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淑雨伸手,在我的額頭上摸了摸,一本正經的說:“嗯,有點熱。要不怎麼老說胡話呢。”

我說胡話?以前對於我來說,一輛好點的國產車,都會讓我望而卻步的,不過現在,我買輛跑車的話,還是不在話下的。

“怎麼了?被我說得有些羞愧了?”秦淑雨歪着頭看我。

“我有什麼羞愧的?”我說。

“唉!什麼時候,能有個王子,坐在寶馬車裏來找我,就好了……”秦淑雨的雙眼都迷離了起來,好像他的夢要實現了似的。


看着秦淑雨挺好的,怎麼好像也有些物質啊?

本來我是想,一旦我和她確定了男女朋友的關係,我就考慮把中獎的事情告訴她,可是現在看來,如果我告訴她了,她會不會衝着我的錢來?

這個,還真的不太好說。

“淑雨,淑雨……”我正在胡思亂想呢,突然聽見公交車的外面,有人在大聲的喊着。

我和秦淑雨一起轉頭,看了過去。

只見一輛小車,在我們身邊追逐着,而有一個大腦袋,從車門裏伸了出來,朝着我們不停地喊着。

我仔細一看,原來是那個暴發戶的兒子,李錢。

也不知道,他從什麼地方得到了消息,竟然一路追到這了,看來真是用心良苦啊。

“寶馬來了,你的王子也來了!”我沒好氣的說了句。

“瞎扯什麼呢?我和他沒關係。”秦淑雨終於說了句,我比較愛聽的話。

“李錢,你幹嘛呢?”秦淑雨和我說完,就衝着窗戶就喊了起來。

動靜挺大,靠窗戶的乘客都伸頭,朝外面看去,反正李錢的車子挺氣派的,讓那些人,都露出了羨慕的眼光。

李錢追着我們的公交車,正準備說話,可是他身旁也有不少的汽車,這個時候,他被擠到一邊去了,所以只能看見他張嘴,卻聽不見他說什麼。

“下車麼?”我看公交車到了一個站臺,於是轉頭問秦淑雨。

秦淑雨拉着我的衣服,說:“下去看看吧,一個公司的同事,說不定有什麼事情。”

我雖然不情願,可是也不能表現得太矯情,所以跟着她就下了車。

“嗞!”

李錢的車子停在了我們的身旁,接着他伸出胳膊,靠在車窗上,說:“淑雨,你的手怎麼樣了?”

“包上了,沒什麼事。”秦淑雨伸手晃了晃,又繼續說道:“你這是去哪啊?”

“我來接你,然後送你回家。”李錢露出關切的神色,說:“聽說你受傷了,我立刻趕來了。”

這句話說得有多假啊?要真是關心的話,還特麼耍帥,靠在車窗上?不是應該屁滾尿流的爬下來麼?

不就是個寶馬麼?我又不是買不起,明天,不,等會我就去買輛豪車,然後驚掉你的那個長下巴。

“我沒事!”秦淑雨又晃了晃手,然後轉頭對我說:“一起走吧,反正公交車也到不了家,還要轉車,不如就搭李錢的順風車。”

我搖了搖頭,說:“你去吧,我還有事!現在不回去。”


秦淑雨還沒說話,李錢倒是下來了,一拉副駕駛的車門,說:“我們走吧,李錢還有事呢!”

秦淑雨嘟嚕下嘴,然後上了車,對我說:“那你忙吧,我們先走了。”

我朝他擺擺手!就看見李錢從車窗伸出頭,朝我得意的笑了笑,然後嘚瑟的轟了轟油門,一溜煙的消失了。

他們走後,我尋思着,先讓這個李錢嘚瑟吧,遲早有一天,我會站在他面前,“啪啪啪”的打他臉的……

馬上下班了,也不用去公司了,我想還是先回家吧!

只是我才走了幾步,一輛汽車,就開到了我的身邊。 那人和李錢一個德行,趴在車窗上對我說:“是不是被截胡了?”

我一看是葉雪,於是一邊走,一邊說:“打麻將呢?還截胡?”說到這裏,我覺得好像被她跟蹤了,接着繼續說道:“喂,你跟蹤我的,是吧?”

葉雪輕踩油門,跟在我的身邊。

“我那是暗中保護。”葉雪動了動方向盤,說:“你瞅瞅你那樣,受這點的挫折,就垂頭喪氣了?”

