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神中滿滿的都是佔有慾,以及志在必得的得意。

鬱子宸皺眉,眉目微冷,就要發怒。

顏愛蘿上前一步,擋住了葉湘紅的視線,接着笑的很冷:“葉大小姐,你大駕光臨,有什麼事嗎?”

葉湘紅似笑非笑的看着她,伸手指了指:“我來給我的舞伴送衣服。我們明天一塊參加家宴,總要穿的有默契一點,這樣纔不會失禮,你說是不是?”

被她指的鬱子宸直接說:“不必了。”

但是葉湘紅纔不管他願不願意,拍拍手讓後面跟着的助理把衣服拿過來。然後也不管他們願不願意,直接把衣服遞給黑奇。

黑奇沒接,只看向顏愛蘿兩人。

顏愛蘿還是笑着:“拿着吧,葉小姐花錢買的呢,也是一份心意。”


黑奇這才沉着臉把衣服接過來,然後隨手扔在沙發上,不管了。

葉湘紅挑眉:“鬱先生,不請我進去坐坐嗎?”

顏愛蘿指了指天花板:“算了吧,這酒店設施不太好,說不定此刻上面正有一條毒蛇看着我們呢,萬一咬了人就不好了。

葉小姐有解毒血清自然不怕,我們這些人人生地不熟的,調集血清也趕不上,還要擔心小命呢。”

她話裏的意思很清楚,就是懷疑毒蛇是葉湘紅放的。

反正都要撕破臉的,計劃也做好了,她纔不在乎這位葉大小姐高不高興。

而葉湘紅不怒反笑:“你們懷疑毒蛇是我放的?鬱總也這麼認爲嗎?”

自從她來了,鬱子宸一直沒怎麼說話,更沒搭理她。她的倔脾氣上來,非要逗得這男人說話不可。

而鬱子宸這時候也終於開口了:“我妻子的所有言語都代表我的觀點,我們共同進退,所以觀點跟言語都是同步的。”

也就是承認顏愛蘿的懷疑就是他的懷疑,他也認爲毒蛇是葉湘紅放的。

而葉湘紅覺得自己被挑釁了。

她最討厭看到自己喜歡的東西有了主人,更討厭他們站在一起秀恩愛。秀個屁啊,再怎麼秀,這個優秀的男人不是也有束手無策必須有求於她的時候嗎?

不管他們夫妻倆感情有多好,鬱子宸不也是必須跟着她去參加家宴?

哼,得意什麼?

葉湘紅冷冷看着兩人,尤其是顏愛蘿,差點被她的眼刀射程篩子。

顏愛蘿絲毫不懼,一樣瞪回去。

你都要搶我老公了,難不成我還得讓着你?怎麼可能?

“你們想多了,放毒蛇這種事,我從不屑做。不過,看別人放毒蛇,我也管不着。”她得意的笑着,成功把顏愛蘿說的變了臉色。

毒蛇果然是被人放進來的,根本不是巧合。

而那個放毒蛇的人大概也沒想到自己做的事都被人看到了,還被利用了。

顏愛蘿對她怒目而視,能坐視這種害人性命的事發生,葉湘紅的人品可見一斑。

而葉湘紅一點也不覺得自己哪裏做的不對,她就是趁機要點好處而已,哪裏過分了?再說了,要不是她,楚蕭現在說不定已經死了。

他們應該感謝她,而不是防備她。

葉湘紅挑釁的問:“顏愛蘿是吧?你明天敢跟着一起去參加我葉家的家宴嗎?”

唐雯差點就要拍手了,這位葉家大小姐還真是專挑別人的軟肋挑釁。 要是鬱子宸跟顏愛蘿一塊去參加葉家的家宴,那可以說是合作方來做客,葉家會把他們奉爲上賓,好好招待。

可鬱子宸跟着葉湘紅去,而顏愛蘿卻單獨去,葉家的人就得好好掂量一番兩人的舉動了。

顏愛蘿估計會被人當成個被拋棄的幽怨的女人,來葉家不是參加宴會,是來抓沒良心的丈夫,來砸場子的。

就算葉家知道是葉湘紅搶了她的男人,但爲了家裏的臉面,肯定也會向着自家人的。


顏愛蘿這一去,就是舍了臉去給人嘲笑給人罵的。

葉湘紅問她敢不敢去,分明是嘲笑她,擺明了覺得她不敢。

而顏愛蘿卻是看着她笑了:“有什麼不敢的?不就是個家宴嗎?倒是你們葉家,多去兩個人,怕被吃破產嗎?”

兩個人?

葉湘紅還沒說什麼,鬱子宸先不願意了。還有一個人是誰?

不過,他沒問出來,只是沉默的看着顏愛蘿。

葉湘紅也是愣了一下,但接着就張揚的笑道:“那好。那我就恭候顏小姐大駕了。”接着,她又明目張膽的給了鬱子宸一個飛吻:“親愛的,等你啊。”

她的嘴脣紅豔豔的,笑的明媚又得意,直看得顏愛蘿皺眉,直接當着她的面就把門甩上了。

然後,她轉身拉着鬱子宸進房間,用自己的袖子在他臉上使勁擦了擦。

“太猖狂了,我還沒死呢。氣死我了。”

她見過鬱子宸其他的追求者,但從沒有一個人像葉湘紅這麼氣人的。

鬱子宸任由她擦自己的臉,然後抓住她的手臂,追問:“你說要兩個人去葉家的家宴,另一個人是誰?”

一般去參加宴會,都是一男一女搭配的,就算是同性別的也都是親人。顏愛蘿在這裏也沒有親人,能帶着一塊去的肯定是異性,會是誰?

