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嘉澍一時沒決定好在那個當下肯定會怎麼做,第一反應還是:「我不會出賣朋友。」

可轉念一下,他確實是因為朋友委託才違反了校規,而朋友明知道這是違規的事,還讓他幫忙,所以是朋友將他置於違規之中了。

他就真的就應該替這樣的朋友背了違規的後果嗎?

葉芊芊知道以程嘉澍的聰明勁兒,只需要稍一點撥,他就能想到事情的嚴重性,又更進一步地問他:「如果你朋友在學校抽煙的時候被老師抓到了,老師會不會問煙是哪裡來的?他會供出是你買的還是會一個人背了整件事?他跟你一樣不會出賣朋友嗎?」

程嘉澍自己都還沒想明白他會怎麼做,更遑論篤定自己的朋友會怎麼做了,葉老師問的兩個問題都不難,但是他對答案都沒有完全的把握。

葉芊芊語重心長地說:「我不是說這些情況一定會發生,但是你並不抽煙卻冒著違反校規的風險給朋友買煙進去,就有了事發背鍋的風險。

我勸你不要在違反校規的邊緣試探,風險太大,沒有回報,你覺得呢?」

程嘉澍本來就很服葉芊芊,她說的話他總是聽的,雖然不一定馬上俯首帖耳地認可了,但是肯定會聽進去,然後認真地思考。

答應朋友請求的時候忘記把風險考慮清楚,是他的疏忽,沒想到還沒運進學校里呢,就先被鼻子靈敏的葉老師發現了。

聽她一席話才發現,身為學生的他和身為老師的她思維方向完全不同,他以為把東西交給給朋友就算完成使命了,完全沒想過如果朋友吸煙被發現了,老師會不會追查煙的來源。

原來自己處於風險中的時間是直到同學抽完煙為止的。

程嘉澍想通了,羞愧地低著頭說:「我沒有想那麼多。」

葉芊芊包容地說:「我就知道你是個單細胞少年!你啊,還是太年輕,太天真,不知道事情的嚴重性。

可長點心吧,以後再有人讓你做違規的事,一定要在第一時間拒絕,不以善小而不為,不以惡小而為之,更不要讓自己成為對方違規的共犯,懂了嗎?」

程嘉澍真心地說:「懂了,老師。」

葉芊芊嘆息了一聲,說:「等我一下。」

很快程嘉澍就見她拿著自己的小包包進來了說:「這包煙多少錢?我給你,你把錢還給對方,就說你買的煙被家長發現了,家長就把煙沒收了,還讓你把錢還給他,以後也不許你再幫忙做這樣的事。

雖然不一定能完全取得你朋友的諒解吧,但是給他一個台階下,也給你一個正當的借口。」

程嘉澍囁嚅道:「老師,我……」

葉芊芊不容反駁地說:「好了,就這麼辦,你聽我的沒錯的!

對了,以後離那些讓你違反校規的朋友遠一點,他這是把你一併拖下水讓你成為共犯,別跟那給你挖坑的人交朋友。」

程嘉澍掙扎著說:「老師,我想說的是我有錢,你不用給我錢!」

葉芊芊「額」了一聲說:「行吧,有錢就用你的錢去還給對方,沒問題吧?」

程嘉澍聽話地說:「好的,我知道了,我會把錢還給她的,還會告訴她以後都不要再找我做這種事了,既然她都不怕給我找麻煩,我也不怕得罪她。」

葉芊芊點頭說:「很好,跟這樣的人劃清界限是有必要的。那這煙怎麼辦?能拿去退了嗎?」

程嘉澍說:「香煙都是離開櫃檯就不能退換貨的,你送給抽煙的人吧,別浪費了。」

葉芊芊發現自己莫名其妙多了一盒煙,她認識的人都不抽煙,她是要給誰?

