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了,沒事。”同他擺了擺手,她徑直朝着公寓的地方走去。一回頭,發現沈清跟在她身後,她不得不停了下來。

推着白色單車的沈清立刻跟着她一起停下。

“沈清,你爲什麼跟着我?”

“我想送你回家。”

“不用的。”徐錦姒拒絕道:“我住的地方離這兒很近,不用你送。”

“可是……”沈清怯生生道:“我很想送給你。”

徐錦姒猜想,沈清一定是第一次追女孩子,而且,他這麼容易害羞,膽子又這麼小,以前一定沒有談過戀愛。

可是,他跟她怎麼可能呢?就算兩個人真的可能有關係,也只是姐弟的關係,他分明看起來像是她的弟弟啊。

“沈清,我不喜歡你,你沒必要做這些的。”思索再三之後,她還是決定把話說清楚。

沈清在沉默片刻之後,失落道:“我以爲……你即便是暫時不喜歡我,也會因爲我們是同一個國家的人願意跟我做朋友呢,沒想到……其實我都明白,你直接把話跟我說清楚,就是爲了讓我明白,我們之間不可能。”

他的話讓徐錦姒心裏覺得不舒服。是啊,在異國他鄉能夠碰到同一個國家的人很不容易,就算不能夠建立親密關係,交個朋友倒是可以的。

“徐錦姒,對不起,不該纏着你的。你回家吧,我就站在這兒看着你,等到你在前面那個路口轉角處消失不見了,我再離開。”

她看了他一眼,想了想,徑直離開了。

第二天一早,她去上班,打開家門,發現沈清就站在她的家門口。

“……”

“早啊錦姒!我來送你上班。”沈清好像不是昨天那麼害羞了,主動給徐錦姒打招呼不說,還笑容滿面的。


“你……”她想,沈清應該不是跟蹤狂吧,“你是怎麼知道我家在哪兒的?”

“我……”如果沈清告訴她,是他讓人去查的,她會不會不開心。 徐錦姒若有所思的點着頭,“如果不說實話的話……”她面色冷了冷,“再見!”說完,徑直離開。

“我說!我說!”沈清追上來攔住她的去路,眉頭糾結在一起,好久之後,纔開口道:“其實是我讓人去查的。”

“是麼?這麼輕易就能查到我的住處,沈清,你到底有什麼背景?”

“好吧好吧,我全都跟你說。”沈清道:“我是陽城市的人,陽城市的沈氏集團你聽說過麼?那是我爸開的。”

“……”沈氏集團跟溫氏集團一直以來都是敵對公司。沈清竟然是沈氏集團總裁的兒子。世界怎麼那麼小呢?她當時被人嫁禍泄露公司機密,就跟沈氏集團有關。

“沈清,你認識我?”她問的當然是在這之前。

“什麼意思?”沈清在片刻的迷惑之後道:“我剛認識的你啊!算認識麼?”

就算溫氏集團跟沈氏集團一直都是敵對的,也跟她沒有關係了。只是這個沈清,她還是離的遠遠地比較好。人不可貌相,看着他挺單純的,沒想到背景這麼大。

“我要去上班了,再見。”她說完,立刻離開。

“徐錦姒,你等等。”他推着單車快速的追上她,可是她並沒有停下來,所以他只好一邊追一邊說道:“徐錦姒,你能不能認真的聽我說,我是真的很喜歡你,我知道我內向,害羞……還……還喜歡騎單車,不喜歡開豪車,可是我……我是真的喜歡你的,我……”

徐錦姒突然站住腳,哭笑不得的看着他,“沈清,你知道你在說什麼麼?”

沈清爲難道:“我擔心你因爲騎單車不喜歡我嘛,萬一你喜歡的男人是成熟類型的呢?我騎單車是有原因的,我在這兒留學嘛,開車出來太張揚了。”

“……”她哭笑不得。只是,當他說“萬一你喜歡的男人是成熟類型”這句話時,她的腦海中閃過了溫晟霆,心有點痛。

“徐錦姒,你怎麼了?怎麼突然不開心了?”

她恍然,立刻讓自己恢復理智,看着眼前的沈清,鄭重其事道:“你別再跟着我了,你再跟着我,我就去報警了。”

“不要啊!”沈清可憐兮兮道:“我是喜歡你的人,你怎麼能這麼對我呢?”