我聽她這麼一說,擡起頭,看了看快要落山的夕陽,問道:“你說女人爲什麼這麼難琢磨?一會霸道的不得了,一會像和你是非常的要好,再過一會,又把你當成陌路人?”

葉雪一腳剎車踩下去,笑着對我說:“你說的是淑雨吧?怎麼說呢,你們第一次見面的事情,我都知道了……有誤會嘛,所以人家發發脾氣也是正常的。可剛纔你帶她去醫院,肯定忙前忙後的,多少有些小感動,自然對你的態度就好了一點……再後來,李錢那小子出現,等於帶着富二代的光環出現的,所以天平又偏向李錢了,這也是理所應當的。”

“她有人格分裂吧?”我突然來了這麼一句。

葉雪嘆了口氣說:“你太不瞭解女人了。你要知道,女人最喜歡的是什麼?是安全感。可是安全感從哪來?當然是物質基礎了……誰都想嫁一個有房有車,生活無憂的男人……”

她說到這裏,看了看我,然後說道:“如果嫁給你這樣的男人,你想想,要房沒房,要車沒車,要存款沒存款……那人家還有安全感麼?不但沒有安全感,到時候,爲了財米油鹽,肯定會吵架,那麼感情久而久之,也就破裂了,所以,你必須有錢。”

“我沒錢麼?”我感覺好笑。

“你笑什麼?”葉雪突然一本正經的說道:“就你那點業務量,你能有多少錢?到人李錢面前,你別不相信,你最多值一塊錢。”

看着她伸出一根手指頭,我頭腦一發熱,就把手放進了兜裏,準備拿出我的銀行卡,讓她見識見識。

可是她沒有給我機會,而是接着說道:“你如果想有錢的話,就跟着姐好好幹,我反正不會虧待你的。等我們倆扳倒了李總,到時候,我讓你不但抱着美人歸,而且一躍成爲上流人士。”

我現在還不上流麼?不說比葉雪了,就是比李錢他爸,也是上流得不得了啊。

我選擇幫葉雪,只是感覺她一個女人不容易而已,至於錢啊什麼的,我可是沒太大興趣。

“早說過幫你了,我又不反悔。”

“好好……”葉雪高興的說:“我就知道,我沒看錯人。你雖然業績不行,那是分區域分得不好,而且你人聰明,等姐好好****,肯定賽過李錢。”她說到這裏,又遞給我一個眼神說:“上車。”

我上了葉雪的車,以爲她要送我回家,可是沒注意,她帶我來到了菜市場。

說是菜市場,其實就是一條街的兩邊,擺滿了菜攤子而已,不過隨時有被城管攆的可能。

“葉大經理,你帶我來菜場幹嘛?”我一邊問着,一邊下了車。

“今天要慶祝一下啊!”葉雪顯得很高興。

我撓了撓頭,問道:“今天什麼日子啊?”

“今天啊……”葉雪一邊看着地攤上的菜,一邊說:“是你出師不利的日子啊!”

“不是,這個也要慶祝?那我今天坐了公交車,是不是應該也慶祝一下?”我對葉雪真是無語了,如果我追不到秦淑雨的話,那麼她也不可能策反秦淑雨的,到頭來吃虧的,還是她自己。

“這魚是野生的麼?”葉雪蹲下來,用手點了點盆裏的魚,等到她得到了攤主的答覆時,才又回頭對我說:“江曉,好事要慶祝,是要紀念這個時刻,這壞事也要慶祝,讓你吸取教訓。”

看着葉雪,我一時無語,真不知道她們女人,是不是都這樣?什麼亂七八糟的想法都有。

葉雪買了魚,帶着我繼續往前走,然後說道:“其實,我讓你去追淑雨,也是有些急了,不然的話,等你賺到了錢,然後我給你升個一官半職的,那肯定能追到淑雨的。”

“你就這麼確定秦淑雨,一定是個嫌貧愛富的女人?不會和我有純真的愛情?”我立刻反駁道。

葉雪冷笑了一下,說:“我想問問這位大少爺,誰不想嫁給有房有車的人?女人這一輩子,就那麼幾年的青春,爲了縹緲虛無的愛情,搭上短短几年的青春,然後和你過一輩子的苦日子?”

“現在沒錢,不代表我沒有上進心啊?”我有些氣不過。

“上進心?”葉雪搖了搖頭,說:“目前我還沒有發現……其實,所謂的上進心,還是和你的工資成正比的,工資越高,你的上進心就越上進。”

我在心裏冷笑了一下,是麼?那我中獎的那些錢,如果拿出來的話,我的上進心,還不得把天捅個窟窿啊?

