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筐老闆支著下顎拍拍他的肩膀:「小場面,別緊張。」

「……」趙青霆。確定是小場面?

「讓各位久等了,咱們直接進入主題吧!」

趙青葵也不拖拉直接拿出馬卡龍款式:「這個系列大家都知道「奮鬥的少女」款式非常精緻,做工也相當好。最重要的是這種顏色整個白晝城甚至全國只有我這裡有,錯過了會很可惜哦。」

「上周給大家看的是畫冊,今天終於有實物了,上周說第一批次是十條左右,但現在我們超額完成了,今天一共帶了15條過來,每個顏色5條。」

「零售價15塊,6尺布票。」

趙青葵拿出了超市大賣場的氣魄,不緊不慢地跟大家介紹,從材質款式到價格一個不漏。

「我我我,我要的。」

「我也要的。」

「我上次是第一個填的。」

眾人聽了價格沒有絲毫猶豫,畢竟衣服是真的很好看,比畫報里的還要好看。

趙青葵看了眼到場的跟上周拿了號的也差不多,便拿出早早做好的馬卡龍搖號紙袋抽號。

。 「再說吧?哼!你好戲那個很不情願的樣子!今天太晚了,明天我就和逍兒過去參觀下你的別墅,記得弄乾凈點。」

錢尋氣呼呼的道。

陳玄哭笑不得,錢尋用這種略帶撒嬌意味的語氣跟他說話,他多少有些不適應。

看到陳玄吃癟,文逍兒只是嘻嘻的笑。

「陳玄,你的專職導師聯繫你了嗎?」文逍兒問道。

「還沒有呢,也不知道學府會派一個什麼樣的導師給我?」陳玄道。

「是嗎?我和逍兒都跟導師吃過飯了,我們的導師都是尊者境初期的修為,在學府里也算是比較厲害的呢。」錢尋道。

「那恭喜你們了,我覺得導師還是很重要的,畢竟要帶我們四年。」

導師全權負責所帶學生的修鍊和學習事宜,兩者之間的關係遠超一般的學生和老師,簡直可以說半個徒弟了。擁有一個水平高、人脈廣的專職導師,這個學生未來的成就肯定不會太低!

文逍兒的臉蛋有點兒紅,小聲道:「能分到這麼好的導師,其實是我們家族操作的結果。」

「呃,這也能操作。」陳玄稍稍驚訝道。

「當然啦,這就是有家族的優勢,其實說起來,人家也是看我們是大家族才給的面子,一般的小家族根本就不會鳥你的,人脈很重要的。」錢尋又說道。

文逍兒點了點頭,安慰道:「陳玄你也不用擔心,你是中考冠軍,學府肯定會指派更好的導師給你的。」

「但願如此吧。」

嘴上這麼說,陳玄腦中浮現出周處長那張偽善的臉,心中隱隱生出一絲不妙的感覺。

文逍兒笑道:「陳玄,你記得導師來聯繫你之後,一定要請導師吃頓飯哦,最好再送上小禮品哦,不用太貴重但是要有心,畢竟導師都是高修為武者,送的貴重他也未必瞧的上,第一印象很重要的,一開始就要把好感拉滿。」

陳玄眼神一亮:「這樣啊,逍兒你懂的好多。」

文逍兒不好意思道:「這些都是輔導班上教的,其實一開始也沒這麼多規矩,後來有人就這麼搞,他的導師很受用,對他呵護備至。結果現在大家都這麼搞了,據說現在導師之間還互相攀比呢,誰的學生不請客不送東西,會很沒面子的,甚至會遷怒自己的學生,對學生自然就不會上心了。」

