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融夫人一出現,整個主殿頓時安靜了下來,這裡的人或多或少都知道一些信息,知道祝融夫人不好惹,自然沒人敢在這個節骨眼兒上觸霉頭。

祝融夫人環顧了一下四周,她的目光在燕飛身上稍稍逗留一會兒,原本前兩日他準備找燕飛交談一番的,但想到事已至此,再去追究什麼也顯得沒那個必要的,索性她便對此不問不顧,大有看燕飛自己造化的意思。

「好了!大家都跟我走吧!今日送你們前去傳承之地,至於在其中能得到什麼機緣,那就看你們自己的造化了!」說完這話,祝融夫人便毫不遲疑地朝著外面走去。

眾人相互凝望了一下,接著便朝著祝融夫人緊追了上去。

「我連巔峰戰尊都沒成?難道在這個時候就接受那戰帝傳承?」燕飛微微一頓,心中疑惑不已,他這一次獲得的傳承跟眾人獲得的不一樣,但讓一個戰尊戰修者去接受戰帝傳承,這合適嗎?

此時,可不止燕飛一個人有這樣的想法,像柳雲,他不過才巔峰戰王而已,但他所要接受的卻是中高等聖階傳承,就算柳雲在自負,他也不會妄想著自己能在短時間內從巔峰戰王變成一個高階戰聖。 眾人懷著疑惑緊隨在祝融夫人的身後,在祝融夫人的帶領下,眾人來到了天沙城中的廣場之上,祝融夫人冷眼瞅了瞅自己身後的這些戰修者,接著隨手朝著身前輕輕兩點,頓時,從祝融夫人的手尖上飄飛出兩道絢麗的光芒來。這兩道光芒一出,就如同魚入大海一般暢遊在天際。下一刻,兩道光芒突的一頓,接著在天際上突然顯現出如同水波一樣的波紋來。

眾人驚奇地看著這一幕,祝融夫人也不多言什麼,大手朝著身後一揮,緊接著,眾人只覺得眼前一黑。

待得眾人看清眼前景物之時,他們已經來到了一個陌生之地,這裡迷迷濛蒙,根本看不清遠處的景象。

「都乖乖站著被動,這裡是通往傳承之地的霧地空間!誰要是亂動導致迷失在了這裡,那可就怪不得別人了。」

就在眾人興緻勃勃談論著時,祝融夫人卻是冷不丁道出了這一番話語來,這話一出,眾人頓時變得渾身不自在,一個個戰戰兢兢的樣子,深怕自己一個不小心就迷失在了這霧地空間中一樣。

燕飛雖然不至於害怕什麼霧地空間,但礙於一些原因,倒也是站立著沒動,一時間,眾人都陷入到等待中。

這一等便是好長一段時間,不時有戰修者將目光投遞到祝融夫人的身上,他們真想問問祝融夫人,這究竟要等到什麼時候?只不過至始至終,都沒有一個人敢開這樣的口。

漸漸的,眾人身前的迷霧變得越來越濃,他們甚至連站在最前方的祝融夫人都有種看之不到的感覺,這下可著實讓這些戰修者們驚詫了起來,一個個紛紛議論個不停。

「都吵什麼吵?是不是嫌自己活得不耐煩了?我要是在聽到誰在那裡唧唧歪歪的,直接抹殺!」祝融夫人一個轉身,沖著身後的戰修者們狂吼了兩句,隨著祝融夫人的發飆,百來十人的戰修者隊伍頓時變得鴉雀無聲,任誰也不願意在這個時候去觸犯祝融夫人。

「祝融夫人這是怎麼了?怎麼脾氣變得這麼暴躁?」燕飛盯著不遠處的祝融夫人看著,雖知道祝融夫人不是個善茬兒,可他還沒見過祝融夫人這般蠻橫呢!

就在此時,霧地空間不遠處突然亮起了數道光芒來,緊接著,一個個人影出現在眾人的眼中。

這些人,燕飛都不陌生,如萬鈞、萬慶,還有那毒姣跟血霸等等,每一個來人的身份都不一般,他們都是遠古之域中屬於老怪物一個級別的存在。

「都來了!看來真的是要在這個時候送我們去傳承之地了。」一見這些人,燕飛自然明白,能將幾乎遠古之域中所有大能匯聚在一起,也只有爆發古域之爭跟開啟傳承之地時才能出現了。

「祝融夫人!你倒是來得挺早的嘛,難道是等之不及的想讓某某進入那傳承之地不成?」老遠,一個不善的聲音透著迷霧傳了過來,燕飛身子一顫,總覺得此時有一雙冰冷而又充滿殺意的眸子盯著自己一樣。

「哼!天魔,別你為你變換了聲音我就聽不出是你了。等這一次將他們送入到傳承之地后,老娘定要殺上你的天魔山,看你還敢不敢在我面前囂張!」

祝融夫人這話一出,眾人無不倒吸一口涼氣,天魔山?那可是北域的聖地所在,祝融夫人竟然揚言要殺傷天魔山,這如何不讓人震驚?

