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睜睜的看著劉煜倒出琥珀色的美酒輕抿一口,林谷不自覺的喉頭一滾。眼睛盯著白瓷酒瓶道:「那個,如果你每個月能給我三十……不,只要二十!我可以不要薪水,只要你每個月給我二十瓶這種酒,我就給你賣命,怎麼樣?」

劉煜皺了皺眉頭,「要是你這樣的話,可就太讓我失望了。如果幾瓶酒就能收買你這個人,那我可是不放心!萬一哪一天有人拿出比這還要好的酒。你豈不是可能會把我賣了?」劉煜聲音冷了下來,「這樣的人,我不敢用。」

林谷有些不好意思的撓撓頭,「呃……我這個人就是喜歡喝酒。這輩子最大的心愿就是能溺死在酒缸里。不過,請放心,我是一個具備職業道德的人。知道什麼樣的事情該做,什麼樣的事情不該做。事實上。如果不是因為小允在你這邊,我也不會這麼輕易的作出這樣的許諾……」

看到林小允認真的點頭。劉煜放下心來,既然有了身為「一線生機」的林小允的保證,那麼就算是天道也沒法子不動聲色的在林谷身上動手腳了。「看在你堂妹的面子上,我暫且相信你一次。」劉煜淡淡的道,「這瓶酒算是我送給你的見面禮,上樓自己找個客房去喝。以後每個月我給你三十瓶這樣的古方美酒,再給你十萬華幣。」

「多謝!」林谷拎起酒瓶,迫不及待的施展無影身法,瞬間就再也不見了蹤影。

#########################################################

林谷剛剛安頓下來,sbs電視台《一周戀人》也開始了錄製。根據節目組的要求,劉煜來到一座遍布dv的小別墅,這裡就是他未來一周的居住地。除了他之外,另一位女主人是一個平民女孩,叫金美珍。她長得很漂亮,不過,臉上畫的妝有點太濃了,而且整天圍著劉煜身邊,嘰嘰喳喳,搞得劉煜不厭其煩。

為了維護優雅高貴的形象,劉煜只能耐著性子和金美珍周旋,可金美珍卻一次次的得寸進尺。最令劉煜發火的是,那個金美珍每天晚上都會穿著性感的內衣跑到劉煜的房間投懷送抱,搞得劉煜差點沒忍住怒火,幸虧林小允的嚴防死守,將劉煜周圍三米之內,化為金美珍的禁區,這才沒讓劉煜「失了身」。

夢魘般的七天終於結束了,劉煜緊皺眉頭回到別墅,也沒有立刻休息,而是等待著暗中動作的林谷的回歸。

「煜少爺,」很快的,林谷就出現在了劉煜的面前,放下了一麻袋的東西,「這是這七天以來,我從金美珍以及別墅房間里搜查出的不屬於節目組的偷拍和竊聽裝備。」

劉煜陰沉著臉,點點頭,冷笑道:「看來這個金美珍應該也不會是sbs說的那種平凡人家的女人,知道她的信息嗎?」


林谷點了點頭,帶著一些主辱臣死的憤懣,「金美珍十四歲輟學,十五歲出來做援助交際,因為長相清純可愛,獲得的『資助』一直都很高……煜少爺,我已經把警署內關於金美珍的犯罪記錄拷貝過來了。」

一手一個,將暴怒的林小允和陰冷的優克莉摟在懷裡安撫了一會兒后,劉煜才撥了一通電話給蔣文濤,「蔣文濤,幫我查一查sbs電視台高層和李秀滿、金英敏有沒有什麼關係,或者他們最近有沒有什麼私下的會面?」


「少爺,不用查了,這件事我剛剛得到消息……sbs電視台向高麗國放送總局提出改制申請,準備成立股份制有限公司,李秀滿感覺這是一個絕好的機會。於是打算以ms公司為抵押,向星條國某銀行貸款。入股sbs電視台。」蔣文濤緩緩的道,「我正在搜集他越權這方面的證據。」

「好。我知道了,辛苦你了。你名義上是大長今醫院的社長,明天你用這個身份和sbs電視台的高層接觸一下,同時,表明你也是現在ms的合法持有者,告訴他們,李秀滿沒有你背後老闆的授權書,一切貸款和擔保合同,都是無效的!要求他們中止與李秀滿的一切不法合作。同時。你要求他們對那個叫做金美珍的妓-女作出解釋,並對我正式道歉!警告他們《一周戀人》一旦播放,sbs就將承受你老闆的怒火。」

蔣文濤放下電話,無奈的搖搖頭,看來,這次李秀滿和金英敏真的把煜少爺惹火了,身價超過三百億星金,被隱藏在陰影下的世界級別的貴族和富豪們譽為資本傳奇和金融神跡的煜少爺那可是暗世界的新一代貴公子,他們能承受得住這位貴公子的怒火嗎?

