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場中傳出了一個突兀的聲音,而其來源處正是於南的腳下。

「不好!」

於南聽到這話身子猛的一頓,一股不安感從心頭油然而生,身子忙往一邊退去。

可惜待其反應過來時已經來不及了,只見一道白光猛地從地底射了出來,筆直的朝著於南的下身擊去。

「刷!」

眾人只見這是一把白色巨劍,而在其後方乃是一個身形修長的人影,正是先前銷聲匿跡的葉天。

「哈哈,我就知道小兄弟還活著!」

眾人見到這一幕臉上都出現了一絲欣喜,華雄更是忍不住大吼了起來。

「轟!」

巨劍在葉天的控制下恨恨的刺在了於南的身上,頓時就與其體內的蓬勃真氣撞擊在了一起。

不過於南之前沒有做到充足彷彿,且身子也抵不過葉天巨劍的凌厲之氣。

最終眾人只聽「噗」的一聲,於南被貫穿了半個胸膛,身子飛向了遠處。

鮮血就如同雨點一般從空中激射下來,以彰顯於南的嚴重傷勢。

「小子,你居然可以傷我?」

於南顫顫巍巍的從地上爬了起來,不敢相信的說道。

他縱橫此處幾十年,沒有幾分本事肯定是不行的,更沒有被小輩傷到過。

而且葉天的境界與他相差甚大,於南實在是想不通葉天到底是怎麼做到的。

難道是因為那一顆大玄元丹嗎?

