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張義錦又說了一句話,讓我心裏“咯噔”了一下,因爲張嵐來了,於是我鬆開手,轉臉看了過去,只見張義錦,張嵐,張義辰還有一個老者,而他們的身後,也跟了一大羣黑西裝的人。

張嵐沒有說話,那個老者倒是上前一步,說道:“今天是大小姐的生日,這些人敢在這鬧事,把他們全都抓起來,然後交給警察處理。”

我站在人羣中,看着張嵐和張義錦,希望他們能看見我……還好,張義錦和都看見了我,只不過他們像是沒看見似的,只有張義辰狠狠地瞪了我一眼。

“就是,這些小混混,不把他們交給警察,他們還以爲自己了不起呢!都是一羣又醜又窮,令人作嘔的小混混。”張義辰拍了拍自己身上的西服,不屑的看着我們。

他們的話,讓衆人都心生不爽,但是他們再不爽,也不敢說些什麼,因爲張家在他們的眼裏,簡直就是超然的存在,誰也不敢站出來挑釁。


只不過,張義錦和張嵐爲什麼,沒有和我說話,反而像是不認識我呢?

“你,你……”那個老者等張義辰說完了,立刻指了指身後的幾人,說道:“把他們都帶到車上去,然後全給我送到警察局去。”

“是!”那幾個手下,答應了一聲,然後就朝着我們走了過來。

“怎麼辦?咱們不能被他抓去啊。如果抓去的話,還怎麼去救李信啊?”胖子站在我的身邊,顯得非常的着急。

一旁的周洋,也神情嚴肅的看着我。

“張嵐,我是江曉。”這個時候,我見張義錦他們往酒店裏去了,然後朝着張嵐就喊了一句,目前能幫我的,除了張嵐也就沒有別人了,我師父在她的面前,也沒有什麼決策權的。

只是,張嵐朝我瞅了一眼,就頭也不回的走進了酒店,只有張義辰朝我得意的笑了笑。

哎喲臥槽,這到底是什麼意思?她和我師父搞什麼鬼啊……

我正想着呢,那幾個人就走到了我們的近前,然後讓我們老實點,乖乖的上車。

“臥槽,我憑什麼……”終於有人爆發了,只不過,他連話都沒說完,就看見一把黑黝黝槍,抵在了他的腦袋上。

“不要激動,叫你走,你就快點走就可以了,不要太多的廢話。”那人一邊說着,一邊把槍收了起來。

這下,沒人再敢反抗了,對方可是有槍啊,這種隨時可以要人命的東西,它的威懾力實在是太大了,所以我也給周洋他們使了個眼色,先聽他們的話再說吧!

周洋他們也沒有好的辦法,只得朝我點了點頭。

接下來,我們所有的人,都被塞進了車裏,但是有一點比較奇怪,就是我們和張守田的人,好像被分成了兩批人送去警察局的。

都這個時候了,竟然還分得這麼仔細,不知道他們想幹什麼。

我們的車上是我,胖子,周洋以及蘇貝貝,前面一個司機,還有副駕駛的一個男子,看樣他們身上都帶了槍,只不過去警察局也就算了,我們四個擠在後面,要不是我,蘇貝貝,周洋都很瘦,這絕對坐不進來,可饒是這樣,我們也被擠得夠嗆……

我坐在車上,瞅了瞅外面,發現車子開得很快,只是看着看着,我突然皺起了眉頭,因爲這車子開的方,好像不對…… 我坐在車上,突然發現車子開的方向,有些不對,於是我用手肘搗了搗周洋,使眼色讓他看下外面。

周洋轉頭朝外面看去,也發現了不對的地方,只不過他微微地搖了搖頭,表示他也不太清楚。

“喂,你們到底想做什麼?想把我們帶到哪去?”我終於忍不住了,朝着他們問道。

“我們什麼都不做,只不過送你們,去你們應該去的地方。”副駕駛的那人回頭說道。

“不說,是吧?”我咬牙說道。

那人伸着脖子,說道:“我不說,你還能打我是不是?告訴你,我有……”

他很囂張的說着話,可是我沒有等他把話說完,直接伸手拽住了他的頭……

“臥槽,放手,放手……不然的話,我掏槍了。”那不停地掙扎着,而且手在身上亂摸着。

“你敢……別動,再動的話,我扭斷你的脖子!”爲了讓他害怕,而放棄掏槍,於是我手上一用力,扭到了一定的位置,才停下了手,不過此時,周洋連忙趴在副駕駛的座位上,然後從他的身上,把那把槍給搶了過來。

“喂,住手。你別殺了他?”司機慌忙的說了一句。

“哎喲,放手,放手啊!自己人,自己人……快點,要斷了。”那人的嘴裏不停地喊着。

我把手送了一點,問道:“誰和你是自己人?快點告訴我,你要把我們帶到哪去?”

