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府的人,雖然從秦母口中已經得知這次的罪魁禍首便是陰辰,即使如此也不敢貿然來鬥武學院抓人,更不願意將這種家族恥辱宣布出去,只是在暗自尋找機會下手。

數日的修鍊之後,陰辰實力也是上漲了不少,只是距離那初階四段,顯然還有不少的時間。

今日,卻是來了一名不速之客。

林正恩正在逗著小狼玩的時候,天空之上卻是突然響起一聲嘯叫。

胖子勉力抬頭一看,只見一頭雙頭飛鳥怪叫著在天空之中盤旋,那聲音,聽起來很是囂張。

林正恩眉頭一皺,胖臉頓時顯現不少兇狠之氣,招招手,便是說道:「小崽子,把這頭魔獸給我射下來。」

小狼不爽的嗷嗷了幾聲,這幾天它的實力也是暴漲,魔獸實力的增長速度本就比正常人快,當然,陰辰的速度根本不算正常人。

一看到這頭初階二段的雙頭魔獸在天空亂叫,便是發出一聲狼嚎,而後嘴巴一張,銀色的毛髮根根樹立,轟的一聲,白色的光柱從小狼的口中射出。

雖然不足以致命,但教訓一下這頭魔獸還是足夠了。

雙頭魔獸突然發出一聲怪叫,而後一把鎚子詭異的從魔獸背上斬下,又是一陣巨響,將小狼的白色光柱化解掉。

「幹什麼!」一名滿臉絡腮鬍子的中年人從魔獸背後探出頭來,滿臉怒容,甚是生氣。

林正恩也沒有料到上面竟然還有一個人,只怪這隻雙頭鳥體型太大,只是嘴上卻不服輸,反擊道:「幹什麼?你這算侵入領空知道不?你這算侵犯主權你造不?我要強烈的譴責你,強烈的抗議你,強烈的告訴你我的態度!小狼,再來一炮。」