我跟在葉雪的身後,發現她就是個肉食動物,到現在她買的全是葷菜。

“江曉,我們喝杯奶茶吧!”葉雪拽着我,指着路邊的一家奶茶店說道:“這家的血糯米,是最好喝的,我經常來。”

“行啊!慶祝一下嘛!”我白了白眼,才說:“我請你吧!”

葉雪笑得挺甜,這一刻她不像個剩女了,反倒像個小女人。

不過,這家奶茶店的生意,確實火爆,門口都排了一條長龍了。

“排隊啊,要等麼?”我看了眼長長的隊伍。

葉雪點了點頭。

看着她可憐兮兮的樣子,好吧,就陪她等會吧!

半個小時之後,我前面還有三個人,一個打扮時髦的年輕女郎,一對母女倆,等他們買過,就可以輪到我們了。

“媽,我要那個血糯米,可以麼?”那個小姑娘說完,可憐巴巴的看着她媽媽。

她母親沒有理她,看了看價格表,好像不認識字似的,然後對着服務員說:“我想問下,那個什麼血糯米,多少,多少錢一杯?”

看這個母親穿得非常普通,而且褲腿那兒,還沾着不少的泥巴。

裏面的服務員看了她一眼,大概是有點嫌棄她太髒了,又或者喝不起,於是高傲的說:“這個太貴了,要十五元一杯。”

他的意思很明顯了,要是買不起的話,趕快讓別人,不要耽誤他們的生意。

那個母親聽完,顯得有些爲難,於是彎下腰,對着小女孩說:“我們不喝那個血糯米,好麼?我給你買一杯別的奶茶。”

小女孩眨了眨眼睛,看得出她的心裏是有些不捨的,然後嘟着嘴,點了點頭。

錢這個東西,雖然越多越好,但是對於這個小女孩來說,估計十五元,就應該是個幸福了。 錢多錢少,對於一個人來說,每一種幸福的定義,一定是不一樣的。


在這個女孩的心裏,只要有十五元就是最幸福的,而在於我,到底多少錢,纔算是幸福呢?有錢其實,也是一種煩惱。

“那個,麻煩你給我一杯普通的奶茶,就好!”那個母親的心情瞬間就好了,只是她仍然有些侷促地問道:“普通的多少錢?”

“十塊錢,你要不要?”服務員有些不耐煩了。

“要要要……”那個母親拼命地點着頭。

“原味奶茶一杯!”服務員對着裏間喊了一聲。

不一會的功夫,一杯原味的奶茶就衝好了。

那個母親先把奶茶,給了小女孩,然後從身上掏出了一團衛生紙,接着一層一層的剝開。

“喂喂喂……快點好不好?”我前面的那個年輕女郎,似乎是等的不耐煩了,於是催促着那個母親,不過她好像嫌棄對方有味道,還捏着自己的鼻子。

“對不起,馬上就好了……”那個母親的動作變快了,終於剝開了層層的衛生紙,從裏面露出了一毛的,最大五毛的錢來,而且有的錢上,也沾了泥巴。

她一毛一毛的數着,然後放在櫃檯上,不過大多數都是一毛的,這一來肯定浪費時間。

“有完沒完了?你帶這麼多零錢來,不耽誤別人的時間麼?要是沒錢,就別冒充高檔人,來喝奶茶……”那個年輕女郎很厭惡地翻了個白眼,然後又衝着服務員吼道:“你們這樣做生意的話,下會誰還敢來?你看看這兒髒的?”

她說完話,指了指地上,原來那兒有一個蛇皮口袋。

“對不起,對不起……我們現在就讓你……”那個母親一手拽着孩子,一手把蛇皮袋拎到了一邊。

這太欺負人了,人家不就是窮點麼?至於這樣麼?喝奶茶就是高檔人了?這還是第一次聽說。

шшш● Tтkǎ n● c o

再說了,這女的瘦得像電線杆一樣,等一會又不會長一塊肉?

“趕快走,不要站在我身邊,真是臭死了。”年輕女郎嚷了一句,然後又衝着服務員喊道:“一杯血糯米,快點……受不了了。”


Related Articles

「庸哥哥,想出來什麼沒有啊?」

南宮燕兒一臉焦急的問道。「可能就是你們體...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