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瑤眼神興奮,有異彩閃動,這個師父年輕俊美,剛毅霸氣,如君王一般震懾群強,

葉辰不語,看著無比落寞的鐵鋒轉身離去,他的背影不再挺拔,甚至有些佝僂,像是在這一刻步入了風燭殘年,即將垂垂老去,

他知道,從今日起,人們再也見不到鐵鋒這個人,他會消失在人們的視線中,

葉辰自星空中邁步而下,準備回到城池中,

這時候,城池內的某座宮殿中有滔天的氣息散發出來,

這股氣息席捲十方,滔天的道力如大海的波浪般翻滾,威勢驚天動地,

「轟,」

那宮殿中衝出數人,前方一名老者鬚髮潔白,渾身聖光繚繞,在其背後有一柄鋥亮的長矛懸浮,矛尖向天吞吐道則之光,洞穿了星空,

後方跟著幾人,個個氣息強大,全都散發出聖威,

「藏家來人了,竟然出動了數名聖者,連太上長老都來了,」

人們驚呼,感受到了那股自藏家家族族地傳來的聖威,其中一股聖威太恐怖了,相距遙遠也讓人有種無法呼吸的感覺,像是有一座聖山即將碾壓而至,

「師父,」

碧瑤在下方驚呼,藏家勢大,他已聽人們說起,現在好幾道恐怖的氣息籠罩而來,顯然是有非常強的人來了,她擔心葉辰會有危險,

葉辰向著碧瑤等人輕輕搖頭,讓他們不用擔心,自出手的那一刻起,葉辰就知道今日的事情不可善了,必定會有一場風暴,

「轟,」

十方空間皆顫,那個鬚髮皆白的藏家太上長老來了,眸光如天刀一般逼視葉辰,雖然與葉辰相距起碼有千里的距離,但是那目光卻穿透了虛空,錚錚鳴響,真的像是天劍在顫鳴,殺向葉辰,

葉辰無懼,眸光平靜,立身在高空中,白衣如雪,寶體無暇,渾身金光流轉,將兩道洞穿而來的目光崩滅,

「年輕人,你鋒芒太露,且在這城池中公然殺害我藏家的人,這是沒有將我藏家放在眼中,你應該知道此城中是禁斗的,你如此行事是無視天關血路的規則嗎,我藏家今日要為血路正法,必定要鎮壓你,」

那老者冷聲道,濃厚的聖威瀰漫,讓他所在的那一方空間全都崩滅,時空都紊亂了,他的白髮無風自動,每一根髮絲犀利如劍芒,其上有道痕在閃爍,懾人無比,

人們全都緊張了起來,當初蒼天戰血與藏家的人對上,藏家也出現了一名太上長老想要鎮殺他,可是蒼天戰血了得,以初位聖者境界戰藏家的中位聖者,最後雖然渾身鮮血淋淋,可硬是打出一條路來,成功遁去,言稱再回來之時,必定屠掉藏家上下,一個不留,

而今,這個白衣男子又是這般,而且似乎比蒼天戰血還要強勢,

「血路規則,當由執法者來執行,你們只是這城中的一個家族,有什麼資格正法,若想要以勢壓人的話,葉某無懼,靜等你們出手,統統鎮壓便是,」

葉辰這般說道,單手背負在身後,面對藏家的一名中位聖者與三名下位聖者怡然不懼,濃密的髮絲在披散在腦後,提拔的身軀屹立在高空中,像是一座亘古不移的聖岳,厚重凌厲而霸道,有君臨天下的氣勢,無敵的信念傳遞到每個人的心間,

「你無視血路規則,還敢口出狂言,你說我藏家以勢壓人,嘿,即便是以勢壓你又如何,來到這裡你就該守本分,這般鋒芒畢露,必定夭折,我看這血路後面的關城你也不用去闖了,從此留在我藏家做一名戰奴,也不會辱沒了你,」