“呲……”

“就到這兒!”這個時候,司機把車子停了下來,然後看着我說道。

“開門!”我怕他們玩什麼花樣,所以也沒敢看,胖子趕緊把門打開。


胖子打開門,然後讓周洋他們下車,接着他說了一句話,“臥槽,這怎麼回來了?”

這個時候,我先是使勁地一推,把副駕駛的人推了下去,然後朝着司機吼道:“你也滾下去!”

“好好好……你別激動。”司機舉着手,連忙下了車。

現在,我管誰來了?反正也解決了這兩人再說,想把我們送到警局去,想都別想。

“江曉,快下來,你看看誰來了。”胖子在外面開始叫我了,我一直高度緊張着,直到這時才放鬆了下來,心裏想着到底誰來了?

“師父,你們這是什麼意思?”我一下車,就看見張義錦帶着人站在那裏,而我們現在也回到了酒店的門口。

“這都看不出來?”張義錦叼着煙,很得意的看着我。

我搖了搖頭,說道:“看不出來!”

“呵呵……”他笑了笑,然後指着不遠處說道:“你看看那是什麼?”

我順着他手指的方向,看了過去,只見一輛黑色的轎車疾馳而來,然後在我們的面前停了下來,接着從裏面走下了羅子軒派來的人。

“張總,事情都已經辦妥了。”司機走下來,朝着張義錦恭敬的說道,直到張義錦點點頭,擺了擺手,他才重新上車走了。

“怎麼回事?”

“不知道啊,不是說帶我們去警察局的麼?怎麼又回來了?”

“就是啊,哎,江曉他們也在這呢。”

那幾人一下車就議論了起來,不過當他們看見我的時候,就都圍了過來。

這下,我就更糊塗了,於是連忙問張義錦到底是怎麼回事?

“很簡單啊!我今天一直在想,怎麼消耗李洪譚的實力,正好看見你們要打架了,於是我就將計就計,說要把所有的人一起都送進局子裏……當然了,我不會真把你們真送去的,只不過帶着你們繞了一圈而已,然後再把你們送回來。”

“只是,剛纔不把你們全都送走的話,第一,我大哥在那呢,他看見了也不會願意的。第二,李洪譚的那些人,也因爲你們不被送去,而拼命反抗的。懂麼?”張義錦說完話,朝着我得意的笑了一下。

“厲害,想得挺周到的。”我朝他豎了豎大拇指。

他拍了我一下,說道:“好了,咱們進去吧!”

“李洪譚來了沒有?”我並沒有往裏走,而是打聽了下李洪譚。

“來了,在裏面呢!”張義錦指了指酒店的裏面。

我點了點頭,讓庵後回身,對着蘇貝貝說道:“貝貝,你走最前面。讓李洪譚好好的看看你。”

“幹嘛呢?”張義錦不知道怎麼回事。

我簡明扼要的把蘇貝貝的事情,很快地說了一遍,直到張義錦唏噓的時候,我把蘇貝貝推到了最前面。

蘇貝貝沒有說話,只是回頭看了我一眼,然後就頭也不回的往酒店裏走去了。

酒店裏的人很多,但是當蘇貝貝驚豔的走進去之後,就見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她的身上了,一襲迪奧的白色低胸晚禮服,配着我給她買的各式各樣的首飾,她就是不想引人矚目,都不可能的。


一路上,我們跟在蘇貝貝的身後,來到了大廳。

李洪譚正端着酒杯,在和身邊的人談笑風生,不過當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蘇貝貝的身上時,他也慢慢地轉過頭來看了看。

驚訝,震驚,疑惑……心情複雜的李洪譚看着蘇貝貝,過了好一會兒,才把眼光落在了我的身上,然後對着我咬牙切齒的,應該是恨不得生吃了我,可惜他只能發發狠,卻不能把我怎麼樣。

“噔噔噔……”

他終於按奈不住了,放下手中的酒杯,就衝到了蘇貝貝的面前,然後恨恨地舉起了手,想要扇她一個耳光。

“幹嘛?”胖子一個健步衝了上去,然後猛然抓住已經落下的手臂。

“放手!”李洪譚不爽的甩了甩手,說道:“我教訓自己的老婆,和你說什麼關係?”

胖子不屑地瞅了他一眼,說道:“你說她是你老婆?那你叫她,她答應你麼?”

李洪譚瞪了他一眼,然後衝着蘇貝貝,語氣嚴厲的說道:“貝貝,你這是想做什麼……”他說到這裏,頓了頓,然後指着胖子,繼續問道:“他是誰?”