#########################################################

上午。sbs高層集體坐在會議室里,等待著高麗國放送總局負責審查電視台改制申請的那位官員的到來。不一會,迎賓的禮儀小姐將幾個人請了進來,隨行人員全部被呵斥在外面等候。只剩下那位高官、一個西裝男子和sbs的高層們。

「崔老弟不知道您身邊的這位是……」sbs電視台的社長是個貌似慈祥的花甲老者,但眼裡不時閃爍著的精芒,卻讓人不得不小心提防他。

「這位是漢城最大的貴族醫院大長今的持有者。蔣文濤蔣先生。」姓崔的官員笑道:「今天我可不是來審核你們改制資格的,而是蔣老弟想找你們談點事情。我就牽個線。」姓崔的官員身邊正襟危坐的正是劉煜的心腹之一——蔣文濤。

聽見「大長今」這個名字,眾人大吃一驚。據說,在建成之後,那將是漢城最豪華的貴族醫院和療養院,完全是外商獨資,深受漢城市和國家的器重,沒想到,眼前的這個氣宇軒昂的男子,竟然就是這家醫院的持有者!

蔣文濤公式化的向眾人行了一禮,「早就想見見sbs電視台的各位高層們,只是事情一直都很多,可拖到現在已經完全不能再拖下去了,真是遺憾……」眾高層們包括姓崔的官員在內,全都聽得稀里糊塗,但也只是賠笑。「簡單的說吧……」蔣文濤翻開一份文件,「事實上,大長今真正的所有者並不是我,我只是老闆在獵頭公司找到的一個管理者而已,老闆事務繁忙,無暇顧及這些小事。」

眾人嘩然,就連姓崔的官員都驚訝的張大了嘴巴,「蔣先生,您是說,您只是個管理者,並不是所有者?」

「是的。」蔣文濤抬起頭,「老闆看漢城還算不錯,就讓我過來開家醫院,我只是照他的吩咐做而已!老闆的事務繁忙,沒空理這些小事。」

「咳咳……」有位sbs高層差點氣死,只是看地方不錯,讓手下的人過來開家醫院?漢城最大、最奢華的貴族醫院和療養院竟然只是小事?!怕是三興集團的李社長也沒有這麼大的口氣吧?!難不成,這是暗世界里的哪位大佬?

「當然,」蔣文濤舉手投足間,有著說不出的幹練和睿智,「今天找各位,並不是為了這種小事。老闆昨天跟我通了電話,對我在高麗國所做的這一切,相當的不滿意,並且有要解僱我的意思。」

眾人側耳傾聽,這麼厲害的人物,幕後老闆居然還不滿意?!真是苛刻啊……

掃視全場一眼,蔣文濤放下手裡的文件,「哦,對了,忘記和眾位表明我另外的一個身份了……今天,也正是因為這個身份才促使我來的。我不僅是『大長今』的持有者,同時,也是ms的合法持有者,李秀滿只是我老闆放在明面上的一顆棋子而已!沒有老闆的授權書,一切貸款和擔保的合同都是無效的,並且。老闆要求你們sbs立刻中止一切與李秀滿、金英敏的不法合作,否則。我們不承諾使用某些特殊手段。」

話剛落音,sbs的眾高層們打了個寒噤。貌似還真有一些見不得光的東西。「還有一件事,請你們看一個女人的資料,我要求你們對此做出解釋。」蔣文濤的聲音愈發的冰冷,說著,把金美珍在警署備案過的犯罪記錄遞給眾人。

「yl組合是我ms公司旗下的知名藝人,我想你們干過什麼事情,自己心裡應該有數吧?我要求你們對yl中的劉煜正式道歉,並作出今後再也不會出現類似狀況的承諾。我在此代表老闆,正式警告你們:如若你們一意孤行。執意將劉煜參與的那期《一周戀人》綜藝節目播放,哼,希望你們能承受得住我老闆的怒火。」

眾人都打了個寒噤,讓一個妓-女和一個知名藝人一起參加節目,已經是最大的侮辱了,沒想到,竟然還讓他們談七天戀愛,這分明就是要毀了這個藝人!

