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重玥當即搖搖小手,心底叫屈——這丫丫的臭男人,就仗著他實力比她強,他就可以脅迫她就範嗎?真是太可惡了。

「不不。我不是這個意思。去可以。但是不是現在。我現在沒時間啊!」她婉言謝絕道,乾乾的笑了兩聲。

再說,她雖然覺得他應該很美,但是也不至於讓她一頭栽進他這個大火坑啊!誰知道他是不是覺得她很好玩,一時興起的呢?

他對她的這種靠近和好感,還有親昵,她是絕對當不得真的。這一點她自己十分的清楚。

他霎時眯眼,一雙晦澀難懂的雙眸深處,映照著她絕美稚nen的臉蛋兒,雖然寒氣逼人,卻也不過裝模作樣的罷了。

此時的他,眼底其實掩藏著許多笑意——這個丫頭,就是需要打ya。不然,以她內傲的性格,絕對是不會答應他任何要求的。所以,他也只能暫時選擇威脅她就範了。

丫頭啊丫頭,他這可是為了她好。更是怕那兩個傢伙無端看上她,到時候就多了兩個情敵了。

這兩個傢伙,可是他目前最大的敵人之一。不得不防。

「好吧!那麼,等到你有空的時候吧!到時候,我會親自來接你。」他說完,隔著面紗,居然再度一頭扎進她懷中,對著她的某個圓滾咬了一口。

「啊——」她又羞又怒,「你個大變tai!滾!」

「呵呵——」他立時閃到了門口,低低一笑,偉岸的身姿沒ru了黑暗之中,「丫頭,果然是為了我,在努力的增大那地方呢!不錯,不錯。現在都已經有點苗頭了。基本,你也不用再吃什麼丹藥了。」

「啊——」她頓時氣憤的一跺腳,「誰為了你,才增大那地方的。這是它自己長的好不好!」她怎麼就這麼冤呢!

貌似面對他,她幾乎就是有口說不清的節奏。

原本以為這夜沒辦法入睡,卻是不想她居然睡到了日上三竿才起chuang。

而就在她出了寢屋的時候,便見到了柳鶯櫻的身影。

現在的她被紫重齊封入了柳煙霞的身體之中,暫時使用著活人的身體,所以也因為這樣,力量消耗的比較大。

「有事嗎?」紫重玥問道,便跟她一起坐在了小亭子里。

柳鶯櫻悲傷的一笑,抬起頭來望了望這蔚藍的天空,似有著太多的感慨無法抒發。

良久之後,她才突然說道:「紫重齊已經告訴我條件了。你知道是什麼嗎?」

「是什麼?」紫重玥頓時好奇。

那紫重齊那般心思沉浮,給出的條件應該是沒有那麼簡單的。

只怕,這一次柳鶯櫻是真沒救了。

柳鶯櫻嘆息了一聲,才凝視著她,彷彿是在做出什麼艱難的決定,陡然冷漠起來。

「對不起,三小姐。我怕是沒辦法再幫你了。我還暫時不想死。所以,我必須答應紫重齊的要求。」

「嗯。我清楚了。不過,你還是先告訴我他的要求到底是什麼。好讓我有個心理準備。」紫重玥面色也陰沉下來,心底基本上也已然可以肯定,紫重齊是開始懷疑她了。

或者說,是怕她知道了他的秘密之後,便會跟他決裂。

這種結局,應該是可以預見的。

所以,他在猶豫,亦或者現在就是在拿著柳鶯櫻在試探她。

但不管怎麼樣,但看她如此,他應該是還不知道她已經開始修鍊靈力,修習法術。真元力已然是十分強大了。

只是,在這裡,這力量無法最大化的使用。總是會被法則束縛。

也是。法術那般的強大,在這裡隨便使用那麼一絲,都可能滅掉一個城池。天地法則會束縛是再正常不過的。

咬咬牙,宛若有著對她的一絲愧疚,柳鶯櫻連忙道出了條件。

而紫重玥一聽完她的話,整個人更加的陰霾。

嘴角更是浮現出一絲輕蔑鄙視的笑意——紫重齊啊紫重齊,果然是露出了狐狸尾巴了。

看來,線索就在那個冒牌的傅明淵身上。

那個男人究竟是誰呢?

此時的紫重絮,又到底在哪裡呢?

