾經都是施法者文明的位面,後來被岩族佔據,改造成了岩族的位面,其餘的就是像希靈位面一樣,屬於施法者與岩族都不干涉的位面。

但現在,全都毀了,無論是對岩族還是對施法者文明,都是很大的損失,畢竟一個位面,尤其還不是荒蕪位面,是非常難尋的。

希靈位面破碎了,黑羅特與尼斯克卻總算沒有被黑火君王一擊必殺,但兩人的目光中都露出了恐懼之色。

對於施法者文明當中,最為古老的君王之一黑火君王,他們總算是領教到了,那種強大的力量,即便他們已經是祖級強者了,也感到一種深深的無力感。

看著一個個的位面被毀,虛無界中,一處相當開闊的地方,只有兩道身影,一個是渾身都環繞在一片絢爛的七彩光芒之中,充滿了高貴的氣息。

而另一個則有著一張恐怖的巨臉,充滿了霸道、毀滅的氣息,兩人身邊雖然是虛無界,已經沒有了空間和時間,但力量卻能傳遞到很遠很遠,沒有人敢接近。

「聖托,你我若戰,還會有更多的位面被毀!」

虛無界中,罕拉始祖聲音平靜的說道,他與聖托兩人都是至強的存在,一旦大戰,光是餘波,就足以要遙遠的位面哦度打碎,所以即便是剛才試探性的一擊,雙方都在剋制著。

即便是文明之戰,至強奧義法師,也是基本不會介入到戰爭之中,除非,有文明覆滅之危時,奧義法師才能動手。

畢竟,凡是達到了至強的存在,雖然無法逆轉規則,但是在規則之下,卻是最強的存在,除非是差距實在太大,否則的話,即便幾名奧義法師圍攻,也無法殺死一名至強存在。

奧義法師是施法者文明的叫法,比如岩族中有稱為始祖,但實際上,在整個虛無界,還有一個統稱,叫做至強存在。

因為虛無界歷史傳承到如今,誕生過無數個輝煌強大的文明,但卻沒有任何一人,超越過至強存在。

要對付一名至強存在,必須精心策劃,聚集幾名至強存在一起攻擊,但也必須小心翼翼,而且還不一定真的能夠滅殺。

一旦讓一位至強存在逃走了,開始瘋狂的破壞,即便是一個強大文明,到最後都可能位面被毀,徹底的衰落下去。

因此,即便是文明之戰,一般雙方的至強存在,都不會參與戰鬥,因為一旦參與,那絕對是兩敗俱傷,對雙方都沒有任何的好處。

「哼,罕拉,文明之戰已經爆發,你們岩族沒有任何機會!不過既然文明之戰已經爆發了,那我們就準備戰上一萬年吧,我們施法者文明,能夠在短短三千年崛起,又豈是你們岩族所能比擬的?這一次,可沒有那麼簡單了,我們會將你們徹底的趕回老巢,徹底的封鎖你們!」

聖托法師目光中閃爍著一絲冷意,既然文明之戰已經爆發了,那他自然就沒有什麼顧忌了,就算付出再大的代價,也一定要贏得這場戰爭,讓岩族不敢再挑釁施法者文明。

「哦?聖托,如果我還沒記錯,你們與一個叫做亞特蘭的文明,也還在一直戰鬥吧?甚至你們的其中一名奧義法師,都去坐鎮了,那個文明真是奇特啊,雖然只有區區一個位面,也沒有至強的存在,但卻能製造一些特彆強大的工具,讓你們的至強存在都有所忌憚,所以直到現在,都始終無法攻破亞特蘭位面。對了,你們現在是兩面作戰,不過卻不能抽調出所有的力量了,因為你們還要防備神祗聯盟,另一位至強存在,也是一直坐鎮在神祗聯盟的邊境區域吧。聖托,你們施法者文明,現在危機重重,三千年時間以來,看似蓬勃發展,但卻樹敵眾多,你們現在怎麼和我們岩族爭?」

「這一次,我們是集齊了全部岩族的位面,我們是生死之爭,而你們卻還有其他地方掣肘,勝負其實已經定了。大不了打上幾千年,看看誰能笑到最後?只是到了那個時候,你們施法者文明恐怕就真的岌岌可危了!」

罕拉始祖為了發動這次戰爭,也事先做了很多準備,就包括對施法者文明的調查,他對施法者文明的情況,甚至比許多封號傳奇都要清楚的多。

施法者文明的確是強大,但卻受到了許多的牽制與約束,無法放手與岩族一戰,否則,施法者文明哪裡會像現在畏首畏尾?早就已經爆發文明之戰了!