他總覺得這女人是要報復他。


顏愛蘿笑了笑:“到時候你就知道了。對了,我們今天還沒去看楚蕭呢。走吧,先去看看他。可憐的孩子,生病的時候最脆弱了,他可能會覺得被我們拋棄了。”


她說着可憐,可其實臉上都是看熱鬧的表情,分明就是要去氣楚蕭的。

鬱子宸見她不想回答,也沒再追問,直接放她出去了。

幾人又一塊去醫院圍觀了楚蕭一番。

楚蕭今天能勉強坐起來了,但手臂還是無力,只能吃流食。鬱子宸再次好心的給他餵飯,用的還是寶寶餵食器。

楚蕭幾乎是哭着把飯吃完的,吃完後林漠還貼心的用溼巾給他擦了擦嘴和衣服,跟照顧個小寶寶一樣盡心盡力。

林漠還在一邊說:“你這也算是提前養老了。想想吧,你要是一直這樣不愛惜身體,再過幾十年,你就會躺在牀上動不了。吃喝拉撒都只能讓別人伺候你。”

楚蕭想了想那個場景,更想哭了。

太恐怖了,有個健康的身體真的太重要了,他就想保持健康,青春永駐,永遠都不要讓別人來伺候自己。

顏愛蘿看他可憐,還在一邊笑道:“好了,你也就這幾天虛弱了點,再過幾天就好了。別擔心,你很快就能回去看昕昕了。”

一聽到自己老婆,楚蕭就精神起來了,趕緊問:“你們沒告訴她吧?她有沒有很擔心我?”

顏愛蘿確實跟時嶽昕聯繫過,而時嶽昕也很擔心楚蕭。

“我安慰了她,跟她說你沒事,就是有些事情耽誤了。你放心,這件事我們不會說,還是要你自己去解釋比較好。”

顏愛蘿沒說的是, 八七暖婚之肥妻逆襲 ,也肯定會生氣的。

更何況,還是這種生死攸關的事。到時候,就讓楚蕭一個人去承受時嶽昕的怒火吧。

看完楚蕭,他們又想好了怎麼應對葉家那邊的事,就都回去休息了。

顏愛蘿在酒店的窗戶邊坐着,看遠處G市的車水馬龍,還有不遠處開放的花朵。G市氣候溫暖,就算是冬天也有鮮花盛開,之前還有花城的美譽。

這樣的城市,很適合居住,要是冬天沒那麼潮溼就更好了。

她想下次有時間的話,可以再來一次,帶着孩子一塊,在這裏到處轉轉。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庫,要讓孩子多走走看看纔好。

而且,G市這邊有很多科研基地,也有全國知名大學,來這裏上學也是個不錯的選擇。

她看完風景,又轉頭過來,揉了揉眼睛,開始處理文件。

雖然不在公司,事情也都交給了王秀和下面的人去做,但依然有些事需要她親自處理才行。

鬱子宸自然也在忙,坐在距離他不遠處的桌邊,看着自己的筆記本電腦。

這時候,一條信息跳出來,引起了他的注意。

鬱子宸回覆了幾句,讓那邊注意,就把聊天框關了。

過了一會,他才說:“卓偉行動了。”

顏愛蘿愣了一下:“卓偉?做什麼了?”

卓偉進了鬱家之後,一直很沉得住氣,雖然一直在背地裏操控沐君兮,但也沒做什麼出格的事。

現在突然行動,是爲什麼?

鬱子宸說:“是。他最近跟我們的對頭藍星公司的人見了面。私下裏做了一些交易,似乎是提供了一些東西給他們。”


顏愛蘿又在腦子裏回想了一番藍星的營業範圍:“交易什麼?華耀的芯片和操作系統?”

華要的操作系統早就說了免費提供給手機廠商使用,偷了也沒用啊。至於芯片,華耀的芯片主要在原材料的提供做的特別好,要偷也該偷材料提純技術纔對。

而藍星根本不涉及這方面的業務,能偷什麼?

鬱子宸說:“藍星最近也在研究自發熱材料。只是,他們那邊的研究遇到了瓶頸,始終沒辦法把材料體積縮小。”

而鼎鑫的自發熱材料最頂尖的技術都在實驗室裏,卓偉是怎麼拿到的?

“是我,我明白了,我的錯。”

顏愛蘿一瞬間臉色大變,意識到自己闖了禍。

“我來之前因爲太着急,把那套漢服借給沐君兮了。”

而卓偉,一定是從那套漢服上剪下了衣服材料。 那種自發熱材料很好用,輕薄的一層就能抵得上一件羽絨服,一旦上市一定會引起人們的哄搶。

這麼大的蛋糕,誰先搶到,誰就能先大賺一筆。要是被別人搶到,損失必然巨大。

顏愛蘿意識到自己闖了多大的禍,欲哭無淚:“怎麼辦,現在還能阻止他嗎?”

她可不想鼎鑫的計劃被她給毀了。

鬱子宸沉着臉,就這麼面無表情看着她,也不說話。

顏愛蘿就慌了,想了想,直接起身:“我現在回去,親自處理這件事。”

不管怎麼樣,她一定會阻止卓偉跟藍星那邊。萬一材料真的被藍星拿到了,就直接控告。

只是,她剛起身就被拉住了。

鬱子宸本來就是想嚇嚇她,等着她來說說好話,並不是要責怪她。

“這不是你的錯, 金陵劫:亂世佳人 ,放心,那邊我已經在處理了。”

因爲知道卓偉的情況,所以他其實一直派人跟着卓偉,不然的話也不會這麼快就收到了消息。

“卓偉一直在志誠工作,你知道嗎?”




Related Articles

黑袍少年躬身抱拳道:「是,師尊。」

青銅鬼面吩咐完之後,突然一個瞬閃,來到了...
Read more

病房中。

康天佑在,康丹也在。 病房中沒有什麼生氣...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