「請問,您的老闆是哪位?」一個人抖著膽子問道。

「啪」的一聲。蔣文濤手裡的文件重重的被甩在桌子上,震得全場噤若寒蟬,冷眼看著在場的所有人,「怎麼?你們認為我是在狐假虎威。還是認為我們老闆根本就沒有那個實力?!哼,sbs電視台,真是好大的排場啊!看來。我是該打個電話,讓老闆親自來『拜見』你們這些高層!」

姓崔的官員立刻出來打圓場。「蔣老弟消消氣,是他們不會說話。你別和他們一般見識!」

蔣文濤冷笑道:「崔局長,實話告訴您,yl的兩個人,我老闆十分欣賞他們,尤其是其中的劉煜,老闆更是關照有加!再告訴你們一個內情,ms為什麼會換主人?還不是金英敏妄自尊大,竟然敢唆使他背後的股東把yl的合約賣給東瀛國的大都藝能公司。哼,如果眾位嫌棄自己的位置坐的太穩的話,我老闆是不介意再發生一次類似ms易主的事件!」

眾人全都嚇出了一身的冷汗,能夠不動聲色的在資本市場上運作幾億星金的人物,也就只有那些活在暗世界里的超級貴族、超級富豪們能做的出來的。看來yl的兩尊大佛,以後要好好供著了。

看著眾人的臉色,蔣文濤知道自己達到了目的,緩和了語氣,「崔局長、各位sbs的高層們,你們也不用過於擔心,畢竟我老闆還是要給高麗國-政-府點面子的,而且,sbs電視台在我們手裡也是雞肋之物,沒有多大用處。不過今天的這件事不能就這麼算了,要不然,老闆那方面我也不好交代。」

「那是自然。」sbs老社長擦了擦額頭上的冷汗,「蔣先生的話,我們一定照辦。首先向yl的劉煜做出道歉,並保證以後不會出現類似狀況,同時,中止一切與李秀滿、金英敏有關的合作,這期的《一周戀人》所有拍攝錄影帶立刻全部銷毀。」

「那好。」蔣文濤放下心來,「既然社長大人都做出保證了,我也就不追究什麼了,希望你們言而有信。」

#########################################################

劉煜正在卧室里練書法,優克莉在給他研墨,林小允走了進來,手裡拿著電話,遞了過來,「煜哥,蔣文濤的電話。」

「喂!煜少爺,sbs那邊我已經辦好了,他們的社長已經做出了保證。」

「好了,我知道了,辛苦你了。」掛斷了電話,劉煜閉目養神了一會兒,又問道:「允兒,林谷那邊有消息了嗎?」

林小允搖搖頭,「高麗國雖然不大,但朴東洙和吉月貌似都不是普通人,而林谷又人生地不熟,所以不論是他還是李秀滿聘請的私家偵探,一時之間都還追查不到他們的下落。」頓了頓,林小允拿出一份數據,笑道:「煜哥,你要相信林谷的專業素質,只要朴東洙他們還在高麗國,就一定會被他找出來的!現在我說一個好消息給你聽……你們的第一張專輯《顫慄》,已經破了高麗國的專輯銷售記錄,十五天之內就達到超白金的水平了。也就是在十五天之內,銷量就超過一百萬張!」

對此劉煜也有些吃驚。雖然明知道他們的第一張專輯會很火,不過。也不至於火到這種地步吧?

「還有因為你們以前很少上通告,這一次為了專輯宣傳,參加了不少現在很火的綜藝節目,反響很好,歌迷們都在網上留言,希望能在電視節目上多多看到你的身影。」林小允興奮得幾乎顫抖了起來。被劉煜敲了一記后,她強自鎮定下來,打開桌子上的筆記本電腦,登錄官方網頁。「還有一個好消息,煜哥,你還記得上次參加《一日cafe》,你在地鐵上的表現嗎?那段視頻被kbs電視台貼到高麗國最大的娛樂論壇——高麗風,這段視頻早就已經走紅了,現在,無論是高麗國的男女老少都對你讚不絕口呢!」