「嗷嗚。」小狼前身往下趴,脖子突然變得粗壯起來,眼看著又是一發光柱即將射出。

雙頭鳥上面的男子嚇了一跳,心想這是什麼魔獸,實力竟然如此強悍,只是自己實力不夠,若是族中的人應該足以跟這頭魔談。

何況,他此次前來,並非為了逞兇鬥狠,加上看那胖子也是不好惹,便是收起心中的那股優越感,忙道:「誒,兄弟,等等,我是獸神堂的,有事相告!」

林正恩一聽,嚇了一跳,獸神堂,獸神堂怎麼又來了,忙招手讓小狼停了下來,抬頭道:「什麼事?」

「陰辰在嗎?」中年男子有些得意,不過還是不敢造次,他只是個傳令員,不值得一番爭鬥。

「有什麼事跟我說也一樣。」林正恩警惕的抬頭看著,道。

「……不行,這件事少夫人親自要求,必須告訴給陰辰本人。」中年男子顯然有些為難,拉了一下躁動的雙頭鳥。

「嗚嗚嗚——」小狼兇狠而又貪婪的看著上面的魔獸,這幾個月小狼每天都會獨自進入叢林之中跟魔獸廝殺,或許是上次被陰辰教訓一頓之後,獸性開始覺醒的緣故吧。

雙頭鳥受不住小狼的狼眼,特別是那尖銳的獠牙,更是讓它感覺到一種死亡的恐懼。

林正恩一時回應不過來,道:「哪個少夫人?我家兄弟可是還是處男一枚。」

中年男子證了一下,心想那小子是不是處男跟他有什麼關係,便是再次說道:「他到底在不在?」

「什麼事你倒是說啊?」林正恩有些不耐煩了,低下頭摸了下脖子,一直仰著頭實在是難受。

「也罷。」中年男子想了想,道:「曹正曹少爺同丁萱兒丁小姐,也就是我的少夫人,擇日大婚,少夫人令我特邀陰辰前往。」

林正恩聽完,點點頭,道:「我明白了,丁萱兒……」

腦海中想起那名冰山美人,那藍色的裙子隨風舞動,一雙恰似從寒冰之中凝練而出的雙眸,更是能讓人心生寒意,卻因那絕世的容顏,而有了些許的柔然。

「走!」中年男子傳完命令,粗大的右手一拉韁繩,雙頭鳥早就惶恐不及,巨翅一扇,叫都不敢叫便是扭頭離開。

「誒——有沒有邀請你家胖哥啊!」突然,林正恩回過神來,喊道。

無奈,雙頭鳥的速度不慢,只是一個喘息的時候,便是迅疾的閃開,風聲呼呼,翅膀陣陣,中年男子不知是沒聽到,或是不想理會林正恩,總之,沒有任何的言語。

林正恩無奈的撓撓頭,右手托著下巴來回摩挲著:「恩恩,沒說就代表肯定有,萱兒也真是的,真害羞,不就請胖哥我喝最烈的酒嗎?有什麼不好意思說的……一定是這樣。」

說完,自顧自的嘿嘿傻笑起來。

「呼呼。」小狼鼻孔中噴出不屑的白氣,看著林正恩的厚臉皮,小狼不屑的扭頭便走,踏入叢林中,便是發出一聲狼嚎。 洞內,是一片的黑暗。

比黑暗更為陰暗的,是一名緊緊皺著雙眉的少年。

瘦弱的身軀之外,是一層濃郁的黑氣,猶如實質化的氣流,緩緩的衝擊著周圍的空氣,慢慢的繞著陰辰的身軀環繞著,一抹似有似無的威壓,緩緩的自這名少年身上散發出來。

死地之內,黑氣愈發濃厚,完全的黑暗。

陰辰的精神,便是在其中不斷的搜尋著,搜尋那三隻不知休息多久的骷髏,只是大魔天法的運行,依然沒有辦法喚醒他們。

喉嚨上下滾動之後,陰辰張開乾裂的雙唇,抬起天魔左手朝著地上印下,嘶啞的低吼一聲。

「大召喚術!」

砰的一聲,一團黑氣乍現,卻是空無一物,只剩被氣流激起的土塵在陰辰面前飛舞。

無奈的嘆了口氣,陰辰的雙眸也是隨之張開,果然,死地之內沒有任何的生命體存在,大召喚術,也是不由得失效了。

站起身來,輕盈的跳了幾下,隔空打出了幾套虎虎生風的拳術,便是伸展了一下筋骨,走出洞外。

一抹柔和的陽光斜射而下,陰辰不由得眯起清澈的黑色眸子,慵懶的抬起天魔左手擋了一下陽光。

卻見一名淡黃色裙擺的少女,凹凸有致的身材,恰似正在結果的花蕾,清新而又誘人,那隨意束在腦後的髮絲,隨著微風輕輕揚起,精緻而又柔和的五官,便是如那來自青山的綠水一般,盪人心思,陽光之下,更顯少女的聖潔和光明。

一時之間,縱使是隱忍的陰辰,也是看的有些發獃。

直到林正恩肥胖的身子出現在陰辰的視野之內,這副美人望遠圖才被生生打破,就像……在一碗粥里突然出現了一隻肥胖的蒼蠅。

「陰辰小兄弟。」林正恩興緻沖沖的跑過來,沒想到陰辰竟然自己從修鍊狀態中蘇醒過來,這是很少見的。

陰辰點點頭,站直了身子,雖然看似瘦弱,卻又散發出一股讓人不敢小瞧的氣息。

「有個好消息要告訴你。」林正恩快速跑過來,笑著說道。

陰辰眉頭一挑,心想莫非是找到了橙級晶石?