「嗯嗯!」陳玄連忙點頭,看來上個輔導班還是很有用的,畢竟這些潛規則也不會有人張揚,辦不好還真有點麻煩。

心裡已經開始在策劃給自己的導師送點什麼好呢。

可既然要有心,自然是要先了解導師的愛好,他現在連導師是男是女都不知道呢,何談了解其愛好,只能等見了面再說了。

說真的,他對這個要帶自己至少四年的導師還是很好奇的。

「吶吶,這個靈茄好好吃哦,這食堂的飯菜還是很不錯的!」錢尋大快朵頤。

「這個油燜靈茄一道菜要上千萬呢,能不好吃嗎?」陳玄調笑道。

「呃,不好意思,又讓你破費了!」錢尋也笑了。

陳玄到不覺得心疼,他的提寶網店鋪每天都有兩千萬的收入。

其實對於現在的他們來說,錢只能算是個數字了,除了日常生活上,根本沒地方花。

武者更在意的是修鍊資源,元石和碎元石才是武者之間的流通貨幣。

「嗯吃飽了,我去洗個手!」錢尋嘟囔著走掉了。

陳玄立刻探頭向文逍兒,裝作不在意的問道:「逍兒,我突然想起個事,我記得上次你說過文家的你一個姑姑被南瞻陳家的一個廢柴給拐走了?」

文逍兒一怔道:「是呀,怎麼了?」

「哈哈,沒什麼,就是覺得挺有趣,你那個姑姑是你親姑姑嗎?」陳玄道。

「嗯…..我想想哈,陳玄你問這個做什麼?」文逍兒的俏臉微紅,突然問道。

「沒什麼!」

「嗯,我那個姑姑是我三爺爺的女兒,算是堂姑吧?」文逍兒小腦袋低垂,不敢正視陳玄。

「這樣啊,三代以外了,好,哈哈哈!」陳玄頓時輕鬆多了。

「你在說什麼呀,我不太懂。」文逍兒小聲道。

「沒什麼,就是隨便問問。」

「哼!你慢慢吃吧,我先走了!」

文逍兒嬌顏如花,滿臉紅霞,飛也似的逃掉了。

傻男人,真當我傻乎乎的無腦女生嗎?

我文逍兒有那麼好騙嗎?

陳玄也摸了摸腦袋,自語道:「逍兒是不是知道了什麼?現在的女孩子都這麼聰明的嗎?」

錢尋剛好回來,望著文逍兒的背影不解道:「逍兒怎麼先走了?是不是你欺負她了?」

「沒有!」

陳玄臉一冷。

「切,男人的嘴,騙人的鬼!我去追逍兒,你別忘了買單。」

錢尋冷笑一聲,就去找文逍兒了。

「哎,以後說話要小心點兒了。」陳玄自語一句,買單去了。

「誠惠一億兩千萬!刷卡還是現金?」收銀員熱情問道。

「刷卡!」

陳玄無語道,我哪搞那麼多現金來?

說真的這地的靈菜倒是挺好吃,其實做法和普通菜品並無區別,差就差在食材上。

靈食,靈蔬、靈肉、只要附帶靈氣的東西,稍加烹飪,身價立刻飈上天際。

經常吃些靈食,對武者修為的提升和體內元氣的提純是很有幫助的。

靈食材之所以這麼貴,主要原因還是人域這裡的靈地太少了,除了人域開發出的一些擁有領地的靈地可以批量種植靈植,唯有一些犄角旮旯、無法利用小塊的靈地才會偶然長出一些靈植。

陳玄不由得想起了他在蒼古世界的植物園,那裡幾乎什麼植物都眾樂一些,包括一些靈蔬、靈果、靈植,早已經是鬱鬱蔥蔥,可以收穫了,他已經十幾天沒有去過那裡,現在應該成熟了。

根據他的觀察,蒼古世界的靈蔬不會枯萎,已經成熟的靈果也是不會掉落的,哪怕已經成熟,依靠濃郁到幾乎液化的靈氣的滋潤仍然可以繼續生長,不但體型會越來越大,所蘊含的靈氣也會愈加濃郁。

「請問,你們食堂會收購靈食材嗎?」陳玄問道。

收銀員眼神一亮:「當然收購了,價格包您滿意。靈食材永遠都是不夠用的,特別是越高級的靈食材就越稀有,而且靈食材儲存時間往往很長,不用但會會放壞。先生,您有靈食材要出售嗎?我立刻聯繫經理過來。」

「暫時還沒有,等以後收穫了再說吧。」陳玄道。

「好的先生!」

回頭到蒼古世界多種點菜,等收穫了不妨拿一批過來賣,看上去,賣菜比開網店還要賺錢啊。

陳玄暗想。onclick=”hui” 王萍也看到這個人的小動作,卻不動聲色,咳嗽了兩下,將車子推到一旁,放好,快速從上面拿起一排排瓶裝的鹽水,按照順序,分別走向林笑等人的床頭,一個個掛了起來。