興許是聽到祝融夫人這威脅的話語,對面迷霧中沒在傳來任何言語,以祝融夫人的性格,既然都放出了話,那麼她便一定會去執行自己的承諾。

「哎!這下天魔有麻煩了,他惹誰不好偏偏要去惹這個瘋婆子!」


「霸,這一次是個好機會。到時候我們隨祝融夫人一同殺向天魔山!」


聽到毒姣的傳音,血霸冷冷點了點頭。一時間,眾多大佬的心中都各自盤算著,而身藏在遠處的天魔卻是心中怒罵道:「甄慈這個潑婦!老子不就隨便吱個聲,她用得著這樣?不過要想在天魔山欺壓我卻是她想多了,到時候我定要讓這個潑婦知道我的厲害。」

天魔的臉上顯現出一抹狠戾來,天魔山被稱之為北域聖地自然有著它的獨到之處,祝融夫人要想在天魔山上打壓打壓天魔可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

「諸位今天到此不會是為了爭鬥而來的吧?」這時,金辰的聲音傳了出來。

聽到金辰如此說,頓時有幾個老怪物也跟著吆喝了起來。

「老鯊魚說的不錯,我等還是先將這些小輩送到傳承之地為好,到時候隨便你們鬧騰。」

「對!先送他們進入傳承之地。」

隨著一道接著一道吆喝聲傳來,此地再無任何誹議之聲,這一次要進入傳承之地的可不止是西、南兩域的戰修者,雖然三域聯軍在古域之爭中最後落敗,但也有不少戰修者獲得了不少靈魂印記,他們自然也有資格進入傳承之地,這樣的機會可是千年難遇。誰要要是敢在這個時間節骨點上拉稀擺帶,那就是跟整個遠古之域中的戰修者過不去。

接下來,眾多老怪物分別朝著不同的方位飛去,接著在眾人的眼目中,一個個散發著各色光芒的圓柱體紛紛顯現出來。這些流管異彩的光柱分列在不同的位置,但仔細分辨便能發現,他們不是隨意存在,而是依著某種規律排布著。

待得數十道光柱閃亮起來后,各個光柱之中分別激射出一道色彩斑斕的力量,這些力量急速朝著迷霧空間天頂匯聚而去,一時間,整個霧地空間仿似披上了一件多彩的霞衣一般。

沒過一會兒,一股祥和的力量從天際散發下來,直直將所有來進行傳承的戰修者籠罩在了其中,下一刻,燕飛等人紛紛不受控制地朝著天際飛升而去。

與此同時,每一個人的腦海中都響起了一個甚至是數個召喚之聲,這召喚之聲讓人不容拒絕,他們一個個顯得迫不急待,但又無法掌控自己的身體。 緊接著,一個個戰修者紛紛升空,只消一會兒時間,燕飛等人便盡數消失在了霧地空間。待得眾多傳承者盡數消失后,祝融夫人等人也一一從霧地空間中退了出去。

「甄慈!你難道真的準備要殺上天魔山不成?」剛從霧地空間中退出來,金辰便湊到祝融夫人的跟前問道。

祝融夫人白了金辰一眼,他們兩人相識已久,金辰也深知祝融夫人的脾性,這一問倒是顯得有些愚蠢了。

此時,金辰跟祝融夫人以及西域另外一個大佬級的存在萬慶都出現在了天沙城的廣場之上。

中年男子萬慶瞅了瞅金辰又看了看祝融夫人,起初時他的神色還顯得有些猶豫不定,但下一刻,他的目光變得堅定起來,沖著祝融夫人說道:「這一次天魔山之行,算上我萬慶一個!到時候地魔交給我,這傢伙與我有著一些仇怨,正好藉此機會了結了。」

聽到萬慶這話,金辰神色一凝,滿臉的詫異,萬慶雖然跟他們乃是同一級別的存在,但為人卻著實低調不已,這一次竟然主動要求要跟祝融夫人一同殺上北域聖地天魔山,這可讓金辰震驚不已。