當李洪譚說完話的時候,可以看得出來,蘇貝貝有些害怕了,只見她看着李洪譚,嘴脣微微地抖動了一下。

這蘇貝貝別因爲害怕,再投入到李洪譚的懷抱啊,要是那樣的話,那我的計劃,就要落空了……可是看她那害怕的神色,這還真說不準呢!

“喂,你的這個朋友,不會把你出賣了吧?”張義錦搗了搗我說道。

我看了他一眼,然後表面上很肯定的搖了搖頭,其實心裏面多少還是有些心虛的,因爲怕一個人,有的時候,就從骨子裏怕的,不知不覺之中就會屈服了。

過了好一會兒,蘇貝貝在李洪譚的催促下,咬了咬自己的嘴脣,終於說道:“你是誰?誰是你老婆?我們倆有關係麼?你是不是認錯人了吧?”

“你,你,……”李洪譚氣得指着蘇貝貝,一時之間,竟說不出話來了。

“什麼你你你的?我們之間連結婚證都沒有,你憑什麼說我是你老婆?你要是在胡攪蠻纏的話,我現在就打電話報警。”蘇貝貝像是爆發了似的,如同機關槍一樣,說得李洪譚傻傻的站在了那裏。

“不錯啊!”張義錦朝我笑了笑。

“那是!”我很得意的挑了挑眉。

李洪譚沒話可說,然後看了看蘇貝貝,又轉臉看了看我,一轉身就離開了,只不過在他的眼神裏,我看見了無比的恨意。很顯然,他和我肯定是要來個你死我活了……來吧,我要的就是這個效果。

“江曉,我感覺你這是想找事啊?”站在我身邊的張義錦,突然來了這麼一句。

我扭頭看了看他,不解的問道:“什麼意思?我這怎麼找事了?”

“哈哈……”張義錦突然笑了起來,然後說道:“今天是我大姐的生日,你弄個別人的老婆來,也就算了,還打扮的這麼驚人,你說說你,是不是想找事?這萬一,我大姐要是被比下去了的話,我看你肯定少不了要被罵啊!”

“臥槽!”張義錦這麼一提醒,我纔想起來,今天的女主角可是張嵐啊,這要是搶了她的風頭,我不是自找沒趣麼?

“大家安靜一下!今天萬人矚目的公主,張嵐出場了。”這個時候,隨着主持人的一句話,張嵐穿着一身高檔的晚禮服,慢慢地走進了大廳。

我這麼定睛一看,頓時嚇得魂飛魄散。 當張嵐穿着一身高檔的晚禮服出來時,我頓時嚇得站在了那裏,連腿都邁不開了。

“江曉,我說你是找事,你還不相信。現在我看你怎麼解釋?”張義錦轉臉看着我。

“嘿嘿……”我朝他尷尬的一笑,然後說道:“這,這誰知道會撞衫啊?再說了,她們穿到同款的衣服,不是很有緣分麼?”

“撞衫就算了,你再給我清清楚楚的看好了,他和我大姐連打扮的都一模一樣的。我告訴你,今天是大姐的重要日子。你要是讓她看見有人和她撞衫。後果你負啊,我可不替你承擔。”張義錦擺了擺手說道。

得,我怎麼想起來給蘇貝貝買這麼一身晚禮服啊?竟然和張嵐身上的一樣……其實,單單撞衫也就算了,更可怕的是,倆人化妝,帶的飾品都一模一樣,這特麼到底是怎麼一回事?這也太巧合了吧。

這張嵐本來就心高氣傲,再加上她今天過生日,如果真看見蘇貝貝的話,一定會大發雷霆的……

我想到此,連忙跑到蘇貝貝的身邊,一把拽住了她的手,就想把她拉出去。

但很不湊巧的是,張嵐的眼神正好掃到了我們倆,接着她的臉就拉了下來。


“噔噔噔……”


張嵐到底是富家的小姐,眼睛裏真的不容沙子,二話沒說,就朝着我倆走了過來。

“不是吧,即使撞衫也不算什麼大事啊?值得她親自過來麼?”我一邊看着她走過來,一邊胡思亂想着。

“江曉,你是不是瞎眼?這僅僅因爲是撞衫麼?我看是撞人了吧?你這到底是什麼意思?我讓你來參加我的生日宴會,你就給我下馬威啊?”張嵐柳眉倒豎,似乎對我有很大的意見。

“我,我,我……”我看着她,一時語塞,也不知道說什麼好。




Related Articles

我的孩兒,被簡若瑤殺死的仇,全都無以爲報。

這些沉冤之地裏存在的惡靈。能在這般險惡之...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