程嘉澍一看時間,再不去吃飯,晚自習就要遲到了,忙跟葉老師道了別就想走。

葉芊芊說:「我送你。」

兩人從校區走到電梯口,就那麼幾十步路,葉芊芊硬是一路叮囑著,苦口婆心地規勸程嘉澍交朋友一定要慎重,親君子遠小人,不要交到壞朋友了。

真是與年齡完全不同的啰嗦,嘮叨得像個老媽子。

程嘉澍笑了一瞬,說:「我看是得親君子遠女生,要不是女生開口,我才不會冒著違反校規的風險幫忙買煙呢,我不太會拒絕女生的請求。」 葉芊芊有點驚訝,沒想到抽煙的是個女生。

電梯快要到了,程嘉澍終究還是忍不住問道:「葉老師,你沒有討厭我吧?剛才……你對我好凶啊。」

葉芊芊愣了一剎那,抬眼看到他清俊的臉上真的有擔憂之色,伸手拍了拍他的胳膊說:「不會啊,我不討厭你。」

程嘉澍開心地笑了起來說:「那就好,我以後不會再惹你生氣了。」

葉芊芊「嘖」了一聲說:「但願如此吧,雖然我並不相信你的話,但還是會心存期望的。在學校也要好好聽講哦,下周見了。」

程嘉澍上了電梯以後跟她揮手道別,一副戀戀不捨的模樣,電梯門快關上的時候,他說:「我會好好念書的!」

電梯里的人不少,聞言都是一驚,然後紛紛看了他一眼,都在心中笑了一瞬:「真是長得好看又認真的學生啊,好乖哦。」

程嘉澍的臉都羞紅了,又不是小學生了,幹嘛要對著老師喊保證啊?

只是在那一刻,他真的很想告訴葉老師,他有認真聽她的話,真的會認真地執行。

被葉老師教訓了一頓的關係,程嘉澍吃完晚飯到班上的時候已經是踩著鈴聲進教室了。

第一節晚自習下了以後,程嘉澍的朋友來找他要煙,他正在寫題,聞言連眼皮都沒抬一下地說:「女孩子不要抽煙。」

女生:「??」

他手上的計算都沒有停,接著說:「會熏黃牙齒、手指、熏黑你的肺,還會讓你有口臭。」

女生一臉驚恐,不自覺地伸手捂住了嘴,「口臭」這個詞真的好有威力,不管自己是不是真的有口臭,只要別人說你有,自己就一定會超級介意的!

程嘉澍終於算完了那道題,放下筆,抬眼看著被他嚇得臉色難看的女,溫柔地說:「以後想吃口香糖可以找我,我請你吃,不要錢,買那些東西就不要找我了,我不願意。」

他已經表達得如此清楚,女生也不可能再找他幫忙買煙,只是不懂,為何昨天還答應得好好的,今天就翻臉教訓起她來了,真是奇怪。

程嘉澍說完就渾身都好舒爽,原來真實地表達自己的想法並不難,以後他也要這樣直接地表達自己的意思,不用怕拒絕別人,也不怕得罪別人,他就是只想做正確的事!

……

葉芊芊將那包煙放進自己的包包里,準備找到機會再送給抽煙的人。

晚上還有五分鐘下班的時候,前台忽然騷動了一陣,只見接待處的老師快速地跑進了諮詢老師的辦公室說:「葉老師!有人找你!」

葉芊芊一臉懵圈,找就找啊,前台老師這麼激動幹嘛?海豚音都快出來了。

她走出去一看,文安陽穿著一件雪白雪白的襯衣,站在那裡,手上還抱著一大束黃玫瑰,那場面,比「落花人獨立」還好看,簡直就是帥得一塌糊塗!

別說前台老師激動得聲音都拔高了,就連熟悉文安陽的葉芊芊在看到他的那一刻也是受寵若驚的模樣。

文安陽抱著花出現在她的面前,這種場景她就連做夢都不敢夢到啊!

葉芊芊快速地冷靜了下來,那束花肯定是文安陽要送給別人的,不過是先過來接她,晚點再送花給別人,一定是這樣的情況。


不要自作多情,更不要高興得合不攏嘴!那會讓自己看起來很傻的!