「那就千年後再見分曉吧!」

聖托法師收了法則,他與罕拉始祖不可能真的大打出手,否則,文明之戰即便贏了,也沒有一點意義,註定是兩敗俱傷。

罕拉始祖自然也是這樣想的,兩人都各自退了回去。

雙方的至強存在雖然各自退走了,但偉大傳奇們,卻才剛剛介入戰爭,一場慘烈的戰爭,才剛剛開始!

【第一更,最後幾小時,求月票?】(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閱讀。) 「逃,逃得越遠越好,文明之戰已經爆發,即便是祖級岩族的處境也非常危險。」

黑羅特僥倖從黑火君王的手下逃了一命,看到文明之戰已經爆發,哪裡還敢呆在離施法者文明這麼近的地方。

不過,他的速度還沒有尼斯克的快,尼斯克畢竟是媲美封號傳奇的存在,硬是扛著一些力量餘波,飛速的返回到了岩族的陣營。文明之戰雖然殘酷,但媲美封號傳奇的存在,也不是那麼容易死的。

黑羅特也快速向著岩族陣營飛去,由於希靈位面崩潰,再加上罕拉始祖的阻擋,黑火君王也遲了一些,離黑羅特也還有一段距離。

「呼……」。

黑羅特彷彿感到就快回到了岩族陣營一樣,但很快,他忽然發現周圍的喧鬧已經沒有了,強烈的戰鬥波動也沒有了,甚至連他都不已經不在虛無界了,周圍一片黑暗,而且也僅僅只有他一人。

「怎麼會這樣?」

黑羅特腦海中閃過了一道靈光,他想到了當初在火雲位面時,就曾經遭遇過這種情況,那是幻境!


「幻境?梅林不是已經死了嗎?」

黑羅特心中一凜,這種感覺實在是太熟悉了。

對於幻境,黑羅特是有體會的,或許平時,他可以花些時間破開,但現在正是文明之戰的時候,尤其是還有黑火君王這樣一位偉大君王在追殺他,在這麼關鍵的時刻。哪怕是耽擱一點時間,都有可能身處險境。

黑羅特並不清楚。因為他的確已經陷入了幻境當中,虛無界的許多施法者,都已經看到,在原來希靈位面崩潰的地方,四道身影從廢墟中逐漸走了出來,赫然是梅林與剩下的三名文明級天才。

「梅林法師,沒死?」

「那可是媲美封號傳奇的一擊,梅林法師怎麼可能沒死?」

三名文明級天才沒死。倒是能夠理解,畢竟岩族的主要目標是梅林,殺了梅林后,也沒時間再殺那三名文明級天才了。

但梅林,卻是被所有人都看得清清楚楚,結結實實的承受了中位祖級強者的尼斯克一擊,現在卻毫髮無損的重新出現了。哪怕是高高在上的君王,都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

「嗖」。

黑火君王終於到了梅林身前,他之前怒火中燒,一出手便直接打碎了希靈位面,而且在受到了罕拉始祖的阻攔后,更是瘋狂的追殺著尼斯克與黑羅特。

即便尼斯克跑的快。逃回了岩族陣營,但對於剩下的黑羅特,黑火君王也不會放過。

「死!」

黑火君王渾身纏繞著一道道的黑暗法則,他被稱為黑火君王,自然是在黑暗系法則與火系法則上的成就最高了。

黑暗法則。直接籠罩住了陷入了幻境中的黑羅特,此時的黑羅特。終於從幻境中醒了過來,看到梅林后,更是滿臉的不可思議。

不過,他已經沒有機會再說話了。

「砰」。

即便是用黑暗法則,黑火君王都能輕易碾壓黑羅特,一個區區祖級岩族罷了!

