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外,葉塵輕輕一躍,縱身跳入屋前的草叢之中。

黃升出得房間。快步朝西邊行去。不久,他來到一間房子之前,遣散門口的家丁,然後邪笑著邁進房間。

「黃升,你這個y賊,你別過來呀!」芙蓉聽到黃升的笑聲,趕緊從床上爬起來。手裡緊緊地拿著一張被單,包裹著豐滿的嬌軀。

「小娘子,我過來瞧你,莫非你不高興嗎?今晚,我要霸王硬上弓,把你辦了,待得生米煮成熟飯,你就是我的人了,嘿嘿……」黃升關上房間門。邪笑著朝芙蓉的床上走去。


「y賊,你不要過來!你若再過來,我就大聲地喊了!讓人知道你的qin獸行徑!」

芙蓉急了,她從床上抓起一隻繡花枕頭,使勁地朝黃升砸去。

黃升眼疾手快,迅速接著繡花枕頭,放到嘴邊,用力一嗅,道:「唔,小娘子,你的枕頭真香呀!」

芙蓉羞紅了臉,俯身拾起兩隻布鞋,用力扔出。正好砸中黃升的鼻子。

黃升的鼻子一酸,鮮血流了出來。他用手抹掉血液,大怒道:「小娘皮,我要幫你破處!讓你也出血!哈哈!」

說完,黃升表情瘋狂,面容扭曲。像一隻瘋狗一樣,撲向芙蓉,拉扯著芙蓉的衣衫。

徒然。

房間的一扇門無聲地打開了,一陣陰風從外面流入。接著,一名神色冷峻,穿著黑袍的青年男子如鬼魅般掠入房間。左手屈指成爪,抓住黃升的衣領,將他的身體提起來。 嬌女毒妃 。打得他昏頭轉向,鼻血狂流!

葉塵抽完黃升二十個耳光之後,左腳驟然踢出,正中黃升的腹部。

黃升慘叫一聲,身體似斷線的風箏。撞破牆紙,摔落在曲廊之上。

。 「啊……呀……」

芙蓉大驚失色,綽約的嬌軀跌落地上。

葉塵慌忙來到芙蓉的身邊,伸出左手,探到她的玉臂,迅速抓住她的右手,盯著芙蓉的媚眼,道:「芙蓉姑娘,我是來救你出去的。」


芙蓉注視著葉塵真誠的眼眸,聽著葉塵溫柔的話語,心裡立即相信了葉塵的話,她用左手拉著垂落的衣物,遮住暴露的玉峰。隨後,芙蓉掙脫葉塵的手掌,道:「公子,小女子不怪你,我知道你是無意的。我的衣物曾被黃升這個禽獸拉扯,出現了鬆動。而你拉我起來之時。胸前衣物承受不住你手上的拉力,故發生了斷裂。」

葉塵柔聲道:「芙蓉姑娘,你先在這裡歇一會兒。待我教訓完黃升之後,再將你帶回家!」

芙蓉眼含淚光,感激道:「小女子謝謝公子救命之恩。」

葉塵的嘴角流露出瀟洒的笑容,道:「區區小事,何足掛齒!」

話音剛落,葉塵如一道飛虹,掠出房間,落在門外的廣場上。


「小子,你簡直不知死活,居然敢破壞我的好事,我告訴你,在魚龜村,我黃升就是地頭蛇,識相的,立即給我滾,否則,你將會成為我的刀下之鬼!」

黃升被葉塵踢出門外之後,立刻大呼小叫。將養著的十名護院以五名家丁喚出。

此時,黃升手中操著一柄開山刀,樣子威風凜凜。口氣十分強硬。他的身後,十幾名身材高大魁梧的大漢分左右兩邊排列著。每人的手中或操著砍刀,或操著長劍。

葉塵仰天狂笑, 修羅不能活 。以葉塵目前的修為。對付黃升等人,簡直不費吹灰之力!

「哈哈哈!爾等蟻螻,居然敢對我耀武揚威!今天,我就讓你們見識一下,什麼才是絕對力量。」葉塵目露凶光,瞪著黃升等人,身體散發出一股懾人的氣息。

「護院、家丁!你們馬上過去殺掉他!」黃升大怒,對葉塵恨之入骨。心生殺意。

「是!少爺!」

十名護院、五名家丁從黃升的身後跨出。手持武器。凶神惡煞地朝葉塵逼近。

葉塵的臉上泛起一絲冷酷的神色,起初,葉塵只想教訓一下黃升,並不想取他首級,但是,黃升膽大包天,居然欲殺自己。故葉塵亦起了殺機。葉塵做人的原則是:人不殺我,我不殺人,人若殺我,我必殺之!