想起那一路上發生的故事,以及最後對攝影師的「陷害」,劉煜有點不好意思。「沒發生什麼啦……」

「沒什麼?!」林小允與有榮焉的指著電腦道,「你知道網友都是怎麼評論的嗎——面對不喜歡自己的歌迷,面對對自己有人身攻擊的話語,劉煜xi報以了無比的寬容、善良和耐心。親手送出一張專輯啊,等待著侮辱自己的人的改變……對於一個明星來說,這種行為已經不是一種行為。而是一種高尚的人格和品質,劉煜xi的行為讓我們汗顏。從此刻才意識到,劉煜xi不僅僅是一個普通的藝人。更是我們的榜樣!」

「還有更讓人佩服的事情呢!」林小允笑眯眯的說道:「你這樣的打扮,方框眼鏡、黃-色襯衫外罩休閑服,還有一條格子的圍脖,已經掀起了高麗國一股服飾的熱潮,現在大街小巷的年輕人都在學你這樣的打扮,黑白兩色的格子圍脖已經被賣脫銷了!客觀的說,你這就是在引領高麗國的時尚潮流!因為這段視頻,煜哥你的唯飯已經佔到了lover中的八成以上,官方網站上的專屬歌迷的註冊人數也上升到百萬之數。」

就在劉煜摟著一直甘當背景板的優克莉翻閱著網上的歌迷留言時,姜虎東打來了電話,邀請yl參加一個由kbs舉辦的慈善演唱會。因為和姜虎東之間的親厚關係,也因為不想放過一個擴大知名度的機會,留言毫不猶豫的就答應下來。姜虎東覺得這是劉煜給自己面子,很是高興,在電話中大吼了幾句后,又壓低聲音說道:「煜啊,有個準確的消息要告訴你,今年kbs的高麗風音樂頒獎晚會有你們yl的份,社長向我暗示你們yl將是最大的贏家。」

劉煜心中一喜,「真的嗎?謝謝虎東哥了。」

########################################################

作為官方電視台,kbs舉辦的高麗風音樂頒獎晚會被譽為高麗國歌壇的最高大典,評選的十分公正,很少有作假行為,高麗國的歌手無不以能踏上這條紅地毯為至高殊榮。

換好了演出服,劉煜帶著優克莉面色沉靜的坐在休息室里,等待著上場。今天的慈善義演請到了諸多明星,據說高麗國歌謠界的歌壇四大天王也會來。

外面一陣喧嘩聲,忽然,一行人走了進來,劉煜轉過身一看,竟然是歌謠界四大天王之一的趙容弼和成時京,身後跟著姜虎東和tara等人,又說又笑的走了進來。

看見劉煜笑盈盈的走了過來,成時京拍了拍姜虎東的肩膀,「虎東,原來你說的朋友,就是yl啊!哈哈,怪不得這麼有信心,算了,這場賭約我輸了,和這兩個逆天的年輕人pk,不輸就怪了!」

「時京哥、容弼前輩、虎東哥,你們也來了?」劉煜帶著優克莉恭敬地行了一禮。

大前輩趙容弼滿意的點點頭,心中暗道:「無論怎麼紅,始終彬彬有禮,對前輩尊敬有加,是兩個不錯的年輕人,怪不得連曹誠模這樣出了名的刺頭都對他們讚嘆不已,想要出手扶持。」


「嘿!」朴智妍代表tara走了出來,臉上有著莫名的欽佩之色,「我代表tara表示認輸,承認新一代的歌壇,你們才是no.1。」(未完待續。。) 如果現場只有朴智妍,那麼劉煜一定會擺出一副捨我其誰的傲然姿態,不過,面對趙容弼和成時京兩位前輩天王,他可不能這麼隨意,當即瞪了一眼朴智妍,沒好氣的道:「智妍啊,這裡可是公共場合,說話不能那麼隨意……」

面對劉煜的教訓,朴智妍嘟起了嘴,正要反駁,tara的隊長咸恩靜的手機卻響了起來。看到電話號碼,咸恩靜微微的皺了皺眉頭,向眾人道歉一番,就跑出去接了電話。

這時,劉煜才又機會拍了朴智妍一巴掌,拉著她向趙容弼和成時京道歉,「容弼前輩,請原諒智妍的口無遮攔,她只是在開玩笑……」


劉煜解釋的話沒有說完,趙容弼就擺了擺手,「智妍這孩子算是我看著長大的,我比你更了解她大大咧咧的性子。況且,我覺得她也沒有說錯,如今歌謠界年青一代中,你們yl的確是獨領的!我可不是小心眼兒的人,可不會嫉妒你們的成就!你們若是願意,便叫我一聲容弼哥,不算委屈吧?」

