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人瘋狂的嘶吼,那沸騰的守護聖光倏然潰散,除卻面容被掩蓋起來,其他地方都暴露出來。

而這些守護聖光卻一下子帶走了此人的無盡血氣和精魂。

那暴露的身體在人們視線中,瞬間消瘦成了皮包骨,連點人形都沒了。

轟!

守護聖光帶走血肉精魂一下子對轟上了月輝光束。

那爆射的月輝光束瞬間被轟爆,恐怖的力量沿著月輝光束射擊的來路,居然反射向唐龍。

唐龍雙腿不動,腰部以上猛地向後彎曲,形成了九十度。

那暴擊的力量便斜沖向天穹,將那天穹都轟出一個窟窿。

待到唐龍躲過這一擊,再度看去,那太陰金虎已經馱著神秘人隱身了,只留下一句虛弱無力,好似奄奄一息的聲音。

「只要我不死,必報此仇!」

唐龍眉梢挑了挑,射月寶鏡四處亂射,也沒捕捉到,顯然人家已經逃走了。

不過,看這神秘人的情況,能否活下來,還是個未知數,就算是活下來,估計其寶體能否再成禁忌之體,同樣是個巨大的問號。

倒是管玉沖等人,一陣嘆息,他們本打算出手的,可是太陰金虎太快了,以他們的能力,連出手的機會都沒有,也只有唐龍能壓制他們。

「最好不死,我還不知道你是個誰呢。」唐龍嘀咕道。


他轉而看向裂開的盤武大龍山對面的帝天一等六人。

歸根結底,還是他們來決勝負。

從神秘人出現,帝天一等人就想出手,結果唐龍兩人戰力太狂,他們出手,擔心遭到兩人聯手重殺,六人聯手對付一個還是有把握,兩個的話,他們無力抗衡。

後來唐龍遭受幽魂葉旭重創,本可出手,奈何人族一副要自爆守護的樣子,嚇住了。

現在終於清理了其他亂七八糟的,再度相對。

帝天一看看唐龍手中抓著的蓋世天皇珠,兩眼眯了起來,他不甘心。

因為他很清楚,帝神一的寶體特殊,進階很容易,而且封號帝皇都給其做好準備了,回到天帝族一定是有機會進階的,但是他卻只能靠自己。

蓋世天皇體就是他的目標。

看看天帝族人,雖然很狼狽,但戰力猶在,尤其是天子軍和神武衛的力量還在,方才就算是管玉沖和譚撼古再是瘋狂殺戮,這些人在損失一部分之後,幾十人乃至上百人聯手,仍舊限制了兩人的繼續無止境的殺戮,所以力量猶在。

「戰!」

帝天一不想就此放棄。

天帝族人雖然忌憚唐龍,還是齊齊發出狂吼。

唐龍回頭看看人族。

其實人族損失也非常的慘重,傷亡四五萬之眾,主要還是本身質量要欠缺,如非他大面積的贈送白金玄氣,令他們戰力都有相當的提升,估計已經被覆滅了。

「你想要這蓋世天皇珠可對?」唐龍道,「這樣吧,你我兩族之人退下,就我與你們六人決戰,你們要是能打敗我,蓋世天皇珠就是你們的,如何。」

「你確定?」帝天一道。

「當然!」唐龍道。

帝天一冷笑道:「就你和神秘人一戰的實力,是很強,但是單獨一個對我們六人,哼哼,我不信你能打得過我們。」他一揮手,「退下!」

天帝族人紛紛後退。

人族也隨著唐龍揮手,退下。

只是譚撼古等人有些擔心,想要阻撓,被管玉沖阻攔了。

管玉沖最清楚,唐龍敢這麼做,一定有原因的,他可不是冒失的人。

雙方族人退下。

裂開的盤武大龍山兩側山巔,一側為唐龍,一側為帝天一等六大頂尖天才。

「蓋世天皇珠,我放在這裡。」

唐龍將蓋世天皇珠放在旁邊的一塊山石之上,射月寶鏡也放在上面,然後舉起雙手,「這次,我就用雙手,讓你們體會一下我最強武技的厲害,嗯,不用不懷疑,自始至終,我都沒用過最強武技。」

他打算使用真凰寶瓶印了。

這帝皇武技之強,絕非普通帝皇武技所能比的。

只是他一直都是有個想法,能不用,盡量不用,畢竟那是牽扯到十禁秘境邪凰禁地的,雖然因此寶光七凶帝主身份並不大,還是能不用就不用。

但,也僅此而已,並非一定不用。

「猖狂,我等六人還不信了,你能一口氣打敗我們六人,而不是用速度或者秘法單獨與我們一戰。」帝天一冷笑道。

「那就試試!」

唐龍頭頂再度衍生出王冠寶體術。

面對六人聯手,不用這寶體術令他戰力提升,那更加沒可能一戰的。

他雙手在胸前變換手勢。

真凰寶瓶印!

雙手對著虛空一推。

呼!