紅光驟然綻放,碧血劍自葉塵的體內飛出,騰空而起。似一條紅色的電蛇,扭動著身體,極速朝衝來的護院與家丁刺去。

「呯!當!」

碧血劍所過之處,護院與家丁手中的武器皆斷為兩截。

十名護院與五名家丁目瞪口呆地盯著手中斷裂的刀或劍。額頭上冷汗直流。身體忍不住劇烈地顫抖。

太快了!那速度疾如流星!

沒有人看見葉塵是如何出劍的,他們手中的兵器就已經斷為兩截!


太恐怖了!如果葉塵的劍落在他們的脖子上,那他們非死不可!

突然,其中一名護院嘴唇痙攣,扔掉手中的斷劍,惶恐地跪在地上,哆嗦道:「大俠饒命啊!小的該死!大俠,我上由老母,中有黃花老婆,下有三歲化骨龍。我不能死啊!求你放過我吧!」

瞬間,其餘的護院紛紛一窩蜂般跪倒地上,朝拜著葉塵,求饒的理由千奇八怪。

「大爺,饒命呀!我沒有吃過女人,我不能死呀!」

「大俠,我還那麼年輕,還未娶到老婆,我不想死那麼快呀!」

「爺爺!少俠,你是我的爺爺!求你手下留情,放過你這個調皮的孫子吧!」

「少俠,我還沒有練成絕世武功,不能輕易歸西呀!嗚嗚!」

……

葉塵輕蔑一笑,藐視著跪拜的眾人,大罵道:「媽的!一群飯桶!你娘死了是不是,都哭喪什麼!滾!都給老子滾蛋!」

十名護院與五名家丁聞言,如獲大赦。拔腿狂奔!轉眼間,一群人便消失的無影無蹤。

「廢物!都是廢物!你們吃我的,穿我的!關鍵時刻,竟然離我而出,******!氣死我了!」黃升暴跳如雷,臉紅脖子粗。大聲地謾罵著。

葉塵看著眼前的小丑,冷笑道:「黃升,起初,我並不想殺死你的,但是,你居然瞎了狗眼,敢對我起殺心!哼!黃升,你的死期到了!」

黃升心驚膽戰,知道眼前之人武功高強。抵抗他,只有死路一條,於是,黃升裝著很害怕的樣子,道:「少俠!我有眼無珠!惹怒了少俠,請少俠饒恕我吧!」

葉塵轉念一想,這黃升並非什麼窮凶極惡之人,確實罪不該死。

「哼!今次之事,我且放你一馬,日後,若被我看見你胡作非為,必取你狗命!明白了嗎?」葉塵目光冷峻,聲色俱厲。

「小的不敢!小的自當安安分分做人,不再做傷天害理之事!」黃升拾回一條狗命,心中無比興奮,心道:如果我死了,誰去寵幸小怡與秋菊呢。

葉塵厲聲道:「黃升,你一臉賤相,又在想什麼歪主意!準備害人?是不是!」

黃升驚慌道:「少俠,我沒有啊!」

葉塵冷笑道:「你少給我裝模做樣!哼!掌嘴一百下,你自已打自已的嘴巴!」

黃升不敢違抗,低聲道:「是!我打!」

說完,黃升的右手使勁地抽打自己的臉。每打一次,黃升都會喊出一聲痛苦的呻吟。

葉塵盯著黃升自殘。嘴角露出無情的邪笑。

許久,黃升抽打完嘴巴一百下,兩邊臉蛋浮腫,十足一個豬頭。

葉塵邪笑道:「嘎嘎!黃升,你對芙蓉實施非禮的行為,屬於強姦未逐。故你得賠償芙蓉精神損失費五百兩銀子!」

黃升道:「少俠!你莫要獅子大開口呀!五百兩銀子可是一筆巨款。豈可白白送人。再說,新唐國的條律之中,並沒有強姦未逐與精神損失費兩項條文!」

葉塵目中射出一道寒光,道:「廢話少說!你不給也得給!你的性命掌握在我的手中,老子就是王法!你再說一句廢話,老子就廢掉你!」

黃升驚慌道:「少俠息怒,我給!」

說著,黃升從懷中摸出數張銀票。道:「少俠,請笑納!」

葉塵大喜,從黃升手中接過銀票,冷哼一聲,便不再理會黃升,徑直走入芙蓉所在的房間。

芙蓉神色焦慮,正在屋子裡來回走動,看見葉塵進來。驚喜道:「公子,你回來啦!快帶我離開這裡吧!」

葉塵點了點頭,道:「嗯,好的,我們立刻回家!」

說著,葉塵摟著芙蓉的小蠻腰,縱身一躍,躍出了黃家的圍牆。將芙蓉放在地上。

