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寧竟然勝了!

觀看的各方人員臉上現出震驚之情。

完全沒有想到會是這樣的一種結果,在大家的想法中,這次西皇子派出了高手到來,秦軍是完蛋了。

可是,認也沒有想到會是這樣的結果,那秦寧表現出來的戰力太強了,強得讓人心驚。

看著強橫之極的曹永善都死在了秦寧的手上時,大家明顯感受到了從秦寧身上散發出來的一種殺氣,這是一種不屈服於任何勢力的強大殺氣。

「秦寧的戰力竟然那麼強!」

「他殺元嬰如殺雞!」

萬古魔神第一帝 天變了!」

越來越多的人們小聲議論著。

一個戰力超過了元嬰的高手橫空出世,這代表了什麼?

這裡有著太多各勢力派來觀察的人們,大家都有一個感覺,隨著秦寧表現出的超強力量,藍星族的整個局面可能真的要發生改變了。

一個戰力超過元嬰一層的人是值得重視的,西皇子如果真的下了決心要吃掉秦軍。估計他也會損失巨大。

西皇子敢來與秦軍一戰嗎?

「將軍威武!」

行沙平激動得跪倒在地。

「將軍威武!」

更多的將士跪倒在地,他們希望用這樣的方式來表達出一種對秦寧的敬仰之情。

天空中的大旗漸漸散去。秦寧看向這些跪倒的將士大聲道:「無論任何時候,我秦軍永不言敗!」

說完這話。秦寧已是閃身而去。

盤坐在房間裡面,秦寧靜靜地進行著調息,經過今天的一戰,秦寧也發現了一個情況,那就是秦軍要發展,面臨的問題也不少,首先就是藍星族的這些皇子們的大軍,怎麼樣在這些大軍中有一個生存的空間,這已變成了當前最為重要的事情。

「將軍!」

正在想著事情時。甄雪等人已是走了進來。

這時的秦寧將領們身上充滿了一種強大的氣勢了,經過了今天的這事,大家如同進行了一場精神上的磨鍊,一個個的信念都更加的堅實起來。

「坐!」

秦寧一指面前的圃團。

坐人已是盤坐在了秦寧的面前。

「將軍,西皇子的人走了。」

甄雪充滿敬慕的目光投到秦寧的身上。

這時,秦寧發現自己那丹田中的甄雪已是在發生變化,彷彿又成長了不少,更是有一股氣息與那外面的甄雪進行著交融。

好奇怪的情況。

秦寧就向著甄雪看了過去。

一眼看去,看到的是一個美得讓人心動的女人。

這女人真的很美。美得自己的心中都燥動起來了!

可能是女人的敏感,甄雪也感受到了秦寧的目光,臉上頓時就更加紅了起來。

秦寧用力移動了注意力,說道:「西皇子的人這次是想來吞併我秦軍的。他們離去之後,你們有什麼樣的想法?」

到了現在,大家當然也明白了西皇子來人的用意。

沙行平道:「將軍。那西皇子的軍隊擁有三十萬人,如果到來。我擔心我們的軍隊還是無法取得勝利!」

「竇進,你負責情報。對於這事怎麼看?」

秦寧的目光投到了竇進的身上。

「將軍,從藍星國的情況看,自從陛下駕崩之後,整個的藍星帝國就分裂成了幾十個大大小小的勢力,其中,勢力最大的就是幾個皇子了,陛下在的時候,為了加強對帝國的統治,皇子都是分封到各地的,大家的手中都掌握了很強的力量,在這其中,東南西北四個皇子手中的兵權是最大的,西皇子就是其中的一個。」

大家都靜靜聽著,秦寧也聽得認真,這畢竟是關係到秦軍的大事。

秦寧其實對於藍星帝國的情況並不是太了解,趁著這機會也想更多的進行一些了解。

竇進繼續說道:「陛下在分封的時候把帝國進行了細分,畢竟帝國太大了,所以,在分封的時候就根據帝國的方位來稱呼皇子,到了哪一個方位就稱呼為哪一個方位的皇子,西皇子本來是皇十五子,分到了這裡之後,就稱呼為西皇子。」

秦寧這下子才明白了過來,問道:「以你的觀察,這些皇子和勢力情況是怎麼樣的?」

竇進道:「從我們了解到的情況看,四域的皇子各有不同,從實力上看相差並不是太大,他們每一個都得統領一支軍隊面對外族的進攻,軍隊在戰力上並不弱,只是這次各族進攻的突然,又是全面開戰,各方無法進行援助,這也才造成了外族的攻入。」

沙行平嘆道:「最為關鍵的我看還是我們沒有高手的原因,陛下也就是元嬰二層左右的人,他的手中有著不少的神丹,到也能夠培養不少的元嬰高手,外族因為陛下的存在,並不敢輕動。」

秦寧對於那種神丹也好奇,問道:「神丹很多嗎?怎麼各族都有?」

甄雪道:「將軍,神丹原來並不是一種很強的丹藥,只是萬年前上界傳諭,要求各族元嬰以上高手進入上界之後,又突然有了一股大力,把元嬰以上的高手帶走了,神丹才成了一個非常關鍵的丹藥。」

唉!