祝融夫人冷眼看了看萬慶,接著冷漠地點了點頭,「三日之後啟程!」

說完,祝融夫人身子一動,便消失不見了蹤影。

待得祝融夫人走後,金辰凝望著萬慶笑說道:「萬兄?據我所知,你跟北域的地魔似乎並無什麼仇怨啊?」

萬慶聞此,輕聲咳嗽了兩下,裝出一副高深的樣子,「老鯊魚!我跟地魔之間的仇怨由來已久,但卻很少在別人面前提及,你不知道也並不為奇!況且這一次那毒姣跟血霸兩人斷然也不會錯過這個機會的,天魔山雖厲害,但有我們四個出手,倒也不足為慮。好了,我還得回去好好準備一番,告辭!」

說完這話,萬慶也匆匆離去,金辰饒有意味笑了笑,心中暗嘆道:「萬慶這個老傢伙看來也是看上了天魔山的魔山之核了,那魔山之核要是如此簡單就能被你取到的話,天魔跟地魔兩個傢伙也不會久居在那裡了。」

說著金辰搖頭苦笑了笑,下一刻,他閑庭信步地朝著遠處走去。

再說燕飛等人,在被那無形的力量牽引之後,他們去到了另外一個陌生的空間之中,要說之前霧地空間乃是迷迷霧霧,那麼此時他們所身處的地方便可用伸手不見五指來形容。除了之前包裹著眾人的光芒致使他還能勉強分辨出眾人的位置外,便再無其他方法可以辨認了。

「這裡就是傳承之地?為什麼在這個空間中神識擴散不出?就連自己身體也不聽自己指揮,只會在這猶如星空一般的橫流中飄動?」

燕飛緊緊皺著眉頭,之前他還能瞅見唐嫣等人所在的光圈位置,可現在,他的周圍再也沒有任何一道光束,整個就一漆黑的空間,只有他自己的身體表面還散發著若有似無的光芒。

「到我這裡來!來!來我這裡!」

一個古老的聲音在燕飛的腦海中再次響徹起來,這個聲音燕飛並不陌生,早在光束籠罩眾人的時候,他的腦海中便一直回蕩著這個古老的聲音,現在只不過是聽得更加明顯一點罷了。

此刻,燕飛只覺得自己的腦海中像是突然多出了一點什麼,緊接著,一個全身籠罩在光電之中的模糊身影出現在了燕飛的腦海中。

「哈哈!不錯,不錯!九行兼修的戰修者,不易啊不易!我光電戰帝的傳承落入到你小子的手中,倒也不至於沒落!」

聽到這話,燕飛頓時一驚,凝眸一看,燕飛才震驚地發覺自己此時竟然置身在一片電光之中,周遭全是一圈圈紫中透亮的電光。這可把燕飛給嚇壞了,他只記得似乎自己稍稍恍惚了一下,然後就進入到了這樣一個奇妙的場景中。

「小傢伙!別害怕,我不會傷害我的傳承者的,先自我介紹一下,吾名光電戰帝。留在你腦海中的,只是我的一絲殘餘神識,待得你獲得了我的傳承,它也將會永遠消失。而我,也將真正的隕落。」

腦海中,那個全身泛著光電的身影,在這一刻似乎顫抖了兩下,他稍稍頓了頓,接著繼續說道:「當年那一場大戰,實在是太嚇人了。小子,記住我給你的一句忠告,對於戰修界,永遠都要懷有敬畏之心!」

聽到光電身影如此話語,燕飛微微一愣,就在剛剛,他似乎是接觸到了什麼隱秘的東西,讓燕飛感到震驚的,這自詡為光電戰帝的傢伙,竟然會用「嚇人」這樣的字眼來形容一場戰鬥,天下間有什麼戰鬥能驚嚇住戰帝強者?這個答案想想也不難猜測到。另外,這光電戰帝留下的神識竟然會專程提醒自己,對於戰修界要懷有敬畏之心,這其中也包含了什麼深層次的意思?