「丁萱兒結婚了!」林正恩嘿嘿一笑。

「什麼?」一聽,陰辰頓時有些反應不過來,隨即一想,心內釋然,丁萱兒本就是曹正未過門的妻子,結婚只是時間問題。


腦海中瞬時出現了那名英姿煞爽的冷美人,白色的衣裳隨風作響,一根飄忽不定的袖裡劍在血光中猶如白蛇一般來回舞動。縱使是劍聖,也舞不出這種美感。

「丁氏血蓮……」陰辰不由得低嘆口氣,想起丁萱兒的丁氏血蓮,竟能夠瞬間擊殺那麼多同等級的對手,特別是劍舞游龍一招,更是令陰辰咋舌不已。

只是……丁萱兒最後那一眼,卻是讓陰辰有些難以消受,說來丁萱兒也是為了自己跟和盛堂的人起的衝突,只是陰辰不知,為何丁萱兒會對自己有那種感覺。

樣貌清秀,身材一般,更無絕頂的實力,沒有哪一個足以吸引到那麼美麗的女子,卻是無奈的跟她並肩作戰,所幸,在丁萱兒離開的那一刻,陰辰並沒有慫下去。

只是那一眸,在陰辰腦海之中深深的刻著,難以揮去。

「小兄弟?思春了?」林正恩的胖手,在陰辰面前招了招,道。

「呵呵。」陰辰無奈的笑笑,道:「我不去。」

「啊……為什麼?」林正恩吃了一驚,這樣不就沒有烈酒可喝?上次陰辰給的錢可是都花掉了。

「沒為什麼。」陰辰淡淡的笑了笑,便是朝著小尹走去。

他不想去,是因為他知道丁萱兒對自己的意思,也知道曹正知道這件事,若是他再去的話,豈不是打曹正的臉,雖然陰辰根本就不懼怕獸神堂,只是這樣對丁萱兒家族肯定不好,事到頭來反倒會造成間隙。

陰辰,不想辜負那道奮不顧身使出劍舞游龍的靚麗身影,況且,自己殺了獸神堂的一人,跟獸神堂的仇恨算不上小。

所以,這婚禮,陰辰是萬萬不會去的。

「可是……可……」林正恩沒想到陰辰突然拒絕,有些措手不及,忙道:「丁萱兒對你那麼好,從來沒有對人笑過的她都對你笑了,她結婚了,你這樣拒絕掉,豈不是辜負她先前的一番好意。」

林正恩只是猜測丁萱兒對陰辰有些意思,沒想到他這次的猜測,倒是猜對了。

陰辰一愣,一想也是,丁萱兒既然已經嫁給了曹正,想必便是跟著曹正生活,不會再對陰辰有任何心思,若是不去的話,反倒顯得自己有些不近人情了。


只是跟獸神堂的仇恨……讓陰辰有些為難。

「走吧,陰辰。」林正恩拍了拍陰辰的肩膀,從陰辰眉宇間捕捉到的一絲遲疑,更加加重了他的猜測。

「誰來邀請的?」陰辰皺著眉頭,低聲問道。


「……一個大叔。」

「大叔?是獸神堂的,不是丁家的?」陰辰問道,若是丁家的人邀的,他便不去,若是獸神堂的人,說明曹正至少依從了丁萱兒,不會因為他的到來對丁萱兒有異議。

「獸神堂的吧,我看到他騎了個大鳥。」林正恩點點頭。

「既然這樣,那就去吧,小尹。」陰辰抬起手,招了招。

正在望著小狼嬉鬧的歐陽尹應了一聲,回眸一笑,便是萬年寒冰,此刻也是融化。

「辰哥哥……」

「擇日再去。」林正恩連忙補道。

「擇日再好不過,我們也有點時間準備點東西,畢竟,萱兒為我擋過刀。」陰辰點點頭,看著走來的歐陽尹,輕輕的颳了一下歐陽尹的玉鼻。

「小妮子,你萱兒姐姐要結婚了,知道嗎?」陰辰笑著,看著面前這個單純的女孩兒。

一抹微風,便是將歐陽尹額前的青絲吹起,一雙清澈到極致的美麗眸子,閃著柔光。

朱唇微動,雙頰嫣紅,歐陽尹細語驚道:「真的嗎?辰哥哥,萱兒姐姐要結婚了?!」

陰辰微笑著點點頭,兩道淺淺的酒窩,也是泛起。

手上卻是突然被一陣柔軟包裹,歐陽尹輕輕的抓著陰辰的雙手,開心的笑著,那笑容,竟似讓兩人看到世外桃源之美一般,看的有些發獃。

「小尹好開心,小尹也要結婚。」歐陽尹突然止住笑聲,雙眸緊盯著陰辰。

陰辰咯噔一聲,一愣,頓時有些尷尬,沒想到歐陽尹突然冒出這個念頭來。

林正恩也是吃了暗驚,猛地吹起了口哨,看著天邊的太陽:「今日天氣正好,我等自該喝最烈的的酒,操最愛的女人,阿彌陀佛,俺老胖去也!」

言罷,便是嗖的一聲,只剩下一道痕迹,人影已經出現在小狼邊,沖著自己詭笑著。

「這胖子……」陰辰無奈的嘆了口氣,手中再次突然的一緊,竟是呵氣如蘭的歐陽尹一握,怔怔的看著自己。

望著面前這副柔美猶如天使的容顏,陰辰就是提不起一絲情感,不由得將手一抽,笑笑:「小尹乖,以後哥哥給你找個好男人。」

心裡定是有些失落,面色複雜,雙眼游移不定的看著蒼茫古林的綠葉,一隻三眼魔猴怪叫一聲,小狼便是縱身上去。

或許是萬年前的那名女子,深深的傷害了他,又或許是自己心裡,其實還深深的愛著那名女子。

是愛?是恨?