秦寧看向了甄雪。

看到秦寧望過來的目光,甄雪的臉又是一紅,柔聲道:「將軍,神丹的煉製需要的是大乘期的高手用強大的力量才能夠煉製,以前有大乘期的高手在這一界時,大家都擁有這樣的丹藥,不過,這種丹藥只能夠提升很短的時間到元嬰期,大家也並不怎麼樣使用,其實,當時我們藍星族的大乘高手就很多,煉製出來的這種丹藥也不少,所以,就算是高手離去了,我藍星族仍然有著不少的神丹可以使用,外族並不敢輕犯我國。」

秦寧這時有些明白了,開始時是這樣,但是,萬年時間的征戰之後,神丹畢竟有一個消耗完了的時候,再說了,各族突破進入元嬰期的人越來越多,藍星族僅只有一個種族的人,要面對著各族越來越多的元嬰高手的攻擊,神丹的使用也必然會更多,拼殺下來,藍星族的神丹估計也沒多少了。


蒙宗嘆了一聲道:「無數年的征戰,外族越來越多的聯手對我族展開攻擊,我族只要有了新的元嬰高手誕生,外族就會發動一次大規模的攻擊,把我族的元嬰高手拼掉,長此下來,我族的高手越來越少,現在陛下這個元嬰高手也離去了,除了用神丹來造出元嬰高手之外,真的沒有了其他的辦法!」

秦寧這時沉思了起來,過了一陣問道:「了解過各族為何會瘋了似的向我族發起攻擊嗎?」

甄雪道:「有一種傳言,不知是否真實,就是說那上界的各族祖先下了一道旨意,命令他們聯手滅掉我藍星族!」

秦寧的目光就是一凝,發現這事就真的不一般了。

李守雄這時也說道:「不錯,這個傳言很多,從各族拼了命的來消耗我藍星族的高手就可以知道,這事的真實性是存在的,現在越來越多的種族都向我藍星族發起攻擊了。」

沙行平道:「將軍,這件事情我也與不少的人研究過,以前我藍星族太強大了,強大得把各族都壓制了無數的年月,現在不知道是否上界的我族高手出了事情,各族看到了機會,因此就針對我族進行了一種滅絕的手段,目的就是想把我族滅掉!」

盧晶大聲道:「無論是誰想滅我藍星族,先從我的身上過去!」

秦寧這時已把自己的一些猜想進行了驗證,感覺到大家所說的情況是對的,肯定就是上一界發生了情況。

想到了地球,秦寧道:「藍星的祖地在地球,按照一般的情況,祖地是人才的提供地,源源不斷的人才就是從祖地而來,現在的情況卻是我藍星族的祖地根本就無法提供人才,看來祖地與修真界之間的天道是斷了的!」

「不錯,將軍,藍星的祖地正是在萬年前斷去的,正在祖地人才的斷去,我族在這熒冥星的人才越來越弱!」

「熒冥星的人不是也能夠生育嗎?應該不缺人才?」

秦寧又問出了一個自己的疑惑,從了解到的情況看,熒冥星上的藍星族並不少,應該不缺後續人才。

甄雪臉上一紅道:「將軍,你有所不知,修真界的生育是受到祖星氣機影響的,只有祖星有了新人到來,氣機牽引之下,才會有一大批新生兒的誕生,如果沒有氣機的牽引,新生兒雖然也有,但是,那種生育的機率很低,我藍星族的新生兒呈逐年降低之勢。」

還有這樣的事情!

秦寧更感到藍星族已陷入進了一個巨大的陰謀中了。

…..昨天餘30票,加今天已投32票,已62票,加更一章,大家給力!!(未完待續。。) 大風城的大殿裡面聚集了眾多西皇子軍的高層,現在西皇子仍然為西王,高踞寶座之上。

由於原來是負責鎮守西部的皇子,西皇子武志凌手中的軍隊不少,此次皇上駕崩之後,各皇子互相不服,他同樣因為手中擁兵三十萬,自然就割據這片巨大的區域稱西王。

「殿下,黑水族雖然有一部敗了,但是,他們的大軍仍然在集結,一場大規模的戰事必將展開,臣以為,現在我們得聯合赤風族。」

「不可,赤風族狼子野心,他們同樣集結了大軍,假如我們與他們合作,他們反過來捅我們一刀,怎麼辦?」

「哼,以我軍的戰力,你認為能夠擊敗黑水軍?」

「殿下,臣以為,應該與其他的皇家軍聯手,畢竟藍星是藍星族的地域,決不能夠任由外族這樣進入!」

西皇子所在的這地方面臨著的是兩個種族的威脅,一個就是黑水族,另一個就是赤風族,黑水族是直接的進攻,由於西皇子有一妃子就是赤風族皇室的女兒,到也有些親近,但是,這樣的親近並不能夠改變赤風族想吞併西皇子所在這片巨大區域的想法,仍然危機重得。