芙蓉道:「公子,請問你尊姓大名?」

葉塵微微一笑,道:「在下葉塵,綽號九幽真君!」

芙蓉咯咯一笑,道:「葉公子,你為什麼將我帶到這裡呢?趕快將我帶回家吧。」

葉塵沉聲道:「且慢!你爹就在附近。」

芙蓉驚道:「我爹爹真的在這裡?爹,你在哪裡呀?快出來見我呀!」

「芙蓉,你終於出來了。爹看見你,真的很開心啊!」一處幽暗的灌木叢之中,離諗的身影顯現出來。

「爹!女兒很想你!」

芙蓉像一隻受驚的小鳥,上前拉著離諗的手臂,低頭哭泣著。

離諗目中充滿慈愛之情,道:「芙蓉呀!這次,我們全家得感謝真君。是他,給予了我們極大的幫助!」

芙蓉凝望著葉塵,道:「真君,謝謝你!」

葉塵道:「舉手之勞,姑娘不須記掛!」

良久,葉塵道:「我們立即回去吧!」

離諗道:「是!謹遵真君吩咐!」

一道紅光乍起,葉塵立在碧血劍之上。

葉塵御劍飛到離諗與芙蓉之前,道:「你們上來吧!」

離諗有意讓女兒與葉塵親近,便對芙蓉道:「芙蓉,你先上去。」

芙蓉嬌羞道:「是,爹爹。」

說完,芙蓉輕輕地跳上紅色劍之上。雙手扶著葉塵的肩膀。

葉塵道:「芙蓉姑娘,我們三人高空飛行,十分危險,所以,請你摟著我的腰吧!」

芙蓉低聲道:「嗯,」

說著,雙手摟著了葉塵的腰部。

葉塵望著地上的離諗,道:「離大哥,你也上來吧!」


離諗聽到葉塵之言,立即跳到碧血劍之上,雙手扶著女兒的肩膀。

葉塵等待二人站穩之後,御劍騰空而起。朝離諗的住處飛去。

一會兒之後,葉塵御劍降落在離諗家的庭院之中。

三人先後走入大廳。

何小意看見葉塵,道:「真君,你回來啦!」

葉塵道:「是的,一切都很順利!呃,東方婉呢?怎麼不見她呢?」

何小意的神色很不自然,道:「她困了,已經回房間睡覺。她住在東邊第一間房子。」

葉塵道:「夜深了,小儀,你也早點休息吧!」

何小意道:「嗯,那我回去睡覺了。」

葉塵擺擺手,道:「去吧,」

說完,葉塵轉身朝東方婉所在的房間行去。

。 夜色如水,一輪明月爬上了樹梢。陣陣清風送朗月,這是一個溫馨而浪漫的夜晚。

葉塵邁著碎步,嘴裡哼著歌兒,慢悠悠的來到東邊的第一間房間。他整理一下衣衫,臉上表情自然,盡量擺出優雅的姿態。輕輕地敲了兩下門。

『咚!咚!」

兩聲敲門的聲音回蕩在葉塵的耳中。葉塵的心裡充滿了期待與激情。

「誰呀!」

東方婉柔軟的聲音從房間里傳出來。

「小婉,是我。」葉塵柔聲地說道。雙手環抱胸前,一雙深邃的眼眸似乎望穿房裡的人兒。

『吱、吱、」

門開了,東方婉絕色的容顏顯露在葉塵的面前。

「塵哥,你知道我在等你嗎?」東方婉幽怨地注視著葉塵,似乎有千言萬語欲要與葉塵訴說。

「嗯,讓你久等了。」葉塵步入房間,隨手關上大門。

東方婉似一隻小鳥一般,挺起胸膛,嬌軀撲到葉塵的懷中。緊緊地抱著葉塵,女性的芬芳飄散在房間里。

葉塵伸出左手,用力攬著東方婉軟綿綿的腰部,右手勾到東方婉的腦後,輕柔地撫摸著她烏黑亮澤的秀髮。鼻子使勁地嗅著她身上誘人的體香。

葉塵伸手撩開床邊的布簾,將東方婉的嬌軀放於床上。布簾往外一飄。又落至床邊。將兩人的身體遮掩在溫床之內。

芙蓉帳暖,春宵一刻值千金。

風雨暴起,天地變色。這場戰爭持續了六個時辰之久。

風停了,雨也停了。

葉塵的雙手抱著東方婉,盯著她嫵媚的女兒態,柔聲道:「小婉,我愛你。」




Related Articles

自動草稿

「以多欺少?作威作福?你小子,難不成以為...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