對向自己做鬼臉的朴智妍溫和一笑,劉煜恭敬的點了點頭,「那我們就高攀了,容弼哥。」

正在這時,門又被打開了,一群男女說笑著走了進來,看見趙容弼、成時京兩人,只是微微的點了點頭,便向一旁走去,不再理會這一堆的人。反倒是姜虎東,笑呵呵的迎了上去,和那群人寒暄起來。

劉煜微微的有些不解,轉過頭。悄聲問朴智妍道:「這群人是什麼人?很囂張的樣子啊!」

朴智妍哼了一聲,悻悻的說道:「他們是演藝界的。而我們屬於歌謠界的。不管是高麗國還在是國外,演藝界的藝人都要比歌謠界的藝人地位高很多、收入也要多很多。在他們面前,我們這些歌手,只有低頭的份。這個時代啊,演藝界才是主流,我們這些當歌手的,只能做人家的陪襯。」

劉煜心領神會的點了點頭,就在他準備安慰一下朴智妍時,演藝圈那邊卻突然有了動靜。

「喂!yl,你們過來一下!」那一堆人中間。有一個異常漂亮的女人,一身淺黃-色的長裙,十分顯眼,那是高麗國當紅一線藝人,演藝界的新星韓藝瑟。或許是平常囂張慣了,此刻,她竟然都沒有把歌壇的傳奇——yl組合放在眼裡,只是像對待一般歌手那樣,擺擺手。喚了一聲,讓兩個人過去,給演藝界的眾人瞧瞧。

韓藝瑟忘記了,yl現在可是高麗國歌謠界叱吒風雲的人物。已經是眾歌迷眼中神一般的存在!就算沒有這番成就,劉煜和優克莉骨子裡的驕傲也是常人難以想象的,他們即使低調平和。卻並不代表可以任人呼來喚去,那是他們所無法容忍的!

看見優克莉和朴智妍的臉色都陰沉了下來。趙容弼和成時京也微微的變了臉色。歌謠界內雖然競爭激烈,但是卻異常團結。面對演藝界的時候,一損俱損、一榮俱榮。而劉煜卻優雅的坐了下來,翹起二郎腿,把玩著手裡萬年沉香木珠串起來的手鏈,向打完電話回來的咸恩靜問道:「恩靜xi,看你臉色不太好,發生什麼事了嗎?」

瞟了一眼不遠處有些嘩然的演藝界藝人,成時京的嘴角間漾起了一抹冷笑,也向咸恩靜道:「恩靜,發生什麼事了,說出來,看看大家能不能幫你。」

咸恩靜嘆了口氣,「我們的合約還有兩年才到期,可是社長金光洙現在就要我們續約,還說不肯續約的話,就直接雪藏了我們。」

「續約?」劉煜挑挑眉,道:「雖然金光洙的話有些過分,但提前續約也是很正常的啊……難道其中還有什麼不妥?」

咸恩靜苦笑了一下,也沒有遮掩,直接說道:「劉煜xi,各位前輩,我也不瞞你們,我們ccm的社長金光洙看我們不順眼,這次續約的條件除了違約金提高了一百倍之外,分成和福利完全和我們之前簽訂的那份新人合約一模一樣……」

「好歹你們tara也是高麗國三大女團之一,雖然yl的奇迹般崛起,對你們的唱片銷量產生了一定的影響,但是金光洙也不至於把你們當新人對待啊!」趙容弼表示不解。

「因為我們很不聽話……」朴智妍撇撇嘴,毫不臉紅的說道:「出道以來,我們不但拒絕了很多成-人用品和內衣泳裝的廣告代言,而且上次金光洙借著酒意想要強吻全寶藍歐尼時,也被氣憤不過的我們裝作沒看清他的樣子打了一頓……」

趙容弼苦笑道:「怪不得……你們把老闆打了,能有好日子過才怪。」

「那你們可以改簽一家公司啊!」劉煜提議道。

「哪有那麼容易?!」咸恩靜鬱悶的抬起了頭,「如果我們選擇別的公司簽約,就不得不賠償他們一大筆錢,我們出道的這三年雖然挺火的,可是簽訂的卻是新人合約,分成只有兩層,賺的錢基本上都進金光洙的腰包里了,我們自己哪有那麼多的錢?而且,ccm雖然不是三大經紀公司,但實力在高麗國也是名列前茅,一般的公司敢冒著得罪金光洙的奉獻簽下我們嗎?」

