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修恭恭敬敬語罷而去。那大光明神起立下了雲床,在其大光明神火成就之火蓮上行過來行過去。

「怎得有一絲不安呢?」

其皺眉的些許時候,忽然道:

「來呀,往去請了主神史惑來吾處議事。」

「是!」

那主神史惑直到第二日早起才到。其對了大光明神道:

「父神吾主召見,卻然正是惑修丹之極妙處,無奈何唯有待其罷了才來,往吾主恕罪。」

「哪裡!汝亦是入得主神之列,何來恕罪之說呢?真正不敢當。呵呵呵……」

「惑,吾與汝等主神或者有了大危難呢。」

「嗯?」

「乃是瀆神者其修!」

「父神吾主過慮也。其修又非是三頭六臂,何以與吾等三界之眾相抗?」

「非是其人厲害,乃是其瀆神得享萬古之瀆神者亡歿后流散天地之戾氣,吾等神、聖法能無奈其何!」

「其不過區區一人爾,縱有逆轉天地陰陽之能,以父神之能領銜,兼之吾等主神之眾,何懼?」

「話不是這般說!凡事皆應小心為上!吾雖歷萬古歲月,從首次得遇瀆神者,與其相善,以為友朋,後設計吞吶其魂魄瀆神之力,得以悟通天地道則,神通突出三界,無奈何神魂兩分,其一修得聖位,其一修得如今父神之尊,此皆不過僥倖爾!如今此天地往來無數瀆神者亡歿之戾氣所鑄成此瀆神者,其神通已然不在吾之下了,然吾亦是神能溢滿,不敢再貪!汝可以與相好大神等聯合獵殺之,吞噬其魂魄則有新生代之父神!只是汝等得需小心行事。」

「父神吾主,此注意好生不錯!然恐某不敢獨往!」

那史惑冷冷道。

「此時有汝先往去查視其蹤跡,再有一般大小神諦相合,最後可以由吾一擊得手,而那瀆神者之魂魄歸汝一修如何?」

「如此?嗯,似乎不錯!只是某如何出手?」

「往去三女神國!神修地本是兩端大而中央狹窄之葫蘆形貌,三女神國其地乃是其中央之狹窄處所,有神修地之瓶頸稱謂。汝領了汝家神眾往去此地扼守,以為掌控左右兩邊要衝之地。」

「此地乃是有兩大主神相攜修行地,吾此去控有大不妥。」

「呵呵呵,彼等不過區區二女,以汝之能,何懼?汝若守得此要衝之地,則瀆神者之勢力往來皆有可能遭了汝之洞悉!如此汝便有了查視瀆神者行蹤之機緣。」

「呵呵呵,父神果然思慮周詳!好!此事某應下了!只是不要忘了瀆神者魂魄之承諾!」

「如此成交!」

那兩主神對視一眼,便若凡界之奸商議得分紅一般斤斤計較!

極樂世界,那我佛端坐聖蓮上,為其麾下諸位大佛陀道:

「爾等即日起廣收門徒,凈化其靈魂,教授其佛理法能備用!」

「是!」

於是那諸佛之國中亦是面上欣欣向榮,佛門大是興盛。唯有遭不足解救而出者古佛之眾憂心忡忡。(未完待續。。) 古家之車夫谷,乃是不足先前之住所,目下已然空置,唯有數丫鬟與那中天聖修暫時做了清掃之事物。便是此一日那谷中忽然一女修入來,逢了那名喚作艷姑娘者丫頭。

「請問姐姐,此地可是車夫谷?」

「不錯,汝何人?來此地何干?」

「吾乃是此地花兒姐姐之幺妹,來尋姐姐呢!」

「花兒么?便是那瘋瘋癲癲之色丫頭么?」

「嗯!」

「隨了吾來吧!」

「多謝姐姐!」

那女修隨了艷姑娘直入內中一所院落中。

「花兒,花兒,汝家幺妹來尋汝哩?」

「幺妹?」

那花兒行出來,觀視得那女兒清楚,忽然道:

「吾不識汝!汝還是遠遠兒去吧?」

「啊也,姐姐,汝怎得還在生氣哩?吾家主子說,便是汝令其頭痛呢!」

「嗯?如此進來吧!」

「唉,姐姐。」

那女兒隨了進入一道門戶,那來修道:

「花兒姐姐,汝近些時只管靜悄悄不動,無論外間發生何事!」

「嗯,曉得!汝家主子,吾那好人如何?」

「吾家大人甚好,只是諸般事物大多,不免有些手忙腳亂罷了!」

「嗯,叮囑其莫要慌亂,一步一步來!」

「曉得了!」

那二人相互傳音半晌,外間丫鬟中有一位女修一直靜悄悄俯身窗下花壇下澆水。那水亦是溢出水車山石盆景水池,然而其卻是一點也沒有覺察,只是將那耳朵豎起,仔細傾聽。那花兒先時與其幺妹閑話,后不知怎麼了,那幺妹與花兒忽然就大吵特吵一通,拂袖而去。那花兒觀視得那修往去,忽然笑道:

「正是晦氣!勿得佔了其半點便宜,倒令其打發了一介小丫頭與吾爭吵!」

古家少爺古越,其時正突破三度瓶頸而成就主神中大能者之譽。新一代戰神之時候。此正值緊要關頭。其戶外有一得、一能、一勞等數位護衛大神守候不去。便是此時那洞府之外有數道人影閃動,不聲不響間,那護衛便盡數昏厥而去。現身而出者乃是九修,正是恨天領銜之一眾不足自家之主神。有黨一、嚴峻、金不換、黑烏、蝴蝶、上邪、炎姬、華胄等眾。其時彼等早已是主神之尊也。

九神降落此地後有三主神於此密室外間設布三才陣。六修飛身而入。當先者便是那恨天其修。彼等飛沖而入,只見一座大廳萬丈寬廣,其中央有祭壇。其上那古越正拼了老命一般突破!