葉芊芊用力地暗示自己,走過去的時候全然一副雲淡風輕的模樣,平靜地說:「晚上好,你來的時間正好,我馬上就能下班了。」

文安陽沒想到,他親自來接葉芊芊,還抱著一束如此漂亮的玫瑰花,這明艷的花色燦若朝陽,她都不喜歡嗎?

眼神里連一點驚喜都沒有呢。

雖然心中略感失落,文安陽還是將花束遞給了葉芊芊說:「不知道你喜歡什麼顏色的花就自作主張選了黃玫瑰,你可以告訴我你的喜好,下次買你喜歡的顏色。」

葉芊芊:「??」

文安陽見對方根本就沒有接花的動作,瞬間蹙眉,正想詢問發生什麼事了,葉芊芊就像是剛剛通電的機器人一般,僵硬且機械地問道:「花是送給我的?」

文安陽不解地說:「不然呢?」

葉芊芊完全理解不了,男神為什麼要送花給她?

不過還是先把花收下了。

轉念她就想通了,文安陽出國多年,受的是西式教育,可能在西方文化里,男生給女生送花不過是日常禮節,並沒有特殊意義。

再說了,黃玫瑰的花語大多和友情有關,很符合兩人老同學的身份,葉芊芊瞬間就想開了,畢竟「文安陽喜歡我所以送花給我」這種念頭,她覺得就連想一下都是過分厚臉皮的行為。


下班了,同事們都要從這裡離開校區,路過的時候紛紛側目,然後竊竊私語起來:「葉老師的追求者現在不送餐改送花了,越來越高調咯。」

唯有諮詢部的同事覺得奇怪:「這不是我們見過的季先生啊……」

「葉老師的追求者還不止一個?」

「唯有一首《在那桃花盛開的地方》能表達我此刻的心情。」

葉芊芊被同事們圍觀得不好意思,害羞地說:「那個,我回宿舍換件衣服,很快的,你在這裡坐一會兒,我換好衣服給你發消息,我們在商場門口見。」

文安陽說:「我去車上等你吧,你好了告訴我,我開車到商場門口接你。」

兩人約好以後,葉芊芊就像一隻活潑的兔子一樣,歡快地蹦著跑走了。

頂樓的日照果然很好,衣服已經晒乾了,滿滿都是陽光的味道和檸檬的清香,是很適合盛夏的清爽氣味。

她抱著衣服回宿舍里換,想到文安陽在等她就一刻也不敢耽擱,套上身就算完事了。

同事們買好晚餐回來宿舍的時候剛好遇到葉芊芊出門,只見白花花的大長腿從眼前一閃而過。

大家集體「哇」了一聲,說:「新買的衣服?」


「穿這麼漂亮是要去約會啊?」

葉芊芊不好意思地說:「不是約會,是老同學聚會啦。」

大家看了眼放在桌上的那束玫瑰花,一副瞭然的表情說:「知道知道,懂得懂得,不是男朋友嘛!」

葉芊芊的表情瞬間變成一個大寫的囧,出門前急著解釋了一句:「我同學剛從國外回來,可能外國人有送花的習慣吧,別亂想!」

宿舍里的姑娘們聚在一起吃晚飯的時候只有四個人。

葉芊芊和老同學約會去了,劉欣巧和謝璧約會去了。

那束黃玫瑰真的好香,也很美,就放在餐桌上,想不注意到都難。

大家一邊吃飯就忍不住閑聊了起來:「真是沒有比較就沒有傷害。」

「對啊,昨天之前我還覺得葉老師和謝璧分手實在是太可惜了呢。」

「大家共事的時間也不短了,以前怎麼不知道葉老師身邊的男生都是這種高質量的?」

「葉老師幾乎不談她的私事,你們沒發現嗎?」 「我一直以為她只是注重自己的隱私,現在想想,要是我身邊的男性資源要都是這種程度的話,我也不想跟任何人分享。」

「我之前還在想,謝璧求和她為什麼不接受,會不會後悔,現在看來是我想多了。」