想必,陌上邪也應該是在權利的尋找這兩個人的下落。

「好。既然你答應他了。今後,我們可能就是敵人了。你也應該明白我的能力。暫時這能力不要告訴紫重齊知道。否則……」她當即冷冷道。

柳鶯櫻心底驚駭,也十分明白。現在的她,怕是她和紫重齊都不能得罪。因為,他們兩人都有能力剎那就抹殺掉她。

雖然,她無法超度她。但是要殺死靈鬼,應該是易如反掌的。更何況,她還在拿靈鬼修鍊呢!

「這點你放心。我是絕對不會告訴他的。我這也不過權宜之計罷了。」柳鶯櫻頷首道,當即轉移了話題,「皇帝一大早上便叫他去了皇宮。應該是出了什麼大事。」

「哦?想來,應該是有原因。等到他回來,我們應該就知道了。」紫重玥這才和緩了臉色,一笑道。

柳鶯櫻這才鬆了一口氣,站起身來。

「那我就先走了。怕那老是盯著我的管家懷疑。」

「好。你去吧!」紫重玥點點頭,心中也明白。

紫重齊多疑,自然是要盯著她的。

至於那個管家莫雲,他應該也不是真的服從他。在看到他的力量和能力之後,他多少也應該是明白一點了。

要在他的名下做事,怕是最後的結局十分的凄慘。

現在的他,如果不為自己將來打算,最後的下場只有死路一條。

這也是他三番四次的幫她的原因吧!

呵呵,這個莫雲還是挺聰明的。

見她離開之後,她才收斂了淡笑,沉思起來。

最後,她便獨自一人重新回到寢屋之中,開始大幅度的修鍊,以提高自己的實力。

當然,除開靈力,靈法之力和靈武之力,她也必須修鍊,以防萬一。

柳鶯櫻一離開,便遇到了跟過來的管家。臉色立時冷淡下來。

「是你啊!」她輕蔑的一笑。

「參見王妃。」莫雲拱手行禮,心底卻早已知曉,她的靈魂根本不是她,而是她死去的妹妹柳鶯櫻。

「有事嗎?」

「這個,自然。是王爺在書房等。希望王妃能夠快些過去。」

「他?」柳鶯櫻頓時身子一顫,想到他身上那種太過邪惡的力量,就忍不住打了一個哆嗦。

「是的。」莫雲當即頷首,心底突然生出一個小九九,連忙小聲在她耳畔說,「三小姐人不錯。王爺十分喜愛。今日怕是就要跟帝王說道這嫡女和御賜紫靈珠,以及郡主之位的事情。」

柳鶯櫻一怔,上下瞧了他一眼,才徹底明白了。

幼兒老師闖異界 ,她笑了笑,道:「原來是這樣啊!那本王妃就放心多了。三小姐的確是人好。心也善良。有事找她,定然可以解決。管家啊!以後,咱們可都要多多照顧她才是。」

莫雲聞言,馬上了解她的意思,連忙作揖,道:「是,王妃。」

立時,他也放心了。

有了她和她作為牽制,王爺應該不會那麼快就放棄他這個管家。他的小命,還可以再活長久一點了。

雖然他也知道,這個辦法也不過權宜之計。總有一天,他還是會被他捨棄如敝履。 王爺的心狠手辣,一直跟著他到現在的他,可也已經是看的不少了。

沒多時,莫雲和柳鶯櫻站在書房之前的院子里,凝視著這素雅寂靜的書房雅閣,心中卻是紛紛都是一沉。

這裡就是王爺的辦公之地,閑雜人等包括妻妾都是不能進來的。

而今,他們能夠靠的這麼近,算是命活的最長久的了。

兩人相互看了一眼,才走到書房雅閣的門口。

「王爺,在嗎?王妃來了。」莫雲當即叩門,大聲稟告道。

然卻,裡面卻沒有任何的聲音出現。

兩人都非常的奇怪,王爺吩咐讓他們過來的。為何現在裡面卻沒有人呢?

還是說,王爺因為公事而累的睡著了?所以沒有聽到叩門聲?

兩人隨即再度的等了許久,卻還是沒有見到王爺的身影。

不僅如此,就連向來把守嚴防的書房重地,卻一個侍衛護院都沒有,也愈發的更加奇怪。

馬上發覺事情的嚴重性,兩人相互看了對方一眼,再度的下了一個決定——必須要進去看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遽然,兩人推開書房雅閣的門,當即一個滿身是血的人出現在地面,內臟灑落的整個書房都是。血腥味道十足。

再看地面之上的一顆人頭,兩人當即驚愕住了——這個人是……聽荷?