望著此刻臉色蒼白的於南,葉天臉上浮現一絲譏諷的笑容,冷冷道:「於南,你兩次欲要殺我,今日我定要將你手刃於此!」

葉天之所以這麼有自信,可以說是因為大玄元丹,也可以說不是。

在被打入地下的時候,他突然想出了一種中和藥力的方法,也許可以將所有的力量都傳入了巨劍之中,轉化為強大的劍力。

而巨劍真的是來者不拒,無論是真氣,靈氣,亦或者是藥力,全都一概承受,因此才讓葉天傷了於南。

葉天說罷便不再與於南廢話,手中巨劍緩緩舉了起來,直指於南。

霎時間無法言喻的強大力量伴隨著無盡的光芒席捲了全場,讓在場每一個人都心悸不已,在這劍下他們突然都意識到了自己的渺小。

「不,你不可能殺的了我,我於南不可能死在你一個小子的手中!」


望著光芒萬丈的巨劍,於南的目光劇烈收縮,語氣中帶著深深的駭然之意。


這一刻,他的心中已經趨於絕望。

葉天無視了他顫抖的話語,身子化為一道殘影已經來到了於南的身邊,同時手中巨劍高高舉起,猛地劈了下去。

「砰!」

萬丈光芒下眾人首先聽到的是清脆的碰撞聲,緊接著就見於南的狼牙錘化為漫天的碎片消散。

在狼牙錘之下便是於南本身了,此刻他的目光中已經充滿了絕望之意。

在絕對的力量面前任何掙扎都沒有作用,唯有默默承受,而於南的承受將會是他的性命。

「刷!」

巨劍去勢不減,一下就從頭到腳將於南整個身子貫穿,劈為了兩半。

「葉天,我的師尊會為我報仇的,你等著死吧!」

於南死前絕望恐嚇的話語還流傳與空中,讓每個人聽了心中既暢快又沉重。

「砰!」

一聲清脆的響聲將眾人從奇怪的心境中拉了回來。

循聲望去,只見葉天手中的巨劍不知何時已經落在了地上,而他整個人也半跪在地上,眼中充滿了血絲,全靠兩隻手撐在地上來抵住自己下落的身子。

「小兄弟!」

見狀,周遭那些普通民眾臉色一驚,全都以最快的速度跑了過去。

宏烈芷珊更是趕在了眾人前頭,溫柔的將葉天扶了起來。

「葉天,你沒事吧!」

耳畔傳來了宏烈芷珊著急的聲音。

葉天眼皮沉重,滿臉疲憊神色,看到眾人到來后勉強露出了一絲笑容,最終還是暈了過去,倒在了宏烈芷珊的懷中。

「快,來人,將他先帶入城中!」

宏烈芷珊此刻作為領主的威嚴也出來了,急忙命令道。

周遭那些下人此刻都已經棄暗投明,於南都已經死了,他們再敢反抗那就是送死了。

況且很多人對於南本就不服氣。

「我來!我來!」

頓時一大片人涌了上來,小心翼翼將葉天扛入了城內。

而受了重傷的華雄等人在後頭一瘸一拐的跟著,每一個人臉上都布滿了憂色。

葉天是人,而不是神,在如此多次的爆發之下,他的身子終於承受不住了,此刻倒下也屬於正常。

眾人怕的是他不再醒來。


其實葉天自己也是有口難開了,在服用大玄元丹前他的身體狀態就不太理想,狂暴靈氣的一下爆發耗盡了他體內幾乎所有力量。

而隨後大玄元丹的藥力雖然被引入了巨劍內,但還是有一小部分留在他的體內肆虐。

在殺了於南之後,重重疲態終於襲上了葉天的心頭,使得他霎時間暈倒,而且是毫無知覺的那種。

小城,一個豪華的房間內,這裡原本是於南的寢宮,現在卻成了葉天的休憩之地。

「領主,這都已經三個時辰了,假如小兄弟只是單純的疲憊,此刻也該醒來了啊!」

華雄一眾人正圍在床邊,面容擔憂的望著床上之人。

於南之死值得慶幸,但是葉天的離奇昏迷卻更使人泄氣。

宏烈芷珊在一旁緊蹙秀眉,半響后嘆了口氣道:「葉天的體內有著一股奇怪的力量,能夠抵擋住一切精神之力的攻擊,我們完全無法查探他的傷勢,一切只能等我師尊來了再說了?」

「月院院主烈焰虹前輩在過來?」

華雄等人聽了身子猛的一頓,這可是傳說中的人物,居然願意屈身來到這種地方?

「沒錯,早在之前我就通知了師尊,現在應該就快到了吧!」

宏烈芷珊點了點頭,淡淡道。

之前是怕於南大開殺戒而通知烈焰虹的,此刻於南死了,但葉天卻出事了。

為了眾人,葉天這一次做出的犧牲實在是太多了。

又是半個時辰過去,這時外頭突然傳來了震天的響聲,正是烈焰飛駒振翅的聲音。


「太好了,師尊來了!」

宏烈芷珊一直憂愁的臉上出現了一絲激動之色,忙向著外頭跑去。

果然,剛剛踏出房門便見一匹巨大的飛馬正懸浮與空中,翅膀猛烈振動,頗有一股雄霸天下之勢。

烈焰飛駒上正靜靜的站立著一個年過五十的老女人,一身金絲銀袍襯託了她高貴的身份,正是月院院主烈焰虹。

如果此刻葉天是醒著的,那定然能發現烈焰虹此刻完全像是變了一個人,與下域的形象截然不同。

對於這些絕世人物來說,前往下域便等於便衣出行,越是高調便越是麻煩,只有在中域才是他們真正顯露的時刻。

「芷珊,突然急召為師過來所謂何事?」

烈焰虹居高臨下的望著自己的弟子,至於其身後華雄一干人等則是自己被她無視了。

為了保護自己這個天才弟子的安全,烈焰虹通過秘法與宏烈芷珊建立了聯繫,好在危急時刻給她多一份希望。

「師尊,現在不說這麼多了,情況有些焦急,還請你先下來吧!」

宏烈芷珊面容有些焦急道,不過語氣還是透著絲絲尊敬。


「恩?」

烈焰虹目光疑惑的望了這位弟子一眼,要知道宏烈芷珊在平時可是很穩重的,此刻倒顯得有些異常了。

「刷!」

雖然心中疑惑,但烈焰虹還是極為疼愛宏烈芷珊的,當即催動了烈焰飛駒疾馳而下,直朝於南的寢宮門口衝去。

「砰!」

烈焰飛駒四條馬腿重重的落在了地上,而烈焰虹也在同一時間躍到了地上。

「恭迎月院院主光臨!」

見到烈焰虹來到地上,華雄等人頓時帶領所有人跪倒在了地上。

「恩!」

烈焰虹完全沒有看他們,只是淡淡點了點頭,同時隨手一揮。

頓時眾人就覺一股駭人的力量從地下傳來,將他們的身子強行託了起來。

就連華雄這等圓滿境強者也無法抵擋。

「芷珊,如此沖忙到底所謂何事!」

烈焰虹皺著眉頭,疑惑的目光直視宏烈芷珊。

「師尊請隨我進來!」

宏烈芷珊沒有說明,而是讓開了身子,對身後做出了請的手勢。

烈焰虹見狀皺了皺眉,但還是淡定的走了進去。

「葉天?」

待看清了床上的人,烈焰虹原本淡然的臉色霎時間消失無蹤,唯留下了滿臉的驚駭與難以置信。

在這一刻,她居然失態了。 「怎麼會是他?芷珊,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Related Articles

都是敵人,蒼齊自然選擇先對付這個最猖狂,最讓自己不爽的敵人,

邪嶺道門門主飛得並不高,蒼齊一躍之下,打...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