好不容易把這三十萬大軍捏在了手中,武志凌的心中卻並不輕鬆。

武志凌看著下面的人們爭執著,心中卻是在想著曹永善是否能夠得到秦軍。

秦軍表現出來的強大力量是武志凌很想得到的力量,正是這樣,才把曹永善派了出去。

曹永善是為了穩住自己的地般用了一粒丹藥催生出來的一個元嬰高手。本身是武志凌的親信,正是有了曹永善這個元嬰高手。在地盤的爭奪中幫著武志凌擊退了其他皇子的進攻,更是立下了不少的戰功。

這次看到秦軍的情況。武志凌有意把曹永善這個元嬰高手派出,就是想快刀斬亂麻般的把西疆大城奪下,然後把秦軍收入手中,到時安排秦軍幫他與黑水軍一戰。

在武志凌的心目中,有秦軍與黑水軍一戰,就能夠消耗掉黑水軍的兵力,到時自己的大軍再衝上去,效果會好些。

有一個元嬰高手到了西疆大城,武志凌還是放心的。相信這件事情並沒有太大的難度。

「曹永善有消息沒有?」

武志凌問了一句。

聽到他問這事,大家的心思一下子放到了秦軍上面。

「殿下,秦軍其實也並沒有多強,沒必要過多的重視他們。」

「據臣所知,秦軍也就一個秦寧強些,不過,也應該強不到哪裡去。」

大家對於派一個元嬰高手去對付秦軍卻是有著分歧。

一個將軍道:「西疆大城是我族面對黑水軍的一個重要地點,如果有秦軍鎮守,可以大幅減輕我軍面對兩族的壓力。爭取到了秦軍,對於黑水軍也是一種威懾!」

「曹永善是一個能力很強的人,拿下了西疆大城就由他率軍與黑水軍一戰好了。」

笑了笑,武志凌顯得很是淡定。如果一個元嬰高手都拿不下秦軍,那就真是笑話了。

在武志凌的想法中,這西部地主必須要全部收入自己的麾下才行。

「報!」

這時。一個將軍匆匆走了進來。

「講!」

「殿下,西疆城曹永善與秦寧一戰開始了。」

開始了?


「快。打開影像傳送器!」

武志凌大聲說道。

影像傳送儀就是通過隨身傳送陣法把遠處的內容實時傳送過來的一種煉金儀器。

除了派出明面上的曹永善之外,暗中還有著一些負責這事的人。

很快。大廳裡面已是有著一個巨大的屏幕,正在進行著傳送。

曹永善與秦寧的一戰在裡面完整的展示出來。

看到曹永善表現出來的強勢,有意壓制秦寧的那種強大氣勢,武志凌的臉上露出了笑容道:「曹永善還是不錯的!」

大臣們看到曹永善的那有意營造出來的氣勢,再看到秦寧表現得很是一般的情況時,都笑了起來。

一個大臣道:「秦軍的希望就在秦寧的身上,我還以為秦寧有多厲害,不過如此!」

一個將軍也哈哈大笑道:「實力決定一切,在強大的實力面前,任何手段都不行,我們有一個元嬰高手就足以壓倒秦軍,他們再有信心也都是建立在對秦寧的信心之上,擊敗了秦寧,秦軍就完了。」

隨著時間的過去,整個的情況卻是在發生著巨大的變化,當看到秦寧展示出了強大,那大旗招展的畫面出現時,再看到秦寧一步步的把秦軍的氣勢激發出來時,所有人都吃驚了。


「秦寧有那麼強?」

武志凌這時也睜大著眼睛。


大臣們更是吃驚了,看到的是秦寧展現出來的強大氣勢,再看曹永善時,看到的是曹永善也不得不小心的樣子。

難道說曹永善也不敵?

一個巨大的擔憂感湧上心頭,所有的西皇子手下人員都不再淡定了。

「不會,難道他還真是能夠擁有元嬰期的修為?」


一個大家想都不敢想的情況出現了。

緊接著秦寧展現出來的戰力讓所有的人都震驚了。

看著強大如曹永善的元嬰高手竟然在秦寧的無數重拳之下化為飛灰,就連元嬰都被轟掉時,整個的大廳裡面一片沉寂,誰都不願接受這樣的現實。

怎麼也想不明白秦寧能夠把一個在大家的心目中非常強大的元嬰高手都轟殺了。

過了好一陣,看秦軍將士那種歡呼,聽著秦寧那說出來的堅定話語,大家知道,西疆大家變為西皇子下面一座大城,秦軍變成西皇子下面一支軍隊的想法破滅了。

「大家都說說!」

武志凌有一種巨大的無力感。




Related Article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