劉煜揉了揉眉心,思忖了一下,忽然抬起頭,「那麼ms呢?」

不僅僅是tara六個人,就連成時京和趙容弼都愣住了,全部瞪大了眼睛,看著語出驚人的劉煜。

「煜oppa,你、你沒開玩笑吧?」朴智妍有些結巴了,「ms已經有了你們,還願意接納我們嗎?」

劉煜淡淡一笑,「當然。」

「為什麼?」一個嬌柔的聲音在劉煜身後響起,眾人回頭一看,竟然是金正恩。一身幹練的職業裝,包裹住了玲瓏的身段。「真沒見過你這麼大方的藝人!」金正恩坐到劉煜的身邊。白了他一眼,「tara可是歌謠界女子天團。在所需要的資源上和yl這樣的混聲組合大多重合,把對手往自己的公司里拉,你還真是不想好了!」

劉煜知道金正恩這是在為自己好,怕ms有了tara後會縮減對yl的支持,可是,即便不是為了tara的氣運,單就他和朴智妍之間的交情,就讓護短的劉煜不能放任她們於不顧。故而,劉煜對著頗有些「恨鐵不成鋼」神色的金正恩寬慰的一笑。把玩起了手裡的木珠,安靜坐在那裡,淡然的對朴智妍道:「因為,我看好你們啊!」

這個答案讓所有人無語了,朴智妍扁了扁嘴,眼中卻閃過了一絲溫暖。

「tara和yl組合的關係很簡單,即使對手,也是朋友,不是嗎?」劉煜抬起頭。神色淡然,宛如一個大權在握的上位者,「給我一個答案,到底願不願意。若是願意。你們和ccm的違約金,由ms一力承擔。而且我保證,今後tara在ms的待遇。絕對比ccm好得多,更不會受到冷藏、打壓等待遇。不過。我要你們保證,簽約之後。絕對忠誠於ms。當然,如果你們選擇拒絕就當我這些話都沒有說。」

咸恩靜和隊友面面相覷了一會兒,有些遲疑的問道:「劉煜xi,你今天說的話能代表ms嗎?」

劉煜淡淡一笑,「能。」

咸恩靜逐一掃視tara成員李居麗、全寶藍、樸素妍、朴孝敏、朴智妍,意圖徵詢她們的意見。

對劉煜有著莫名情感的朴智妍最先表態同意,隨即身材嬌小的童顏美人全寶藍也開口道,「我也同意。我已經受夠了金光洙那個變-態蘿-莉-控了!無論在ms怎麼樣,總會比在ccm好啊!」

曾經在ms當過練習生的樸素妍則有些畏縮的說道:「ms雖然不錯,但社長李秀滿很喜歡體罰藝人的……」

「體罰?」劉煜皺了皺眉頭,「有這回事?」雖然李秀滿最近也不知道是因為本心還是天道作祟,在暗中很有些小動作,但劉煜卻真沒看見過他暴虐的一面。

成時京苦笑道:「劉煜,這就是高麗國娛樂界的現狀,無論是歌手還是演員,在成為大勢之前基本上都是要被體罰或者虐待的,有很多藝人因為受不了這些都選擇了自殺。就連我和容弼哥,年輕的時候也是這麼走過來的……」

皺了皺眉頭,劉煜肅容看著朴智妍作出保證:「你放心,現在的李秀滿絕對不敢這麼做,否則他就不用干那個社長了!」

金正恩的眼裡閃過一絲詫異。

咸恩靜猶豫了一下,終於開口道,「既然這樣,那麼我們tara六個人,願意加入ms。」

「哦!太好了!」朴智妍歡呼了起來,「煜oppa,我們過幾天就去ms找李秀滿社長,就說是你讓我們去的……」

「不行!」劉煜正色道:「現在tara絕對不可以和李秀滿見面。智妍、恩靜、孝敏、居麗、寶藍、素妍,你們晚上來我的別墅,我會親自和你們談。」

「煜oppa,你這是什麼意思?」朴智妍有些詫異。

劉煜優雅的抬起頭,「智妍,你信任我嗎?要是信任我,就按我說的去做,要是不相信,你們可以去找李秀滿,他也會答應下來,不過未來如何,你們後果自負。」此刻的劉煜,優雅高貴之中,散發著一種上位者威嚴而不可抗拒的氣息,不僅僅是朴智妍等人,就連遇人無數的成時京、趙容弼、金正恩都不自覺的服從於他的話。想了想,劉煜補充了一句,「正恩姐,無論晚上tara會不會來,都務必請你到別墅一敘。」