然後,她拿出一排的靜脈輸液針,輪流給林笑等人扎血管,並打吊瓶。

她的動作很熟練,二十多個人下來,花了不到3分鐘的時間,一下子就給林笑等人準確無誤地扎了血管,並開始打吊水。

不過,王萍卻唯獨留下一個人,就是剛才躲進被窩的蔣凡。

這個時候,陳凌掃了被子裏面的那個傢伙一眼,不由有些愕然。

他當然看到衛生員蔣凡的動作,簡直太明顯了。

對方看到王萍那一刻,臉色都變了,還很直接將自己藏在被子裏面。

要是說沒有什麼貓膩,根本說不過去,畢竟,一個大男人不可能害怕一個小護士,而且,身為特種兵,受傷已經成為家常便飯,打點滴這事早就習以為常,怎麼可能會嚇得不敢見人?

以陳凌對蔣凡的了解,對方並不懼怕女人,反而在待人待物方面很有自己的一套。

難道他們是認識的?或者有什麼過節不成?

想到這裏,陳凌一臉好奇。

他本來不想管這個閑事,但看到蔣凡一個大男人扭扭捏捏,怕一個娘們,而且,這個王姐也不是外人,是女友的閨蜜,這於情於理,自己也不能坐視不管。

陳凌抬腳,大步流星走過去,剛剛穿過王萍的位置,來到蔣凡的身邊,準備開口。

不曾想,王萍立刻向他打了一個手勢,狡黠地眨眨眼,表示這事讓自己自己來解決。

陳凌頓時心中一陣雪亮。

絕對有故事!竟然人家當事人讓自己別插手,好好看着就是。

陳凌咧嘴一笑,立刻閃身,退到了一旁,目不轉睛地看着兩人。

而正在吊鹽水的鄧旭幾個,看到這個情景,對視一眼,一臉懵逼。

這是什麼情況啊?

他們一會看看王萍,一會看看蔣凡,一臉疑惑。

特么,這個衛生員,天不怕,地不怕,還怕一個醫院的小護士。

奇怪了!

難道他們之間有什麼故事?不過男女之間能有什麼事?該不會是?

一旁的鄧旭忍不住好奇,低聲嘀咕道:「這個衛生員,怎麼回事啊?怎麼像老鼠見了貓一樣?」

何辰壓低聲音道:「你不是與他最熟嗎?連你都不知道的事情,我們怎麼可能知道?」

龍戰也開口道:「傘兵,別浪費時間了,你直接開口問不香嗎?」

鄧旭轉念一想,笑起來道:「說得也是,我幹嘛要和你們浪費口舌?」

下一刻,鄧旭轉頭看向蔣凡道:「我說兄弟,你發什麼神經啊?人家護士小姐姐親自過來,給你打吊水,你卻玩躲迷藏,有意思嗎?」

結果,半天過去了,他看到還是躺在床上一動不動,也不吭聲。

鄧旭無語道:「你小子說話啊,暈過去了嗎?別裝了,快吱一聲啊。」

王萍站在一旁,看着這一幕,一臉複雜。

沒想到,這麼長時間過去,這個傢伙還是不敢面對自己。

難道自己是母老虎,會吃了他不成?

王萍自嘲一笑,眼底閃過一道不明意味的光芒,微微頷首,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而鄧旭坐不住了,沒好氣道:「喂喂,問你話呢?你這樣多沒禮貌?不回答我的話就算了,特么,你用什麼位置,對着人家護士小姐姐?信不信,我一腳就踹過去。」

說着,他還忍者痛,伸出腳,準備踢人。

「哈哈……」

聽到這話,滿屋子裏的人都笑起來。

確實,衛生員那個姿勢挺那個啥的,彎腰側睡,在被子的襯托下,剛好是用臀部對着人家小護士,這怎麼看怎麼滑稽。

話說回來,他們真的挺好奇的,想知道衛生員與美女護士之間有什麼故事,不過,對方不願意說,他們也沒辦法,只能繼續觀望。

而鄧旭見蔣凡油鹽不進,偷偷看了陳凌一眼,發現對方一臉饒有興緻地看着,並沒有要管的意思,不由撇了撇嘴。

老大不理事,當事人不吭聲,自己急個毛啊?

還不如好好休息。

鄧旭索性也不管了,將腳收回來,調整姿勢躺好。

這時,王萍在眾人的鬨笑聲中,面無表情地推著車子,走到蔣凡的旁邊。

Related Articles

真真是中國好同學。

如果沒記錯的話,徐詩雯剛纔還說了,她們還...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