藏家中一名下位聖者說道,顯得很強勢,無所忌憚,直言以勢壓人又如何,在這天關第一城,藏家獨大,關主不出現,誰也奈何不得他們,

「要葉某做你藏家的戰奴,」

葉辰笑了,平靜的眸光在這一刻變得冰冷起來,流著混沌仙血的人豈能受到這種羞辱,當年面對聖皇傳承、幽羅殿、古帝世家等都是刀里來,劍里去,不曾有半分妥協,莫說這個藏家了,他們再強能比過聖皇傳承嗎,想要讓他做戰奴,簡直就是笑話,

「要是葉某不答應呢,」

葉辰淡淡地說道,

「不答應,不答應也得答應,由不得你,鎮壓你之後奴役你的元神,你自然會就範,那時候你只是聽從命令的戰奴,行屍走肉,」

藏家的中位聖者冷笑,眸光很殘酷,他身為中位聖者,比葉辰足足高出一個境界,且自認戰力強大,要鎮壓一個低境界的修者豈不是很容易的事情,

藏家的中位聖者有這等信心,修為到了這個境界,每一個小境界之間的差距是巨大的,遠非聖境之前的境界差距可比,越是修鍊到後面,境界之間的差距就會越大,

幾年前有個蒼天戰血與他對戰,最後雖然逃走了,但那可是蒼天戰血,自古就是無敵的體質,他覺得眼前這個年輕人雖然是強大的古血體質,可是如何比蒼天戰血相比,

「哈哈哈,」

葉辰笑了,自從經歷過天斷峰一戰,有一種殤與恨銘刻在心中,自無間深淵蘇醒后,他大殺幾大勢力,后來就將這種恨壓制在心底,踏上血路,一向都保持低調,可是這一刻他的那種暴戾之氣被點燃,

「就憑你也敢在葉某面前口出狂言,如若十招之內不能取你頭顱,葉某當著天關第一城所有修者的面自刎,」

葉辰黑髮蓬飛,眼中殺意熾烈,這一刻他變得強勢而囂狂,說出來的話讓所有人都震驚,

人們覺得這個白衣男子太過狂妄了,藏家的那個老者可是中位聖者,他要在十招內逆殺,這簡直就是天方夜譚,難道他自認比蒼天戰血還要逆天嗎,

雖然很多人覺得葉辰太囂狂了,但是盤龍與碧瑤等人卻很激動,他們被葉辰的豪氣與霸道所感染,有這樣的師父是畢生的驕傲,

「狂妄小兒,本座成聖時,你不知道還在哪裡,既然如此自大,莫說十招,就是給你一千招你也動不了本座分毫,受死,」

藏家的中位聖者出手了,大手遮天,轟隆隆鎮壓下來,那隻手掌化為了聖光璀璨的山嶽,當空壓來,將一方天空都壓得崩滅,聖威波動而下,若非有陣紋擋住,城池下方都會化為灰飛,

「轟,」

如此同時,其餘三名聖者也出手了,他們並未攻向葉辰,而是殺向紫金龍麟等人,

「八臂,龍麟,你們護好盤龍與碧瑤,要是有任何閃失,拿你們是問,」

葉辰大聲道,而後邁步而上,迎向那隻化為聖山鎮壓而下的巨大手掌, 大戰爆發,人們全都盯著虛空中,目光都被葉辰與藏家那個中位聖者所吸引,沒有人去注意八臂惡龍以及紫金龍麟與其他三位聖者的戰鬥,