「就是說啊!不管是季柏還是今天的『黃玫瑰』男,光是臉就贏了謝璧五百回,真是沒得比。」

「為什麼葉老師的桃花突然這麼旺?等她回來了問問她是拜了哪方神仙這麼靈的!」

就像男生聚在一起就會討論女生一樣,其實女生聚在一起也會討論男生,更何況連著兩天見到兩種不同類型的美男子,理所當然地成為了她們的談資。

……

葉芊芊出門就給文安陽發了消息,然後匆忙跑到約好的地方。

剛才忘記問他的車牌號了,現在就不知道哪一輛車是他的,站在那裡東張西望地等,直到一輛寶馬車停在她面前,她往窗戶裡面一看,是正在等的人沒錯了,打開後門上了車。

剛才她太心急了,也沒發現衣服又什麼問題,現在一坐下來就感覺屁股有點涼涼的。

偏頭一看,昨晚上買的短褲本來就很短,洗了之後好像還有點縮水,站著的時候還好,現在一坐下,大腿根都露出在外了。

瞬間囧里個囧!

可是這種時候又不好意思說要回去重新換衣服,只好拽著褲子拚命往下拉,然而也是於事無補,她絕望地想著:「一會兒用包包遮一遮吧,還好天馬上就要黑了。」

文安陽一邊開車一邊與她閑聊:「你現在教哪一科啊?」

葉芊芊邊扯褲子邊說:「啊,我不是授課老師,負責的是招生的工作。」

「哦。你是準備定居在這裡了嗎?還是將來要回老家?」

「我是想留在這裡的,等賺夠了錢就貸款買套房子,把我媽接過來和我一起住。」

葉芊芊從不跟同事說自己的私事,但是文安陽是她的高中同學兼老鄉,兩人之間的距離和熟悉度跟同事很不一樣,很自然地就說出口了自己的真實打算。

她又問道:「你呢,是來這裡玩的,還是在這裡工作啊?」

文安陽語音輕快地說:「後者。」

男神留在本市工作的話,以後兩人可就很近便了!

葉芊芊瞬間興奮了,又問道:「你高中沒念完就去國外讀書了,後來念的是什麼專業啊?」

「珠寶首飾設計。」

這個專業外行人不是很懂,一般會以為是畫一些漂亮的項鏈、首飾之類的圖畫就好,其實完全不止這些,他們不僅要學珠寶鑒賞、珠寶設計,最主要的是要自己動手做出實物來,是對審美和動手能力要求都非常高的專業。

葉芊芊倒是懂一些,心直口快地說:「珠寶設計專業的文化分和藝術分要求都很高,中國只有一所大學的珠寶設計專業比較好,不過在世界上也排不上名,難怪你要去國外念書。」

文安陽讚許地說:「葉老師不愧是業內人士,很懂啊。」

在那一瞬間,葉芊芊反射性地想說「略懂,略懂」,不知道為什麼會在這個時候想起季柏,也不知道他現在正在做什麼。

文安陽半晌沒聽見她的回應,從後視鏡里看到她有些發獃的面孔,心中有那麼一點點的不舒服:「怎麼正聊著天還走神了呢?」

兩人到了目的地,文安陽非常紳士地為葉芊芊開了車門,見她伸腿往車下跨的時候,腿還挺白皙漂亮的,甚是滿意地笑了一瞬。

帶著這樣的女伴出現在朋友面前,是可以感到驕傲的。

葉芊芊下車之後就很沒安全感了,一直把挎著的小包包壓在屁股上,奈何那包也小,不知道擋得住擋不住,只能說是聊勝於無。

這家KTV離葉芊芊工作的地方有點遠,她沒來過,就很沒安全感,緊緊跟著文安陽,生怕走丟了。


Related Articles

是的,霍驍很重視他的繼承者。

他做那麼多,不都是為了寶寶嗎? 如果寶寶...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