殺掉黑羅特后,黑火君王一步跨到了梅林的身邊,上下仔細打量著,發現梅林不僅氣息平靜,而且連一絲損傷都沒有,連他這位堂堂的君王,都感覺有些難以置信。

「梅林,你怎麼躲過那恐怖一擊的?」

黑火君王也目露疑惑的說道。

其實不止是黑火君王,就連離梅林不遠的那三名文明級天才,也是滿臉的驚疑,他們離梅林不遠,也能感受到尼斯克那恐怖的爆發力,絕對是媲美偉大的封號傳奇。

封號傳奇的一擊,哪怕是一些強大的偉大傳奇,也無法抵擋,更不用說梅林甚至都還不是偉大傳奇。

梅林看了看黑羅特的方向,在黑火君王的黑暗法則之下,黑羅特的氣息已經徹底的消失了,對於黑羅特,梅林印象並不深,也是在對方發動了攻擊后,梅林才忽然想起來的。

不過,這次也真是很危險,梅林經歷過了許多危險,但還沒有哪一次像這次這樣驚心動魄,讓他都有些后怕。

尼斯克的一擊,的確是媲美封號傳奇的全力一擊,梅林無論如何都抵擋不住,只能立刻催動了他剛剛才煉製成功的精神化身。

用了三分之一幻之世界,凝聚的精神化身,本身便是梅林最大的保命手段,而且這種精神化身,也是帝塔斯在不斷凝聚幻之世界時,才領悟的手段,哪怕是奧義法師,都從來沒有見過,自然不知道這世間居然還有精神化身這種可以在關鍵時刻,替人抵擋住必殺的一擊。

梅林在催動精神化身的那一刻,也是心有餘悸,他也不知道這是否能夠奏效,而且因為精神化身,實際上就是他的一段精神力,與梅林自己都沒有什麼區別。

在面對那媲美封號傳奇的力量時,甚至梅林也間接的「體會」了死亡的感覺。

只是,精神化身的事,卻無論如何也不能向別人提起,一來,這是梅林最後保命的手段,雖然他也不可能再凝聚出一具精神化身,但也要保持神秘感,讓別人琢磨不透,尤其是在現在殘酷的文明之戰中,更是要保持神秘,不能被看透。

只是,對於黑火君王,梅林卻不能拒絕,便只沉默不語。

黑火君王似乎明白了什麼,笑了笑說道:「梅林,還有你們三個,現在是文明之戰,你們在戰場上,也已經沒多大用處了,我先護送你們回到白極位面!」

現在施法者文明中,就只剩下了三名文明級天才,在文明之戰還沒有爆發時,這些文明級的天才,起到的是決定性的作用。

但現在文明之戰既然已經爆發,連偉大傳奇都會死亡,又何況是文明級天才?這些文明級天才,日後都有很大希望成為封號傳奇,甚至是更加強大的君王!

因此,若是在文明之戰中白白死去,是很大的損失,黑火君王自然不會讓他們白白在文明只戰中死去。

隨後,梅林等人便在黑火君王的護送下,返回了白極位面,而梅林也被黑火君王要求,先暫時不要到前線去,文明之戰剛剛爆發,等到戰爭稍稍緩和時,再與聖托法師商議。

梅林沉吟了一會兒,文明之戰爆發,以他現在的實力,對戰局的確沒什麼影響,於是便點了點頭,暫時留在了白極位面。

「帝塔斯!」

留在白極位面,梅林的心緒也逐漸的平靜了下來,他第一時間便進入到了幻珠內,尋找帝塔斯。

帝塔斯的身影漸漸在梅林面前凝聚出來,帝塔斯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笑容,對著梅林說道:「梅林,這次若不是我讓你煉製出精神化身,你可就死了!這文明之戰可真是危險,連偉大傳奇,甚至連封號傳奇,都有可能身死。你看看,這文明之戰才剛剛開始,但雙方已經死了多少位偉大傳奇?」