燕飛越想越糊塗,還不待他繼續思索下去,其身子猛地一顫,接著一股外力直朝著燕飛的身子中沖了進來。

燕飛整個人在這一刻只覺得的身子一麻,便再也沒有其他感覺了。遠遠望去,可見一道道閃電般的光芒不時鑽入到燕飛的身子中。

「肉體太弱,神識強度很不錯!不過就這個條件想要接受我光電戰帝的傳承,恐怕有所不夠!沒辦法了,只有將留下傳承之晶,讓你以後自行傳承了!」

光電殘影無奈嘆了嘆氣,接著那些遊離在燕飛身邊的電光之力紛紛開始匯聚起來。而燕飛依舊處於呆麻之中,這一刻,他只感覺到自己的意識似乎都快要被麻痹了一樣。

燕飛不知道,此時那些盤繞在他身子周圍的光電之力,經過這麼一小會兒的時間已經完完全全壓縮在了一起,一塊淡紫色的三角晶石出現在了燕飛跟前。

漸漸的,燕飛身體慢慢恢復了回來,那酸麻之感也隨之消失。

當看見漂浮在自己身前的淡紫色三角晶石后,燕飛震驚了。

「傳承之晶!」燕飛一眼就認出了紫色三角晶石,一開始他還擔心以自己現如今的修為實在是很難接受一個戰帝強者的傳承,事實上,燕飛的猜測並無不錯。錯就錯在誰都未曾料到,一個戰尊戰修者竟然能在古域之爭中獲得戰帝強者的傳承,這本就是的一件近乎不可能發生的事情,但現在卻是確確實實發生了。

下一刻,燕飛的身影突然出現在了漆黑的空間中,這一刻,那原本繚繞在他身上的牽引之力已然消失不見了蹤影。而燕飛驚奇地發現,自己此時不僅能隨意控制自己的身體,甚至於連空間器物都能隨心所欲地打開。

沒想太多,燕飛隨手一招,接著便將得自於光電戰帝的傳承之晶攝入到了萬骷項鏈中。

「難道這戰帝傳承如此簡單就結束了?那電光戰帝除了留下傳承之晶外,便再無其他東西留下?」

燕飛悶聲自問了兩句,從電光戰帝那裡,他只得到了一塊傳承之晶,至於其他什麼的,卻是一樣都沒落得。

「這電光戰帝不會是個的窮光蛋吧?要真是如此,那我可就虧大發了。」

就在這時,燕飛心神沉入到了自己的體內,這一看,燕飛錯愕了。

「什麼?這?」燕飛只覺得自己這一刻似乎是遇到了什麼靈異的事情一樣,滿臉的不可思議,只見此時他體內的戰氣閣中,電屬性的戰氣已然盡數流體化,這可大大出乎燕飛預料。早在進入傳承之地前,他體內的電屬性戰氣還顯得不慍不火,可這才多久時間?給他的感覺,他似乎才剛剛進入傳承之地,然後遇見了光電戰帝,緊接著,他體內電屬性戰氣便盡數流體化了。

這一切來得實在是太突然了,哪怕是燕飛都有種接受不了的感覺。

「五行為基,風雨雷電作天,九行之氣,演變不止,流轉不息!」

此時,燕飛體內的戰氣閣已然來了一次徹底的改頭換面,之前戰氣閣還分為九層,但此時,已經沒有如此劃分了,整個戰氣閣融會貫通,以九化一,以繁化簡。

在戰氣閣上方,風雨雷電四種戰氣所形成的流體飄動著,不時還會摩擦出一些電光花火來。而在戰氣閣的下方,則是一個流轉不息的五行循環。


燕飛愣愣地看著自己體內戰氣閣的變化,他也沒想到自己的戰氣閣會發生如此變化,從光電戰帝所留下的殘影那裡,他得知的很少,而要繼承光電戰帝的傳承燕飛需要更強大的實力。

「我有我自己的路要走,哪怕是戰帝強者的傳承,對於我來說,也只有借鑒的作用!我之戰修,乃是獨屬之道,只能靠我自己慢慢摸索。」

燕飛並沒有被光電戰帝的傳承所吸引,相反,他清楚的知道自己要的是什麼。

此時燕飛飄飛在無盡的黑色空間中,不知為何,在面對身前身後那無數的未知時,他一點也不慌亂。突然,燕飛瞅見不遠處閃現出一片白光來,沒有絲毫猶豫,燕飛便一股腦兒地朝著白光衝擊而去,待得他一頭扎進白光之中,其整個人突然出現在了天沙城的廣場之上,這一切,如夢如幻,曉是燕飛也覺得剛剛所發生的一切實在是太過於玄妙。 突然從那虛無飄渺之地中出來,燕飛錯愕了好一會兒,難道傳承就這樣結束了?就在燕飛疑惑之時,其身後突然閃現出數道身影來,正是唐嫣等人。