那化為聖岳般的大手從天鎮壓下來,其上道痕萬千,根根如刀,割裂天地,崩亂時空,當真是犀利無比,中位聖者的戰力十分恐怖,

人們看到葉辰邁步迎了上去,那般的雲淡風雲,勝似閑庭信步,無視那隻鎮壓而下的手掌,掄起拳頭直接砸了過去,

璀璨的金光透射十方,那隻拳頭太過耀眼了,壓蓋了星辰的光輝,無敵的氣勢與霸絕的氣息籠罩乾坤六合,

整片天空都失去了顏色,在人們的眼中,彷彿一切都不存在,被無敵拳意所感染,似乎天空中只剩下了那一隻金色的拳頭,要崩碎乾坤,打破永恆,成為唯一,

「轟,」

拳頭與手掌相擊,同盡的餘力炸開,淹沒了大片的星空,波動方圓數萬里,這等威勢太過駭人,一些相距較近的小星辰直接四分五裂,化為宇宙中的隕石,

道痕交織,一縷縷在星空中閃爍,殺伐犀利,人們身在城池中都感覺像是有刀在割裂肌體,可以想到在若是立身在那片戰場中將會是何等恐怖,

鮮血在飛灑,染紅了星空,殷紅的血讓人們心中巨震,

修者們看到那隻手掌上血光迸先,手掌中央出現一個血淋淋的大洞,被那隻金色的拳頭打穿,

藏家的中位聖者怪叫一聲,驟然收回了手,一臉震驚地看著葉辰,顯然不敢相信對方竟然能將他的手掌打穿,

「好強的肉身力量,看來你的血液對我藏家有大用處,可以提煉本源,煉製出寶液來,」

藏家中位聖者眼眸熾熱,他運轉道力,修復手掌上的傷勢,雙手一展,滿天的道痕在閃爍,化為一柄柄犀利的天刀洞穿而去,殺向葉辰,

知道葉辰的肉身恐怖,初初交手吃了暗虧,他不再以肉身對戰,要以神通秘術來鎮壓,

葉辰眸光如電,看著千萬的天刀殺來,他緩緩伸出了手掌,掌中世界顯化,其中有混沌光、金光、仙光在閃爍,一縷縷散發出無敵之意的道痕自手掌中垂落下去,化為了一條條瀑布,如神河傾斜,

他的手掌化為無盡大,遮掩了整片星空,掌中世界無邊無垠,其中浮現出一個巨大的漩渦,彷彿可以吞噬整片天地,


那漩渦瘋狂轉動,恐怖的吸力將所有殺來的天刀全都吸了進去,萬千的道痕所化的天刀在葉辰的手掌中錚鳴,想要掙脫出來,可是任憑它們如何錚動無法衝出,

「嘣,」

一道清脆的聲音傳出,讓每個人都聽得清清楚楚,人們看到葉辰的手掌握攏,那些天刀不斷崩碎,光雨飛灑,道痕亂射,頃刻間被磨滅了個乾淨,

從出手到現在,葉辰都那般雲淡風輕,根本不像是在與一個強者對戰,隨意出手,崩滅一切的神通秘術,

他的身影在那些修者的眼中變得高大起來,越發的不可超越了,就像是一道阻擋在前的天塹,

「你到底是誰,」

這一刻藏家的中位聖者也驚住了,肉身不敵,連神通秘術也奈何不了眼前的白衣青年,

「長生大陸,葉辰,」

葉辰淡淡地說道,眸子中儘是冷漠,藏家欺人太甚,今日勢必要讓其付出代價,

「葉辰…這個名字好像很熟悉,許多年前曾經聽人說起過,」

城池中有人發出呢喃聲,

「我知道了,」有人大叫起來,一臉不可思議,道:「我想起來了,曾經有長生大陸的年輕修者來到第一城,說起了混沌體,他是混沌體,」

「什麼,」

這一刻,藏家的中位聖者巨震,混沌體這種體質太過恐怖,絕對不會比蒼天戰血與斗戰聖血若,號稱亘古無敵體質,

「難怪你肉身如此強大,秘術也了得,原來是混沌體,你的血液太寶貴了,」

藏家的中位聖者震驚過後眸光更加的熾熱了,若是能抽取混沌血液,將其精華提煉出來,再也秘法煉製,必定能成寶貴的聖液,

他們藏家有兩大年輕至尊,早已在血路前方稱雄,不過血路上強者眾多,藏家年輕至尊雖強,卻也不能力壓其他的那些至尊,若是有了混沌血液提煉的精華,那麼他們的年輕至尊必定會得到大蛻變,到時候橫掃血路無敵手,一路凱歌,達到終極天關,成就無上之道,