一道十米大小的寶瓶突兀的出現,震蕩虛空,轟殺向帝天一等六人。

刷刷刷……

一擊出手,唐龍卻沒有就此停手,雙手閃電般的連續轟出,完全不計較消耗,將帝劫真氣統統的演化出真凰寶瓶印。

剎那間,十三個真凰寶瓶印被他打了出去。

天空全部都是真凰寶瓶印,再無別的東西,光潤的寶瓶內邪凰嘶鳴,浩瀚的力量壓榨一方天地,徹底掩蓋了帝天一等六人。

「呼……」

耗儘力量的唐龍疲憊的一屁股坐在地上。

「最強帝皇武技!」

帝天一狂嘶,瘋狂的出手。

六人最強武技轟殺出來。

「罪我界殺」

「劍動八荒」

「死煞之殤」

「孽緣,天寂」

「伴君如伴虎」

「千疊帝殺刀」

正是他們最拿手的也是能發揮出最狂力量的帝皇武技。

轟隆隆!

天崩地裂,萬物俱滅。

盤武大龍山再度發出轟隆聲,他們所在的保持下來的一角轟然崩塌,虛空出現無數的裂痕,縫隙,恐怖無比。

十三座寶瓶統統的爆碎。

更是有五隻寶瓶內隱藏著的邪凰被轟碎。


剩下的八隻邪凰之影也發出兇殘的嘶鳴,猙獰的撲殺六大高手。

「助我殺出去,唐龍耗儘力量了!」

帝神一狂吼。

帝天一等五人瘋狂咆哮,神兵利器瘋狂的舞動,並且各自打出一宗寶物,那可是他們保命的寶物,是具有毀滅性的,更是一次性消耗寶物,用過就徹底消失了,非最後時刻,不會動用的。

轟轟轟……

寶物爆炸,五人狂轟,那八隻邪凰之影再度爆掉六隻,剩下的兩隻卻是瘋狂的撞擊,羽翼轟擊,將帝天一等五人給轟的狂噴鮮血飛了出去。

「吼!」

帝神一則人與刀和,他的千疊帝殺刀武技運轉出來,此番卻是連他本人都顫動旋轉起來,形成了無堅不摧的力量,直接來了次暴擊。

轟!

兩隻已然明滅不定的邪凰當場爆碎,帝神一則如同出膛的炮彈,兇殘的向唐龍轟殺過來。

「你來了。」唐龍已然將射月寶鏡拿在手中了。

帝神一獰聲道:「我絕不相信,你這麼一秒不到的時間能夠恢復到抵抗我的力量,你死定了!」

聲落,人到,神刀斬。

殺! 在帝神一看來,這就是絕殺,唐龍死定了。

在唐龍看來,勝負已定。

他的確耗盡了力量,也的確在這瞬息間恢復了一點,但還遠沒到和帝神一抗衡的地步。

但是,帝神一同樣損耗的厲害,瘋狂大戰真凰寶瓶印,也足足消耗了四五成吧,更何況他還是出其不意的。

射月寶鏡,就是起到最後一殺的效果。

此寶鏡的特點,就是能夠吸收月華力量,隱匿起來,關鍵時刻用來攻擊的。

現在正是時候。


當帝神一舉起神刀斬殺下來的時候,那恢復的一丁點力量也助威射月寶鏡,將裡面蘊藏著的可怕月輝力量一下子爆射出去。

咻!

月輝光束化作絕殺,狠狠的暴擊在帝神一的前胸。

帝神一若是留下一定的心思守護,再留下一定的力量保留,也不至於如此。

無奈,他從自認無敵的驕傲被唐龍打垮,再到被唐龍秒殺擊敗,再到雄心起,要反敗為勝洗刷恥辱,又被擊垮,非要聯手多人一戰,早就讓驕傲的帝神一心裡快要扭曲了,如非半步王者意志,他可能都要發狂了。

看到斬殺唐龍的機會,他可能放棄么?

自然不會。

所以才有了這全無保留的殺戮。

「你坑我!」

帝神一臉色大變,他萬萬沒想到沒有多少力量支持的射月寶鏡竟然還能射出如此恐怖的攻擊。

要知道他可是穿著非常變態的戰衣的。

就這防禦能力來說,若是唐龍恢復的那點力量催動的寶物攻擊威力絕對無法傷害到他的。

現在卻不同了。

這一道月輝光束完全就是必殺一擊。

「坑的就是你,丫的,一群人打我一個,還不讓我坑你,沒天理了。」唐龍兩眼瞪大,盯著帝神一被轟殺。

直到這一刻,他才放開唯我呼吸法,瘋狂的吸收天地精氣,並且取出藥劑吞服下去,快速的恢復力量。

轟!

月輝光束正中帝神一前胸。

嘩!

帝神一的戰衣表面激蕩的防禦力量被徹底的轟掉,那毀滅性的力量雖然沒辦法第一時間轟爆戰衣,這戰衣卻也無力封擋住的,那驚人的震蕩力量透過戰衣,要轟碎他的五臟六腑。

這就是轟殺。

帝神一絕望的閉上眼睛。

他知道自己的五臟六腑絕對難以抵抗的。

嗡!

就在這恐怖的震蕩力量轟到他內髒的時候,一道可怖的帝皇氣息從他的身上再度激蕩出來。

帝命守護!


Related Articles

“有時間得再請教一下駱慕容…….”

“哪怕是爲了搞清楚自己的狀況。” 許退默...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