「阿飛?你也接受完傳承了?」唐嫣興奮地衝到燕飛跟前,這一次他們幾人可都是滿載而歸,有了傳承在手,他們並不擔心自己將來會遇到什麼修鍊瓶頸。

燕飛點了點頭,目光在唐嫣等人的身上遊離了一遍,他能看得出來,眾人的眼眸中都充滿了一絲異樣的神色,看來這一次傳承之地之行,大家的收穫可都不小。

「既然大家都出來了,那我們便去見見祝融夫人吧!」燕飛朝著身後眾人吩咐了一聲,接著便率先朝著天沙城的主殿走去,他能感覺到,祝融夫人此時已經在那裡等他了。現如今,他體內九種屬性的戰氣都已經達到了流體化,他也做到在十年之內達到巔峰戰尊的承諾,想必現在祝融夫人應該不會在反對他離開遠古之域了。

眾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滿臉激動之色,但腳下卻是絲毫不做停留地朝著燕飛追了上去。

「小白、小青?你們得到的是什麼傳承?」柳雲一邊走還不忘打探一二。他這一問,頓時惹來了蠻青跟白槿兩人的白眼。

「嘿嘿!小雲子,你真的想知道?」白槿一副壞笑的模樣凝望著柳雲,柳雲見此,頓時偃旗息鼓下來,不過其心中則是暗自嘀咕道:「哼!讓你在神氣一段日子,這一次我柳雲竟然得到了聖階高等傳承,等我將來實力超過你了,看我不把你的屁股打開花!」

眾人就這般談笑朝著天沙城的主殿走去,但一路上卻是沒有一個人透露自己在傳承之地的事情,大家對此似乎也心知肚明,在柳雲吃了閉門羹之後便無人提及。

轉眼間,眾人隨著燕飛來到了天沙城的主殿中,此時主殿內,祝融夫人跟金辰兩人端坐在兩邊,一見燕飛等人的到來,金辰立馬熱絡地迎了上來,倒是祝融夫人依舊一副冷若冰霜的樣子。

「小子!這一次怕是收穫不小吧?」金辰饒有意味地瞅了瞅燕飛,接著將目光看向了燕飛身旁的金小木。

「略有所獲而已!」燕飛倒是挺謙虛,不過這話從他這個得到戰帝傳承的人口中說出來,怎麼都覺得味道便了不少。

金小木一見金辰,頓時臉都笑開了花,「爺爺!我這一次得到了…」還不待金小木把話說完,金辰的一隻大手便捂在了他的口上。

金辰傻傻一笑,看了看燕飛等人,接著也不顧其他人的感想,拉著金小木走到了一旁,接著大手一揮,頓時一道壁障便將其跟金小木包裹了住。眾人見此無不詫異震驚,隨手之間金辰便能不布置出如此結界來,那他的實力究竟得有多強啊?

此時金小木跟金辰這爺孫兩盡情地在隔音結界中暢所欲談著,從金辰那略顯得誇張的神色便能判斷出,這一次金小木在傳承之地中怕也是收穫不小。

燕飛對此倒是沒多在意,目光朝著祝融夫人望去,他未開口,祝融夫人卻是率先問道:「準備回去了?」

燕飛點了點頭,說道:「此次離開戰神大陸已經有七個年頭了,我必須得回到戰神大陸,那裡,還有很多事情等著我去做!」燕飛說的很堅定,他可深怕祝融夫人這個怪脾氣一時興起下將自己給留下來。

聽到燕飛這話,祝融夫人淡淡一笑,「小子!你這時間觀念可是不怎麼樣啊!距離你們來到遠古之域到現在已經過去了八年時間,你莫不是忘掉了在傳承之地中的一年時間了?」

祝融夫人此話一出,不僅是燕飛,就連其身旁的唐嫣等人也都震驚了住。

「什麼?一年?我怎麼感覺就是片刻間的事情?」

「對啊!我清楚地記得進入傳承之地后,我只是略微昏沉了一會兒,怎麼一出來就過去一年時間了?」

此時眾人無不感嘆驚訝,燕飛與他們一樣,還以為進入那傳承之地只花費了他一小會兒時間呢!