隨即,他們看向屏風之後,立時便見到驚恐不已的不能拔除了。相反,還得幫他擴張才行。

因為只有清幽閣這個全大陸遍布探子的組織,才能夠幫助他查到他想查到的人在哪裡。

拉攏阮清幽怕是迫在眉睫。

至於魔道的事情,他就暫時放一放好了。上邪宮的拔除,只能在玥兒冊封之後了。

陌上邪那狂妄的小子,還有那殘醫夕子燚,以及向來政見不合的戰王戰狂雲那小子,怕是都會被邀請參加宮宴。這倒是要做好應對的準備啊!

這三人皆是俊美,怕是玥兒那丫頭抵擋不住男se的you惑……

不過,玥兒的心性他還是有信心的。怕就怕跟她母親一樣,對某一個一見傾心。

就目前而言,阮清幽如果成為他的女婿,倒是不錯的選擇。

如果能夠成功的話,整個大陸消息最靈通的人便是他紫重齊了。而他也得到了阮清幽這麼一個得力的屬下。兩全其美。

但是,丫頭當日見到那阮清幽,似乎是根本不喜的模樣。

唉,這丫頭,還真是讓他頭痛的很!

「最近,你就盯著柳鶯櫻這個女人。有些事情可是不能讓她透露出去的。尤其是讓玥兒知道。」他驀然說道,不乏一絲冷酷威嚴。 莫雲當即站起身來,躬身行禮,道:「是。王爺。如果王爺沒有什麼吩咐,那麼奴才這就去盯著她。」

「嗯。去吧!」他擺擺手。

莫雲這才鬆了口氣,立時退出了書房。

也是他一走,屋裡突然多出來一個人。此人,一身華麗的黑色袍子,袍子上綉著霸氣十足的蛟龍,面容被猙獰可怖的惡鬼面具遮擋。

「好久不見了。」

聽到這男女不分的怪異聲音,紫重齊絲毫沒有所動,冷冷道:「是你。剛才的事情,是你做的?」

「呵,怎麼可能?本王哪裡有那種閑工夫恐嚇你?」來人揶揄道,旋即在一側卧榻上側卧而下。


「那你來做什麼?」

「自然是為了那顆……」

「放心。是你的便是你的。你急什麼?」

「不是本王急,而是東西不在她身上。你懂嗎?」

「你說什麼?」紫重齊驚愕,「難道說,是她的師父?」

「師父?」

「看來,是本王小看她了。畢竟她是……」

「呵呵,也是。既然如此,宮宴上見了。」

「不准你動她!」紫重齊見他要走,連忙怒道。


蟒袍鬼面具男子隨即卻回以一聲冷笑,諷刺道:「呵,你憑什麼叫本王不動她?讓你找個東西,這麼長時間了。你覺得我們之間的協議還能夠繼續嗎?還不如本王親自動手去取來。」

咬咬牙,紫重齊才深吸了一口氣,妥協道:「再給我四天時間。」

「三天。一旦逾期,本王將會不擇手段,親自動手去取來。到時候,可別怪本王翻臉,不顧協議了。」

「你——」紫重齊怒視過去,才發現人已經不在書房之中,旋即雙手緊握,心底怒極,「該死——」

早知道當年就不該找他合作。

他真應該聽大哥的話,可是現在後悔也已經來不及了。

但也若非是因為他,他們也不至於會到這裡來,而躲過了大爆炸。這已經算是不幸之中的萬幸了。

可惡的鬼王!

看來,這宮宴玥兒怕是會有危險了。

這到底該怎麼辦才好呢?為了她,他已經設計了這麼多年了。為了她的孩子,他已經技窮了。

幽若,他紫重齊如此痴情,為何她還是選擇了大哥,而不是他呢?為什麼?到底是為什麼?為什麼!

他痛苦的閉上眼眸,斜飛的英眉深深蹙起,傷痛布滿整張已經猙獰扭曲的臉。


Related Articles

黑奇皺着眉說:“應該是新皮的氣味,過段時間就好了。”

一般高檔車並沒有這種氣味,只是解閆波這車...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