這世間,又有多少人能夠分得清呢?

「可是小尹……小尹懂了。」歐陽尹的俏臉上,有些失落,緩緩的低下頭顱,卻是一陣香風撲鼻而來。

陰辰柔和的在歐陽尹的腦袋上拍了拍,道:「小尹最乖,小尹以後一定會有一個白馬王子來守著你,哥哥答應你,一定找一個如意郎君來保護你。」

歐陽尹再次抬起頭,雙眸搖動,白皙的手臂一撩額前青絲,竟是微微有些韻味在裡面。

「辰哥哥……小尹不要任何的男子,小尹的心裡告訴小尹,小尹這一生……註定一個人。」歐陽尹溫柔的聲音,有些失落,有些無奈。

陰辰一愣,沒想到單純的歐陽尹竟也會講出這些話,不由得有些詫異,只當是歐陽尹胡說罷了,笑笑便是不再理會。

抬頭看了眼太陽,再次轉頭看了下蒼茫古林,陰辰走了過去,背後歐陽尹複雜的看著陰辰的背影,不知心裡作何感想。

只是那眼神……卻不像是歐陽尹一般,而是有些複雜。

「我們去找晶石,找兩顆,一個給萱兒,一個給我鍛造武器送給小尹。」陰辰自信滿滿,望著鬱鬱蔥蔥的古林道。

林正恩一聽陰辰又要去尋找晶石,立馬打起了萬分的精神,這意味著他很有可能再獲得大賺一筆的機會,若是多找到晶石,或許可以讓陰辰幫自己打造一個足以抵抗初階三段的兵器。

那他初階二段的實力,有可以抬起頭來,囂張的走路了。

「走,出發!」陰辰伸手一招,便是從洞壁上取下火木劍,道。

小狼剛剛才打跑了三眼魔猴,有些疲憊,此刻有些不願了。

「小狼不想去,它說要去我們自己去。」歐陽尹看了一眼小狼哀怨的眼神,說道。

陰辰一聽,眉頭再次皺起,一步步的朝著小狼走過去。

「小狼說,你別過去。」歐陽尹偷偷笑著,小狼很怕陰辰,但是她知道陰辰是絕對不會後退的。

一旦他決定要做的事情,即使天塌了,也要將它做好。

小狼嗷嗚了一聲,尾巴高高立起,而後,脖子也是跟著一粗。

「辰哥哥,你要再走一步,小狼要噴你了。」歐陽尹的聲音有些急切,顯然,她不願意陰辰受到哪怕一點點的傷害。

陰辰冷笑一聲,雙眼緊盯著小狼,那眼神,竟比狼眼還來的凶,來的狠。

彷彿,他,才是真正的野狼。

右手一投,嗖的一聲,火木劍應聲而出,「插」的一聲,火木劍瞬間插在了小狼的身邊,直入地面,只剩劍身的一半。

「嗚嗚——」小狼嚇了一跳,火木劍上傳來的氣息,頓時讓它心生懼意,其實在陰辰第一眼盯著它的時候,它就知道自己輸了。

那種眼神,遠比魔獸來的兇狠,來的堅定,來的睿智。

眼前的這個人類……或許是它值得一生去跟隨的主人吧。

小狼,仰天發出一聲長嘯! 三人一狼不多時,便是踏入了蒼茫古林之中。

小狼老老實實的在地上嗅著,嗅到了什麼痕迹,由歐陽尹負責翻譯出來。

只是數次,小狼嗅到的晶石,要麼要走上數個月的路程才有,要麼就是在一些非常驚險的所在。



Related Articles

不過,這次最主要還是佔了大便宜,碰巧殺了一頭重傷的龍虎獸。

當晚,林寒直接去將「凝元丹」購買到,便是...
Read more

說他到醫院的時候,給封嬈打過電話,那時候還是通的。

可他在門口等了十分鐘也沒有等到封嬈,便打...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