「哼!你們這些小傢伙真是天真的可怕!聖階、帝階的傳承豈是須臾之間能夠完成的?你們處在那個時間維度下,自然覺得慢了,可外界實際上已經過去了一年多了。」

正在這時,不遠處的金辰撤去了隔音結界,帶著一副可笑的神色瞅了瞅眾人。

「好了,現在討論這些也什麼用。說吧,你準備什麼時候動身?」祝融夫人凝望著燕飛鄭重地問道,她很清楚,唐嫣等人要回去戰神大陸很容易,因為他們的手中擁有安蒼給予聖天令,這聖天令中被設置下了一道牽引法咒,要引動聖天令穿梭時空,必須得有破帝金甲的力量注入才行!

燕飛稍稍想了想,接著回答道:「甄前輩,三日之後,我會啟動聖天令,跟我的夥伴們一起返回戰神大陸!」在燕飛身上也有著聖天令,至於破帝金甲碎片對於他來說更是唾手可得,現如今胤古等人手中的破帝金甲碎片可都還是他給的呢!

祝融夫人點了點頭,對於燕飛的離開,她早就有所預料。況且現在燕飛也達到了十年內成就巔峰戰尊的承諾,她倒是不好在開口挽留什麼。

「小子!我當初答應過你,你要十年內能完全吸收掉我給你的靈源丹,我便答應讓冰幽與你一道回戰神大陸!我相信有冰幽與你一道,在戰神大陸上你應該能橫著走了吧?」說到這裡,祝融夫人罕見地笑了笑,就在她這話一出口后,主殿後的偏殿中走出一蒼老之人,正是冰幽祖火幻化而成的人影。

燕飛朝著冰幽祖火看了看,有冰幽祖火的幫助,他要找魂族跟魔族的麻煩那就變得簡單不少了,大不了直接施展融合火蓮之威,一把火直接滅了這兩族的根基,這就是燕飛此時的心態。

冰幽祖火感覺到了燕飛那灼熱的目光,對著其稍稍點了點頭。 「燕小子!你可不要認為你能輕易將冰幽祖火從遠古之域帶出去,這可是需要我跟老鯊魚花費大力氣才能做到的。」祝融夫人鄙夷地看了看燕飛,燕飛這傢伙,此時正一臉諂媚地望著冰幽祖火,就連祝融夫人都有些看不下去了。

燕飛聞此,趕緊收斂好自己的神態,接著朝祝融夫人跟金辰兩人微微躬了躬身。

「兩位前輩得的大恩,小子絕對不會遺忘。」

「呵呵!阿飛,我幫你可不是圖你的報恩,我是有條件的,三日之後我會跟祝融夫人一同施法送你們回戰神大陸,但我又一個要求。」金辰微微眯了眯眼,瞅了瞅身旁的金小木。

燕飛一見此,自然就猜測出了金辰的想法,「金前輩莫不是要將小木也送到戰神大陸之上不成?」

金辰聞此,點了點頭,笑道:「哈哈!看來你小子還是挺聰明的嘛。沒錯,這一次我會將小木也一塊兒送到戰神大陸上。所以這一路之上就得麻煩你好好照顧一下小木這小子了。在戰神大陸上,他人生地不熟的,可別讓其他人欺負了他!」

說到這裡,金辰那充滿褶皺的大手在金小木的腦袋上輕輕撫摸了幾下。

「金前輩!你放心吧,我會照顧好小木的。」說到這裡,燕飛突然想起了一件事。心念一動,燕飛將燕一從萬骷項鏈中攝了出來。

「甄前輩、金前輩!一哥與我乃是同族之人,你們能不能順帶也將他送出去?」燕飛帶著一副懇求地語氣問道。

「恩?」祝融夫人跟金辰在見到燕一后,紛紛皺起了眉頭,以他們兩人的手段,倒不是不能多送一個燕一出去。

「還好只是一個一星戰聖,放心吧!燕小子,這壯漢到時候一併與你們離開遠古之域!」祝融夫人沉思了小會兒后,便爽朗地答應了下來。

燕飛見此,頓時激動不已。他雖然有聖天令在手,但冰幽祖火、金小木以及燕一可沒有,這三個傢伙可都是遠古之域土生土長的,要把他們弄到戰神大陸上可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現在好了,有祝融夫人跟金辰這兩個大能之輩將此事給攬了下來,燕飛倒也不用擔心太多。

眼見燕飛將離開之事安排得差不多了,劍五卻是顯得憂心忡忡起來,他本想著開口懇求懇求祝融夫人也將他送到戰神大陸上去,可燕飛卻是率先一步弄出了一個燕一。



Related Articles

宋晴洛也說不好當時是什麼心情,只是覺得看到他們在一起有點生氣。

席子皓看著宋晴洛笑了笑,捻滅手裡的煙蒂,...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