吧劉煜當弟弟的金正恩沒有任何猶疑的應道:「好。」

##########################################################

演藝界不愧是娛樂圈的中流砥柱,每當有演藝界的藝人上場的時候,即便唱的不怎麼樣。觀眾們都會爆發出熱烈的歡呼聲,看得那些一線歌手們眼熱不已。這種狀況在趙容弼、成時京、tara等歌壇王者、天團級別的歌手們出場之後。終於得到了改善,尤其是tara六大顏贊出現的時候。現場居然達到了一個小。

歌謠界全能小子金希澈是這場晚會的主持人,他和演藝界當紅藝人韓秀珠走上舞台,等待著觀眾們安靜下來。

「秀珠xi,時間過得真是快呢!一轉眼,這場晚會就要結束了,真的很感謝台下觀眾們的善心,讓我們籌到這麼多善款。」金希澈道。

「是啊,大家這麼慷慨解囊……」韓秀珠美麗的眼裡閃爍著不舍,「就是時間過得太快了。都還沒過癮呢!」

「哦?你還沒有聽過癮?」金希澈笑問道。

「是啊,聽說最後還有神秘嘉賓獻唱,希澈oppa,快點告訴我嘛!人家好好奇哦!連tara組合都唱完了,還有什麼嘉賓呢?」韓秀珠好奇的問道。

金希澈故作深沉的看了一眼韓秀珠,又看著台下,「親愛的朋友們,你們是不是也想知道神秘嘉賓究竟是誰?」

「是!」台下異口同聲的道。

金希澈詭笑道:「那好,給你們三十秒鐘的時間。喝水或者吃潤喉糖都可以,準備好你們最熱烈的歡呼聲和尖叫聲,歡迎……」說到這裡,金希澈真的等了大約三十秒鐘的時間。急得韓秀珠直跺腳,「……準備好你們的尖叫聲和歡呼聲,準備好你們的鮮花和眼淚。歡迎我們的神——yl組合!」金希澈拼盡了力氣,大聲喊道。

台下寂靜一片。直到一高一矮兩道絕美的身影出現在舞台上,晚會現場才爆發出了震天的歡呼聲和尖叫聲。聲音直入九霄。響徹長空,竟然將現場的大屏幕震得動了動!不少女孩因為興奮和激動,當場哭了出來。

「親愛的朋友們,你們好嗎?」劉煜溫柔的嗓音透過音響,回蕩在整個晚會現場,讓無數人為之激動興奮,「感謝你們的支持,也感謝你們的善心,謝謝你們對慈善事業的支持!今天,我們yl給大家帶來了新專輯里的一首歌,《隱形的翅膀》,希望你們會喜歡!」

劉煜唯美而溫柔的嗓音響起,伴著醉人的音樂,緩緩的飄揚在這片美麗寧靜的會場之上,將溫暖和感動灑向每一個人的心底。隨即,優克莉清靈而純凈的嗓音緩緩的傾吐出來,彷彿讓所有人都化作一個個最純粹的靈魂,將彼此的手拉在一起,將彼此的心貼在一起,再也不會分離。

按照本來的計劃,yl唱完一首歌就應該退場,並由主持人宣布結束這場晚會的,可誰知,yl剛要退場,數萬觀眾卻同時喊道,「不要走!不要走……」

主持人上台,宣布晚會結束,現場的數萬觀眾卻採取了不合作的態度,全部拒絕退場,在那裡靜坐,等待著yl的重新出現。這下子,主辦方傻眼了。韓秀珠和金希澈站在舞台上,看著台下不肯退場的數萬觀眾,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兩個非專業的主持人都是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全都尷尬的站在那裡,不知所措。

劉煜換下了演出服,剛要離開,工作人員卻跑過來,把現場的情況說了一下。

「劉煜,怎麼了?」tara、成時京、趙容弼等人都還沒走,見有事情,都過來問問。

劉煜鬱悶的站起身,滿臉的無奈,指了指旁邊的工作人員,「你們問他吧。我都已經換下了衣服,他們就不能早點告訴我嗎……」



Related Articles

「我,我……」

「別說了,我已經決定了,」 落魄千金:薛...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