梅林盯著帝塔斯,他當然知道文明之戰有多麼的危險,若沒有精神化身,他剛才也就死了,的確非常危險。

「所以,我才來找你!還有沒有可能再煉製出第二具精神化身?我可以在白極位面找到煉製幻珠的煉金材料。」

梅林剛才想了許多,第一件事便是煉製精神化身,經歷了之前的險境,梅林也終於深刻的體會到了精神化身有多麼的重要。

「再煉製精神化身?」

帝塔斯連連搖頭道:「幻珠的材料雖然難找,但若是仔細找,還是能夠湊齊的,但煉製精神化身,最重要的卻並非是幻珠,而是幻之世界啊!除非你想將再分裂三分之一的幻之世界,煉製出精神化身,否則的話,就只有等你凝聚出幻之世界,才能凝聚精神化身了。」

聽了帝塔斯的話后,梅林皺了皺眉頭,精神化身的確很重要,但卻要分割幻之世界,現在的幻之世界,對梅林也有很大的作用,若是再分割三分之一的幻之世界,梅林恐怕就無法動用幻之世界,染那些偉大傳奇也陷入幻境中。

但現在精神化身,也的確非常重要,在文明之戰中,保命手段才是最重要的,因此,梅林也陷入了兩難的選擇。

至於帝塔斯所說的凝聚幻之世界,梅林根本連想都沒有想過,他連幻心都沒有領悟,更何況是凝聚幻之世界了?

「梅林,精神化身便是從幻之世界中領悟到的,日後你若凝聚出了幻之世界,只要捨棄一段精神力,便能夠隨時凝聚出一具精神化身,哪怕是至強奧義法師要殺你,都非常困難。只是,現在你就想再凝聚精神化身,非常難,幻之世界不能再分割了,否則,幻之世界無法影響到偉大傳奇,你的處境會更加的危險。」

帝塔斯的話,在梅林腦海中不斷的閃過。

「還是實力太低了,若是能融合六系法師之心,成為大法師,或者是領悟幻心,實力肯定大增,就算再分割一次幻之世界,也都能承受!」

梅林低聲喃喃著,但他知道,無論是成為大法師還是領悟幻心,都很困難,不是輕易就能做到的。

經過了幾個小時的思考,梅林最終還是沒有貿然的分割幻之世界,文明之戰才剛剛爆發,他還是準備等到黑火君王等人回來后,看看形勢的發展,再做最後的決定!

【今天就兩更,不過明天的第一更會放在零點!各位,八月已經快過去了,希望大家在幾個小時后,與老月一起,再戰九月!】(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閱讀。) 老月做一個八月的總結,這是老月更新最多的一個月,一共更新了近80章!換成字數,那就是24萬字,相當於平均每天八千字,這是老月寫這多年書,更新最多的一個月。

說老實話,確實很累,尤其是天氣悶熱,就算有空調,也能感覺渾身油膩膩的,那種滋味,非常難受,瞌睡、感冒、頭痛等等,各種病症也相繼而來,老月真想放棄,但堅持住了!

真正拼了一月,老月才知道,痛苦中也有快樂,尤其是看到月票不斷增加,名次不斷上升,雖然這月票老月不能得到一分錢,但就像打遊戲一樣,不斷升級,那種快感是非常舒服的,以至於支撐住了老月的爆發!



也有許多人的打賞,也有許多每天都堅持投票,也有書友們指出法師的一些問題,甚至給一些建議,老月都看著呢,只是有寫時候太累,就沒有回復,但你們說的每一句話,老月都看著……

八月,我們的成績是35名左右,這個名次不算高,但也進了前四十,達到了老月月初制定的目標,但老月還遠遠不滿足,這不是法師應該待的位置,我們還能夠再上升一些!

八月,或許有朋友把票投給了別的書,或許有朋友沒有看見,但沒關係,八月已經過去了,我們展望九月,就在凌晨零點,老月會更新第一章,而且,明天老月承諾爆發四更!只求大家手中的保底月票,希望大家能在零點,與老月一起,再戰九月!

九月,老月目標是前三十!只要進了前三十,老月就很滿意,同樣的,老月也會拼,爭取個更新九十章,甚至更多,總之,絕對不會比這月的更新少!