「殺!」

「爾等何人?安敢來此地搗亂?難道不知此乃是吾家古家之重地么?」

「殺!」

那恨天只是一聲,而後六修結了一座六芒星大陣,與那古越鏖戰!古越何人?乃是大光明神之另一道分身!其雖不能說有大光明神之能,然其道法、以及天道律則之得識卻乎遠過彼等此間諸修。然雖其修極力施展神通,終是力竭,其大吼一聲,糊了其渾體全力對了那六芒星大陣擊出去,一道閃電罷,轟隆隆一聲響,那六芒星大陣奔潰,便是六位主神亦是盡數倒地!

「惡賊!好厲害!汝之父神法體,屠戮老子家族一眾億計老小,追殺老子數萬年,今日吾,恨天便與汝拼了!」

那恨天搖搖擺擺起身,對了那大光明神之分體戰神一拳一拳死命里猛擊,一直擊打得萬拳,將其一顆頭顱盡數擊碎,然便是其時,其身具瓶頸終是突破,一下將那恨天擊飛數萬里之遠。

「啊也!其突破成功矣!上!合力弄死他!」

那八修接了大陣對了那碎了頭顱之戰神對攻!那戰神果然有遠古時之威名,其一人獨戰八修,雖已然是去了頭顱,斗殺之功居然仍舊遊刃有餘!

「兀那斯,汝不過一介無頭鬼而已,豈能驚嚇了吾等!」

那華胄大喝一聲,拚死攻擊,眾觀之亦是齊心協力而上!

恨天緩緩而爬起來,復一閃身現出形象!


「惡賊!還我億計族人!」

其大吼一聲,飛身而上,對了那無頭死屍一拳,復遭其擊飛!然其搖搖擺擺了行過來,復將其渾體飛身而上擊殺而去。那上邪觀此大喝一聲道:


「諸位,吾等乃是師弟首次使用,豈能輸卻了此恨天耶?上啊!」

於是八修盡皆奮力搏殺!一**攻擊,一**圍毆,幾乎無有停息。終於一聲爆響,便是較之此一顆星宇般大小之一團大光明神火亦是遭了其九修之神能,飛起入了天宇消失。而後隨了一聲爆響,那安居密地之大光明神忽然一口鮮血噴出!其大驚失色道:

「難道乃是吾之分體出事了么?」

「來啊!往查古氏家族,可有何不平常之事兒發生耶?」

不一時有修大聲道:

「報!古氏家族傳了青鳥來也,道是彼等少爺古越遭了大能突襲,已然其身隕落也。」

「啊也,果然!」

那大光明神驚得跳將起來!

「何人知悉此秘?何人?來呀,往查此地,看看乃是哪家突襲?」

「是!」

與此同時,那居身一處神廟之地之大光明聖其修亦是口中鮮血絲絲縷縷而下!其嘆一口氣道:

「可惡!終是遭覆滅了一分身!吾家本體恐是受損非小啊!」


古氏家族之秘地,那驚人之一道深深溝壑幾乎無得探視其底在何處,只是幽深不知其幾許也!此時一眾古氏家族之家奴近乎萬修圍攏了此地,彼等唯面面相覷,對了那溝壑不語。其家族之大族長老修亦是脫出其閉關處,駕了雲頭來視。

「難道吾家少爺果然亡歿耶?」

「是!老爺。吾家少爺身具之一朵大光明神火亦是脫出其體,往那無垠之星宇去了。「

「何人所為?」

「不知!唯知道有一座三才陣圍攏了此地,吾等雖亦是覺察的不對,然確然無能為力!」

「胡說!區區三才陣,怎能阻攔爾等萬餘大神之攻擊!」

「老爺,果然如此!吾等非是無有強攻,便是身具之法寶等物事亦是用去不知幾多,然確乎無可奈何!直至那大陣毀歿,然其時那斗戰中央之地亦是一片火海,蓋其熱幾為大星之核般濃厚,吾等根本無力近前,待其火焰消散時,此地已然空空,而大殿毀歿處,已然如此時一般,憑空生出這般一道無盡溝壑。」

「難道無有任何線索?」

「此亦到非是如此!乃是有修觀視得初臨其地者有**修家,而後便不知再有何線索。」

「阿也,老實說此次攻擊突襲之輩乃是主神之所為!否則無有何人可以將三才陣鍛鑄若固若金湯一般耶。」

「是,大人說的是!」

「唉,如此報上父神吾主大光明神知悉吧。」

「是!」

那古家之老族長嘆息了回去閉關。

過得些許時日,有大神數百修分了十數批往此地探查巡視!然卻終究是無有半絲兒線索知悉!

「阿也,難道是瀆神者所為?然怎麼會?瀆神者豈有知悉吾分身之事?便是聖眾亦是無有此能!查!查一查古家仇家,看看有無何線索可以捕捉得,而後順水而上,摸其兇手老巢,一網打盡!」

那大光明神殿中父神氣咻咻往來渡步,一邊吩咐手下往去查實!

「是!小的明白!「

那一眾諸神忐忑不安道應聲。然此時那不足等亦是相互對坐了哈哈大笑!

「諸位師兄弟,華胄師叔,此次去除此大光明神之另一戰神分身,乃是大大有益往後之對陣鏖戰。當記大功一件!」

「師弟,汝等便是誓言隨了汝瀆神,此早已是定案,鐵則!這般話語大可不必!」


Related Articles

呵……

聞言,南仁通淡然一笑。「你唬我啊?」隨即...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