「你們過來,一起合力鎮壓此人,絕不能讓他逃脫,」

藏家的中位聖者大喊,讓其與三名下位聖者放棄紫金龍麟等人,合力鎮壓葉辰,

三個下位聖者立刻沖了過來,將葉辰圍困,

八臂惡龍身上已經染血,紫金龍麟還好些,沒有什麼傷勢,畢竟對方高出一個境界,且他們還要保護盤龍與碧瑤,

「想要葉某的混沌血液,你們藏家若只有這點實力恐怕還辦不到,」

葉辰冷漠地說道,那目光不像是在看四個聖者,而是在看四隻強壯的螞蟻,充滿了漠視,

「四極大陣,」

藏家中位聖者大喝,其餘三個下位聖者立刻調整方位,以天地四極的方向站定,渾身道痕閃爍,打出無數古老的字篆,密密麻麻烙印在虛空中,

「四極封印,逆天絕殺,」

四個聖者同時大喝,葉辰立身在被他們圍困的空間中,感受到這片空間中有詭異的力量在流動,無形中彷彿有一隻只手抓住了他的四肢,要禁錮他的行動,

這四極大陣果然詭異,若是換做其他人怕是要吃大虧,

「殺,」

中位聖者大喝,殺意沖霄,背後懸浮的長矛哧的一聲沖霄而起,然後嗡的一聲殺向葉辰,整個矛身都化為一道熾盛的光,超越了時間,快得不可思議,

「轟,」

其餘三位聖者同時出手,每個人運轉一身的道力與血氣,於手掌中出現一個濃縮的道則光球,其中全都是壓縮的道力,恐怖犀利,狠狠拍向葉辰,

「師父,」

盤龍與碧瑤大喊,他們被嚇住了,看到葉辰一動不動,四方的攻擊太過犀利,全都向著他殺去,

「轟,,」

一道驚天動地的聲音自葉辰的體內爆發出來,混沌血液在奔騰,他像是一個發光的太陽,又像是一尊絕世的戰神,彷彿體內有一頭開天闢地時誕生的荒獸復甦了,那股恐怖的氣息鋪天蓋地,

葉辰眸光冷冽,四肢一震,

「轟,」

混沌氣與黃金血氣淹沒乾坤六合,崩壞了萬里的虛空,一切都不服存在,生生將四極大陣給震破,

他伸手橫抓,一把將三個道則濃縮的光球拘在手中,直接捏爆,讓人心驚肉跳,

然後一隻金色的拳頭貫穿長空,嘣的一聲擊在殺來的長矛上,

「叮,」


那柄長矛巨顫,然後直接倒飛出去,

葉辰踏步,極速展開,腳下道痕流轉,超越了時間的速度,兩步就追上了被震飛的長矛,一把將其抓在手中,鏘的一聲直接折成兩段,

所有人都呆住了,這得什麼樣的力量,一把將中位聖者的聖兵折斷,像是在折一截乾枯的樹枝一般,這簡直就是駭人聽聞,

「噗,」

葉辰返身,不再被動化解攻擊,殺心大起,太虛步擁有極速,一步就來一名下位聖者的身前,掌刀劈出金色的刀芒,血光迸先,那個聖者被力劈,


鮮血飈飛很遠,染透了星空,那下位聖者雙眼圓瞪,到死都不敢相信自己會被人這般劈成兩半,

「砰,」

他的身體炸開,兩半邊身體飛出很遠,血霧蓬飛,

其餘的兩個下位聖者驚恐,快速飛退,想要遠離葉辰,

可是,他們身形剛動,只見眼前人影一閃,那白衣男子已經來到他們的前邊,

「噗,」

葉辰抓住一名下位聖者的雙肩,雙手往兩邊一拉,血光飛濺中,直接將其活活撕裂了,

這等殘酷而直接的手段,讓人們全都發寒,通體冰冷,似乎連血液都要被凍僵了,

瞬間接連格殺兩名下位聖者,這實在是讓人們不敢相信,如墜夢境,是聖者太弱了么,

「哧,」

一抹熾盛的光殺來,就在葉辰想要擊殺最後一名下位聖者的時候,那中位聖者出手了,自葉辰的背後殺來,

他整個人與那一束光合一,凝聚了一身的道力與血氣,發出最為強絕的一擊,這是將所有的手段都融合,要一擊分勝負,

「轟,」


Related Articles

兩道掌力相撞處,強大勁力化作灰色氣浪,雷動的掌力與金獅婆婆的掌力,在空中炸響。

雷動只感覺自己的右掌,如被砸成肉泥般生疼...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