徐錦姒不想再跟他多說一句話,快速離開。

沈清看着她離去的身影,眼神越發堅定,“徐錦姒,不管你怎麼拒絕我,我都不會放棄的,我一定要讓你做我的女朋友!”

與此同時,溫晟霆剛剛坐上前往濱城的飛機,達到濱城以後,他要先參加一個爲期三天的會議,會議結束之後,他會立刻去找徐錦姒。

他在想,徐錦姒見到他之後,會是什麼樣的沈清。他很期待。

濱城徐錦姒的家。

洗了澡之後,圍着浴巾的徐錦姒窩在沙發裏,閉上眼睛讓大腦休息休息。她以爲那天之後,沈清會知難而退,沒想到他竟然迎難而上,只要是她在花店裏,他要麼是去買花,要麼是去送花,送吃的,送化妝品,送口紅……反正只要是能送的,他幾乎都送了一個遍。

他送的東西,她一件也不願意收,可是她不收,他也要放到那兒,起先他放在花店裏,她也不想管,幾天下來,東西越來越多,免得花姐提意見,她只好把那些禮物全部拿回了家。

睜開眼看了一眼房間的角落,禮物堆得像個小山似的,她頭痛的揉了揉太陽穴,抱着眼不見爲淨的心態,又閉上了眼睛。


“叮咚。”

聽到信息提示音,她在沙發上摸到手機,而後把手機放在眼前,睜開眼,看到是苗瑩瑩發給她的消息,她立刻打起精神。

苗瑩瑩說,“錦姒,你最近還好麼?”

“我挺好的,你呢?回國以後適應了麼?過得開心麼?”

“我挺好的,很快就適應了,嗯……現在我已經找到了一份心儀的工作,每天都很充實,也很開心。”苗瑩瑩回覆道。

“那就好。”她會心一笑,“我也找打工作了,是在花店的工作,嗯……我也很喜歡這份工作。”如果沒有沈清,她會更喜歡。

“錦姒,我想問你一個問題。”

苗瑩瑩突然這麼認真,她也跟着嚴肅起來,“你問。”

“嗯……我是說假如,假如你跟溫晟霆之間存在着某種誤會,因爲這種誤會導致你們離婚,那麼如果他跟你解釋的話,你會聽麼?”她不敢直說什麼,只能避重就輕的問,她是希望能夠了解到徐錦姒內心的想法的。

這是什麼問題?

“你的話我不明白。”

苗瑩瑩發了一個苦惱的表情。

“算了,我的嘴太笨了,也不會說話,還是不問你這些亂七八糟的了,只要你在濱城每天都開開心心的,我就放心了。”

徐錦姒發了一個笑臉給她。

苗瑩瑩跟她說晚安,她回覆了晚安。

關掉手機,她整個人變得落寞起來。苗瑩瑩的話她雖然不是完全清楚,可是隱約能夠察覺到些什麼。

她想,苗瑩瑩可能是知道了什麼。

對於十五年前的事,她不想再回憶了,每一次回憶,她都會哭,她不敢深想那件事,不敢把自己陷進深淵裏。

至於溫晟霆……

如果他們之間真的有誤會,她也不想再聽他任何解釋了。現狀挺好的,她相信自己一個人也會越來越好,雖然對孩子沒有爸爸她有所顧忌,可是……她會拼盡全力給孩子幸福。

溫晟霆,她是真的打算放下了……或許十年後,二十年後,三十年後,甚至五十年後,她坐在搖椅上看着天上的月亮和星星,回想起來,他也只不過是她生命裏的過客罷了,她愛過他,已經足夠。

“砰砰砰!”

突然,門口想起敲門聲。

她下意識的朝門口看去,眉頭輕皺,而後隨手拿起一件外套披在身上,來到門前,先從貓眼往外看,當看到門外站着的人是沈清時,她一陣頭大。

無限之卡片系統 沈清,這麼晚了,你不休息,來這兒幹什麼?”

“徐錦姒,你不用給我開門,你現在走到窗邊,我有驚喜送給你!” 驚喜?算了吧,他的驚喜她受不起。

“沈清,我不需要你任何驚喜,現在真的已經很晚了,你趕緊回去休息!”