好了,說這麼多,就是想讓大家與老月一起,共戰九月,晚上十二點,我們不見不散!(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閱讀。) 文明之戰爆發,整個白極位面幾乎都為之一空,一連幾個月的時間,白極位面又漸漸的熱鬧了起來,而且還多出了許多的陌生面孔。

這些人都是陸續從其他位面中,趕到前線的,自從文明之戰爆發,聖托奧義法師便動員了整個施法者文明,所有施法者,哪怕是那些掠奪者,都必須趕到前線。

當然,能夠趕到的施法者,尤其是偉大傳奇,並不是很多,遠遠沒有像第一批那樣,浩浩蕩蕩而來。如罕拉始祖所說,施法者文明的處境並不太好,雖然整體實力,的確是要強於岩族,但也要防備其他異族文明。

這些剛感到的施法者,也都急匆匆的趕向了前線,偶爾一些從前線上回到白極位面的施法者,談起前線的形勢,也都無奈的搖著頭,顯得很不樂觀。

梅林一直都在白極位面中,並且趁著這段時間,甚至他還也想過嘗試融合六系法師之心,爭取早日成為大法師。

但,一想起當初聖托奧義法師給梅林展示的那些推算,未來的無數種可能,絕大部分都以失敗告終,就讓梅林有些沒有信心。

「若是能再推算一段時間,多見識未來的各種可能,而又不傷及自身,或許能夠多一些融合法術模型的把握。」

梅林也只是偶爾閃過一絲念頭罷了,他也知道,至強奧義法師,能夠幫他推算一次,已經是非常的幸運了。不可能再為他推算一次。

更何況,當初看到聖托法師疲憊的神色。想來推算未來,也肯定不輕鬆,再想推算第二次,那根本就是奢望。

「梅林,或許我有辦法讓你嘗試融合法術模型,不過有沒有效果,我也不知道。」

帝塔斯的聲音,忽然在梅林耳中響了起來。

「你有辦法?難道你能推算?」

梅林眼前一亮。若是帝塔斯能夠推算的話,哪怕付出再大的代價,都值得。

不過帝塔斯卻連連搖頭道:「推算未來,即便我在凝聚幻之世界時,都沒有辦法做到……我沒辦法推算你的未來,不過你卻可以在幻之世界中,模擬出你現在的狀態。從而在幻之世界中嘗試融合法師之心!」

「在幻之世界中,模擬融合法師之心?」梅林眉頭微微一皺,幻之世界的確很真實,連他明明知道是幻境,但卻始終無法找出一絲的幻境的痕迹。

也就是說,梅林在幻之世界中。根本就無法破開幻之世界,如果按照梅林現在的條件,用一段精神力在幻之世界中,嘗試融合法術,也不失為一種辦法。

只是。虛幻終究是虛幻,在幻之世界中。梅林嘗試融合法術模型,卻並不能代表日後梅林真正的融合法術時,也如在幻之世界中一樣。

這與聖托法師推算未來的各種可能,有著很大的差別,推算出來的是未來的無限可能,但卻是真實的,是可以作為日後梅林融合法術模型的參考。

至於在幻之世界中,梅林也不知道到底有沒有用,只是,這終歸是一個辦法,梅林也想嘗試一番,或許在幻之世界中,體驗融合法術模型的過程,能夠有所領悟。

「那我就嘗試一下。」

梅林瞬間投射了一道精神力,進入到了幻之世界中。

此時的幻之世界,並不如之前那般平靜,整個幻之世界雖然是虛幻的,但都是當初帝塔斯按照惰獸世界而凝聚的世界,裡面所發生的一切,都不會憑空消失,整個世界會繼續的發展下去。

由於之前梅林分割了三分之一的幻之世界,因此,對整個幻之世界都有很大的影響,現在梅林所能看到的便是天空中那一條巨大的空間裂縫,宛如天邊被硬生生的斬斷了一截。

而且,還有各種各樣的恐怖風暴席捲而來,使整個幻之世界都處於一種蕭條的模樣。

「梅林法師,你也看到了,現在幻之世界不太平靜,恐怕需要很長時間才能逐漸的恢復過來,不過對你來說,倒是沒什麼影響,最主要的就是精神力的問題。你若在幻之世界,嘗試融合法術模型,這需要消耗你很多精神力。」

帝塔斯低聲告誡道。


Related Articles

「這白色火焰有這麼厲害么?竟然讓龍驕陽道友舉步維艱?」鐵頭皺起眉頭道

「想要知道這火焰的厲害不厲害,你們自己上...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