“錦姒。”沈清在門外哀求道:“你就看一眼嘛,一眼就好,求求你了!”

徐錦姒向來心軟,再加上沈清追她這麼久,就算她不喜歡他,也覺得沒必要把事情做的太絕對,“那我只看一眼,然後你立刻從哪兒來,回哪兒去。”

“好!”沈清一口答應下來。

徐錦姒來到窗邊,將窗簾拉開,仰頭看着天空中高掛的月亮和漫天的星星,並沒有什麼稀奇啊!難道他讓她看今晚的好月色麼?

“好了,我看過了,你趕緊走吧。”

“錦姒,這纔是我要讓你看的。”

沈清話音剛落,只見一聲劇烈的“砰”的響聲之後,天空中立刻炸開璀璨奪目的煙花。接着一朵接着一朵的煙火在天空中綻開,然後變成流行落下。

徐錦姒愣住了。她怎麼也沒想到沈清讓她看的竟然是煙花。

“真的很美啊!”

“你喜歡麼?”一門之隔的沈清聽到她的感嘆,立刻開口問道。



“喜歡啊!”她笑着道:“煙花很美。”同時收回臉上的笑,理智冷靜的同門外的沈清道:“可是沈清,即便你做了這些,我也不會喜歡你。”

“啊!”門外突然傳來一聲尖叫,聽聲音像是沈清喊出來的,徐錦姒沒多想,立刻衝到門口將房門打開。

“沈清,你怎麼了?”

“還能怎麼?不過是被我抓住了。”說話的人,是溫晟霆。

徐錦姒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發生的一切,一臉的不可置信。本來就瘦弱的沈清,此時如同落湯雞一般被溫晟霆提在手上,而溫晟霆呢?他的突然出現,令徐錦姒的心受到了劇烈的觸碰,他的高大,在身後煙花的襯托之下,如同天神一般。

“你……”她眸光顫抖,淚水在眼底打轉,嘴裏的話卡在喉嚨,一個字也說不出了。

“你是誰呀?快放開我!” 深禽不負:帝少的營養妻

“這個人是誰?”溫晟霆並沒有將沈清放開,而是看着徐錦姒,問道。

“他……”

“我是她男朋友,你這個混蛋,快放開我!”沈清氣的大吼,同時用力掙扎,終於擺脫了溫晟霆的魔爪,慌慌張張的擋在徐錦姒面前,凝視着眼前的溫晟霆,厲聲道:“你到底想幹什麼?”

溫晟霆輕蔑一笑,“你是她男朋友?”

“不然你以爲呢?”

他嘴角的笑意加深,周身卻多了一份凌冽之氣,凝聲道:“如果你是她男朋友,那麼我就是她的老公。”

沈清怒道:“你是個瘋子吧?說什麼瘋話?”他雖然敢這麼大聲說話,其實內心怕的不得了,他隱約覺得眼前這個男人不是一般人,可是爲了保護徐錦姒,他不能退縮,也越是應該在這個時候,他越是要挺身而出,這樣,才能讓一直不接受他的徐錦姒看到他英勇的一面,從而改變想法。

“沈清,你讓開,她是我老公。”

“……啊?”沈清瞬間感覺自己所有的夢都破碎了。

徐錦姒凝視着溫晟霆,“雖然,現在是前夫。”

溫晟霆抓着沈清的肩膀讓他離開徐錦姒,而後拉着徐錦姒的手,徑直朝着屋內走去。

沈清反應過來之後追進去,結果迎接他的是重重的關門聲。


“錦姒,你把門開開,讓我進去!我會保護你的,絕對不會讓你的前夫傷害你!”可是任憑他怎麼喊,也沒有迴應。無奈之下,他只好傷心離開。

房間內,暖色調的燈光打在兩人頭頂。溫晟霆和徐錦姒,一個坐在沙發上,一個坐在椅子上,雖然面對面坐着,可是並沒有四目相對。徐錦姒沒有做好心理準備迎接這個客人,可是溫晟霆他根本就沒有把自己當客人。

“你怎麼會在這兒?”徐錦姒率先開口,看着他,開口問道。




Related Articles

聽着宮洛的補充科普,我才發現自己真的是低估了那個看上去並沒與殺傷力的大媽!

看來,知己知彼,方能百戰百勝。自己竟然在...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